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叁}

>>叁

>>>>黑发少年与罗生门之鬼


茨木觉得在大江山的酒吞和在人间的酒吞一点都不一样。

在人类的世界里,酒吞会穿着红色的宽松浴衣,打着扇子和女孩子们说说笑笑,会在街边买丸子吃,会把他的头发揉乱,再笑嘻嘻的帮他束好。

回到大江山的酒吞就仿佛是变了一个人。在其他的妖怪面前,酒吞会自称“本大爷”,而不是“我”;会一天到晚都臭着一张脸,谁也不理,只一个人抱着酒葫芦喝酒;还会放出浓重的瘴气,让其他妖怪都不能接近。

茨木不会问这是为什么。

无论酒吞是什么样子,酒吞就是酒吞,是比这世上万物,比水和空气都更加重要的酒吞。

无论是怎样的酒吞,他都是一样的喜欢。


“哎呀,阁下就是传闻中被酒吞童子大人带回来的人类吗?”

坐在池塘边上发呆的茨木抬起头,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不,应该说是个妖怪。白发的妖怪,声音婉转,背后甩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茨木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脑袋上翘着的耳朵,“嗯……什么事?”

妖狐轻声笑了笑,晃着手里的扇子,轻声自语,“黑发黑眼的人类少年啊,还真是美貌呢……”

“啊,小生是住在大江山脚下的妖狐,小生家中有一座十分华美的庭院,庭院里的池塘比这一片要美丽的多。阁下有没有兴趣随小生一同去看看?”

他说着,弯下腰对着茨木伸出了手。

“一同去看看吧,一定会很有趣的。”妖狐笑着,继续引诱道。

茨木还没有动,突然背后传出一个森冷的男声,“是什么人?”

妖狐立即向后跳开了一大步,躲开某人身上弥漫出来的妖气。

“哎呀,一大早的,酒吞大人您怎么火气就这么大。”

“妖狐?你在这里做什么。”酒吞皱起眉头,身上也开始弥漫出不详的瘴气。

妖狐自然是看出来酒吞现在心情可是糟糕的很,看来传闻是真的?酒吞童子,可是对这个人类在意的不得了?那还真是……有趣了呢。

“正是小生。”妖狐展开扇子,荡开面前弥漫的瘴气。 

酒吞的语气更加不善,“不想死就滚远点。”

“呵呵呵呵,那还真是打扰了。”

妖狐说着,尾巴一甩,一转身,人就消失了。


等妖狐不见了,酒吞才点着茨木的额头,一字一句的教训他,“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和不认识的妖怪说话!!”

茨木的脑袋被点的一晃一晃的,然而脸上只有傻兮兮的笑容。

酒吞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养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发现了,茨木这孩子,似乎天生就是个缺心眼。就他这幅样子,搞不好哪一天就被哪只妖怪捉走给吃了,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人类的地方容不下他,妖怪的世界也太危险。酒吞现在才发觉自己其实捡了一个超级大麻烦回来。

“我不在的时候,你就乖乖的藏起来,懂了吗?”酒吞一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搞一座宅院了,一边给茨木投食,“来,张嘴。”

酒吞说着,从藏在怀里的纸包里掏出一个糯米团子塞进茨木的嘴巴里。

茨木就这酒吞的手指一口吞下去,嚼的又慌又急。

酒吞很是无奈地看着他,“要是饿了,也要记得说!”

茨木只是傻兮兮的笑,“唔嗯。”

···

茨木只有在酒吞面前才特别安静。

他就喜欢趴在树杈上面看着酒吞,和酒吞一起看月亮,听着酒吞说以前自己游历各国有趣的见闻。

有一天酒吞问,“你喜欢这里?”

茨木点头,“嗯。”

“是啊,”酒吞头枕在手臂上,看着天空,“京都是个很美的地方。”

“樱花林和桃花林都是京都的名胜地,春天的时候,满天飘飞的花瓣就像是雪一样……不过最美的果然还是秋季,枫叶都被染红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燃烧一般的鲜红……”

“下次带你一起去看。”

茨木只是在树杈上面晃着脚丫,轻声的附和,“嗯。”


然而茨木不在酒吞面前的时候,还挺活泼的。茨木虽然表面上是十几岁少年的样子,其实是发育过旺,内在还是小孩子的心性。

最近茨木学会了一个词,叫做“朋友”。这个词是鲤鱼精教他的。

鲤鱼精很喜欢茨木,因为茨木长得比其他妖怪都要好看。她从池塘里露出脑袋,开心的甩着尾巴,“喂,茨木茨木,我们是朋友吧?”

“朋友?”茨木歪了歪头,“朋友是什么?”

“诶??”鲤鱼精张大了眼睛,“你不知道什么是朋友吗?”

茨木摇了摇头。

鲤鱼兴冲冲的想要解释,“朋友呀,诶,朋友……诶…就是…”然而她“诶”了半天,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直躲在荷叶下面偷窥的河童忍不住跳了出来,他瞪着茨木大叫,“笨死了,连朋友都不懂吗?!朋友就是,就是那个……每天都想要见到她,”他说着,偷偷瞥了一眼鲤鱼精,“见不到的话心里就会很惦记,还,还想要多和她说话……想要她也喜欢我……诶不是不是我在说什么……”

鲤鱼精却恍然大悟地点头,“啊,没错!是的是的,就是这样。”

想见。惦记。喜欢。

无论怎么想,好像就只有一个人。

茨木眨了眨眼睛,“哦……”

鲤鱼精兴冲冲地甩着尾巴,拍的水面哗啦哗啦响,“那么,茨木我们是朋友吧?”

茨木摇了摇头,“不。”

“诶?!”鲤鱼精捂脸,大大的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水,“竟然不是朋友吗?!”

茨木继续斩钉截铁摇头,“酒吞才是我的朋友。”

河童看到鲤鱼精似乎是伤心了,立刻跳到岸上,指责茨木,“酒吞大人怎么会是你的朋友?你撒谎!”

河童这一嗓门叫得超级大声,周围一些出没的小妖精也被他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许多小妖怪不知道茨木是谁,但是酒吞的名字他们却都是知道的——那是妖界的统帅,世间数一数二的大妖怪。

于是小妖怪们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起来:

“你老是说你认识酒吞大人,我们才不信呢。”

“就是就是,你这么弱,怎么会是酒吞大人的朋友?一定是在吹牛。”

“像你这样的家伙顶多是酒吞大人的粮食吧?”

“就是就是……”

茨木一时间有一点懵,“我……我没有骗人。”

河童看他的样子也有点可怜,于是提议,“你说自己没撒谎,那你找酒吞大人给你做个证不就好了。”

“是啊是啊。”小妖怪们立刻七嘴八舌的附和。

···

酒吞童子看到茨木带着一群乱七八糟五颜六色的小妖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顿时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自己不在的时候,这孩子到底都是跟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在一起的?!

茨木也看得出酒吞的心情不好,一点也不好,甚至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

他手指攥紧了衣角,低着头不敢说话。

最后是多嘴的小妖怪嚷嚷,“酒吞大人酒吞大人,这个家伙说他是你的朋友!”

酒吞心情极其糟糕。

这是什么意思?

茨木这是把自己跟这群乱七八糟的东西相提并论吗?

可笑。

酒吞有点厌烦地瞥了一眼那一群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小妖怪,连看也没正眼看茨木一眼,只是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来,“滚。”

强大的妖力和瘴气顿时弥散开来,小妖怪们吓得四散而逃。

茨木站在原地,低着头,没有动,耳边传来低低的嘲笑声,“我就说了吧,你这么弱,怎么会和强大的酒吞大人是朋友。”


茨木怔怔的盯着自己的手指。

原来,并不是朋友啊。

等瘴气散去,酒吞也不见了踪影。

···

茨木不见了。

酒吞找了他平时会蹲着发呆的池塘边荷叶下树杈上,然而都找不到茨木。

死掉了吗?被吃掉了吗?

酒吞开始后悔那时候不应该扔下他不管。

酒吞忽然也开始觉得茫然,为什么要捡他回来呢?

只是一时的兴起吗?

总有一天,茨木也是会长大的,要离开他,回到人类的世界里,或者像他一样成为一个在山野游荡的妖怪。

自己到底在期望些什么?自己到底想从茨木身上得到什么呢?


···

茨木其实只是一直待在原地发呆。

他感觉到身体内部一阵一阵的抽痛,但是他不太明白这种痛苦是从哪里来的。自己,明明就没有受伤呀…

因为太弱了,所以不能做酒吞的朋友吗?

怎么样才能做酒吞的朋友呢?

怎么样,才能变强呢……


黑暗的角落里,一个淡红色的灵体悄悄地向着茨木靠近。

寄生魂已经在茨木的身边潜伏了许久,而现在他终于是等到了最适合他下手的时机。

“啊……新鲜的肉体啊……就交给我来支配吧!!”


夜晚的町中有各种各样的妖怪游荡。也有些凶暴的恶鬼,趁着三更的阴气来寻找他们的猎物。

茨木这么弱,为什么在遇到酒吞之前一直都没有被妖怪吃掉呢?

为什么呢?

因为他根本一点都不弱啊!

就在寄生魂已经撞进了茨木的身体里,它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支配了这具身体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飞了出来。

寄生魂被弹得晕头转向,等它回过神来,却发现面前的人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白发赤角的妖怪回过头来,他一只手掐着寄生魂的脖子,“你这家伙,是什么东西?”

寄生魂这个魂都是懵逼的。

“等等等等……!刚才,刚才那个黑发的小鬼呢?”

茨木皱了皱眉头,“什么小鬼大鬼?从刚才到现在就只有我在。”

“诶诶诶?!骗人的吧!哎呀你放开我好疼好疼!”寄生魂使劲扭动着,然而在茨木的手下,根本无法动弹。

茨木冷笑了一声,“你这家伙,刚才是想袭击我吧?”

“没有没有没有!”寄生魂使劲摇头,“我我我,我看错人了,我这么弱怎么敢袭击您啊!您老人家就放过我这一次……”


树梢之上,一轮新月之下,黑色的羽翼慢慢收拢。

大天狗晃了晃手里的扇子,轻哼了一声。

出来溜个弯,倒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呢。

茨木。

这个家伙倒是有点意思。

人类?妖怪?或者两者皆是,又或者两者皆不是?


茨木松开了手指,寄生魂连滚带爬地刚想要逃走,却被一股强劲的妖风卷成了个麻花。

“去死吧。”

大天狗从树顶跃下,只是翅膀微微一扇,寄生魂就魂飞魄散连个渣渣都找不到了。

茨木看着月色之下,背负着黑色双翼的妖怪,忽然不由自主产生了一股羡慕的感觉。

如果,能够像这个人这么强,是不是就可以和酒吞做朋友了?

“弱者没有存在的必要,”大天狗扇了扇翅膀,脚尖飞离了地面,“弱者,就像这些尘土一般。风一吹,就散落无踪。存不存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存不存在,并没有区别。

对于酒吞来说,自己大概就是像这些灰尘一样无足轻重呢。

茨木忽然觉得心脏隐隐的痛苦着。

原本已经感到满足的内心,突然就变的空虚起来。

“怎么才能变强?”

大天狗冷冷地回答,“呵,抛弃你那颗人类的内心吧。”

人类的,内心?

茨木低头看向水里,那里面映着一个白发赤角的妖怪。

————————————————

PS:

1)日更打卡

2)寄生魂:宝宝心里苦,我只是个来串场的N卡!!你们这些SSR为什么都揍我!!

3)本宝宝的非洲人图鉴:




评论(17)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