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19}

>>>Chapter. 19

>>如果


选角会忙了三天,叶修那几天就一直住在了剧组安排的宾馆里。

叶修是那种一忙起来就无比专注,经常会忘记了时间的人。等他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三天都没有开手机了。


叶修回到周泽楷家的时候,是三天后的下午四五点。

叶修这两天一直在考虑,要不要从周泽楷家里搬出去。在开拍之前,周泽楷需要时间去研究剧本,需要一个非常私人的时间和空间让自己能够进入角色。叶修担心自己留在周泽楷家里会影响到周泽楷的状态。

叶修一打开门,就看到Mika神色凄惨地蹲在门口,一看到他来就可怜兮兮地跑过来,咬他的裤腿。

叶修被Mika拖着走过去一看,发现Mika的饭盆和水盆都空空如也。

叶修摸了摸Mika的脑袋,给它倒了水和狗粮。狗粮倒得尤其多,满满一盆。

“小周?小周你在吗?”

叶修喊了两嗓子,没人搭理。

出去了?有工作?

“你爹不在啊?”叶修于是蹲下继续摸Mika的头。

Mika把脸从饭盆里抬起来,对着叶修“汪”了一声,汪得格外委屈,带着点控诉的意味。然后它舔了舔嘴,继续闷头狂吃。

叶修起身去洗手,结果在浴室边上发现了几小坨Mika的便便。

“哎,你这孩子怎么又拉这里了?”叶修走过去戳Mika的脑袋,“你爹不是不让你在家里乱搞吗?你不怕他把你给剃成个秃摩耶?”

Mika很委屈的“呜——”了一声,似乎是知道叶修在说什么,然后它把饭盆拱到另外一个角度,屁股对着叶修又低头咔哧咔哧吃狗粮。

叶修都被它逗笑了,“贼傻。”


叶修逗了一会儿Mika,然后走向了卧室。

周泽楷的卧室窗帘紧紧拉着,屋里一片漆黑,空气里散发着一股陌生又陈腐的气味。叶修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地上散着一片打印纸,叶修捡起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一张来,发现是《三十天》的剧本。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沉重压抑的气息。叶修想去开灯,但是手摸到开关的一瞬间,忍住了。

叶修知道周泽楷在。

在一片寂静里,他可以听到周泽楷的呼吸。

周泽楷的气息带着危险的味道。

叶修是第一次感觉到来自周泽楷的,带着压迫力,威胁性,阴暗,愤怒,让人感到不快的信息素。

叶修隐约看到墙角坐着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似乎正在看着他。

“周……泽楷?”叶修小声叫他的名字。

周泽楷整个人都像是一头蛰伏在黑暗里的野兽一样,沉默地不悦的盯着踏入了他领地的人。

似乎是在无言地警告叶修,不要过来。

但是叶修还是强忍着被信息素压制的不适,慢慢走了过去。

“小周?……你怎么了?”

叶修慢慢的靠近他,然后对着他伸出手去。


一直坐在墙角里面一动不动的周泽楷,在一刹那像是疯了一样的爬了起来,用了极大地力气猛地把叶修推倒在床上。

叶修被吓了一跳,绊倒在床上。

周泽楷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穿着粗气,有些粗暴地开始撕扯着叶修的衣服。

叶修挣扎推拒着周泽楷拉扯他腰带的手,周泽楷力气大的几乎把他连腰带带着人一起拎起来,裤子没有几下就被扯了下来。叶修真的有些生气了,使了大力气用力推,结果被周泽楷一只手把两个手都制服,按在了头顶。

周泽楷压在他上方,眼睛发红地瞪着他。

这一刻的周泽楷,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失去了理智的受伤野兽。

他很疼,所以在用力撕咬着眼前看到的一切生物。

周泽楷压着叶修,压得很用力,叶修都感觉有点呼吸不上来。

叶修也瞪着周泽楷,他气息不稳地喘着气,又用力挣了几下。

他用带着怒意的声音,一字一句质问,“周泽楷,你清醒吗?”

“……”

叶修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到伏在自己上方的周泽楷。

周泽楷整个人的状态都糟透了,头发乱七八糟,下巴上冒出了青青的胡茬,眼睛下面也是一片青黑,让本来就深的眼窝,显得更加深陷,显露出浓浓的病态。

周泽楷听到叶修严厉的声音,忽然愣了愣。他闭了闭眼睛,眼睛里毫无预警地落下了泪来。

冰凉的液体落在脸上的时候,叶修也愣住了。

周泽楷似乎在拼命地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咬着牙使劲地深呼吸,身体都有一点微微的发抖。

大约过了十秒钟,周泽楷才松开了叶修的手腕。他忽然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倒在叶修身边,慢慢的蜷缩起来。

周泽楷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死死的拽着他的胳膊,又痛苦又崩溃,无助得让叶修觉得心脏真的有了实感的疼。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叶修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无数次强迫自己沉浸到死亡的情境里。所以他切身明白,被深渊所凝视的恐惧。

叶修在沉浸于构思《三十天》的时候,为了能够更加接近死亡,他曾经无数次强迫自己去幻想,如果苏沐秋没有死,现在的一切会是怎样。

他真的不想做这样的设想,但是这是让自己能够最快进入状态的方法。

现在的苏沐秋,会和他一般大的年纪。一定会是个身材挺拔,帅的闪闪发光的祸害。

他们会成立自己的公司,苏沐秋会主演一切自己的电影。他会成为比王杰希更加鬼才的演员,比周泽楷更加大牌的影帝,也会是个整天叼着笔杆子码子的编剧。那时候也许电影业教科书的名号就要落到苏沐秋的头上了,因为叶修并不愿意亲自去演戏。

苏沐秋这个人性格张扬,又很会作,他肯定会找尽机会去和王杰希,周泽楷一拼高下。他看到现在的陶轩肯定会很烦,说不定会用各种手段来把陶轩调戏的死去活来。

苏沐橙不用再因为合同被拴在嘉世。她可以演自己喜欢的一切角色,比如说心机女二号,反派女魔头,绿茶婊女主角,丧心病狂杀人魔。她一向偏爱邪性的角色,苏沐秋又最会宠着沐橙,说不定会写一大堆剑走偏锋的角色,让沐橙过够瘾。

苏沐秋肯定会很喜欢张佳乐和黄少天。他素来就喜欢一些花里胡哨的操作,一些在叶修看来十分炫技的表演,苏沐秋却会非常中意。《新龙门》里面张佳乐的表演可算是遂了苏沐秋的意了,全程花板子,浪得不行。

叶修想着想着,就会乐呵起来,就会忘记了,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幻想。

当他回过神来,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给苏沐秋打个电话,向他吐槽一下自己刚才的那一些臆想时,当他翻着手机,才突然意识到并没有这个人的号码时,才会突然意识到。

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如果。

在那一个刹那,在意识到到底何为现实的瞬间,恐惧和无能为力几乎能够将人没顶的淹没。

叶修经常会迷失在自己的思考里。分不清是剧本还是幻想,是梦境还是现实。

周泽楷同样的,也站在这个深渊的边上,努力的向里面凝望。

深渊的里面,有一个叫做苏蔚的人。

周泽楷要去演苏蔚,就需要把灵魂都塞进苏蔚的身体里。


“我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叶修转身抱着周泽楷的背,轻声的安抚着他。叶修知道,周泽楷掉进了角色里。他站在第一人称的视角,让自己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他也许会忘记自己其实是周泽楷,忘记了家里还有一只需要他喂食的Mika,忘记了自己的人生。

他只是突然就得到了一纸通知单,也许是一声的一句口述。然后就被宣判了死期将近。

这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为什么??

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真的吧,骗人的吧。

他吓得手脚冰凉,吓得几乎不能动弹,他强迫自己冷静,告诉自己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为什么是我呢?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呢?我已经把我能做的都做了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我还有几天呢?

我就这样死在这里是不是都没人知道?

这些话我能对谁说呢?

是不是一切都已经完了。

完了?

是不是这就是故事的终结了。

这样就结束了?


一个故事,引人入胜是一个境界,把人拖入深渊是另外一种境界。

一个强大的故事,甚至足以去吞噬它的读者和它的演员。

周泽楷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无比的恐惧,恐惧到骨头都发寒,往外面森森的冒着冷气。

他只能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死死的抓着叶修,低低地小声重复,“让我抱一会。一会儿就好……”

叶修微微撑起身体,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低头吻周泽楷的脸颊。

“你这个样子已经很像苏蔚了,是不是准备好明天就开拍了?”

周泽楷微微动了动,把脸从手臂中间抬起来了一点,然后张开了那双茫然又无辜的眼睛。

“你说你几天没洗澡了啊?周泽楷,你是不是打算要臭掉了。”

叶修说着,还贴近他的头发要去闻闻,结果被周泽楷手忙脚乱的给躲开了。

“好……好几天了……”

邋遢周脸红了,配上一双红红的眼睛,很可怜。

“刚才的状态,正式开拍的时候再来吧。”

叶修几乎是下意识这样说出了口。

说完之后,他自己都有点吃惊的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叫周泽楷不要保持状态吗?回头再找状态?

……

这……这不是他一贯的工作风格……吧。

周泽楷也有点惊讶的张大了眼睛,随后他眉眼放松下来,露出了一个疏懒又温柔到几乎要化掉了的微笑。

他张开手,“前辈,过来,让我再抱抱。”

叶修迟疑了一下,最后碎碎念着,“撒什么娇啊”,还是把手递给了他。


周泽楷把叶修拉近怀里,从背后抱着叶修,恨不得把叶修能整个都塞进自己的身体里。

“前辈,前辈如果……”

叶修忽然在周泽楷怀里扭了几下,周泽楷的话头就这样打住了。叶修扭了半天,结果却没能翻身。

他有点奇怪的问,“小周你干嘛不让我转过去?”

周泽楷闷了几秒之后,才沉沉回答,“没洗澡,臭……”

叶修:“……”

“你不止臭了,你也忘记喂Mika了,也没有带它去散步。你现在浴室里都是它的排泄物。你是不是连饭也忘记吃了??”

周泽楷:“呃……”

叶修又猛烈的挣扎了起来,“你快给我去洗澡,我给你叫外卖,顺便去溜Mika,不然今天份它也得给你在家里解决了。”

周泽楷:“哦……”


在《三十天》的最后,有这样的一句话。

“死,固然可怕,但也就如同一次远行。既然这个世上的芸芸众生早晚都要走上死的旅途,那,是不是可以和最珍爱的人,以最美的方式前往。”

苏蔚有过这样的想法。也选择了这样离开的方式。

周泽楷在看到这一句忧伤又美丽的句子时,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排斥感。

他想问。

前辈,前辈如果……如果有一天,我面临着和苏蔚一样的未来。

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周泽楷很想问,但是他却发现,这个如果,让根本就无法开口。

————————————————————————

#我感觉……《三十天》这篇不是太好写……感觉写起来很难受……我决定呼啦呼啦带过去了…………

#日常修仙困成狗系列。

#我一般周一周二休息……周六周日日常加班…………睡觉……明早起床看牙医顺便精修…


评论(51)

热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