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六、十七話}

#官方的“狗崽”CP竟然是秋田犬X妖狐嘛?官方放图之后,养崽的阴阳师同僚们一片炸裂。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讲一个鬼故事,十六章又不见了。所以十六十七一起放了。

>>十六話

>>>>

作为一个纯种直狗,大天狗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之间到底曾经是怎样的羁绊。

在他看来,男人之间,也就只存在友谊这种东西吧,超越了友谊,就是伙伴,是挚友,是可以托付生死的存在。

所以,当某一天,他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茨木童子是个基佬的时候,大天狗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崩塌了 ——日了狗了?!难道这段时间我都在帮着一个基佬在追男朋友吗?!——...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五話}

#讲一个鬼故事:发过一次的15章莫名其妙消失了………………?

>>十五話

>>>>记忆与幻影

茨木童子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那一晚,夜色如水。银色的月光洋洋洒洒雨雾一般落了满屋满地,窗边的篁竹在地板上映出黑色的妖娆剪影。

……是哪里呢?

屏风的后面铺着的是床褥。被单上有轻微的果酒的香气,甜蜜而芬芳。

一只手白皙的手忽然伸了出来,它用力地抓紧了床单,揉皱了床单边缘绣着的荷叶。另外一只更加修长骨感的手随之覆上。两只手慢慢的摩挲,纠缠, 十指相扣。

……是谁?在做什么?

“嗯……”

压抑而莫名色气的喘气声一点点响起来,然后那声音越来越急促,...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四話}

>>十四話

>>>>

酒吞觉得一秒之前,认真想要与眼前这个白发妖怪决斗的自己,简直蠢得可以。

酒吞低下头嘲讽地苦笑了一下,抬眼瞄了一眼面前仍旧一脸兴奋着的茨木童子。

被我打败?

交予我支配?

这白痴又被什么奇怪的人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啊……混蛋……”

“玩笑?”茨木莫名地发现酒吞全身的煞气突然都散去了。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

酒吞懒洋洋地挠了挠脖子,然后转过身,“你这家伙,别再缠着我了,我真的觉得烦了。”

“酒吞童子!你要去哪里?!”

然而酒吞却没理他,而是对一直躲在树后面装睡的红叶抬了抬下巴,“喂,红叶,走了。”

红叶...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三話·後}

>> {十三話·後}

>>>>

黑色的羽毛纷然如雨般零落。

大天狗重重落在梧桐枝上,树枝抖了抖,震掉了几片树叶。

大天狗努力扶住树干稳住身体才没一跟头栽下去。

他心疼地瞥了一眼自己掉了一地的毛,瞪着树下的茨木童子。

茨木仰头看着大天狗,仰头大笑了几声。

“哈哈,又是我赢了啊。”

大天狗站起来,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衣袖。他用余光瞥了一圈周围被震得七零八落的树木,心情颇为复杂——这家伙,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强。竟然打不过他了吗?……可恶。

茨木童子抬起他那只血红色的妖爪,直指天空。

“怎么样?大天狗,还要再来吗?哈哈哈...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三話}

#看了看以前写的盾冬……顿时觉得我写的肉清水了好多啊……

#不行我要黄暴回去

#卡文啊卡文

>>{十三話}

>>>>大天狗

大天狗非常厌憎人类。

至于他厌憎人类的理由,简直充分得不能再充分了,充分到如若有一天他忽然化身祸津神,降下灾厄于众生,灭了整个京都,你都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指责他。

大天狗曾经是个怨灵。

成为怨灵的原因是绝食而死。

绝食而死的原因是他被自己的亲哥哥陷害栽赃,扣上谋杀忠良的罪名,罢黜了太子之位,流放千里。

大天狗生前出身皇家,为早良亲王。

他爹是天皇,他哥也是天皇,作为家里很多余的那个人,他一早就看破红尘出家了。他爹退位...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二話 · 後}

# 爱若能参破 终究是寂寞

>> {十二話 · 後}

>>>>可念不可说

一道金色划开了天与地的交接,云层无声散开,深谧的夜终于完全的落幕,最后一颗星辰也隐没在了黎明之中。

八百比丘尼望着天边,轻声自语,“天亮了……”

·····

茨木指着窗外,“酒吞,你看,天亮了。”

酒吞童子沉默地看着窗边的少年。

不,应该说,是妖怪。

明明是相同的面容,一样的小巧的下巴,一样笑起来会上翘的嘴角……

酒吞愣愣地望着他。...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二話 · 前}

>>十二話 · 前

>>>>八百比丘尼

八百比丘尼,之所以叫做八百,是因为她已经活了八百年。

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不这样做,也许自己也会忘了已经活了多少年。再过一百年,就要改名叫九百比丘尼了呢……

她在凤凰神社也不知道已经呆了多久,反正,时间对她来说已经变得不太有意义了。

真是无聊呀。

八百比丘尼看着阴沉的夜空,发出了此生不知道第几万次如此的感叹。

这样无聊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呢?


她刚刚这样想着,突然就听到了神社门外凌乱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呢?

比丘尼有些好奇地拿起手杖,披上外袍,走出门...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一話}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十一話}

>>>>骨女

骨女。

已死的女子如果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某种强烈的执念,即使在死后身体已经腐朽,但灵魂却依旧可以依附于骨骸上;逝者的骨骸呈现在爱人眼前的仍是自己生前的容貌和声音,但在周围的人眼中却是拥着一副已朽的骨骸在痛哭的模样。

“京都最近可是不太平呢……总有年轻美貌的女子被杀死,天皇大人听闻此事也是惴惴不安,已经命那个名为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去调查了。”

为了维持生前的容貌,骨女就要剥去人皮覆在身上来伪装自己。

青行灯说完,喝下了茨木沏的第十八杯茶,满足了叹了口气。


青行灯每隔...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拾}

>>{拾}

>>>>恰少年年少如花


“不要睡了,醒醒……”

茨木蹲下身子,有点无奈地看着枕着酒葫芦在树下睡得四仰八叉酒吞。

“今天三尾姐姐要来,你不记得了吗?”

酒吞本来是睡得很熟,但是听到了茨木的声音就下意识地反手搂住茨木的腰,脸埋在他的怀里撒娇。好吧,姑且认为是撒娇。

“头疼……昨天……和惠比寿老头子喝多了……那老头子拿来的生清也太好喝了……”

茨木看到周围滚了一地的瓶瓶罐罐。既有人类酿的酒,也有惠比寿特制的混含了灵力的酒,清酒烧酒还有白酒,各式各样,一个不落。还真是喝了一天一夜呢。

茨木有点头疼地微笑着叹了口气。

酒吞变得比从前要...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玖}

>> {玖}

>>>>酒吞感到了来自三尾的恶意

酒吞试探着问茨木。

“你……喜欢我?”

茨木回答的毫不犹豫。

“喜欢。”

然而酒吞只能扶额叹气。

茨木回答的神态和看着肉骨头的小狗没什么区别。

茨木小心翼翼看着酒吞,小小声补充,“我……想成为酒吞的朋友。”

酒吞无语看天,有一种自己仿佛身中一箭的错觉。

茨木还想说什么,被酒吞抬手制止了。酒吞实在是不想再听到什么更让他心塞的发言了。


酒吞不知道该怎么办。茨木所谓的喜欢,和他的喜欢不一样。茨木所谓的朋友,也不是正常意义的朋友。

酒吞知道,其实只要自己开口,茨木就会顺从地任自己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