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我感到很失望。就这样了。再见。

暂时不会再写LOFTER 。

我一切都很好。你们也要好好的。


【巍澜】惊鸿曾照影{二十九}

>>>

记忆就终止到这里。

因为这个不争气的吕素莲死了,记忆到此为止,后面的事,赵云澜自然也就看不到了。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雾气氤氲的莲池。

他这一睁眼一闭眼,也不知过了多久。琅玕像个木头桩子似得杵在一边,静静看着远方发呆。他似乎也没有在冥想,只是在发呆而已,却呆的浑然天成,似乎生来就该如此。

赵云澜扭头看着他,十分自然而然道,“琅玕兄,昆仑君这次受伤需要多久才能养好?我见不到他,十分担心啊。”

琅玕回神,脱口而出,“哎,主上这些年不容易,旧伤连着新伤,这次是真的撑不住了才不得不让我来跟着您,您还是赶快修出金丹,自己去看他吧……”

他说完之后看到赵云澜意味...

【巍澜】惊鸿曾照影{二十八}

>>>

湘水云这人脾气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人气倒是不低。一个是因为她在神霄派内是大师姐,天资卓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半步元婴的高手,地位尊崇。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湘水云的皮相委实不错,在整个修界数一数二,和天罡剑派的杨蝶心被并称为“天府雪月”。这雪指的是杨蝶心,月指的就是湘水云了。

这一代佳人被打去了半条命,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高矮两个外门弟子把事情来龙去脉添油加醋给宣扬了一番,说是赵云澜大放厥词,污蔑神霄派,惹得湘水云怒极出手。湘水云不知他是昆仑君的人,便和其动手,结果被闻讯赶来的昆仑仙使打成重伤。

整个神霄派的弟子听闻此事都怒火中烧,于是赵云澜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变成...

【巍澜】惊鸿曾照影{二十七}

>>>神霄派

没有人知道昆仑天堑是怎样的地方。

有人觉得它大概是一片寒极了的冰封之地,有人觉得它大概是无尽深渊,也有人觉得它本就是昆仑山的一部分,和昆仑并无差别。

但是他们都错了。

如果这世界有末日,昆仑天堑就仿佛是末日之后的样子。

在这里,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没有尽头的灰。

这里没有土地,只有厚得不知深浅的灰;这里也没有任何生灵,没有任何色彩,任何声响。空中终年不断簌簌落着灰烬,如同雪一般洋洋洒洒,却是蒙蒙的灰色。

在这无边无际的灰烬之中,有一颗已经枯死的树木,是唯一的景色。这棵树巨大无比,却也是灰色的,仿佛是化成了石头。

沈巍慢慢睁开眼睛,他就坐在树下,肩头落...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六}

>>>

“你躲远些。”沈巍轻轻推了一把赵云澜,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周围空间一阵波动。

赵云澜想走过去,却被一道无形屏障所阻。

“沈巍!!”赵云澜使劲锤了锤空气,左右摸索了半天,然而却发现这个屏障竟然是个圆圈,把他给围在了中间不能离开。

这个沈巍……!

赵云澜气急败坏,却听到背后响起了一个女声。

“你过去干嘛?你这样弱,昆仑君和烛九动起手来,稍有牵连,你就没命了。”李紫庭轻轻咳嗽了一声,擦掉嘴角的血迹。

这家伙机灵得很,早在烛九与沈巍嘴炮的时候就神不知鬼不觉挪动到了赵云澜身后,此时正好也被沈巍的结界护在其中。

“……”赵云澜深吸了口气,满眼忧色看向...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五}

>>>

沈巍宿醉之后睡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

沈巍迷迷糊糊醒过来之后,就陷入了自闭状态,就连客栈开房间都不肯和赵云澜一间。不过幸好沈巍醉得太厉害,什么记忆也没留下来。

赵云澜了解沈巍的个性,若是他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羞羞的事情,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再灌他酒了。

于是赵云澜装的一副无辜嘴脸,骗沈巍说他醉了之后直接就睡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这就给了赵云澜下次作案的机会。


沈巍和赵云澜为了查探炼尸魔修的踪迹,在白梨城最大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赵云澜睡到半夜,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按住了嘴巴。

他猛地张开眼睛,愕然盯着正死死按着他的人。

那人低声...

【巍澜】惊鸿曾照影{24.5}

>>>{生辰}

“你既然已经有了奉仙宫,天才地宝,灵脉法宝应有尽有。我再送你这些,也没什么意思,所以……”
沈巍一边说着,赵云澜就一边好奇盯着他使劲瞧,嘴角还带着他那惯常的微笑,把沈巍看得有些窘迫。
“咳,”沈巍清了清嗓子,“所以,我就手制了一幅画……”
他说着,手腕一翻,掌中出现一个一尺宽的卷轴来。
赵云澜扬了扬眉梢,“啊,原来是沈仙师的墨宝,那我可得好好保存,来来,让我看看……”赵云澜说着,解开卷轴的系带,小心翼翼缓缓展开了那副画。
画中是一幅雪景,背景正是沈巍整日背在身上的草庐。画面中央,一颗梅花树下,无垠雪地里,坐着一个正在抚琴的青年。青年一席青衣委地,嘴角带笑,发梢微微蜷曲……...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四}

>>>

自从鬼面魔皇被封印在昆仑天堑之下已经过了千年。这千年间,无论是魔族还是魔修都一直十分安分,安分到如今的道修们几乎已经忘记了当年的魔族是何等凶残,仙魔大战的结果是何等惨烈。

而现在,短短时间内,新的魔君层出不穷,烛九又疑似拿着圣器到处晃悠,莫说赵云澜本来就是个爱管闲事的个性,而且事关烛九,这件事怎么说他都得继续的查下去。

天罡派一弟子道,“这魔修必然会继续动手,可是他将城内之人屠尽,鸡犬不留,我们想寻找他的踪迹实在很难。”

丛波看了一眼楚恕之,小心翼翼道,“咳,楚前辈,你与这魔修既然为同道,可有方法能找到这个魔修?”

楚恕之冷哼了一声,“不知道。你倒不如问问赵...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三}

>>>

楚恕之自己行走江湖多年,除了三百年前在一个死小孩身上碰了钉子之外,鲜少会碰上什么麻烦事儿。

然而,自从带上了这个郭长城,真的是背到了极点,喝凉水也塞牙缝。

郭长城这家伙虽然是个金丹,然而却是个吃了灵芝仙草硬撑的金丹,徒有其表。御剑飞行之术都使不利索,飞时间长了就腰酸背痛腿抽筋,害他们一路还总要找客栈休息。他和郭长城一路往中陆去,路上途径黑水镇,本打算找个客栈临时歇脚,还没进城就被一群剑修给团团围住。

楚恕之也不是第一次被道修围攻,站在包围圈中十分淡定,倒是郭长城从没见过如此架势,吓得躲在楚恕之背后瑟瑟发抖。 

一个体正貌端的男青年拔剑指着楚恕之,义...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二}

>>>{莲心火}

魔域的青炎山脉不是一块什么好地方,这里临近南疆尽头,是瘴气和浊气最为浓烈之处,就连魔修也受不得这样的乌烟瘴气,因此罕有人迹。

青炎山脉地火极旺,乃是方圆百里的一座活火山,数千年来时时刻刻都处于活跃的状态,隔三差五就漫山喷火,岩浆四溢,搞得这里方圆百里都一片焦土,生不出什么正常的生物。

然而就是在寸草不生的青炎山脉的山心之中,却有一个深潭。

这潭名为冥泉,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传说是接连着幽冥之下三千尺的阴界。

沈巍给赵云澜脖子上戴上一颗明珠,这珠子是圣兽白虎的内丹,能够退避一切污秽之物,让赵云澜不受到这极阴之地的浊气侵蚀。

沈巍带着赵云澜,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