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靖苏】《枕惊鸿》一、腐草为萤.8

【靖苏】《枕惊鸿》一、腐草为萤.8

#其实我想了想……题目直接叫腐草为萤比较合适呢……这算是小剧透?【猜得到剧情的都是福尔摩斯Ծ‸Ծ

>>>

秦般若已经被软禁了许久。

看守她的是一个又聋又哑的老婆婆,每日为她送水送餐。无论她好言相劝还是歇斯底里,对方永远都是无动于衷。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遮蔽了五感,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能说。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总会有人来审问她。可是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她已经连日子都有些模糊了,仍旧没人管她。

也许那个琅琊阁主已经把她忘了?那她会怎么样?在这样的无聊日子里走向死亡吗?时日一长,在秦般若的脑子里,什么复国复仇的念头都渐渐变淡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成了最迫切的念想。

所以,当这一天她发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那个老太婆的时候,她几乎下意识的走向了那个人。但是秦般若好歹是秦般若,她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而后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坐回了椅子里,不让自己急迫的心情被对方察觉。

来人一袭白衣,面容清俊。秦般若盯着他那双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眼睛,从心底升起一股焦躁。

“知道我是谁?”蔺晨大喇喇在秦般弱对面坐下。

“琅琊阁主,蔺晨。”

“很好,想必秦姑娘在这里住了多日,也是住烦了吧……”

“蔺晨你想怎样?”秦般若显然已经丧失了往日的沉稳,她是不想跟蔺晨打哑谜,“我大计已败,这些年来在朝中后宫安插的眼线也被你们清理干净!我承认……是我败了……事到如今,你还想怎样羞辱我?倒不如一刀杀了我干净!”

“没兴趣。”蔺晨眨了眨眼睛,仿佛很无辜,“我对羞辱你,杀了你都没有兴趣。”

“那你想怎样!”秦般若攥紧了手指。

蔺晨好整以暇地微笑,“秦姑娘,不如你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来帮蔺某人一个忙?”

秦般若这次倒是愣住了。蔺晨……这是在招揽她?

转念之间,秦般若然意识到自己有了筹码,有了筹码她就可以和蔺晨谈条件,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跟我谈条件?”秦般若微微眯起眼睛。

“对。”蔺晨仍旧是直视着她的眼睛,“我可以放走你,条件是……”

秦般若听着蔺晨的话,脚底猛然升起一股寒意。

这些年来,秦般若一直在和各种各样的人斗。

夺嫡之争,她从头挣到了尾,其间,什么样的权谋诡计她没见过,什么样的人她没看过。夏江、谢玉、誉王……她自认为不输给这些人。最后她败在梅长苏手上,她承认,是自己计不如人,梅长苏是她斗不过的人。

而今日,她却认识到,眼前的这个人,是比梅长苏更加可怕的对手。

对于蔺晨,她甚至时至此刻,都没看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如果你连一个人的意图都看不透,连他的目的都猜不到,何谈与之为敌?

“你真的……不是在愚弄我?”秦般弱警惕地盯着蔺晨,仿佛在看什么洪水猛兽。

蔺晨轻笑了一声,“我没这么闲。”

蔺晨,琅琊阁阁主,世间万事,皆逃不过其眼界。

可是这琅琊阁从何而来?为何而建?到底是谁的势力?世间没人知道这个答案,也没人能买得起这个答案。

秦般若一直以为琅琊阁是梅长苏的靠山,是萧景琰的盟友。难道,事实并非如此?那蔺晨,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秦般若定了定神,她冷笑了一声,“你让我暗害静妃和萧景琰?可是你也看到了,萧景琰如今是东宫太子,只手遮天。而如今的我,势单力薄一无所有,我要和他斗,不是痴人说梦?”

蔺晨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低头勾了勾嘴角,“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在?”他说着,从袖底拿出一封信来,“你拿着这个去西城的妙仙楼,自然有人会帮你。”

秦般若瞥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冷哼一声,“找人帮我?还是监视我?”

蔺晨摊了摊手,“我不强求,秦姑娘大可继续在此安享晚年……”

这句话像是刺到了秦般弱的痛处,她猛地站起来,夺过蔺晨手里的信笺。

她盯着手里的信笺,眼神森冷,“若我败了,会怎样?”

蔺晨仍旧是不变的那一抹浅笑,“不求结果,尽你所能便可。”

········

梅长苏入宫五日,竟然是老老实实呆在太医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就是喝喝茶,看看书,仿佛来京中只为疗养一般。

蔺晨向他提了一次去见静妃,遭到拒绝之后就再没提过。每天也就是陪着梅长苏下下棋,唠唠嗑,顺便和云初阳讨论一下静妃的病症以及用药方面的问题。

静妃这个病也是反复无常时好时坏,经常是搞得太医院上上下下提心吊胆如坐针毡。

至于太子殿下萧景琰,依旧是夜以继日勤于政务,丝毫没有任何异样。不过身为太子近卫,琅琊榜上高手的秦越,自然是知道萧景琰每天晚上都得偷偷溜到太医院去偷窥,不,是暗中探望梅长苏。太子殿下就那么远远看着,短则一刻,长则一个时辰。

秦越是动物直觉相当敏锐的一个人,这几日里,他总觉得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心里毛的很。

于是秦越偷偷找云初阳咬耳朵,“我说小云,你说宗主和蔺阁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宗主来京,不是为了探望静妃娘娘吗?怎么近在眼前了,反倒是不去了?”

云初阳顶巨大的黑眼圈,论起心理压力,他才是压力最大的那个人。每次被梅长苏那清清冷冷又透彻如镜的目光一扫,云初阳觉得自己背后直冒冷汗。

“我若是猜得到宗主到底在想什么,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为难了!”焦虑的云大夫狠狠灌了一口黄酒,“总觉得最近宗主看我的眼神怪怪的,难道已经怀疑我了……?”

秦越摸着下巴分析道,“现在江左盟中人多半以为宗主已经死了,小部分以为宗主是出门云游,知道实情的人也就我们几个。在琅琊山上,宗主不知京中情形,所以焦心的很,故而急急忙忙赶来。到了京中,他亲眼所见静妃病情已有缓和,又产生了近乡情更怯之感,所以才迟迟没有行动?”

“不,”云初阳摇头,“宗主一定是起疑了。”

秦越眨了眨眼睛,“你是说,他自己已经在暗中调查?可是江左盟的人他此时也不方便调动……”

云初阳头疼得揉了揉眉心,“谁知道宗主当年会不会留了些只有自己知道的暗桩?”

“这倒也是……”

云初阳焦躁得揉脸,“干脆我告诉宗主实情算了!”

秦越一听大惊失色,“云兄!你可得顶住啊!”

云初阳和秦越没在意,那个为梅长苏煎药的小药童,似乎一直都在廊下,迟迟没有动作。

········

太医院近几日人心惶惶,众人眼见着云太医这几日越发精神萎顿,不免开始揣测是不是静妃娘娘的病症又出现了反复或是什么变数。想去探探云初阳的口风吧?结果这小子嘴巴还挺紧,每次都被三言两语敷衍过去。结果搞得众人更是紧张,许多太医已经开始准备后路,准备告老还乡。

而在一派人心动荡之中,唯独梅长苏这个小院子,显得格外的清净闲适。

药童在一旁煎药,梅长苏和蔺晨在海棠树下下棋。

清风微拂,带着夏初午后特有的潮湿和慵懒,吹动香炉中的佛手香袅袅飘散。

蔺晨下棋极快,梅长苏的手指刚刚离开棋盘,他就已落了一子,“你倒是沉得住气。”

梅长苏不急不慢看着棋路,“我问了,你就会说实话?”

蔺晨挑眉,“我可曾骗过你?”

梅长苏放下手里的棋子,轻轻叹了口气,“我虽不通医理,但也知道,以人血为药引的病症并不多见。”

蔺晨点头,“的确,凤毛麟角。”

“那日我问云初阳静妃娘娘的病症,他说是因大喜大悲而致元神损伤又致肝恶抑郁……他解释的倒是头头是道,但是我并不觉得他说了实话。如果只是这样,太医院中其他大夫会束手无策。”

蔺晨抬眼看着梅长苏的眼睛,微笑着表示赞同,“的确。”

“我想过……”梅长苏微微蹙眉,“你们是否串通起来,骗我入宫……”

可是梅长苏随即摇头笑了,“可是你素来讨厌宫中,更反对我入宫,恨不得就把我拴在琅琊阁里,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让我回到这里……”

“故而,你匆忙来京,恐怕是京中出了什么变故,而你又偏偏瞒着我。现在我身份尴尬,能够动用的人手也不多……”

蔺晨敲了敲手里的棋子,无声催促梅长苏继续下棋,“所以你的结论是?”

白子稳稳落下,发出一声清脆的敲击之声。

“结论没有。有一句话我却一定要问,静妃到底怎么了?”

··········

——————————————————————

PS:

#把蔺晨写的这么腹黑,我也是有点怕→_→我的天,都快OOC了,什么低头邪魅一笑,捂胸口,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好攻啊。( ˃᷄˶˶̫˶˂᷅ )

不过,如果梅长苏和蔺晨斗起来了,谁赢谁输,倒还真不一定?๑乛◡乛๑

#诶,等一下,这篇真的是靖苏嘛?!!!为什么都是蔺晨的戏份啊!!忍不住就YY老干部(/ω·\*),爱我东哥爱的深沉……(/ω·\*)【写着写着就跑偏了…………………………………………】丫咩呀~~~~~٩(๑ᵒ̴̶̷͈᷄ᗨᵒ̴̶̷͈᷅)و

#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篇【锤基】╮( ̄⊿ ̄")╭,咳咳咳,闲暇之余打算把那个锤基也填填……

#好想娶个合作的画手太太啊(┳Д┳)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