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番外1.1}

《红》Act 03.

 

如果人有灵魂,那灵魂大概是一团欲望的火焰,欲望不满令人痛苦,欲望得到满足就会觉得无聊,人类就在灵魂的驱使之下,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来回摇摆。

  

 

不满会让人发疯。同样,无聊也会让人发疯。


黄少天穿着白大褂牛仔裤走进教学楼,手臂里夹着一叠资料和点名册,口罩吊在一只耳朵上,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耳机。

他抬手比了一个OK,不远处叶修拿起喇叭,“今天下午这段慢慢来不要急,我们有时间。这一场走两镜就好了,争取一遍过。”

黄少天碎碎念看天,“说不急还要一遍过。”


——《红》,第七场,第一镜,第一次。

吕一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梯,有面熟的师妹路过,笑眯眯跟他打招呼,“吕师兄好啊,今天又帮孙教授代课啊?”

黄少天摊手,一脸苦恼,“没办法啊,上级指示,不得不从。”

“什么课啊?”

“系统解剖学。”

“哎呀那可真的有的受了。”

“可不嘛,我们孙总最不疼的就是我了,什么脏活累活都扔给我。”

画面一转,修长白皙的手指拉开了一扇沉重的铁门,一股刺鼻的甲醛味扑面而来,熏得站在前面的几个学生赶紧捂起了口鼻。

吕一对着门外一群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的学生说,“来,五人一组,台子边上站好。”

他说着,走到正方形的水泥储尸池旁边。池子里边的福尔马林水泛着黄,乌油油的一层,让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只能看到几个浮起来的后脚跟,手指骨,还有一片一片不知道是什么部位白花花的肉。

吕一带上塑胶手套,“来,过来几个力气大的,戴上手套,拿好担架。”

吕一说着拿起沉尸池旁边的铁钩,随手勾了一个尸体过来,然后灵巧地三两下把尸体拽上来,让那几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学生把尸体抬上了讲桌前面横着的解剖台。

那几个学生抬地气喘吁吁,外加被尸体熏得一阵阵干呕,吕一在一边看一边嘲讽,“你们几个怎么跟个姑娘家似得柔弱?这可不行啊。来换一组抬,我们今天只用三具,多了咱学校可负担不起。”吕一说着,动手开始捞第二具尸体,“大家互相谦让,到时候各个部位平分一下。”

平分的言论惹得台下的学生们议论了一会,吕一也不着急,看着学生们笨手笨脚地捞尸体,自己在一边慢条斯理整理着自己的手术刀。

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害怕的女生举手,“老师,尸体不是都应该在冰柜里头嘛?为什么在池子里啊,怪吓人的。”

“复温啊,不解冻你怎么能切得动?”

有学生低声交头接耳,“我怎么听说别的班上课都是冰柜里拉出来的…”

“听说有的解剖课老师喜欢吓学生。”


又一个女生举手,“老师我听说别的班上课,都要先对尸体默哀,以表示尊敬。咱们不默哀吗?”

吕一并没有带口罩,口罩还是晃荡着挂在一边的耳朵上。他勾了勾嘴角,微笑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邪气,“是该尊敬,人家死了之后还愿意让你们拿刀子瞎划拉,生前勇气可嘉。换做是我,死都不敢捐献。你们做的时候认真一些,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尊敬了。”

尸体分配好之后,吕一做了基本操作的示范,然后开始在投影机里播放教学影片,一边命令学生自行操作。

吕一拿着点名册开始满教室转悠。

“理论知识学了这么久了,你这个手法是跟谁学的啊?新东方厨师学校?你切菜呢?”

“哎呦我的哥,你敢不敢把桌上的油清理一下再继续?都流到地上了,你不嫌脏吗?”

“你叫什么?你下刀手法还可以,注意点剥离的时候别切断神经。”

吕一晃悠了几圈之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高声对所有人说道,“另外我说一句,别让我知道有人在这个房间里拍照,特别是自拍。让我发现了,哼哼,你们等着瞧。”

吕一说着,手指间的手术刀明晃晃得指向台下一众人等。

底下的同学们都被福尔马林熏得睁不开眼,眼泪鼻涕横流着对他连连点头。

吕一说完,拿起电话走向了门外。

“喂?赵师兄?什么风把您来吹来了?”


黄少天扮演的吕一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本硕博八年连读,现在已经读到了第七年,目前每天忙着实习,代课和做研究。

黄少天一直都想演个医生。白大褂,无菌口罩,塑胶手套,解剖刀,帅的要命。这个角色他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就爱得不得了,可是叶秋的电影酬劳是出了名的低,为了拿到这个角色,魏琛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帮黄少天说服公司。

一拍完这个场景,黄少天就屁颠屁颠就拿起手机对着一池子尸体道具噼里啪啦自拍。

叶修有点忍无可忍,“你幼稚不幼稚?”

“这道具做得贼真诶,”黄少天拿起一条腿在手里掂量,“还怪沉的呢。你看这效果,简直跟真的似得。喂,老叶,你不是说没钱嘛,做道具倒是挺舍得花的。做这堆道具你花了多少啊?”

叶修忽然冷笑了一下,然后半真半假说,“我都花钱租了教学楼了,难道我就不能花钱买几具尸体?”

“卧槽,”黄少天被吓得手抖了一下,尸体碎块“噗通”一声掉进池子里,溅了他一袖子黄水。然后他突然回过神来,“不对不对,这池子里水都是假的,又不是福尔马林,肯定不能拿来泡真尸体,再说医院也不可能卖你真尸体。老叶你别吓我好不好!”

叶修冷笑,“谁叫你傻。”

“是这道具做得太真了好吗!”黄少天忍不住反驳,“跟真的似的。”

吴雪峰忍不住笑,“他也就是不舍得付你们工资,道具服装设备什么时候省过?”

“啧。叶扒皮。”

叶修背着手臂哼着歌走远。


《红》Act 04.

下一场戏是张新杰和韩文清的对手戏。

如果现在大家再拿《红》出来看,会发现这部电影里头出现的很多走马观花一般的配角,现在都成了业内知名电影人。不光有因《红》而走红的周泽楷,里面跟随韩文清一同参演,饰演法医的张新杰。

叶氏的剧组一直以来被成为电影界的黄埔军校,真的不是没道理。


霸图素来跟嘉世不对付,这两家公司也不知道从哪年开始对立,一直以来水火不容,每次票房上都争得你死我活。

叶秋这次竟然请到了韩文清来担任角色,而且还是半友情出演,简直让业内大佬们大跌眼镜。

真是看不透,这两个人到底是处的好还是不好,关系成迷。

韩文清力排众议演叶秋的电影当然也有自己的考量。

今年霸图挖到了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张新杰,年轻有才气卖相好,难得的是脚踏实地,而且脑络清奇。这两年跟叶秋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韩文清是发现了,霸图现在紧缺的就是张新杰这样的人才。在叶秋的剧组里面,一边探查敌情,一边让张新杰观察学习增强自实力,韩文清怎么都觉得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搞不好今年是霸图最有希望打败嘉世的一年。

当时叶秋打电话来找韩文清参演的时候,张新杰就是韩文清提出来的一个附带条件。

韩文清听到叶秋报出的加码的时候,差点都气笑了,“你给这点钱也好意思找我?”

“哎呀,老韩啊,你也知道我们公司不比你们公司。你老板被你治得服服贴贴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我这边的困难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你们今年拍新戏的时候,我把苏沐橙借你们?”

叶修一边叹气一边装可怜,可惜对面的韩文清完全不吃这一套。

叶秋这家伙把霸图当什么了?!还借苏沐橙?!亏他想的出来。

韩文清听完差点没把手里的饮料罐给捏爆了。

叶修见韩文清不为所动,“那不然我今年帮你们改改剧本?或者给你们当个监制?免费行不?”

“算了。”韩文清在电话那头沉沉叹了口气,叶秋在电话里头低声下气说到这个份上,他也明白对方应该是真的困难。

“我带个人一起进组。我那个角色的副手法医角色给他。”

“谁呀?”

“问这么多干嘛!说了你也不认识!”


张新杰的角色姓赵,是重案组组长韩啸的同事。说白了韩啸这个角色根本就是按照韩文清的形象来写的,脾气差,为人严肃,气质与其说像个刑警不如说像个黑社会老大,咄咄逼人又十分自制。

张新杰在看剧本的时候,脑内一直就会浮现韩文清的脸,每每也在感叹叶修对于人物塑造的到位。


教学楼租了一下午,附赠一晚上。晚上的时间当然不能浪费,反正我们叶导就是出了名的抠。

楼里面的停尸间已经被布置成拍摄所用的法医实验室外加重案组办公室。

韩文清穿着制服站在灯光下面的时候,惹得剧组的小姑娘都一阵阵抽气。

——果然韩队就是适合制服啊,看这肌肉线条,看这两米长的腿。

——简直帅到没谱,雄性荷尔蒙爆棚有没有?

——有有有。想给韩队生猴子。


“赵柯,验尸结果。”

张新杰转过身从转椅里站起来,将几张放大的照片和分析报告递给韩文清,“凶器是剪刀,但是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处小的割伤,基本上可以认定与之前的案件使用同一型号手术刀所为,这样看来很可能和四年前4.11凶案的凶手为同一人。”

韩文清看着报告,神色越来越阴沉,“已经是第七个人了……这两年这家伙动手越来越频繁了。”

四年前,本市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死者死于多处割伤造成的大出血,本来是当作逞凶杀人处理,然而在紧接着的几年里,类似的受害者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才引起了高度重视,被认定为系列杀人案,案件也被移交给了重案组。

连环杀手最难侦破的原因在于,被害人与受害者之前没有直接的关系,凶手可能是随机挑选陌生人下手。而且本案的杀手作案时间十分不确定,几乎没有规律可寻,无法预料下一个受害者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血迹和指纹依旧都处理的很干净。案犯将被害人捆绑在按摩床上,在被害人清醒的状态下连刺了四十九刀。”

“死因?”

“动脉破裂造成的大出血。”

案发现场十分血腥,被害人像是一个被放空了血的皮囊,干巴巴地躺在按摩床上。满屋都是半干的粘稠血迹和刺鼻的血腥味。

“剪刀造成的伤口全都选在了不会致命不易大出血的部位,”韩文清冷哼了一声,“又想通过这种拙劣的伪装,来假装成业余人士?案犯熟知人体结构,知道怎么样可以简单的置人于死地。他故意延长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就是为了满足虐杀的欲望。这个人已经越来越疯狂了。”

“案犯在离开之前割断了捆绑被害人的绳子,并且将绳子带走了。应该是在那时候划破了受害人的皮肤,从伤口创面来看,很近似18号手术刀。”

“重点排查的对象还是要放在外科医生和医学院学生身上……”

“另外,从现场痕迹来看,犯案的很可能是两个人。”

“是么?”韩文清皱眉,“我始终觉得凶手就是一个人。他下手的动作实在看不出来分工合作。”

“脚印是两个人的。有没有可能一个人实行杀害,另外一个专业人员处理现场?”

韩文清看着现场照片,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连环杀手,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下,才会合作犯案。我看不到这个人有任何需要他人帮助的必要,他实在太专业了。”

“凶器呢?”

“没有找到。”

韩文清狠狠扔下了那叠资料,他抬头看着不远处墙上订满了的各个受害人和案发现场的照片,咬牙低声道,“目前只能从被害人之间的关联下手了。要先搞清楚他是怎么选定自己的作案目标的。可恶,这次一定要抓到他……”


——————————————————————————

#写着写着感觉变成了恐怖片

#解剖课纯属胡诌

#一写起电影情节就开始废话连篇,这一章小周都不见了呢——嗯嗯嗯嗯呢????


评论(22)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