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33】

33.


德拉科已经有些哭笑不得了。

命运那么任性,它想干嘛就干嘛。无论你是哭还是笑,都无法改变什么。


哈利惊慌而焦急的看着他,用那双让他想念的翠绿色眼睛。他期待从他那里能知道些什么。但是他能说什么呢?说你手段残忍的残杀了好几个人,当上了魔法部副部长,把所有贵族以及凤凰社,包括纳西莎和卢修斯都吓得半死吗?

德拉科看着哈利,最后只能冷静的告诉他,“你睡了两周。一切都很好。” 


·······

不过哈利最后还是得知了很多事。从他忠心耿耿的助手珀西·韦斯莱的口中。珀西先生被哈利一个紧急吼叫信召唤到办公室,忐忑不安的把这两周发生的一切事情事无巨细作了报告。包括诺曼·万斯的事,包括成为代理魔法部副部长的事。包括目前被某些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擅用职权保释重犯卢修斯的事。

珀西在哈利·波特越来越黑暗的脸色下越发紧张,他最后揪着手指,轻声问,“需要为了马尔福先生的事情召开记者会吗?”

“不,”哈利站起来,“取消我的一切行程。”

珀西愕然地抬起头,“为什么?我是说,您要去做什么?”

“如果马尔福,我是说德拉科·马尔福问起来,就说我去了俄罗斯。”


···········

已经有六七家媒体开始就卢修斯·马尔福的事情大做文章,其他媒体也都在观望形势,估计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份落井下石谴责哈利和马尔福沆瀣一气的文章,另一份为救世主开脱辩白的文章。

不过他们的稿子估计都没用了。

当《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丽塔·斯基特询问赫敏·格兰杰要如何应对此事时,年轻的格兰杰小姐回答,“掩盖丑闻?不,丑闻这种东西都是欲盖弥彰。用不着管它,我们只需要制造一个更加爆炸性的新闻。”

丽塔挑了挑眉梢,“噢,你的意思是?”

“现在就召开记者会,宣布哈利·波特会参加今年的魔法部部长竞选。”

丽塔鲜红的嘴唇张成了“O”型,她抽着气问赫敏,“哦,天呐,我的梅林。哈利·波特确定宣布要竞选?”

赫敏勾起嘴角微笑。其实她心里也在忐忑。

“要召开记者会?不如给我们做独家吧……”

赫敏微笑着对她眨眨眼睛,“这可不行,亲爱的。不过你已经拿到时间上的有力优势了,相信《凤凰周刊》一定会抢到头条。”


······

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被敲得“啪啪”响。

面色惨白像吸血鬼先生一样的德拉科拉开门,发现台阶上站着一个激动万分的赫敏·格兰杰。

“通知哈利!我们要开个新闻发布会!”

德拉科看了她几秒。

“你要找的那个不在。”

赫敏眼睛里的兴奋一下子蜕化成惊悚,“你说什么?”

“我的哈利回来了。哦,不,他去莫斯科了。”德拉科先生惨兮兮的笑。


········

记者会在当日下午召开。地点选在了霍格沃茨。很吊人胃口的是,哈利·波特竟然没有出席。

赫敏·格兰杰作为哈利·波特竞选团队的新闻发言人主持了媒体会。

赫敏·格兰杰其实从小就没什么演讲的天赋,如今她能够站在讲台上面充满魅力的侃侃而谈全是靠后天努力。

“我在霍格沃茨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就是哈利,从我认识他那一天起,就一直在期待着这样一天的到来……“

“我今天其实并不是以哈利竞选团队新闻发言人的角度来宣讲,而是以哈利最亲密的朋友,最了解他的朋友,来替他讲一些他自己永远也说不出口的话。”

“我不知道其他人对待哈利今天站在这样的位置有什么看法,或者是欣慰,或者是羡慕,或者是嫉妒,我知道很多人觉得他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要当救世主,觉得哈利·波特不过如此,他只是命好……”

“但是我想提醒几点,哈利·波特并不命好,他已经牺牲了他所能牺牲的一切。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爱情,甚至是他自己的健康。我相信诸位也能看出,这两年哈利身体经常出现问题,前段时间还专门到纽约马尔福公司的医疗机构休养……”

“他能活着站在今天的位置实属不易。他从未想要卸下肩上的重任。他从未忘记过邓布利多生前的教导和他所描绘的光明的未来……”

“成为魔法部长,对哈利来说,并不是为了权利或者光荣,只是为了完成那些已经逝去了的亲长,师长的夙愿……”

现场很安静,只有赫敏单薄却坚定的声音以及记者们羽毛笔“刷刷刷”的书写声。

人们仰视着她舌灿莲花滔滔不绝,甚至有人已经开始默默的擦眼泪。只有梅林知道其实赫敏紧张得手指在发抖,背后全是冷汗。

宣讲结束之后,赫敏介绍了哈利竞选团队的几个重点人物:

德拉科·马尔福;布雷斯·塞尔温;珀西·韦斯莱;秋·张;卢娜··洛夫古德,还有今天没到场的几位凤凰社、银环蛇社年轻成员。

后来媒体们把这些人每一个人的历史背景都挖了个底朝天,认为他们是代表着英国,甚至国际巫师界新兴政治和金融力量的一批人。


在后来的记者提问环节,赫敏几乎一个人掌控全场。

其实她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总是被媒体枪头对准的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几乎全程都在神游。当被媒体问到关于卢修斯的问题是,他只是用那双冷漠的灰眼睛蔑视着记者,然后淡淡的反问“是么”,简直让人觉得七年级时那个傲慢无礼的死白鼬又回来了。

赫敏搬出自己魔法法律执行司高级顾问的身份向媒体解释,“马尔福先生的保释流程完全是依照法律程序进行的,并未有任何超越法律的越权。更何况马尔福夫人战后五年来致力于安抚英雄家属和救助麻瓜小巫师,我觉得她的努力也应当得到回报。于情于理,我并不觉得哈利·波特先生在此事上有任何不妥。”

赫敏这样回答之后,媒体们也无什么异议。毕竟哈利竞选的话题更加能够吸引眼球。

媒体会异常热烈,记者们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发动攻势,整个记者会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才最终结束。


赫敏瘫在休息室的沙发里一口气灌了三瓶水。

“瞧这一堆烂摊子,真希望哈利快点回来,”赫敏抱怨,瞥了一眼事不关己的德拉科·马尔福,然后赌气地瞪他,“不是你的那个哈利,是那个能干点有用的事情的哈利。”


··············

哈利在俄罗斯很顺利。

他以德拉科的名义把玛莎·亚克斯利约出来,并且对她念出了夺魂咒。

他本以为这对他来说很难,毕竟他从没有对任何人,使用过不可饶恕咒。但其实黑魔法对他来说简直得心应手。

他控制着玛莎·亚克斯利闯进了沃尔科夫的府邸。这是俄罗斯,甚至东欧最大的最古老的世家,大宅里拥有二十个以上的警卫以及无数的佣人仆从。

哈利·波特跟着玛莎从大门走进去,对他所见的每一个人释放了一个夺魂咒。你知道有些事情只是开头难,现在他扔起夺魂咒来简直比除你武器还要顺手。

他坐在沙发里,等着沃尔科夫的家主,玛莎的丈夫列昂尼德把家族最隐秘的有关魂器的书籍交给他,并且从列昂尼德嘴里撬出了所有有关魂器的信息。

其实使用暴力和阴谋可以让一切事情都如履平地。


从沃尔科夫家的藏书中,哈利突然看到了一丝光明。

在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完蛋了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原来并非走投无路。


·········

赫敏再次见到哈利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中午。

他突然就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紧张兮兮的对着每一个角落释放了牢固咒和静音咒。

赫敏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冷静一点,哈利。怎么了?”

哈利舔着自己的嘴唇,看上去局促不安而又有些激动。

他说,“赫敏,我希望……我是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赫敏,你是现在唯一能够帮我的人了。他不想让德拉科来做这件事,因为那对他来说太残忍了。


赫敏微微有些吃惊。毕竟这么多年了,除了抄作业之外,哈利几乎没有向她寻求过帮助。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你先坐下,慢慢说。”

赫敏给哈利倒了一杯红茶,她知道自从哈利跟德拉科搞在一起之后就很爱喝这个。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哈利和德拉科的事的,女人对这些总是很敏感,更何况她身边有个叫布雷斯·塞尔温的家伙转悠。

“魂器。”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我的灵魂正在堕落……我想你大概已经见过他了,我的另一面,非常邪恶的一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现在还有一个办法能够阻止他。“

“我明白。”赫敏利落地打断了他。她有预感他接下来要说什么,而她,出于她自己的政治立场,无法帮助他,所以她必须打断他。

赫敏看着哈利,眼神有一点不易察觉的抱歉,“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前两天我和你,我是说我和‘他’聊过一次。“

这显然是哈利意料之外的。

“聊了什么……”

“关于你竞选部长的事。”赫敏轻轻吸了口气,“其实我觉得另外一个你跟我们也有相同的目标和追求。也许,你可以试着跟他共存?”

哈利闭上了嘴巴,他呆呆得看着她。

赫敏察觉到了他的情绪,解释说,“哈利,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也知道一切涉及灵魂的问题都非常的危险和复杂,我也不赞成你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哈利看着赫敏一开一合的嘴巴,却几乎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哈利?哈利!”

“啊,对不起。”

终于他回过神来。然后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对不起我要走了。”他站起来,低着头微笑,无法去迎向自己朋友的眼睛。

··········

哈利走在伦敦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抬头眯起眼睛看着天空,空茫的天空倒映在他碧色的眼睛里。

他忽然开始觉得眩晕。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他犯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愚蠢的接近于可笑的错误。


他一直那么拼命的想要维持着清醒和自我,那么拼命的忍受着灵魂被腐蚀的折磨,甚至已经做好了在迫不得已的时候选择死亡的准备。他简直就像是苦修者一样忍受着各种各样的痛苦活到现在。

然而赫敏的几句话却像是一盆冰水把他泼醒了。

也许没有人讨厌另外那个哈利·波特;也许他的朋友们更认同另外那个哈利·波特;也许另外那个哈利·波特才是聪明有力的领导者;也许另外那个哈利·波特真正能够把魔法界引向最光明的未来……

也许自己才是早该消失了的多余的哈利·波特。

也许该消失的是自己。


哈利觉得胸口一阵窒息,他捂着头慢慢蹲下来。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许多人担忧地看着他,但所有人都绕过他。

他孤独的把头埋在膝盖和臂弯里。


他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和迷惘。


在他看到希望的一刻,他发现希望的面前横亘着一条不见底的深渊。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哈利抬起头,看到德拉科弯腰站在他的身边。他脸色发白,气息不稳,似乎是赶来的匆忙,也许是已经找了他许久。


哈利猛地站起来,扑进他的怀里。死死的抓住他的衣领。

他们在路人惊愕的注视之下拥抱。


哈利紧紧的抓着德拉科。他在这一刻感到了恐惧。他害怕连德拉科也抛弃了他。他甚至没有勇气去问德拉科愿不愿意帮他,他害怕从德拉科那里得到和赫敏一样的答案。

“德拉科,我不想消失。”他说。“不要让我消失。”


————————————————————————————

上班时间码字……_(:з」∠)_

上周整个周都在加班,周六周日全没休息…………我也是醉了………………

反正我觉得大家也看得出来,已经到尾声了……

我觉得飞快的加快进度写完!!!!

评论(21)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