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靖苏】《枕惊鸿》一. 腐草为萤.1

#靖苏

#本文接电视剧结尾,算是对那个虐心结尾的怨念续写

#肉嘛,能有则有,毕竟好像我从来没写过清水……【X


【第一章 腐草为萤】

>>>

古人云:“季夏三月,腐草为萤”。

——季夏三月,野草在溽暑中死去,腐朽之草化为萤火虫,自朽叶里腾飞。

>>>

琅琊阁。

居于琅琊山顶,云雾飘渺之处,宫室庭院美轮美奂,秀女灵仆,恍若仙府。然而这么个人间仙境却偏生是个市侩做生意的地方。人人皆知,世间只有付不起的金银,而没有琅琊阁查不出的秘密。

除却了做生意,琅琊阁还爱没事找事。

一卷琅琊风云榜,囊尽天下奇士英才。

天下十大高手,天下十大帮派,天下十大富豪,天下十大美人,天下十大公子。

一卷琅琊风云榜,多少腥风血雨中。

为了入个琅琊榜,世人熙熙攘攘不免拼了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琅琊阁阁主蔺晨,据传是出尘脱俗,拓拔不羁,是个宛如谪仙一般的人物。

此时此刻,这位“谪仙”放下手里的纸条,撇了撇嘴。

——江南四方钱庄去年推出的新式红利银票在年末狠狠捞了一笔,庄主唐青枫一举登上富豪榜前五。谁料,今年红利银票就受到十几大钱庄联合打压,损失惨重……

“今年的天下十大富豪榜又要洗牌咯……”蔺晨说着站起来,把纸条卷起塞进竹筒,然后丢到了小格子中。

屏风后面传来一声嗤笑,“呵,上了你这琅琊榜,便没了好日子过。”

“那是啊,能者多劳嘛,”蔺晨桃花眼一斜,勾嘴坏笑,“你现在是个‘死人’自然不在榜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别闲呐?不然我给你找点事儿做?”


水云篾丝屏风后面的人,裹一领狐裘,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他白玉一般的修长手指捧着青瓷茶盏,一时杯手似玉。

蔺晨绕过屏风。坐榻上那人抬眼斜瞟,修眉之下一双凤眸,不笑而含笑。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屏风后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怎么看都早该死透了的琅琊榜前榜首——梅长苏。


梅长苏轻轻吹了口茶,似笑非笑,“我如今如风中之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还能做什么?”

蔺晨在他旁边坐下,眨眨眼睛,“你嘛,这辈子就注定只能当个机诡谋士,做不得指点江山的忠臣良将。如今,你这脑子还能动,足矣。”

梅长苏知道蔺晨又在拿“冰续丹”的事来怄他。


那时候蔺晨虽然是同意了让他再做一回林殊,但其实蔺少阁主内心是拒绝的,是抑郁的,是出离愤怒的。

蔺晨怎么可能不愤怒?这天下能真正把蔺晨气得胃疼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苏先生”了。

蔺晨怎可能愿意让梅长苏吃了那颗药?那是一颗毒药,是一颗足以杀死梅长苏的毒药。他给了梅长苏冰续丹,就等于亲手杀了他。

估计梅长苏从头至尾是没想过,他蔺少阁主也是个人,也会伤心这件事。

若来数数梅长苏最在乎谁,排在第一个的肯定是那个呆木头靖王。毕竟呆木头实在太呆,梅长苏若是不为他机关算尽操碎了心,他早死了七八回了,怎么可能排除千难万阻,登上帝位;

其次,估计是那个铁打的女汉子霓凰郡主。无论霓凰郡主事实上多么的坚强且强大,在梅长苏的心里,她始终还是那个跟在他背后追着跑的小妹妹,需要自己细心呵护,关怀备至;

其后还有飞流,毕竟小飞流此前的人生充满了黑暗悲剧,他的苏哥哥有责任把他带回光明;

再往后排还有“君子”一词的代言人、吃亏不眨眼的萧景睿,有蒙挚,有……有数也数不清的江左盟人……

估计,一直排到路边上毫无干系的路人,都排不到他蔺少阁主。

因为蔺晨着实没什么值得他梅长苏担心的。

蔺晨心里明白,明白归明白,不舒服归不舒服,但是他总不能跟梅长苏说:你都不关心不爱护我,我很生气吧?

而且这个梅长苏病恹恹的,打不得骂不得,蔺晨有气也没地儿撒,也只能没事讽刺他两句解解气。


从前也有人问过,像蔺晨和梅长苏这般同样绝顶聪明的人,是如何做的了朋友的?有人问蔺晨,难道就不会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感吗?

蔺晨仔细想了又想,还真,没有。

蔺晨其实比梅长苏聪明。

梅长苏的聪明是被逼出来的,他没有选择,他一身背负着七万赤焰军的血海深仇,他只有仅剩的一点点时间,只有一个人。他被逼着狡猾,被逼着冷心冷血,被逼着把所有人当成棋子,布局如棋,思虑过甚,被逼着十三年来时时谋划,半刻也不敢松懈,最后几乎活活把自己逼死。

而蔺晨的聪明真是天生的。

他从小都是学什么只需一眼。书籍看一眼遍记得,武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竟然练得不错,医药也是随便学学就学到了蔺老阁主的精髓。从不足十岁起就开始和老阁主一同阅尽世间万物,天下万事……

聪明是好,可是太聪明了,人生就变得无趣了。约莫是从十三四岁起,蔺晨就开始对这片天下感到厌倦了。而他那个年纪的少年,大约对“天下”这个概念都还模糊得很。

蔺晨觉得人生甚是无聊,直到,他碰上了梅长苏。

·······

蔺老阁主是林燮的故旧。

早在林燮出事之前,蔺老阁主就曾一直忧虑。他曾经不止一次劝过林燮,为人臣子,军功不可过大,子孙不可过优,傲气不可太盛,尤其,不可与皇子走得太近。

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功高盖主,从古至今都只有一个下场。

可是林燮不信。林燮始终觉得,陛下始终是他的兄弟。

林燮不是迟钝。就像当年的林殊,就像现在的萧景琰。聪明,却始终留着一份天真。


蔺老阁主带人赶到梅岭的时候,那里已经化为了一片焦土。提前得报,快马加鞭,却仍是迟了一步。只见得七万忠魂化为满地尸骨,只见得故人尸首。却唯独少了一个人。

琅琊阁的人把整座梅岭翻了一遍,未见他们要找的人。

可是蔺老阁主还是不死心,他站在梅岭山巅,指着悬崖之下,“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有时候,很多事情只能用“命当如此”解释。

就在那千万分之一的几率里,从万丈深渊之下,真的救了一个人。

那人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全身已经被大火烧焦得面目全非,又遭寒疥虫钻入伤口。

蔺晨学医,看过无数的血肉模糊,仍旧是觉得心惊。一个人,看着自己的骨肉活生生被吃掉。就是蔺晨,也不敢想象那是何种滋味。

那人不能说话,只是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看着他。野兽一般,恶鬼一般,吊着一口气,不肯死去。

蔺晨翻开那人的手腕,腕环上刻着两个字——“林殊”。

他是知道林殊的。

那一年,林殊在琅琊公子榜上排第七,仅次于他蔺晨。

金陵林殊,赤焰少帅,赤羽营将军,十三岁入战场,奇兵绝谋,纵横往来,未有败绩。乃是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

而这个少年,此时此刻,凄凉至此。

那一刻蔺晨是感到了恐惧的。他已经太多年不曾恐惧过了,那时候林殊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了一阵深入骨髓的寒意。

······

梅长苏见蔺晨眉头微蹙,两眼发直看着自己,不免觉得头皮麻。

“你干嘛这个眼神看我?”

蔺晨收回了眼神,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梁帝快不行了,就是这几日了。”

梅长苏垂了垂眼帘,转头看着窗外半黄的银杏,却道,“秋天将至了。”

“说起来……”蔺晨看着梅长苏,“靖王的部将议论,已经许久不曾看过靖王笑过了。”

梅长苏望着枝头摇摇欲坠的一片黄叶,神色不动,“想必景琰近来也是忙了些。”

蔺晨继续盯着他,“靖王妃的侍女议论,靖王已经许久不曾看过王妃了。”

梅长苏神色仍不动,“这就是景琰的疏忽了。王妃毕竟是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未来的皇后,怎么能晾着不管。还有,你该称他为太子,而不是靖王了。”

蔺晨从来就不待见萧景琰,“前前后后三任太子,太子叫着别扭,我爱他叫什么就叫什么,反正左右就是个呆牛。”

梅长苏笑着瞥了蔺晨一眼,“当面叫叫看?”

蔺晨张了张嘴,然而叫他当面冲撞圣驾他还真不敢。于是蔺阁主勾了勾嘴角转移了话题,“啊对了,听靖王近侍说,了却公务之外,靖王呆的最久的地方,就是你家祠堂。”

梅长苏的睫毛颤了颤,他微微抿了嘴角。

末了,只是淡淡一声,“是么。”

·······


那一日,靖王亲自站于城楼之上,从午后至黄昏,直至傍晚,余晖落尽。他在等,等着八百里加急。

一骑绝尘,千里奔袭。

“捷报!是捷报!”

报喜的声音从驿站一路传到城楼,众人欢腾,然而靖王只是匆匆越过众人,匆匆跑下楼梯。

他大步流星走向驿将,在一片部将贺喜声中,步履之间竟然尽是慌张。

“殿下!是捷报!我们胜了!”驿将翻身下马,跪下向萧景琰行礼。然而却被萧景琰一把拉起来。

“我问你,林……苏先生如何?先生可还安好?有没有受伤?他何时返京?”

驿将脸上的笑容却陡然僵住了。

“怎么了?先生受伤了?”

驿将咬了咬牙,别开了眼睛。

“他不好?”

驿将狠狠低下头。

萧景琰只觉得整颗心突然仿佛在虚空中下坠了三千丈,全身一阵彻骨的冰寒。

“到底如何!!”

驿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取下背上的包裹双手呈给萧景琰。

“苏先生……命属下将此物转交予殿下。”

萧景琰拿起那个包裹,手指不住地发抖。包裹里只是轻巧的一个小盒子,他却险些失手落在地上。

萧景琰没有打开它。

但是他知道里面是什么。

在一片血色的残阳之中,萧景琰握着锦盒,呆立了许久。

那一日,太子在金陵城楼之前,面北而向,失声痛哭。

······

蔺晨是没看到那一幕。但他是亲眼看着梅长苏给霓凰写信,一字一句,笔锋遒劲。他也亲眼看着梅长苏把一直随身带着的珍珠放回锦盒。

他是亲眼看着梅长苏一边运筹帷幄,抵挡强兵于战场,一边冷静地交代着自己的后事。


“梅长苏,”蔺晨顿了顿,顺着梅长苏所看之处望去,轻笑一声,“你心可真狠。”

>>>

《枕惊鸿》

第一章:腐草为萤(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关于“腐草为萤”

古人认为腐朽之草能化为萤火虫。也许野草腐朽以后,化为萤火夤夜点亮,如涅槃一般。但殊不知萤火虫也只有20余天的寿命,夏末初秋以后,依然只会剩残骸葬于枯草,等待来年再次腐朽重生。这才完成腐草为萤生死相拥的最后轮回。一切渴望,恋慕,一切光明的,美满的结局都要付出代价。或许这代价正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但人生没有对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2) 这浓浓蔺苏的感觉是怎回事→_→……咦……

毕竟我阁主攻气十足,和眼眶永远红好难过的弱攻某靖王不一样……

→_→不过弱攻有弱攻萌点的嘛嘛嘛嘛~

→_→阿丽莎阿丽莎~


评论(1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