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五}

>>>{魔域}

三年之后。

修行的日子过的飞快,转眼间已是三年之后。

赵云澜筑基大圆满,临近突破金丹。

赵云澜平生最怕无聊,被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仙师拿着小教鞭押着,日日制符三百张,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夜,整个人几近崩溃。

沈美人的颜值已经压抑不住赵云澜那颗躁动的心,他终于弱弱提出了反抗。

“我说沈仙师啊,与你独处自然是好的,但是你我都朝夕相对三年了,后院里的石头有多少块我都能数的过来了,咱们是不是该出去约约会了?”

沈巍经历了三年赵云澜的花样撩骚之后,现在面对他各式各样的口舌撩拨已经完全淡定了,端的是为人师表的姿态,脸色不变,“你...

轰总BJD =V= 圈一下萌萌的壮士~~~ @阁楼上的爬虫几 

我这两天贼JIER忙,QVQ木有时间更新。嘤嘤,明天晚上忙完之后有时间更新QVQ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四}

>>>{升级}

奉仙宫内灵气本来就浓郁,赵云澜筑基的时候,四面八方的灵气如同百川奔海一般源源不断向他汇集而去。

天空中浓郁的紫气聚拢着,升腾成淼淼烟云,汇集在草庐之上久久不散。

无数珍奇灵兽也感到了祥瑞之气,纷纷被吸引到了四周,只见小草庐周围聚满了各种各样难得一见的珍兽,天空中五色灵鸟盘旋飞舞,云中甚至有化成龙型的小蛟翻腾舞动。

沈巍怕赵云澜这货又出什么幺蛾子,故而搬了椅子,坐在一旁盯着他筑基。
大庆抬着头看着周围这龙腾鱼跃的盛况,忍不住砸了咂猫嘴,“ 我刚开始看到他修炼的时候也着实吃了一惊,这人根本不用修炼,因为功德加身,像个无底洞似的,无时无刻不在自己吸取...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三}

>>>{魂珠}

当年沈巍竟为魔族的事情,在整个修界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三十三小洞天之中的贵玄司真天开启。沈巍那时候已经是出窍期的修为,也入了这小洞天中。却不知这小洞天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四大仙宗的弟子斗作一团。平日里四大仙宗弟子虽然互相竞争,但是还是摆的和和气气的面子。这一次真真杀红了眼,入了小洞天的弟子折损四分之三。

后来才知,小洞天中出现了钟灵尊者的衣冠冢,衣冠冢之中全是尊者殒身之前遗留下来的秘宝,天材地宝到绝世神器再到心法秘籍无一不有。如此大手笔的宝藏,谁能不动心?

只不过这宝藏还是落在了沈巍的手里,谁叫人家是天命之人,运道好的叫人无可奈何。

沈巍当时年岁刚刚...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二}

>>> {烛九}

赵云澜屏气凝神。

他闭上眼睛,眼前,紫衣人留下的魂珠便浮在一片虚空之中,隐隐发着珍珠一般淡淡的光华。

赵云澜让自己的心神集中在那颗珠子上。一开始,珠子光芒闪烁地极其不稳定,忽明忽暗,若有似无。

真气在奇经八脉运行了几个周天之后,赵云澜逐渐就掌握了规律,魂珠的光华逐渐趋于稳定,并且慢慢向外扩散,直到在眼前展现出完整的画面来。

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说话声,眼前的景物也是一片模糊。

赵云澜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仿佛是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水泡里,外头的所有东西都与自己隔着一层水。这感觉着实不怎么舒服,耳鸣眼花的,他不得不更加努力运行真气汇聚于任督,更加疏...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一}

>>>{筑基}

赵云澜不明不白就收下了偌大一座奉仙宫,然而虽然身负宝山,却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怎么用。

他只是心里想着“沈巍哪儿去了”,就眼前一花,被传送到了另外一处。

赵云澜一睁开眼就被漫山遍野的粉红色给闪花了眼睛,他不得不眯起眼,从指缝里往前看。

沈巍恰在一片桃花漫天之中回过头来,看到赵云澜,他缓缓漾起一抹微笑,“你来了。”

赵云澜心里一动,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沈巍就见赵云澜一路掀起花浪,大步向自己走来。走至近前,抬头对他明朗一笑,“对了,沈兄,方才你消失之前,叫了我什么?再叫一次?”

沈巍愣了愣,这才想起起来,刚才事出突然没怎么细想,“云澜”两个字就脱...

【巍澜】惊鸿曾照影 {十}

>>>{山鬼}

昆仑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传说昆仑君的玉虚宫就在无涯十九峰的最高处,有上千门人,宫室巍峨,黄钟大吕,钟鸣鼎食。只是昆仑山千万年来设为禁地,谁也没真的能上山见过那传说中的仙宫。

高沙棠和琅玕是昆仑山上的两棵树,树上不生绿叶,只生美玉。这两株奇树万年前便在昆仑生根发芽,千年前修出了灵智,后得天命所示,侍奉代代昆仑君。

琅玕和沙棠恰巧长在沈巍的院子附近。

沈巍刚上昆仑的时候,身上还带着明显的魔族气息。魔族又称罗刹鬼族,罗刹男黑身、朱发、绿眼,罗刹女则多美艳妖娆。罗刹专食人之血肉,由人恶念所形成的戾气中所生,没有生老病死也永不入轮回,是这世间最诡异...

【巍澜】惊鸿曾照影 {九}

>>>{奉仙宫}

沈巍现身在一个花园中。园中遍植了十里桃花,落英缤纷,粉霞遮天,天空都被漫山遍野的桃花染成了浅浅的粉色,略有一丝妖异之感。

沈巍的身影虚虚重重,仿佛是走的很慢,却倏然就已经到了百步以外,让人只看得清他素白的衣袖扬起又落下。

沈巍在最大的那棵桃树下面站定,这棵桃树已经年过万岁,修出了灵智。树枝似有所感,簌簌颤抖,又落下红云一片。

一个紫色华袍的男子正坐在树下,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肩上和乌黑的发上已经落满花瓣。

他面前摆着一汪水镜,镜中正映着赵云澜一行人的行踪。

紫衣人抬起头来,凤眼微眯,明眸皓齿,额间一朵血红的凤仙花,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媚色。

“昆仑...

【巍澜】惊鸿曾照影 {八}

>>>{秘境}

 半个月眨眼间就过去,转眼就到了容成大玉天开启的日子。

一般的修士若是听到有洞天开启,恨不得提前一年就赶到事发地点,寻找洞天入口的蛛丝马迹,生怕自己错过了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机缘。

然而沈巍却似乎对洞天开启的日子极其有把握,等赵云澜一行人晃晃悠悠,好不容易晃悠到龙城以西百里的荒山时,这已经漫山遍野挤满了修士。

赵云澜一辈子都在龙城蹲着,翻遍龙城总共也找不到几个像样的修士,头一回见到如此盛况。

只见天上飞满各式法器,御剑、御刀的不在少数,还有骑葫芦、秤砣、墨斗、发簪、玉如意的,五花八门、目不暇接。更有不知道哪些个有钱的门派,已经在此处安营扎寨。...

【巍澜】惊鸿曾照影 {七}

>>>{又撩骚}

沈巍,神霄派的仙君在功德观住下了。

不仅住下了,而且人家住的地方正对着赵云澜的小破屋子。赵云澜每天门都不用出,探个头就可以看到他们家沈仙君。

祝红知道了,那白眼恨不得能翻到后脑勺去,每天见到赵云澜和沈巍也没什么好脸色,就差把“不高兴”三个字写脸上了。

老吴和汪徵还是每天猫在屋里头躲着太阳,谨慎为上,不敢接近沈巍。楚恕之每天被祝红醋味熏得受不了,拐了郭长城不知道去了哪里。

日子还是照常过,只是一向雷厉风行的赵云澜这些日子都颇为纠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仙君这朵高岭之花实在太过高高在上了,赵云澜在沈巍面前莫名其妙有些缩手缩脚,发乎情,止乎礼,以前没事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