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29】

29


德拉科了解哈利。

比哈利想象中要更加了解,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了解。

在德拉科被哈利耍得团团转了两年之后——其间他可谓是受尽身心折磨——他终于在一个峰回路转的机会中拿到了主动权。虽然他用了摄魂取念,手段有些卑鄙,但是他终于弄清楚伟大的圣人救世主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

德拉科有时候真的哭笑不得。哈利作为恋爱对象作为情人真是糟糕透顶,口是心非并且反复无常。如果不是看了哈利的思想,他真的永远不会知道:哈利真是爱自己爱惨了。

爱情是场战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德拉科早就发现了哈利的异常。

虽然那个笨蛋绿眼睛在他面前装得若无其事,假装很有精神地跟他一起吃饭聊天,但是德拉科却是眼看着他一天一天的消瘦,精神一天比一天差。德拉科比哈利自己更加了解哈利的身体。哈利是不是没好好吃饭,是不是没有睡足觉,是不是过度劳累,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他发现哈利的头疼又开始重犯,甚至加剧。他知道哈利有时候疼得受不了,甚至会偷偷躲在厕所里不停的干呕。

他也发现哈利会整晚整晚不睡觉,因为缺乏睡眠,他经常体温低的吓人,即使德拉科把他一直抱在怀里也暖不过来。

他发现哈利的味觉开始失常。他看到哈利一勺一勺机械地拼命咽着盘子里的东西,明明难受的要命,为了不让他担心,还是使劲地把食物往下咽。

有一次,德拉科故意把一杯放了很多糖的柠檬茶递给他,然后说今天的茶很酸。结果哈利喝了一口,竟然笑着赞同他。

德拉科笑而不语,其实他气得发疯。

如果不是因为在商场政界久经考验,他几乎压抑不住立刻跳起来逼问哈利的冲动。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应该拿链子把哈利波特栓在自己的床头,让他学会怎么依赖自己。

哈利明明答应过他,不向他撒谎,不向他隐瞒。但这家伙说过的话从来不算数。出了事,还是只会一个人硬扛,似乎永远都不长记性,学不乖。

 

德拉科无数次恨不得跟哈利大吵一架。恨不得撬开那家伙的脑子,把他脑袋里那些不对的筋都给拧正。但是他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配合着哈利演戏。

德拉科最近老是要给自己灌几大杯柚子水来消火。

他在等。

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等着哈利自己意识到他的错误,等到哈利主动缴械投降。

这个机会来的很快。比德拉科想象中要快。

 
 

  •   

  • ···

 

哈利不安地看着时间。他在等。等着德拉科。他木然地坐在沙发里,看着壁炉里熊熊的焰火。

他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他必须在一切不可收拾之前解决好一切。这一切里,德拉科摆在首位。

哈利几乎每天都在后悔。

为什么那时候要开始?如果不开始,就不会有分别时刻的痛苦。

哈利太了解这种失去的痛苦了。他不想让德拉科也尝到那样的滋味。


当壁炉里突然腾起绿色的火苗时,他不由自主惊慌地站了起来。

 

德拉科从壁炉里迈出来,一如既往风尘仆仆,手里还提着一个精致的糕点盒子。

 

德拉科把盒子递给克利切,然后脱掉风衣外套,走向站着发愣的哈利。

 德拉科弯下腰拥抱了一下哈利,吻了吻他的脸颊,“又快到圣诞节了,美国人简直疯了,到处都是圣诞打折的宣传海报。我今天买了圣诞老人的纸杯蛋糕,圣诞期间特供。要不要尝尝?” 
 

哈利看着德拉科走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下意识的想接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吃甜食。你总是吃这么多甜品,像个孩子一样。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他有其他的,更重要的,不得不说的话,要告诉德拉科。


他知道突然说出来这些有多么的生硬,可是他已经不能再等了。

“德拉科……”


德拉科刚把从克利切手里接过红茶。他渴得要命,灌了一大口之后才回过头,看到哈利仍旧愣愣的站在原地,脸色惨白。

“嗯?”德拉科微笑着走过去,抬手想去摸摸哈利清瘦的脸。

但是哈利却躲开了他的手。


德拉科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手,他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把手放回裤子口袋里,柔声问,“怎么了?”

 

哈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他咽了口唾沫,“我有话想对你说。”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脸色,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

他在沙发里坐下,冷静地开口,“坐下说吧。”

 

哈利在沙发里坐好。

他手肘撑着膝盖,两只手的手指交缠在一起,显得十分局促不安。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已经在心里演练了不知道几百次了,他现在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他心脏跳得很快,快到让眼前有些发黑。

“德拉科。”

“我觉得……我考虑了很多。”

“你看,我们现在的身份都很……敏感,如果我们俩的关系曝光……一定会很难堪。我是说……你的家族……之前我和纳西莎也谈过……”

 

德拉科冷冷的看着口不择言的哈利,平静地回答,“你不用在意我家族的问题,我会处理好。”

 

哈利慌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飞快的挪开了视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在抱怨,这和纳西莎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怎么了?”德拉科凑近了他一点,弯下腰去追逐他的视线。

哈利扭开头。

他闭上眼睛,他沉默了几秒,咬了咬牙,“分开吧,德拉科。我觉得压力太大了,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痛苦。”

 “我们之前的一切……只是……” 


他想说只是一时冲动。

只是,一时的迷惑。

 只是, 一时的……错误。 

但是他说不出口。

他没想到只是几个简单的词竟然那么的痛苦。痛苦的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德拉科静静注视了哈利一会儿。

 

哈利觉得这一刻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这一刻桌上的沙漏几乎停止了流动。

他害怕。又隐隐约约的有些期待。

他想得到德拉科怎样的回答?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想的。


不知多久之后,他听到德拉科平静如水的声音,“好。”

 

他说。好。

 

····

 

等哈利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茫然地抬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德拉科已经走了。

他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又失神了。


这次是结束了吧。

真的结束了吧?

 

哈利愣愣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

他低下头,一滴泪水毫无预警地打在手背上,重重的溅开成一个小小的水花。

 

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哈利揉了揉眼睛,无声地笑。

这是为了他好。为了我们两个人好。

这样很好。这样才是正确的。

他轻轻喘了一口气,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 

 
 

·····

克利切给哈利端上晚餐,哈利对他微笑着说谢谢,但是克利切却恐惧地躲开了。

哈利意识到自己的魔力有些失控。小精灵对魔力非常敏感,克利切能感受到哈利身上弥漫着的黑暗气息,黑暗得让它发抖。


哈利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他用力摇了摇头,脑子里却突然充满了强烈的,耳鸣带来的噪音。

他召唤来止痛药,刚往手心里倒了一小把准备吞下去,突然听到克利切惊喜的声音。

“马尔福少爷!”

 

哈利愕然地回头,看到德拉科从壁炉里神色如常的走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大箱行李。

哈利吓得手一抖,小药片掉了一桌子。

“你怎么来了。”哈利站起来,声音因为紧张都有些发抖。

德拉科扬了扬眉梢,“我为什么不能来?我记得我还有一半布莱克家的血统不是么?我记得好像有谁说过我拥有这里的使用权?”

“我是说……”

德拉科打断了他,“我不是来找你的。我和魔法部有一个合作项目要谈,大概要在伦敦呆上几天。纳西莎去了纽约,她现在是Malfoy集团的全权代表。我是可以住回马尔福庄园,但是我在这里住的比较习惯。就算我们分手了,至少还是朋友吧?”德拉科勾了勾嘴角,笑得云淡风轻,“你不至于会把我赶出去吧,哈利?”

 

哈利努力听着德拉科所说的话。他的耳鸣让他现在听声音有些吃力。

当他明白过来德拉科在说什么的时候,他下意识拒绝,“我觉得……还是……”

“我都说了只是朋友,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难道是你心里有鬼么?”德拉科冰冷微笑着打断了哈利,口气强硬。

 “你隐瞒了什么吗?” 


哈利睁大了眼睛。

随后他飞快微笑了一下,“怎么会。你随意吧。”

 

德拉科看着哈利匆忙地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逃上了楼梯,并且锁上了卧室的门。


德拉科无奈的叹气。

·····

 

德拉科用了一天的时间布置好纽约的一切事宜。

他说服了纳西莎暂且管理公司,同时决定利用麻瓜的视频系统来监控研究的进程。国际魔法部那边他也已经申请了调令,他希望调回伦敦任职。M公司的伦敦分部也在筹划当中。

现在对他来说,哈利·波特的一切问题才是头等大事。

无论如何纽约和伦敦之间的距离问题他必须解决掉。


不过显然,哈利波特也不是好对付的。 

在德拉科回到伦敦的前三天里,哈利这个笨蛋竟然整日整日的不回家。

德拉科被气得头疼,却无可奈何。

这个笨蛋以为躲过这两天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休想。

你,休,想。

看我们谁能耗过谁。

德拉科·马尔福终日恶狠狠的磨牙。 

结果,在他守株待兔的第四天,德拉科却莫名碰上了一个让他想不到的人——卢娜·洛夫古德。

金发姑娘穿着一身熊皮——好像是真的熊皮,帽子上还有俩耳朵——出现在哈利家的门口。

她看着开门的德拉科,眨了眨碧色的大眼睛说,“噢,你好德拉科。”

德拉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他记得这个姑娘,拉文克劳的小疯子。德拉科本来就一身怨气再加上对方是个路数不明来找哈利的姑娘,他更加没什么好气。

“什么事。”

卢娜歪着头看他,“你和哈利同居了?”

德拉科皱着眉头。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小疯子意味深长点了点头,“你现在仍旧是哈利的主治医生?”

德拉科挑了挑眉梢,“我曾经是他的私人医生,不过那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

“噢,”卢娜点了点头,“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和我探讨一下哈利的病情。无论是作为伴侣还是作为医生。”

德拉科有些吃惊。

他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突然想起去年哈利过生日的时候,卢娜写了一篇奇怪的论文和许多有关古代魔文的资料当作礼物寄给哈利。

德拉科做出邀请的手势,“当然,请进。”

 ····· 
 

卢娜上下左右前后打量了一番格里莫广场12号的客厅,然后才在沙发里飘飘然坐下来。

她看着德拉科,问,“你感觉到了吗?”

德拉科扬眉。

“黑暗的气息。”卢娜用带着熊皮手套的双手划出一个圈。

 德拉科觉得卢娜很像那个招摇撞骗的斯特劳妮。 
 

德拉科在她对面坐下,尽量保持他的耐心,“你说……你了解哈利的病情?”

卢娜脱下她的熊皮帽子,点点头,“是的,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通信,讨论古代魔法和魂器之类的问题。” 

“这些年来?”德拉科抬高了眉毛。这件事他从来没听哈利提起过。德拉科揉了揉鼻梁,觉得自己胃酸翻涌。

“是的,我刚从俄罗斯回来。再此之前我去中国研究了僵尸,在那之前,我去埃及研究了木乃伊。因为我觉得这些长生不死的古魔法之间都有一些联系。”

 “所以说……你的研究结论是什么?”

卢娜喝了一口茶,“唔。没有什么结论。”

“没有?”德拉科愣了愣,然后笑了一声,“问题,过程,结论。没有结论,那么这些年你都在忙什么?”

卢娜似乎没听出德拉科的嘲讽,她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哈利不许我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噢?是么?”

德拉科看着她,面带微笑。但是他已经磨着牙开始考虑要不要弄晕了这丫头然后摄魂取念了。

卢娜认真点了点头,“但是我认为还是告诉你比较好。因为,我觉得哈利好像不打算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卢娜看了看天花板,“说真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

 德拉科冷冰冰勾勾嘴角,“有没有解决办法还不一定,我希望你能把实情告诉我。哈利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他怕我担心,但是我想帮他,尽我所能的帮他。” 
 

卢娜盯着德拉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

“噢……你喜欢他。”

德拉科愣了愣,有点无奈地笑了。

“对。”

“是的,你们是伴侣。”卢娜说着,摘下了她的熊皮手套,露出一双干枯苍白的手指。

“魔法本身并无正义或者邪恶之分。黑魔法之所以被界定为黑暗,是因为它会腐蚀人类的灵魂。虽然如此,它仍旧充满了诱惑力,因为它能够让人的力量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巅峰。”卢娜动了动她的手指,“就像伏地魔,魂器让他拥有了近乎神一般的魔力,让他长生不死,但也让他残忍凶暴,失去了理性。”

“我曾经试着作过一个魂器,为了做研究,”卢娜指着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我用鸡的生命做了祭祀,但是魔法反噬了,于是我的手变成了这样。”她歪了歪头,看着自己干巴巴的手指。

“我已经把代价减小到了最小,只是一双手。而哈利,他获得了伏地魔的力量,黑暗的力量,他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德拉科用力咬了一下嘴唇,“你是说……他的灵魂?”

卢娜点了点头。

德拉科曾经花了大把的时间去研究魂器和魔法环流之间的关系。其实从他之前的研究结果,他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样的结果。


自从战后,哈利就总是在头疼,心口疼,如果他情绪波动,这种疼痛就会加剧。这是负面情绪,比如痛苦愤怒憎恨,和伏地魔留下的黑暗魔力之间的共鸣。

伏地魔的魔力通过魔法环流,逐渐的在渗透着腐蚀着哈利的灵魂。


德拉科曾经在哈利潜意识层里看到的,那个被折磨的千疮百孔的灵魂,是哈利灵魂最后的抵抗。

他的灵魂对他说过,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已经是极限了。


“他可能会变成下一个黑魔王。”卢娜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而哈利自己无能为力。他的理智会一点一点消亡殆尽。”

德拉科沉沉叹了口气,“他说过打算怎么做么?”

卢娜摇了摇头,“不过,我猜得到他会怎么做。你呢?”卢娜说着,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德拉科冷笑了一下,用力地握紧了拳。

“是啊,的确猜得到。伟大的圣人波特。”

 
 ——————————————————————————

这两天在搬家,累得我半残半残的…………

我还以为找房子很好找呢…………我太天真了…………_(:з」∠)_

看来要完结什么的只是我在做梦…………嘤嘤嘤…………

【下章肥嘟嘟一大盆红烧肉】_(:з」∠)_

———————————【招募】—————————————

招募PS大手!!!!!!!!

做封面设计/ 书模/ 开宣海报!!!!!!!!!!!!!!!!!

设计大手你们在哪里!!!!!!!!!!!!!!!!!!!!!!

详谈求私信!!!!!!!!!!!!!!!!!!!!!!!!!!

 
 


评论(21)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