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13}

>>>Chapter. 13

>>龙门客栈


叶秋是个业内出了名的难伺候的导演。比如说他拍摄特别不喜欢用棚拍,特看不上绿幕,凡是能走实景的必然都是实景,不能做实景的宁愿做迷你搭建也不要用电脑合成。费时费力费工夫,当年让嘉世的制作团队叫苦不迭。

《龙门》这次也几乎都是外景拍摄,拍摄地点选在银川,取景沙湖,贺兰山,镇北堡等地。

剧组在四月底浩浩荡荡启程前往银川。

主创团队在银川城郊包了一家民宿。从这里开车到摄影基地,半个小时即到。

黄少天因为档期很紧,所以要先拍。喻文州悠悠闲闲,从头到尾陪着黄少天,顺便混了个还没出场就已经挂了的角色,从头到尾都只活在回忆里。喻文州也没要钱,毕竟他是黄少天顺带的,只出现个几秒钟也不好意思开高价,低了吧,几万块钱还不如不要,权当卖了个人情给叶秋。

跟着叶修的几个制片听闻此事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叶大神专业空手套白狼!竟然随便招招手就忽悠来了免费的圈内顶尖编剧X1,一线动作戏男主角X1,竟然连蓝雨的喻文州都能被他顺手牵羊?!另外兴欣的唐柔简直便宜哭了,就连方锐的价格也打了半折……光演职人员这一项,就给他们省了多少的预算啊!

轮回的制片们心中感慨:叶神这么些年得给嘉世省了多少钱!这样省钱的导演,现在在圈内真的打着灯笼踩着高跷也找不到啊!

不过制片们明显还是高兴得太早。等他们拿着打样的服装道具去找叶修过目,并且次次过不了被来回打回去重做的时候就明白当年嘉世的制片组道具组是怎么被叶秋给折腾得死去活来了。


剧组住的地方很偏。然而偏僻的小地方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东躲西藏怕被人认出来。

剧组到达银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飞机上都没怎么吃饭的几个人饿的头晕眼花,于是扔了行李就跑出去找小馆子吃烧烤。

小馆子,顾名思义,就是街边上大排档级别的小饭店。锅碗瓢盆上都一层长年累月积累的油光。

一张不大的方桌,周泽楷和叶修一边,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边,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边,最后配上一个低头玩手机假装自己不在场的江波涛和一个暗中观察假装自己不在场的戴妍琦。

黄少天一翻开菜单就愁云惨淡,“怎么全是羊肉。”

张佳乐和孙哲平口味偏重,很好这一口。张佳乐把菜单上面从上到下几乎念了一个遍,一口气叫了十多种菜。

“怎么全是羊肉啊?羊筋羊杂羊下水羊腰子羊眼睛。我去,张佳乐你点的这些东西能吃吗???”

张佳乐皱眉,“西北啊,当然要吃这些了!你没吃过烧烤吗?老板娘,手抓羊肉再来两盘!”

叶修一听这些菜名也一阵牙疼,总觉得吃完了铁定肝火旺。

黄少天也想点,叶修赶紧阻止他,“张佳乐点了够多了。”

黄少天很委屈,“可是我还没有点啊,我想吃……”

叶修赶紧一巴掌按下他手里的菜单,“你就吃韭菜吧。老板给他来份上好的陈年老韭菜。”

黄少天震惊地倒抽冷气,“叶修你怎么能这样区别对待?!我也是你的演员啊你怎么能只照顾主演呢?你的职业素养哪里去了?再说我们俩交情比不上你跟张佳乐嘛?我们哪年认识的?BALABALABAL……”

叶修托腮扭头看周泽楷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张佳乐特别能吃辣,每次烤肉都疯狂往肉签子上面撒辣椒。但是黄少天不能吃辣,每次看到张佳乐去拿辣椒粉都劈手去抢。

“张佳乐你疯了吗!!你是吃辣椒面还是吃肉啊!!你撒成这样一片红要怎么吃啦!!你这是要辣死我吗?!!”

“你不吃就别吃我吃呀!!抢我的辣椒粉干什么!!”

“不行撒了辣椒的都归你了我吃什么?怎么还带做记号的!张佳乐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为了吃肉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的职业素养哪里去了?!BALABALA……”

“你怎么干嘛都扯职业素养,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子身为武行的职业素养!”

他们俩撕归撕,喻文州还是在一边默默的把没有撒到辣椒的肉串翻了个面继续烤,而孙哲平把烤好了的两面红肉拿下来放到张佳乐的盘子里……同时两个人还十分友好而平静地交流了一下最近的工作状况。

喻文州笑的和风细雨,“这次是正式复出吗?未来有长期打算了吗?”要不要签蓝雨呀?

孙哲平摸了摸下巴,仿佛在认真思虑,“也不算正式复出吧,拍完这部戏再看。”恕在下拒绝。


叶修和周泽楷这边倒是一片祥和。

叶修不怎么爱吃油腻的东西,周泽楷于是点了两碗粉汤饺子,跟叶修一人一碗。顺便在一片红红白白的肉中间,抢出一片地方,烤了些蘑菇茄子金针菇什么的往叶修盘子里放。

江波涛沉迷低头玩手机,微信发得噼里啪啦,整个人都快钻到桌子下面去了,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戴妍琦也在玩手机,假装发短信实则在偷拍……感觉她看都看饱了,根本用不着动筷子。

吃个饭,一桌人也能吃得风生水起,高潮迭起。

吃到中途,张佳乐提议要喝酒。张佳乐一抬手就叫了三箱啤酒,几个人拿起来就喝,瞬间开了七八瓶。

叶修是从来都不喝酒的。他只抽烟,抽烟令人清醒。他不喝酒,因为喝酒令人糊涂。叶修是个活得相当清醒明白的人。

孙哲平能喝酒是出了名的,听说几乎有千杯不醉的量,出道至今未逢敌手。

喻文州据说也是深藏不露,看起来斯斯文文,然而酒桌上不动如山,从未有人能把他喝倒过。

黄少天稍微能喝点,喝多了会上头,从耳根一直红到脖子,像个娇羞的小姑娘似得,所以他自己不怎么乐意喝。

张佳乐能喝是能喝,然而喝高了之后酒品不咋样,就喜欢搂着熟人发酒疯,连亲带摸,有时候High起来了还喜欢打人。他这样的练家子出身,冷不丁来一下谁能受得了啊?曾经有一次,张佳乐在KTV里喝多了,冷不丁揍了投资人一拳,给人家打了个青眼圈,乌青乌青的。还好对方也喝断片了,第二天百花的人强行解释说投资人喝多了不小心撞成这样的,才没捅出大篓子。从此以后经纪人就严令没有人看着张佳乐不许喝酒,可把他憋坏了。今天孙哲平在张佳乐可敢喝了,左右他是拧不过孙哲平的。

这个周泽楷嘛,远近闻名世人皆知的难聊。酒桌上通常是没有人来碰他这颗钉子的。所以没太有人注意过他到底是能喝还是不能喝。

至于叶修。从不会出席任何活动,也从来不参与任何酒宴的叶修,他是否能喝酒,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个迷。


端着杯子的时候叶修也有点纠结。

说来惭愧,叶修从小到大,真的滴酒未沾,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量。

周泽楷亲手倒了小半杯啤酒给他,然后端起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叶修的。

周泽楷仰头,下巴和脖颈拉伸出漂亮的线条,然后杯中酒见底。

明明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小破玻璃杯,在周泽楷修长的指间,却仿佛是什么玲珑玉盏一般被映得晶莹剔透。

周泽楷放下杯子。

叶修颇为纠结地看着他,犹犹豫豫晃着杯子,没啥动作。

周泽楷笑了笑,想去把叶修的杯子也拿过来,却被叶修让开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也低下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了。

毕竟是周泽楷倒的酒。


喝归喝,喝完了,叶修撇了撇嘴角。苦苦辣辣。着实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爱喝这种东西。

喝完之后,叶修没事人一样的,该吃菜吃菜,该聊天聊天。

一分钟之后,叶修忽然“咚”得一声,突然倒在桌子上,不动了。

全桌寂静。

众人拿着筷子的,啃着羊腿的,举着酒瓶的,千姿百态神色各异盯着叶修。

“卧槽?!这是怎么了??!中毒?!”黄少天大惊失色蹦起来。

“……”喻文州拉拉黄少天的衣摆,“坐下,少天,不要引人注目。”

喻文州是怕他们动静太大,被粉丝认出来。然而黄少天的理解就比较让人费解了,他疯狂摇头,“毒不是我下的……人不是我杀的啊……”

“你演的这是哪出啊?!”张佳乐指着黄少天你嘲笑,然后推推孙哲平,压低了声音,“喂,快去试试他的鼻息,是不是还活着!”

孙哲平:“……不要闹。”

周泽楷凑过去,然后抬起头,神色凝重扫了一圈一桌子人。

“睡着了。”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旅馆的床上了。

房间里没开灯,洗手间里微弱的灯光透到卧室,昏昏暗暗的。

他迷糊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一条腿搁在周泽楷的腿上,周泽楷正握着他的脚,帮他用温水擦身体。

叶修想爬起来,结果晕了一下又软绵绵躺回枕头里了。

“别动了,我来。”

周泽楷低头,一只手托着叶修的脚,温热的毛巾捂在脚背上,不轻不重地搓揉,十分舒服。

明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叶修这时候却有点脸红。

周影帝居然伺候人洗脚,这也是够惊世骇俗的了。

“我喝醉了?”

“嗯。”

叶修不敢置信,“我预感到自己不能喝了……然而我也没有料到我竟然这么不能喝……”

周泽楷顿了一下,忽然扭过头严肃看着他,“以后不许喝。”

“不喝不喝。本来我就从来不喝酒的。今天只是跟你……”

叶修话说了一半卡住。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然后微微勾起了嘴角。

“跟我可以喝。”


旅馆的房间是双人间,两个不怎么大的床。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叶修正坐在床上看分镜脚本。

周泽楷看了看隔壁的床,然后头也不回得挤上叶修的床,直接掀开被子往被窝里钻。

叶修还挺喜欢周泽楷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的表现,笑着揉他脑袋,“你也不嫌挤。”

周泽楷仿佛在回答他一般,整个人都贴上来,手也环上了他的腰。

“行行行,睡吧睡吧。”


周泽楷和叶修先离开了,其他人继续吃吃喝喝。一顿饭,吃得酒足饭饱,顺便还看到了叶修出丑,都十分尽兴。

其他人是开心了,江波涛从头到尾提心吊胆。

周泽楷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路把叶修背回了酒店的,一路上被无数人围观,万一被粉丝拍到了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对,这两个人本来就不清不楚……

周泽楷也丝毫不知道避嫌,还跟叶修混了同一个房间。话说……其他人真的没看出来他们俩之间有点不对劲吗?

江波涛也是郁闷。老板最近一直在撺掇他把叶修也签了。

可是周泽楷和叶修搞到一起去了,这可怎么签?不仅不能签,让他们尽量少在一起出现才是。老板那边要怎么交代啊……江波涛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自己又是一阵阵头疼。真是头疼死了。

<<<

第一天第一场拍的是黄少天的戏份。

黄少天演起戏来,跟他外表和本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控场力极强,自控力也极强,而且他自己特别爱演一些爆发力很强,性格颇为扭曲的角色,比如说疯子傻子杀人狂之类的,跟他可爱的娃娃脸一点都不配。


程药师,不足三十的年纪。一身粗布素衣,头上却配了一根上佳的碧玉蟠龙簪。负手信步走在街上,身长玉立,清秀俊逸。与这片干燥黄土荒原,颇为有些格格不入。

远景拉出,小城城门上却见一块字迹斑驳的匾额在风中摇摇宇宙——龙门镇。

程药师背后背着个背篓,走在破破烂烂的小市场里,也显得闲庭信步般优雅。

这一路走过去,路边的大叔大妈大婶,小姐姐小哥哥都热情地甩手。

“程药师?可是来买菜?我这儿有新鲜土豆,可要来两颗?”

“程药师程药师,新鲜萝卜,地里刚拔出来还带着泥呢,来几个?”

程药师也是脾气好,左看看右瞧瞧,好声好气和街坊邻居聊天。一路买了一大堆土豆地瓜西红柿塞进背后的背篓里。

一个武林中人打扮的提剑女子坐在茶肆里,向小二大厅,“刚才那位公子是谁?”

小二嗤笑,“你外地来的吧?程药师,在我们这儿可是出名的很。”

女子挑眉,和身边戴斗笠的男人交换了个眼神,“哦?是个药师?怎么个出名法?”

程药师自称药师,从来不会用药。

酒倒是酿的不错,还会炒几个小菜。

要论为什么出名?那可不是因为长得俊,而是因为他在龙门客栈。

龙门客栈——十里八乡远近闻名一家黑店,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店。

这样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出现在一个黑店里,难免惹人注目。

“哪里可见到这位程药师?”

小二露出了点诡异的微笑。

“哪儿找?前面大路到头,出了村子再走五里,有个龙门客栈。那您二位要投宿便可去那里。”


龙门客栈。瘦金体四个大字,用血色的墨汁写在黄底的番旗上,斜斜飘在店头,猎猎作响。

龙门客栈门口有一把高椅,椅子足有三尺高,在风里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能塌下去。而龙门客栈的老板,金镶玉,就时时爱坐在这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吃瓜子。

一边吃,一边把瓜子壳扔得迎风飘扬,洋洋洒洒。

程药师背着篓子从椅子底下经过,绕过大厅,走到后厨。

程药师把篓子里的瓜果都一股脑倒出来,各种土豆地瓜滚了一地,和地面上原本圆滚滚的东西滚到了一起。

程药师顺脚踢了一下那个圆滚滚的东西一脚。

镜头拉近,昏暗的光线里,那瓜一般的东西,竟是个死人头。实打实的死人头,新鲜出炉,如假包换。

随着程药师这一脚,门缝里溜出来一条油光水滑的大黄狗,一低头,咬起那颗头扭头就跑了。

程药师仿佛没看到一般,从桌上一排排长短大小形状不一的刀里面挑出来一个顺手的,捞起一颗土豆开始削皮。手指飞快,一个眨眼,土豆削了个干净而皮不断。


画面切回。方才提剑的女子和男子已经到了龙门客栈。

二人看着迎风招展的酒旗,略有犹豫。

此时金镶玉已经倚在了门口,百无聊赖甩着腰上的系带玩,“二位客官在看什么,左看右看这里也就我这一家龙门客栈?里面请呀,酒水瓜子小菜包子,应有尽有。”

女子凑过去,“这位老板,您这可有一位程药师?”

金镶玉抬了抬眉梢,“程药师?有是有。可是我奉劝你一句,离他远一点的好。”

“哦?为何?”

“这人啊,脑子不太好,疯起来的时候老子都治不住,可别招惹他。”

女子但笑不语。两人开了两间上房。

入夜。

西北的天空月明星稀。

一片寂静里,忽然响起一阵阵单一的古琴调,然后便有歌声响起来。那声音断断续续,三分凄切,三分悲凉,还有一分诡异。

琴音伴着间或一两声的鸡鸣狗叫,这荒郊野岭里,显得尤其可怖。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女子在窗边听了半晌,忽然推开窗户,人影一闪,翻进了后院。

歌声未歇,“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后院里,一个黑衣男子坐在窗边,衣袍散乱,头发也是散乱。

仔细一看,那人竟然是程药师。

女子警惕地警戒了半天,见程药师毫无反应,便大了胆子走上前,“药师?药师大半夜的,怎的一个人弹琴唱歌?”

程药师转过头来。他手抱着古琴,神色凄然,眼睛里还带着星星点点的泪。

“一个人?”程药师低低重复了一句。

女子眼眸一转,浅笑着试探,“可是寂寞了?”

“寂寞?”程药师又轻轻重复了一句。他仿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对那个女子招了招手,“你过来。”

女子有点摸不准程药师到底是什么路数。

等她靠近了,程药师却忽然一只手环住她的腰,“你可是来找我的?”

月光之下,一双眼里,水光点点,仿佛柔波映着星河。

女人被这样的目光看着,总是会被迷了心智。

她自恃武功不弱,大胆地任他搂着,“是。”

“你方才叫我什么?”程药师抬头看着她,眼神澄澈得仿佛一尘不染。

“程药师?”

程药师却摇头,“我不是。我是朱翊。”

女子眼睛里闪过惊诧之色,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此话当真?”

“当真。”程药师的眉梢落下来,化成一个悲伤的角度,“你为何如此高兴?”

女子想说什么。然而并没有机会说出来了。

程药师搂着女子,一只手抚在女子脖子上,指间一根极细的琴弦割断了女子的脖子。

那女子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她要找的人。更没想到,没想到他出手的速度竟然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反应。

程药师仿佛看不到女子扭曲痛苦的表情,仍旧温柔抱着她,“你们都懂得开心。为什么只有我不开心?”

程药师手腕微动。

“看到你们也不开心,我就安心了……”

他话音落,女子的头颅落在地上,颈项里的血喷泉般的爆出。

金镶玉坐在屋顶上,一边喝酒,一切将尽收眼底。

金镶玉摇头。

这程药师不疯的时候挺好,做的一手好菜,小羊羔烤的尤其好。

这一疯起来就杀人。杀了的人,器官都泡了酒,骨肉都入了菜。

哎,就是这样一张妖孽的脸,欺骗了多少迷途的小羊白白送了性命。


程药师拖着那没了头的女子走回了后厨。

案板上的刀,泛着阴冷的银光。

程药师操起一把剁骨的大刀,试了试手感。

一阵血肉横飞。

片刻之后,那黄狗又不知从哪里跑了来,叼起来那死不瞑目的头颅一路小跑。

黄狗在风沙四起的小路上跑着,终于停在了一棵大树底下。那树下是个土坑,黄狗把头扔进去,后退扑腾着黄沙,没几下就把头给埋进了沙土之中。

镜头拉远,围着这树一周,坑坑洼洼,似是有无数张死人的面孔。


<<<<

今天主要的戏都是黄少天的。其他闲杂人等都凑在监视器旁边围观。

张佳乐还带着妆,一身颇为中性的打扮,长发被在脑后松松束起,手腕上一串银铃铛叮叮当当得响。

张佳乐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这黄少天也是奇了怪,平时叽里呱啦的,像个毛头小子。演起戏来阴森森的,戏路跟自己性格完全不像。”

“有吗?”旁边的喻文州下意识转着手里的手机,巴掌大的Iphone在他手指间翻飞如舞,看得人心惊胆战,“剑走偏锋。出其不意。挺符合少天性格的。”


黄少天今天状态极佳,很多镜头都是一条过。

张佳乐这边屁股还没坐稳,就被叶修招呼,“金镶玉你刚才那条再来一次,不够浪啊!浪起来啊!”

张佳乐不服,“我不够浪,导演你浪一个做做示范啊!”

结果被叶修用剧本砸了脑袋。


黄少天这箱已经走回了休息区。

他抬头看到喻文州,忽然眼神有点不对。

“程酒……?”但是怔了怔就回了神,“不是,”黄少天摇了摇头,“演迷糊了。”

喻文州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么急就想跟我对戏了?”

“那当然了。”黄少天回头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


————————————————————

这周工作贼忙啊……马上夏季赛开赛……

昨天本来回家更文的,写到10点就困成狗滚上床去睡觉了。

作息简直规律到感天动地。

评论(31)

热度(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