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31.5】

31.5



哈利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高脚杯。杯子里暗红色的液体随着他手腕的晃动而荡出优雅的弧度。

他的手指上戴着马尔福家的族戒,戒指偶尔和玻璃杯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也许他是故意的,以此来引起某个人的注意。

他脚边的长羊毛地摊上溅满了铁锈色的血迹。

哈利放下酒杯,拿起手边的《预言家日报》。看了一眼头版头条上印着的自己的名字和照片。

照片里的哈利优雅地站在霍格沃茨大礼堂,邓布利多曾经站过的那张桌子后面,得体亲切的微笑,而台下挤满了他狂热的追随者,他们大声呼喊着哈利波特的名字。


“我开始变得不那么讨厌政治了。”

红眼睛的青年微笑着说,同时抬头看向站在他背后的德拉科·马尔福。


后者冷冷的勾了勾嘴角不作回答。

那双灰色的眼睛里全无笑意。

  • ····


哈利·波特昨日在霍格沃茨进行了一次演讲。

演讲旨在缅怀在战争中逝去的英雄,但是这个演讲从中途就开始变味,听上去简直就像是哈利·波特的竞选宣言。

他号召魔法部改革和推动科技进步,言辞极具煽动力,最后年轻人和学生的欢呼简直把屋顶掀翻。

后来在接受《预言家日报》采访时,记者问起哈利是否会考虑竞选2003界的魔法部长。

哈利的眼睛在银框眼镜后面安静的微笑,盈盈绿光闪的记者头发晕。

他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说,他不想再把自己的家人师长和朋友生命换来的未来,交到别人手中。他说,他想要把邓布利多,斯内普和父母未竟的事业由他自己亲手完成。他说,自己总是在逃避责任,这一次他不想再逃避了。

这篇文章几乎被所有媒体转载。

人们激动而兴奋着谈论“哈利·波特时代”的到来。


····


演讲结束的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哈利正坐在一所贵族的高级会馆里品尝红酒,享受音乐,并且等待他的客人。不过他先等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戴着黑色帽兜的狼人突然通过壁炉闯了进来。

它在冲进房间的一瞬间完成了狼化,狰狞地亮着爪子和尖牙扑向了坐在沙发里的哈利。

哈利坐在扶手椅里,手里端着他的红酒。


他微笑。噢,瞧瞧我们的客人,一个完全狼人化的杀手?真是有趣。


然后这个家伙的下场可想而知。

他扑向哈利的一瞬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整个人怎么飞进来就怎么飞出去,重重撞翻了桌子,然后和桌子一起砸碎在壁炉的砖墙上。


哈利放下红酒,好整以暇拿出了自己的魔杖。他甚至都没有离开那个座椅,只是微微抬了抬手指尖。


他先是用密密麻麻说刀割咒弄毁了它的整张脸和嗓子,然后折断了它手脚的骨头。就像猫玩耗子一样,捕食者乐意玩弄它们濒死的猎物。

德拉科一直站在哈利的身后,眼睁睁看着那个红眼睛的青年想是在玩什么有趣的玩具一样,饶有兴致的,恶意的,面带微笑的折磨这这个狼人。


“我早就想试试这个了,”哈利说着,瞥了一眼德拉科,“我真的不舍得用在你身上,亲爱的。”

狼人的手臂被从指尖开始一点点的碾碎,“噗”的一声,仿佛在什么的重压之下变成一滩肉泥。

它凄惨的尖叫声响起来,却被禁锢在这个房间内部无法传到外面。

华丽的房间就像是地狱,鲜血飞溅,尖叫声让人胆寒。

一墙之隔,外面的侍者仍旧毫无知觉得来来往往,花厅里的女人仍旧在讨论哪一家美甲沙龙的手工更加精湛。阳光透过落地玻璃洒在地板上,金灿灿的一片温暖。鲜血在地板上慢慢扩散,有一小滩血液流到了阳光下面,闪着柔和的光。

窗外阳光明媚,德拉科感到了一丝寒冷。


哈利微笑着挥动魔杖,碾碎了狼人的整个右臂和右腿,猩红的血液四处飞溅,有几滴溅在哈利白皙的皮肤上,他去不以为意。


德拉科弯下腰,用手指轻轻把他脸上沾染的血迹抹掉。

“够了吧?”德拉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如果他说出雇主是谁就到此为止吧。”

“雇主?有那个必要么?”哈利挑起眉梢笑了一声,他走过去,从一堆碎肉和血渣里捡起一枚M公司出品的通信徽章。

“喂?喂?听得到吗?”哈利用皮鞋尖儿踩着狼人的脑袋,那家伙还活着,“您好,诺曼·万斯先生,听说您已经出院了?那还真是恭喜您,看来您恢复的不错。”


通讯器对面一片沉默。

“我知道您对我怀恨在心,”哈利看着天花板,愉悦笑着眨了眨眼睛,“我也为了令公子的事情而感到惋惜。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毕竟是你亲手把他开膛破肚的,不是么?噢,我还记得那时候那条火龙挣扎的有多厉害,我记得它似乎一直求救一样的看着您呢……”

通讯徽章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歇斯底里的吼叫:“够了!闭嘴!哈利波特!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然后那枚徽章就“噗”的一声爆裂成了好几块,冒着黑烟掉在地板上。

哈利忍不住笑出了声。

“噢,梅林,他把你的通讯器吼坏了。”哈利用眼角斜睨着德拉科,“诺曼·万斯可真有趣。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这么有意思?”

半死不活的狼人在哈利的脚边喘着气。

德拉科冷冷的抽出魔杖,在哈利的注视下,在狼人流血过多而死之前,对着狼人念出了阿瓦达索命。

绿色的光从杖尖飞出来,没入了那个可怜生物的身体,结束了它的痛苦。


德拉科将魔杖收回口袋,动作流畅而优雅。

他自己都有些震惊,震惊于自己的冷静。更加震惊于自己的冷血无情。他甚至都没有为这个人的死去而感到惋惜或是罪恶,就毫不在乎的夺走了一条生命。

他感到的只有麻木。

哈利挑着眉,用眼角着看德拉科。他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有说。


哈利从口袋里掏出怀表,重新在扶手椅里坐下,“我的客人大概快要到了。”

德拉科打了个响指,克利切战战兢兢地出现在扶手椅边上。

“主人?”

“把这个清理干净。”哈利说着,用眼神非常嫌弃地瞥了瞥地上那堆肉块。

是的,肉块。

很快就会腐烂发臭的肉块而已。


克利切颤颤巍巍看了一眼满地的碎肉渣,“清理?”

哈利厌恶的瞥了那个看起来蠢兮兮的家养小精灵,“怎么,还要我来教你?”

克利切立刻惊慌失措地飞快的摇头。他大步跑到尸体边上,也不知道它做了什么,只是“嗖”的一下,血迹和尸体连同克利切一起消失在了房间里。



  • ····


赫敏·格兰杰再也不是那个土里土气的学霸小姑娘了。

她会穿着意大利的手制高跟鞋,法国的高档订做西装,拿着欧洲这一季最流行的手包出现在各种社交场所上。赫敏有种独特的气质,总是能把这些充满了铜臭味的东西穿得高端洋气仙气十足,所以设计师们也爱她,很多大师甚至邀请她来做广告模特。

现在再没有人提那个什么《格兰杰修正案》,现在大家对她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她的穿着打扮,她和布雷斯·塞尔温的绯闻,或者其他某个某国政要,某国纯血王子之间的暧昧八卦新闻上。

从前格兰杰把这些当做负累,现在她把它们当成筹码。

当她走进会馆时,她微笑着和花厅里正在喝High Tea的几位夫人热络得打招呼,仿佛彼此是什么亲密无间的好友。其实根本没见过几面。

当她被侍者引进了包间的时候,她听到哈利正在笑眯眯的跟德拉科说话。

他说,“说实在的,我真希望他们多派点人来行刺什么的,要知道,我每天都非常无聊。”


赫敏的脚步顿了一顿。

侍者非常识趣的退出去,并且把门关好。


赫敏一直都是个敏感的姑娘。更何况她是哈利最亲密的朋友。她不可能没有看出来这一星期哈利的异常。

所以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走过去给哈利一个拥抱,她也没有立刻冲过去追问有关“行刺”的事情,她只是保持着优雅的步态走过去,以公式化贵族化的礼节和哈利打招呼。

不过哈利倒是是非热情的站了起来,走过去给赫敏一个拥抱。

“你看起来不错。”哈利微笑着说,并且亲自替她拉了椅子让她入座。

赫敏在哈利不注意时,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德拉科。结果对方用一双死鱼眼毫无反应地看着她。


赫敏气闷,不过也不能表现出什么,只好自己开口询问,“哈利,今天约我有事?”

哈利眨着眼睛,“并没有。只是很久不见了,非常想你。”

他眯起眼睛,微笑时唇红齿白,赫敏却觉得背后森森的发冷。

赫敏用更加疑问的目光瞥德拉科。

哈利于是也侧头看着德拉科,很无辜地问,“同学聚会而已,这莫非很奇怪?”

德拉科看着他,僵硬地抬了抬嘴角,“也许吧。”


哈利一只手托着下巴,兴致勃勃询问起赫敏的近况,还有她最近在魔法部的工作。两个人很寻常地聊了半天,哈利突然突兀地问,“你最近有听到关于罗恩的消息么?”


赫敏挑了一下眉梢。

然后她镇定自若地微笑,“并没有。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过了。”

“噢,”哈利惋惜地看着她,“听说罗恩准备结婚了,和拉文德·布朗。”

赫敏的笑容突兀得消失在嘴角。

她不得不拿出面对媒体记者时的态度面对哈利。她努力保持着面部表情尽量自然,用平淡无奇的语气回答,“是么?那要恭喜他了。”

哈利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之后,突然笑开了,似乎是满足于欣赏她的尴尬。

他突然长长叹了口气,用夸张的语气说,“赫敏,其实上学的时候我就觉得罗恩根本不适合你。他远不如你优秀,而且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也只有拉文德那个没脑子的傻姑娘才会把他当成神一样崇拜。大概他们真是天生一对。”


赫敏看着哈利。

她表面上淡定自若,但说实在的,她现在简直震惊哑口无言。

不过幸好哈利仍旧滔滔不绝,“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布雷斯,我觉得布雷斯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而且他能给你的助力要大得多。他们家的人太傻了。我是说韦斯莱家。”

“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傻么?为了魔法界出生入死,失去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最后却什么也没得到。罗恩·韦斯莱放着大好的傲罗部长不做,却要去古灵阁给妖精打工。简直可笑。”


赫敏僵硬地勾了勾嘴角。

她想微笑,但是最后只能扯出来一个扭曲的嘴角抽搐的表情。


“对了,”哈利突然转换了话题,“你看了今天的报纸么?《预言家日报》对我的专访。”

赫敏定了定神。

她吸了一口气,抬了抬嘴角,“看了。”

“噢,”哈利露出满意的微笑,“你有兴趣加入么?”

赫敏表情空白了一秒,因为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她何其聪明,几乎一秒钟就明白哈利到底想说什么。


“你真的打算竞选?!”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是的,”哈利满意于她的一点就透,他手里晃着红酒杯,“我的竞选团队需要法律顾问,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年轻,美丽,比任何人都聪明,充满了争议性和话题性,同时又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赫敏看着哈利的眼睛,试图从那银丝眼镜后面的眸子里看出些倪端。

可是那张微笑着的脸简直如同一张面具一样坚不可摧。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哈利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与其说变了,倒不如说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相反的人。


赫敏刚想开口,恰巧墙角的座钟发出了报时的钟声。 

“噢,天呐,已经三点了么?我竟然没有注意到。真是糟糕。我约了议长一起玩‘室内乐’。抱歉了赫敏,今天我先告辞了,具体的事宜明天到我的办公室里详谈吧。”

他说完,干净利落的起身,退席,走向壁炉,然后消失在火焰里。

可怜的赫敏根本没反应过来,连个与他告别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


当哈利的背影消失在壁炉里五秒之后,赫敏才慢慢扭回头,她瞪大眼睛,对德拉科一字一句说,“马尔福,哈,利,疯,了,吗?!”

德拉科疲惫地靠在椅子里,端起桌上的红酒像闷啤酒一般一饮而尽。

“格兰杰小姐,我想如果你没瞎的话,应该看得出来。没错,他疯了。”德拉科重重把酒杯按在桌上,然后拿起酒瓶重新给自己添满。


赫敏猛地双手重重的拍桌站了起来,“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德拉科抬起灰得几乎透明的眼镜,冷漠地看着她,“为什么要问我?难道你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是哈利·波特最亲密的朋友和战友么?”


“我……”赫敏语塞。

“他是你的朋友,可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却丁点都不知道。我猜你大概根本就没察觉到伏地魔死后,哈利的灵魂一直在被伏地魔的魂片腐蚀吧?你大概根本没想过哈利强大的魔力是以什么为代价得到的。”他灰蓝色的眼镜冷冰冰的看着她,带着淡淡的讥诮和嘲讽,“让我猜猜,哈利痛不欲生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忙着跟红毛鼬鼠拍拖?”


赫敏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精致的妆容都无法遮掩她突然黯淡的眼睛和发白的脸色。“我……”


德拉科恶狠狠的盯着赫敏几秒之后,突然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他自残一样用地揉了揉眉心,靠进椅背里,“他的灵魂被黑魔法侵蚀的非常严重,一直以来他都在以极端的手段拼命抵抗,但是现在……你也看到了,他失败了。”


赫敏双腿发软地坐回椅子里,“天哪……”她把脸埋在手指里。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自语。

她竟然一直以为哈利过得很好。她怎么会这样想?

她早就该发觉失去了西里斯,邓布利多和金妮的哈利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她竟然以为他能够从那些悲伤和诀别里走出来。

他是哈利,他是救世主,他永远都是最坚强的那一个,他永远都是被依赖被倚靠的那一个。

因为哈利从来都不会求救,所以他们都理所应当的以为他不需要帮助。

他们都错了。大错特错。 


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了。他们可以依靠的邓布利多斯内普已经不在了。一切都晚了。




片刻之后,赫敏把脸从手指中间抬起来。她给自己的脸施了一个清洁咒,把花掉的眼线和睫毛膏恢复原状。

她吸了一口气,用冷静的语调说,“我会加入他的竞选团队。不管怎样,他也是哈利。”


德拉科抬起眼睛,冰灰色的眼睛里遮不住的愕然。 

她刚才说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赫敏盯着他,“他是哈利的阴暗面,对吗?他也是哈利的一部分,对吗?”


德拉科瞪着她的眼睛,他感到无由的愤怒。

这个愚蠢的麻瓜种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怎么可能是哈利!他不是!是这个家伙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哈利!是他一直以来折磨着哈利!

哈利怎么可能如此的残忍恶毒冷血。

他不是!


德拉科瞪着赫敏,但是终究,他竟然无法理直气壮的反驳。


赫敏看着德拉科苍白的脸和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浅的银色眸子,微微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么,其实我小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哈利遭到那样的对待仍旧不会憎恨。”

“那样的对待?”德拉科皱眉,“你指什么?”

赫敏微微睁大了眼睛,“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一点,哈利不肯对我多说。”


“哈利11岁以前根本不知道有巫师界,他的姨夫姨妈把他当成怪胎,让他睡在碗橱里,有时候整日整日把他锁在里面。他的表哥是个小混蛋,他欺负哈利,让哈利在学校里一个朋友也没有。我刚碰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还有很多伤疤,好像都是被他姨夫打出来的。而且,他们侮辱哈利的父母。”赫敏现在说起来这事儿,仍旧有些义愤填膺。

“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憎恨麻瓜。说不定,我也会恨邓布利多,恨邓布利多把哈利交给那一家人渣抚养。你不觉得奇怪吗?哈利明明拯救了整个巫师界,十一年来却从没有一个人在乎过他。”

赫敏说到这里摇了摇头,“甚至,在最后,邓布利多明明知道哈利也是魂器之一……”

赫敏没有说下去,但是他们都明白。

邓布利多曾经算计过哈利的死亡。为了最终的胜利,老家伙也不在意再牺牲哈利一次。反正他也已经牺牲了够多的人了。

“是的。”德拉科闭了闭眼睛,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理由憎恨。”

“也许,他的心底一直有一个伏地魔,是黑魔法和灵魂碎片唤醒了那个他。”赫敏站了起来。

“我已经做了决定。”她说,“如果他所作的一切是为了魔法界的未来,那么我就会站在他这一边支持他。”


德拉科突然觉得一种深沉的无力。

“即使是一个这样的哈利·波特?”


她说,“是的。”


德拉科冷笑着疲惫的摇了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等于支持了一个新的伏地魔。”

赫敏微笑,“如果到时候他的理念与我背道而驰,我会阻止他。”


德拉科抬头看着这个漂亮的格兰芬多,他突然觉得茫然,突然觉得仿佛站在悬崖边,找不到前路。

“赫敏·格兰杰,你难道不想让以前的哈利回来吗?你就要放任这样的一个——哈利·波特占据他的身体吗?”


赫敏抿了抿嘴角。“是的,没错。他会比以前的哈利更加果断和直接。我需要他。” 

“这是我的抉择。我知道我不配做哈利的朋友,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政客。相比于我的政治理想,我和哈利的友谊并不在第一顺位。”赫敏看着德拉科,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悲伤,“对不起。”



———————————————————


PS: _(:з」∠)_实在太忙了。。。。。。。而且这周忙着写KINGSMAN了。。囧。。。。。。又变成了周更……

PS2:看到了超蝙的电影预告,整个人都燃了起来,YOOOOOO,DC终于爆发了,终于上超蝠CP和MARVEL叫板了!!开心啊啊啊!!!!!!

评论(21)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