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31}

>>>Chapter. 31

>>对方不想理你,并且朝你扔了一把狗粮


金像奖之后,周帝持续着他的霸屏之路。

周泽楷表情包火了,只见影帝高冷地盯着镜头,眉头微皱,嘴唇微张,然后旁边配着各式各样花里胡哨的旁白:

——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永远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凡人;

——杂修/辣鸡/裤字/愚蠢/贱民……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且朝你扔了一座金像奖。

江波涛翻着微博,整个人已经很淡定了,时不时看到有趣的表情包还会顺手点个赞。

刚得知周泽楷和叶修这桩事情的时候,江波涛那段时间简直是爆炸的,每天战战兢兢提心吊胆,一边要掩藏真相,一边想着怎么向老板解释怎么向投资人解释怎么向广告赞助商解释怎么向粉丝团解释。

然后这件事情爆发,江波涛每天都走钢丝似的胆战心惊,生怕一个闪失让周泽楷名誉不保。他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亲自指挥公关团队,想方设法把言论往温和的方向引导,然后苦口婆心全服老板,争取了公司方面的支持……

等到如今周泽楷在亿万观众面前,在业内大佬众目睽睽之下拒领金像奖,江波涛整个人都已经淡定了。

随便吧,爱咋地咋地……

江波涛心中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反正无论网上怎么热闹,当事人真的完全不care。之前,每次看到火急火燎的江波涛,叶修都要拍拍他的肩膀说,哎呀瞧瞧你,急的嘴上都起泡了。不要急不要急,船到桥头自然直。仿佛那个被千人谩骂的人不是他叶修而是江波涛一般。


叶修是真的活得清醒的人。

写故事的人,写过无数种人生,世事看得太通透。

他知道自己应该在乎什么,他也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除此之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浮云,一笑而过,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就像以前他不会把名利放在眼里,现在他也不怎么把旁人的风言风语放在心上。

奏是你们蹦跶的再热闹,奈何人家根本不闻不问。

周泽楷跟叶修是类似的人。看起来闷不吭声,心里一片清明澄澈。

这也是叶修最欣赏他的地方。无论站得多高,永远都不失本心。唯有如此,才能一心一意,走的更远。


饶是外面闹得翻天覆地,当事人每天该怎样就怎样。

年近春节,周泽楷基本没接活动,每天蹲在家里照顾叶修。叶修稍微有点孕期反应,晨起容易胃不舒服,吃东西的口味也有点变了。以前叶修是随便什么东西拿起来能管饱就行,现在渐渐被周泽楷养的嘴巴也刁了,今天要吃甜的明天要吃酸的,后天又想吃辣的,周泽楷就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

最近周泽楷热衷学做饭,每天叶修看书写剧本,他就抱着菜谱研究。除了菜谱,周泽楷看得最多的就是什么孕期养护之类的东西,而且还不好意思大胆看,藏起来偷偷看。上次被叶修发现周泽楷在《欧洲中世纪三部曲》里面夹了一本《安胎百科全书》,差点没把我们老叶给笑死。

周泽楷从某一天开始坚持给叶修洗脚外加做腿部按摩,解释说因为孕期会因为子宫压迫盆骨导致静脉曲张。

叶修就很无奈,说,我这每天健步如飞行动自如,并没有这个需求啊。

周泽楷则很坚持,表示我需要预习。

叶修无奈只好任他折腾。然后就发现周影帝根本动机不纯,洗着洗着就容易擦枪走火。洗完了擦干净之后,周泽楷就抱着大白腿按按揉揉,过了一会儿,手摸已经满足不了,莫名其妙就舔上了。

叶修每次都忍不住挣扎,也不知道是因为怕羞还是怕痒。

然后打着闹着就是一阵亲亲摸摸舔舔……

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们姑且称之为情趣吧。

每当这个时候最郁闷的都是Mika。

萨摩耶吐着舌头在旁边巴巴看着,两个主人玩的开心,却没有什么自己可以扑进去插一腿的空档。

真的是不把狗当狗,狗生艰难。

这两三个月休养生息的生活过下来,叶修又被周泽楷给养的白白嫩嫩的,之前拍片子瘦下去的肉又蹭蹭长出来。而且作息也被调整的健康无比,晚上一到十一点就困,早上一到八点就醒。每天一醒过来,床头会放着一杯温的蜂蜜水,盥洗室里牙膏也会挤好放在水杯上,每日该穿的衣服也熨的整整齐齐放在沙发上。周泽楷会坐在餐桌边等他一起吃早餐,早餐不仅营养均衡而且花样百出。周影帝简直家政满分,贤惠地令人无可指摘。


叶修和周泽楷一起出门也不太会避嫌,偶尔会有粉丝偶然路遇悄悄拍图。

两个人不是手牵着手,就是勾肩搭背。

热度最高的一张图是叶修和周泽楷排队买奶茶。叶修穿着大羽绒服,周泽楷也穿着大羽绒服,从背后抱着叶修,两个人都埋在羽绒服里,活像两只大企鹅。周围一起排队的人愣是一个人都没有发现,这对企鹅竟然就是周泽楷和叶修。

渐渐的,堕胎党销声匿迹,也没什么人再说丑闻不丑闻了。

其实本来嘛,孤A寡O,在一起天经地义。只不过周泽楷实在是人气太高,颜粉、演技粉、性格粉,各路粉丝花样百出。之中不乏一些颇为激进的脑残粉,言辞难免激烈。再加上叶修这两个字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印象就是——中老年心机腹黑导演。这两个人名字扔到一起就容易让人往不好的方向联想。

如今风向扭转,网上关于两个人的热门话题变成了#花样秀恩爱##强势虐狗##今天的狗粮你吃了吗#。

——今天碰到周泽楷去Cartier订制对戒了!!!我看到设计师亲自出来接的绝对没看错!!!这是要求婚了???

——咳咳咳,我住在周泽楷隔壁小区,我老是碰到他们俩一起遛狗。狗便便每次都是周泽楷亲自收拾啊!!我周真的是好男人啊啊啊!!PS:别私聊我了我是绝对不会说他们住在哪里的。

——呵呵,上次碰到周泽楷在国金扫货。你们是没看到,影帝亲手给叶导挑衣服鞋子手表领带袜子内裤,东西都成双成对,一口气买了几十件回去……

——护妻狂魔周泽楷。

一番风言风语折腾下来,原本在年轻小姑娘之中风靡的周泽楷,逐渐的获得了更多少妇人妻的喜爱。

每次一有周泽楷的八卦发出来,成千上万条转发都是“嫁人当嫁周泽楷”,周泽楷荣登想嫁男明星第一位,成为实至名归的国民老公。


快过春节的时候,周泽楷把叶修领回了家。

周泽楷是个纯纯的Alpha家庭,除了老妈是个Omega之外,两个姐姐和他爹全是Alpha。

周泽楷家人都长期定居加拿大,这次是特地为了看叶修才举家回国过年。当然这事儿周泽楷事先没敢跟叶修说,怕他觉得压力大。

周泽楷带着叶修一进门,就看到一家子人三堂会审一般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八道目光齐刷刷的射过来。

叶修首先被这严肃紧张的气氛给吓了一跳,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虽然之前也预料到大概周泽楷的家人不会喜欢自己,但是真的面对这样的状况,他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然后,就听得周家老爷子一声怒喝,“周泽楷你怎么回事!”


叶修紧张地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还以为老爷子对自己十分不满意。不过想想也是,周泽楷年纪比自己小,星途坦荡,突然就跟个Omega绑定了。而且自己长得也不像个温柔贤惠,能相夫教子的Omega,最近的丑闻风波还闹得满城风雨,也难怪周家人不满……

就看老爷子一下子从沙发里站起来,瞪着周泽楷中气十足道,“怎么证都没领人就怀孕了?!你这是对人家负责的态度吗?!”

叶修呆了呆……咦?怎么好像和想象中的台词不太一样……?

周泽楷低头,暗暗拍拍叶修的手,让他放心。

叶修一阵尴尬,刚想说话,就听到周泽楷他妈说,“老头子你吼这么大声干什么!吓着小叶了!”

小姐姐周泽棠也帮腔,“对呀爸爸,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么死板,现在扯这个也没用啊。”

周老太太说着就走过来,拉着叶修的手,笑得特别慈爱,“小棠说的对,赶紧去补个证啊。哎,别在门口站着了,换个鞋子里面坐下。哎呀,你现在身子重不重啊?鞋好不好脱,小楷你怎么这么木啊,还不给你媳妇脱鞋。”

“……”叶修愣了三秒钟才突然反应过来,赶紧飞快地自己把鞋子脱了换上拖鞋,“啊没事没事,不用不用,才四个月,不太能看得出来。”

“哎呀,”周太太看着叶修麻利地脱掉外套,立刻皱起眉头露出不满的表情,瞪着周泽楷,“小楷你怎么回事呀?怎么小叶还是这么瘦的?我跟你讲哦,我怀你的时候,四个月就已经很显了……怀孩子很辛苦的,你可别光顾着工作把小叶一个人扔在家里!当年你老爸就是这样,觉得我生了两个再生第三个就没什么问题了,结果他不在,我整个人啊,气也不顺了,身体也不好了,每天都很不开心,还得了产前抑郁症……”

周太太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拉着叶修的手坐到沙发里。

叶修这辈子都没有碰到过这么手忙脚乱的场合。

叶修本以为,见家长,无非大家坐在一起,客客气气吃顿饭就完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阵仗,可把他给吓着了。全程坐立不安,平时那张伶牙俐齿的嘴,这时候各种舌头打结,实在不知道如何应对。


周太太捂着他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笑得那叫一个和蔼。叶修被看得都快冒汗了,不住瞥周泽楷求救。

周泽楷坐在一边,数次想开口,都被其他人给抢过了话头,愣是一句话插不上。

大姐姐周泽楚拿出手机,“我先给你们联系私人医院做婚前检查,小叶你别担心,我是做医疗器械的,所以医院的资源很多,一定给你安排好,不会有问题的。”

叶修干笑,“不是……我一点都不担心……”

周泽棠看着叶修的肚子,好奇地插话,“宝宝状况怎么样啊?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叶修:“这个……我还没……”

周泽楚瞪了周泽棠一眼,“你别插话,我还没说完呢!民政局那边我也替你们安排好,什么时候想去领证我帮你们安排。到时候仪式的话要不别在国内办了?泽楷国内的人际关系太复杂了,结婚这种事情,我们家向来不喜欢些不相关的人掺和进来……”

“小楚,结婚这种事情不能光我们说了算呀,”周母打断了周泽楚,“我们还没问叶家二老的意见呢。”

“对啊对啊,我们什么时候去拜会一下亲家吧!!”周泽棠对着叶修眨眼睛,酷似周泽楷的那张脸露出如此调皮的表情,实在让叶修一时半会没办法习惯。

周泽楷发现叶修看着姐姐发呆,忽然走过去拉起叶修的手,“那个……先吃饭吧……”

周母这才想起来这茬,“啊对对,啊呀,让阿姨摆桌子,吃饭吃饭。小叶双身子,可不能饿着。”

叶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亚历山大。

妈呀,周泽楷都还没带回去见家长呢,这要带着一家子姓周的去见老头子,不是要原地爆炸?

叶修想一想一家姓周的和一家姓叶的济济一堂的画面,都觉得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后来,春节那天叶修还是把周泽楷给带回家了,两个人坐飞机从S市飞往B市过节。

回家之前,叶修就已经跟周泽楷做了十分充足的心里建设。

——嗯……我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所以跟我爸关系不太好。

——我爸一直把我当Alpha养的,可能对我是Omega这件事本身就不是很能接受。

——我爸部队出身,军人做派,脾气不太好。

——要是家里不认同我们的关系,那我们就走吧,没关系的,不用强求。

周泽楷一路点头。

叶修以为他是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殊不知周泽楷是从一早知道叶秋身份的时候,就开始做心理建设了。

“无论我爸说什么,你都不要太在意。”

周泽楷捏捏叶修的手,“放心。”

进门之前,叶修还在想,要不然干脆让周泽楷开个影帝模式算了,不然万一老头子一个接着一个问题问起来,他一个都答不上来,岂不是GG。

但是后来,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叶修家住在B市二环内,干部大院,警卫站岗,房子很老,但是住在这里的人没一个简单的。

进门的时候的确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老爷子负手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看着叶修和周泽楷从楼梯下走上来,直接扔了五个字,“还知道回来?”

叶修当即就是一愣,低低“嗯”了一声。

老爷子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子。

叶夫人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走出来,忙不迭地对叶修招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别听你爹瞎哔哔,快上楼来吧。”

周泽楷专门买了各种各样大包小包的礼品带回来。

他事先专门问了叶秋叶夫人的身材,给叶夫人定制了一套手工旗袍和两套珍珠首饰,看得叶夫人心花怒放。

“哎呀小周真是会挑,这一家子土包子,可没一个有这样好眼光的。”

叶老爷子瞥了一眼,嘟囔了一句“小家子气”,结果被叶夫人狠狠瞪了一眼。

叶夫人进屋换旗袍,剩下叶老爷子跟周泽楷正面真人PK。

叶秋坐在沙发里头一边围观,一边嗑瓜子,十足吃瓜群众脸,七分幸灾乐祸,三分兴致勃勃。

只见老爷子开门见山抛出一句,“你凭什么娶他?”

叶秋差点没把嘴里的瓜子给喷出去。厉害厉害,也是没想到自家老爷子居然如此耿直,一上来就是一记直球——凭什么把女儿交给你?!

叶修在一边坐着也给吓得不轻,愣愣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老头子,又看向周泽楷,生怕周泽楷被老爷子给吓着了。


周泽楷却是没有半分退缩,直视叶老爷子,几乎没有思考,脱口而出,“给他最普通的幸福。”

叶秋嘴里的瓜子皮掉在了地上。

哈?啥?我没听错吧?这算哪门子的求亲啊?难道不应该跪在地上说——求您把女儿交给我吧!

起码也要承诺房产财产意外受益人之类的,你特么这么多婚前财产是不是需要先分割一下啊?最普通是什么鬼??看不起我们叶家吗??

只见小周和老老叶脸对脸,眼对眼,大眼瞪小眼过了一分钟。

就在气氛一片尴尬的时候,结果,老头子突然点了一下头,说了一个字,“好”。

叶秋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他戳了戳叶修,“???”

叶修摊手,摇头。

叶秋压低声音,“卧槽这是什么操作?刚才发生了什么?这两个人是进行了一波地球人看不懂的脑电波交流吗??”

叶修继续摊手,“我怎么知道。这眼神交流我也看不懂。”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叶老爷子对周泽楷印象不错。


此时恰巧叶夫人换好了衣服出来。

珍珠白的旗袍,一丝不差的合身,可见剪裁之精良。叶夫人原本就保养的很不错,肢体丰腴,皮肤细腻,这样一穿,忽然就给人一种花中牡丹的感觉,优雅而富贵。

就连叶老爷子都看得有点发呆,半天才吭哧了一句“不错”出来。

叶夫人特开心一拍手,立刻亲昵地过来挽周泽楷的手臂,“正愁没有合适的衣服去麻将局呢,小周以后我买衣服你可得帮我多参谋参谋。”

叶老爷子瞬间脸黑,“成天出去野。”

叶夫人嘚瑟,“我高兴,你管得着?回头我还要去S市见见亲家呢。”

老叶脸更黑,“难道我不去吗?”

叶夫人瞥他,“你去干嘛?不怕吓着我们亲家?”

老叶,“……”


后来,饭桌上,老老叶和小周仿佛相见恨晚,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干掉了半瓶白酒。

人说是酒后百态看人生。也许叶老爷子是想看看周泽楷酒品,也许纯粹就是老爷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个陪自己喝酒的酒伴,今日十分愉悦。

喝到后半场,老爷子酒劲上来,都吟起了诗,举着杯子对周泽楷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干了。”

吟诗吟够了,老叶想起来了正事,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仿佛托付了什么重任,“叶修这孩子跟他妈一个性格,能作。以后你好好管管他。”

周泽楷重重点头。

于是,周泽楷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服了叶家二老,两个人的婚事也就很快被提上了议程。

————————————————————————

#感觉我人生头一回写这么甜的长篇……从头甜到尾,甜的都齁了

评论(113)

热度(1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