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拾}

>>{拾}

>>>>恰少年年少如花


“不要睡了,醒醒……”

茨木蹲下身子,有点无奈地看着枕着酒葫芦在树下睡得四仰八叉酒吞。

“今天三尾姐姐要来,你不记得了吗?”

酒吞本来是睡得很熟,但是听到了茨木的声音就下意识地反手搂住茨木的腰,脸埋在他的怀里撒娇。好吧,姑且认为是撒娇。

“头疼……昨天……和惠比寿老头子喝多了……那老头子拿来的生清也太好喝了……”

茨木看到周围滚了一地的瓶瓶罐罐。既有人类酿的酒,也有惠比寿特制的混含了灵力的酒,清酒烧酒还有白酒,各式各样,一个不落。还真是喝了一天一夜呢。

茨木有点头疼地微笑着叹了口气。

酒吞变得比从前要慵懒了许多,不再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影,反倒是一天到晚都赖在家里。秋天的时候庭院中的枫树红的一片热烈,落叶把整个庭院里都铺陈了一片金红。酒吞就喜欢在树下面,枕在茨木的腿上,躺在一片落叶之中喝酒。

现在,又正值了酒吞最喜欢的季节呢。

其实也是茨木最喜欢的季节,枫叶的红色与金色,和酒吞的火红的头发,那样的相配。

茨木看着酒吞半梦半醒之间微红的脸,无声笑了笑,低头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眉心。

酒吞喝醉了的样子,也是一如既往可爱的让人心动。

虽然自己已经和酒吞在一起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茨木还是觉得总是还能发现酒吞身上更多更多更多可爱的地方。

啊……我的酒吞大人……茨木看着一边打瞌睡一边大叔样挠着肚皮的酒吞发起了花痴。如若不是今天三尾要来,他能就这样盯着酒吞看上一天一夜。

说起来,茨木突然想,今早惠比寿还是被他的鲤鱼给叼着回去的……据他所知,鲤鱼君的记性好像不太好,也不知道有没有迷路?到底有没有平安地到家……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走错了湖,误入了荒川之主的领地,被荒川一阵激流卷上天,还被骂了一连串的“辣鸡”。

惠比寿没事吧……?

茨木一边无奈地想着,一边把醉成一滩的酒吞架起来,扶回了内室。

·······

……

三尾再次见到茨木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远远的看见庭院里的那个少年时,她差点没有认出来,还以为是哪个精怪化成的清隽公子。茨木正在扫着满园里飘落的红叶,一头墨色的长发松松用红色的绳子系在背后,光泽如同上好的丝绸一般。他肢体修长,姿态娴静而优雅。发丝半掩的侧颜,精致地仿佛是一件精雕细琢的玉器。

当年茨木只是个发育不良的少年模样,干瘦干瘦的,巴掌脸上就剩下一双大眼睛,看上去柔弱而惹人怜爱。而现在的茨木,他站在庭院里,一袭素雅的白色亵服,挺拔隽秀,周围是纷纷零落的红叶。

如此一般看过去,仿佛是一副画卷般美好。

亭亭玉立大概用来形容男孩子不太恰当,但是眼前的人当真是如同一株水仙一般,清雅地仿佛都透出了香气。

养得何其精心,才能美丽的让人觉得惊叹。

……

三尾还在发呆,倒是茨木先察觉到了她的气息。

“三尾?”

三尾走了过去,她垫着脚尖儿,围着茨木转了一圈,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个遍。

当年,茨木的个子满打满算也就只到酒吞的胸口……

三尾站在茨木的面前,伸手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发现如今茨木比自己都高了一截。

她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

“天呐。”三尾掩唇,看着茨木连连眨眼睛。

“怎么?”茨木微笑,有点莫名。

“我倒是知道,人类嘛,是很快会长大的……先前你和酒吞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你怎没长过。还以为你和我们妖类一样,是不会再有什么变化的呢。如今许久不见……简直就是长成了另外一个人,我差点都不敢认了。”

茨木了然地笑了笑,"的确是呢,和刚认识你的时候已经不太一样了。不知不觉,都过了一百年了呀……”

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了呢。

从平安京,回到大江山,回到他们的家。

然后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安静地在这个小小的庭院里,看着日升月落,花谢花开。

时间流逝的如此之快,竟然都已经过了百年。

酒吞还是原来那个酒吞。

还是那么爱喝酒,还是看到乱七八糟的妖怪就瞪着眼睛放瘴气,还是这座大江山的妖王,这统领百鬼的众妖之首。

本来茨木也是没有怎么在意自己的变化,今日三尾这么一说,回想起以前的自己,还真的是……变了许多呀。

就是所谓的“长大了”吧。


三尾随着茨木走进了屋子,熟门熟路自己就在矮榻边上坐下。

茨木似乎也是很习惯待客,利落地烹茶,沏茶, 动作干净利落之余带着一种从容不迫,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三尾捧着茶杯,一边嗅着茶汤清缈的香气,一边看着茨木收拾着桌案上摆的杂书。

茨木发现三尾在瞅他,于是不好意思地道歉,“屋子里实在是乱了点……明明知道你要来,也来不及收拾。”

茨木把乱七八糟的闲杂书等都推到一边。

说真的,他也真的一点都不擅长收拾东西,经常屋子里的东西东拿西放,不知道哪一天就被路过的家伙顺走了。狸猫喜欢拿亮晶晶好看的小东西,惠比寿喜欢拿书和字画……反正他家东西定期失踪。前段时间还被饿鬼偷偷抱走了一床被子……

三尾看他忙前忙后的,觉得有趣极了,简直就像个结婚了许久的人妻。

她懒洋洋的摆手,“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呀,别收拾了。你还爱看书呢?”

茨木下意识藏了一下手底下的书,“恩,之前酒吞教我认识了字。没事做,我就随便看看。”

不过三尾已经看到了,她倒是毫不在意,“《源氏物语》呀?我最近也在看呢,最近在京都贵妇圈子里可是火的很呐……啊,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是右近卫大将的情人……”

“咦?你不在花街了?”

三尾甩着尾巴笑,“我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得太久,不老不死可是要被当成怪物的。”

“倒也是……”

三尾长叹着一副羡慕的口吻,“你和酒吞这般就好了,做个伴儿,与世无争。当真是神仙眷侣呀……让人家好生羡慕。”三尾托腮看天,“哎,我是不是也该考虑找个伴儿了呢……”

茨木微笑。

当年只觉得三尾老板娘似乎是个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的厉害角色,现在看来,其实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姐姐。

“啊,对了,酒吞呢?”

茨木安静地微笑,指了指自己背后的门,“还在睡呢。昨夜又和惠比寿喝多了。”

“真是的,他怎么倒是一点都没变,成天就知道喝酒。”三尾嫌弃地甩尾巴,忽然,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拍了一下手。

“啊啦,我说茨木,干脆跟我去平安京里玩吧,贵族圈子里可是有趣的很呢,最近皇室有个阴阳师特别厉害呢,而且又年轻,又帅气……名字叫什么来着,啊对,叫做安倍晴……”

三尾的话还没说完,茨木背后的纸门,“哗啦——”一声被拉开。

衣衫半敞的酒吞出现在门边。

他披散着一头乱发,手撑着门框,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不详的黑气。

“三尾……”酒吞的声音里明显带着咬牙切齿。

三尾一个箭步窜到牡丹屏风后面,躲避着四散的瘴气,“干嘛…?!”

“我们一百年前的帐,还没算呢……你就又要拐我的人?!”

三尾溜得飞快,不过整个人窜出去之前,还是丢下了一句抱怨。

“你这没心没肺的白眼狼!要不是老娘,你能抱的到小茨木?!”

“——哎呀——”

三尾姐姐后脑勺惨遭茶壶袭击。

酒吞冷哼,扔下一句,“别再来了!”

茨木伸手,“哎呀…完了没茶壶了……”

······


>>>

>>>某单身狐和某面瘫琴师的小插曲

总之,这就是后续。

酒吞和茨木一起回到了大江山,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之类的……除了无法制造个小酒吞小茨木什么的,一切都十分完美。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不过现实的情况倒也差不了多少。

妖狐曾经路过过酒吞门前,本想看看酒吞有没有厌倦了那个人类。若是厌倦了,他好捡个便宜。结果,可怜的妖狐觉得自己的狐眼差点被那两人散发的恩爱射线刺瞎。

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而、而且,那个手怎么都伸到衣服里面去了!白日宣淫!放肆!堕落!

哎呀吓死本狐了。

妖狐扣上自己的面具,遮住自己那要红不红要黑不黑的脸色。回去的路上,正巧碰上了坐在大柳树杈上弹琴的妖琴师——

琴声悠然,响在一片宁静之中,别是一番平和。

然而某狐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此时此刻的气氛,大喇喇地扯开了嗓子——

“哎呀,琴师!你听小生说!今日小生路过酒吞大人门前,你猜如何……”

结果,妖狐哎呦一声,脑袋挨了对方狠狠的一个琴弦弹射。

“哎呀好痛!”

“干嘛,干嘛要打小生?”

妖狐泪眼汪汪捂着脑袋表示非常受伤。

妖琴师重新张了弦,恶狠狠道,“要么闭嘴听琴,要么给我滚蛋。”

他说完,努力挤出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妖狐疑惑地歪头,“琴师啊,你眼睛里进东西了吗?为什么一直挤眉弄眼的?”

妖琴师内心在咆哮。

我在瞪你啊!!我长得那么和蔼可亲吗?!

很久很久以后,妖琴师才知道,他这种不叫和蔼可亲,而叫面瘫。



PS:

1)我抽了120张,SR都没几张呵呵??不信?不信看我樱花妖都凑出三个半了。


【鬼畜模式已开启,请不要理我】

评论(46)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