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4}

>>>Chapter. 4

>>莎乐美

第二天叶修醒过来的时候日上三竿。

他走出卧室的时候,看到周泽楷还窝在沙发里睡得沉。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挤在沙发里,看上去有点点可怜,又有点可爱。

叶修蹲下来近距离看着周泽楷。

以前他也知道周泽楷好看,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周泽楷的大幅广告,全世界都能注意到周泽楷的好看。但是说句大实话,叶修也真没怎么仔细看。

对他来说,演技,气质,理解,表达,解读,塑造,诠释这些都远比外形要重要的多。

周泽楷的轮廓很美。

用帅这个词来形容周泽楷不太合适,除了轮廓分明的俊朗英挺之外,周泽楷的漂亮多了三分精致,三分优雅。

他的睫毛很长,浓密又微微带了点不像亚洲人的弧度。于是叶修不假思索用手指戳了戳他的睫毛。

其实周泽楷已经醒了,叶修走过来的时候已经醒了,然而他完美错过了睁开眼睛的时机,导致现在迫不得已在装睡。

叶修碰到他的一瞬间周泽楷不争气的又开始心脏乱跳。

这一刻他可是拿出了自己百分之百的演技在装,装得浑然天成,连叶修都没看出来什么破绽。

然后周泽楷听到叶修一声轻叹,“怎么这孩子长这么好看呢?”

周泽楷差点破功,继续以超人的毅力装死。还好叶修说完就转身往洗手间走了。

听到盥洗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周泽楷才坐起来。

前辈真是的……前辈才是好看呢……

周泽楷捂着脸,手指下面的皮肤一片发烫。他催促自己快点平静下来,真的不敢想如果在前辈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会不会被前辈嘲笑。


叶修再怎么说也是各种大风大浪经历多了的人,人生中各种大起大落他都能泰然处之,昨天那点事对他来说真不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谁都不能阻止他拍戏阻止他奔向他的舞台。

所以当叶修忽然就用自然而然的态度对周泽楷谈起工作上的事时,周泽楷也没感到哪里不对。

毕竟这才是叶秋前辈啊。

“轮回今年这部《孤独的面壁者》不错啊,不过说真的轮回的发力点太单一了,全靠你一个人撑着。孙翔还行,但是女配和女主角都完全是被你拖着走,怎么选的角色啊?前半段编剧太糟糕了,强行给女配加戏,十分钟能搞定的剧情拖到二十分钟,看得我尴尬癌都要犯了……”

叶修对于这部戏,除了一个“不错啊”之外,就再也没有一句夸奖。

周泽楷安安静静听叶修说。

叶修指出的很多点他早就意识到了,然而叶修显然比他看到的要更加透彻更加深入。周泽楷知道,叶修说的这些全部都是对的。无论这部剧看上去多么的风光,其实可以提升的地方太多了。

如果今年叶秋的剧本,是他来演的话……不,如果只是换一个更加合适的班底,这部剧都能够大获成功。

“前辈。”

“最后沉船的镜头,分镜想法挺不错的,但是最后剪辑这里差了一点节奏感。你们轮回片子节奏感一直都有点不太舒服……”

“叶秋前辈。”

“啊?”

“我想演你的戏。”

叶修看着周泽楷。然后他弹了一下手里的烟灰,露出了一个有点无奈的微笑。

周泽楷不知道叶秋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敢问,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去问,也不知道叶秋想不想说。但是他知道叶秋和嘉世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非常严重的摩擦,说不好,是被嘉世雪藏了,被嘉世威逼着,要离开他最心爱的东西。

“前辈你不要离开。”周泽楷看着叶修,无比的认真,“无论多么困难,不要离开。”

叶修忽然大笑了起来。

笑得周泽楷不知所措。

“我当然不会离开了,开什么玩笑。只是我和嘉世的缘分是到头了,志不同不相为谋,这两年我已经尽力了……”

叶修轻笑了一声,弹了弹烟灰,“对我来说,无论在不在嘉世都是一样的。我是不会离开业界的。”

周泽楷微微点头。

叶修抽了口烟,勾起了嘴角,笑得像个狐狸。

“告诉你个秘密,我叫做叶修,不叫叶秋。”

“……?”


以前有人说过,做导演的心都脏。因为实在是看的太透。

混了十年演艺圈的一线鬼才导演叶秋,你说他纯良?

呵呵,别逗了。

叶修有时候不计较只是因为他真的觉得无所谓,某些人看重的那点东西,在他看来毫无意义。只可惜某些人根本就不懂这些道理。




叶修做起了小剧场。他本来就是从独立电影和小剧场起家,对他来说,现在的一切不过是又重回了十年前的发端而已。

破旧的小剧院,一帮杂七杂八却有天赋的年轻人,一个不靠谱的老板,廉价的香烟和盒饭……这一切明明仿佛很遥远了,再回到这样的起点,却又无比的适应,甚至给他一种久违的温馨。

兴欣剧场在繁忙的商业街上,虽然地段不错,但是其实经营一般,设施什么的着实说不上豪华。

叶修和周泽楷到剧场的时候,唐柔已经到了。

这个圈子大家都是夜猫子作息,平时都是排练到半夜,第二天下午再回到剧场。唐柔每次都是到的最早的,一个人兢兢业业地从第一幕开始,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台词去揣摩自己的角色,虽然这个角色的一切在她的心里早就滚瓜烂熟了。

“哟,小唐,挺早。”

唐柔正在反复练同一个动作。闻言她回头,轻轻点了下头,“嗯。”

“你继续,我们看着。”

周泽楷和叶修在第一排坐下。

周泽楷现在才摘下墨镜帽子和口罩,然后从印着711的袋子里拿出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和包子塞给叶修。

“早饭,前辈。”

叶修刚拿出一根烟,还没来得及点上。

周泽楷伸出的双手丝毫没有收回去的迹象,叶修无语,只好把烟乖乖放回去。


剧目是王尔德的经典作品,《莎乐美》。

莎乐美,一个不幸的公主,她的叔父西律王不顾伦理,娶了她的母亲为王后。莎乐美爱上了先知约翰,但是约翰只是无情地唾弃着她母亲和叔父无耻的行径。

莎乐美激烈地追求者约翰,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和痛斥,于是她在无尽的失望之中爆发出了绝望的力量,和毁灭的欲念。

巴比伦的神在神庙中给莎乐美下出了神谕:世界上只有两种感情能把人永恒地联系在一起,要么是爱,要么是恨。如果他不能爱你,那么就让他恨你!

莎乐美以一曲舞蹈为代价,向国王换取了约翰的人头。她终于如愿以偿,亲吻了约翰冰冷的唇,最后在极度的疯狂中迎向了属于自己的死亡。

整个剧目充斥着紧张气和神秘和狂放怪异,血腥而又唯美。是一部极具张力又极巨考验演员功力的作品。

这是唐柔的第一部剧。

唐柔气质很出众,带着一股养尊处优的气息,又有一种不谙世事,高岭之花一般的纯洁。莎乐美这个角色与她本人的气质无比契合。再加上她的舞蹈功底极强,比大部分专业舞者都更加出色,莎乐美的独舞部分《七层纱舞》被她表现到了极致,说是惊为天人都不为过。

本来,出演莎乐美这个角色她应该一点压力也没有。

然而她碰上了叶修。

叶修并不是那种只要求你“演出”莎乐美的导演。

叶修问过唐柔,你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吗?莎乐美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因爱而疯魔的肤浅女人吗?

唐柔知道答案肯定是不是。但是她不知道如果不是,那真正的答案是什么?她想不出来,她尝试过各种各样的诠释方法,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然而,叶修后面的问题让她更加茫然。

他说,我从你的表演里,能看出来你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我眼里,在舞台,你是一个不知所措,犹豫不决的莎乐美演员。


唐柔的莎乐美对着虚空中不存在的约翰诉说着爱意。

“我不爱你的头发……我想要的是你的嘴唇,约翰……”

唐柔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她眼睛里闪过错乱的神采,然后在一瞬间这种错乱变成了无限的爱慕。

“你的嘴唇彷佛是象牙高塔上的红色绸带。彷佛是由象牙刀所切出来的石榴。泰尔园里盛开的石榴花,比玫瑰更显鲜红,但却相形失色……”

唐柔的声音越来越急切,她用尽所有的技巧在展现着对于那双唇的渴望。

“你的嘴唇比起出没于神庙上鸽子的脚要来得鲜红,比起从林中走出的屠狮者的脚要来得鲜红。你的嘴唇像是渔夫在破晓的海上所寻获的血红珊瑚…它就像是莫比人在矿场中挖出的朱砂……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你鲜红的嘴唇…… ”

然后,是让唐柔十分纠结的一段。

莎乐美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让我吻你的嘴。 

而约翰也不断拒绝着她。

单一的台词给她留下了大片需要填补的表演空白。

该怎么处理?

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爆发,越来越将这一刻推上高潮吗?

唐柔本来十分确信应该这样演的,但是现在她越来越不确定。


“我要吻你的嘴,约翰。我要吻你的嘴……”

唐柔在这里自己停下了。

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对,不够,不应该只是这样。


唐柔本来是一个对于自己的想法很坚定的人。

直到叶修拉来苏沐橙演了一次莎乐美。

苏沐橙演的是莎乐美要求国王杀死约翰的片段。

苏沐橙的莎乐美和唐柔演的完全不一样。

和苏沐橙对戏的是饰演国王希律王的魏琛。老家伙演一个萝莉控完全本色出演,猥琐地恰到好处。

而苏沐橙的表演很奔放,毫不做作,她演绎着一个故作矜持的小公主,一遍一遍向国王重诉着自己的要求。

苏沐橙站在魏琛的面前,强势地步步紧逼。

“我要求将约翰的头装到银盘里。你立过誓,希律。请不要忘记你立过誓约!”

希律王:“我知道。我以我的神立誓。我知道得非常清楚。但我恳求你,莎乐美 ,要求其它东西。向我要求我王国的一半,然后我就会给你。但不要对我提出这项要求。” 
莎乐美:“我请求,你给我约翰的头!” 
希律王:“不,不行,我不希望这样。 ”
莎乐美:“你立过誓,希律。 ”

苏沐橙一直都是个很温和的人,平时饰演的角色也大部分是柔弱单纯的女一号。在场的许多人都惊叹于苏沐橙的爆发力,她撒泼任性起来,竟然让人连半分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魏琛面对着一个这样的莎乐美,似乎被逼得有些走投无路了。
“……可能是我爱你爱得太多。请不要逼我。太可怕了,简直是太可怕了。我以为你在说笑。看一个人的头颅从他的身体分家,实在太过于病态了,不是吗?你为何对此感到喜悦?不,不行,这并不是你所渴望的。仔细听我说。我有绿宝石,一颗巨大的绿宝石,是由西泽的一位宠臣所送的。如果透过这颗宝石望过去,你可以清楚见到远方的景物。西泽本人去观赏杂技表演时,也带着一颗绿宝石。但我这颗宝石更大。那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颗绿宝石。你会喜欢的,不是吗?向我要求这颗绿宝石,我就会给你。”

苏沐橙居高临下地蔑视着她眼前的希律王。她似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胜利,是啊,你立过誓,不是吗?你已经落进了我的小圈套,把我想要的东西交出来吧,不要挣扎了。 

她朱红色的嘴唇轻轻开启,“我要约翰的头。” 

“你根本没听进我说的话。你没在听。请你听我说,莎乐美。 ”

她倔强地重复,“给我约翰的头。” 

希律王所有的交换请求都在她眼里不名一文。绿宝石?白孔雀?甚至是半个王国?

——呵,给我约翰的头。 我只要约翰的头!

这一幕演完,全场报以激烈的掌声。难以置信,他们看到这一幕竟然笑了出来,苏沐橙和魏琛在无形之中营造出了一片黑色幽默的氛围,又荒诞又可笑,竟然能够惹人发笑。

魏琛和苏沐橙也玩的很开心。和苏沐橙对过戏的人都会很喜欢苏沐橙,因为她很会配合别人的节奏,也会很引导别人的情绪,两个人很容易就能达到非常默契的表演。

然而唐柔却不能全心去欣赏这一段表演。

“为什么……”唐柔觉得有点不太懂。

苏沐橙的表演看上去非常的肤浅,一个愚蠢的莎乐美,一个轻薄的莎乐美,一个无知的莎乐美。但是偏偏演出的效果却那么的好,为什么?

叶修微笑。

“你在想,苏沐橙诠释的角度跟你不一样对不对?”

唐柔点头。

“她对这部剧很熟,所以有她自己的理解。王尔德是在狱中创作《莎乐美》,所以苏沐橙从这个剧里看到了很多来自王尔德个人的情绪。她所饰演的莎乐美,象征着无知的人。莎乐美追求者约翰,就如同是无知的人不知所谓追求着真理,追求不成,于是挑拨权势杀死了真理。虽然如此,她还认为自己是热爱真理的。她所展示的,是一种‘无知者’的爱。”

“我这样告诉你,演戏没有什么对和错,但是你一定要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然后你需要坚定这个想法,将它发挥到极致。只是靠爆发力,的确能够吸引观众,但是,”叶修用指尖点了点心口,“你的灵魂呢?角色的灵魂呢?说白了,就是你自己的个人风格呢?”


陈果今天一早来剧场,就发现自家班底早就排练起来了,不禁倍感欣慰。仔细一看,是唐柔一个人在台上练习,魏琛和包容兴坐在台口看,大学生群演还没到。

叶修呢?

陈果四下扫了一眼,在第一排观众席上看到了一片烟雾,果然叶修就是那片烟雾的制造机。

然后她忽然注意到台下还坐着一个人。从背后看头发微长……而且,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你怎么看?”叶修侧头问周泽楷。

“不错,少了点。”

“嗯,对。”

唐柔其实很努力。她也知道自己似乎少了点什么。就是抓不住感觉。

“你在给她做个示范?”叶修戳了戳周泽楷。

“谁来约翰?”周泽楷侧过头看着叶修。

大影帝自己演当然也没问题,但是他想要和叶修对戏。说实在的,他来到剧场的一瞬间,就对舞台上的唐柔产生了强烈的……嫉妒。

唐柔是个美女Alpha,有威胁,不过不是因为这个。

而是因为唐柔是个新人,一个涉及表演并不久的新人。她竟然可以从一开始就接受叶修手把手的教导……这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约翰啊……”叶修笑了笑,“其实这是我的角色。”

周泽楷点头。他已经猜到了。

他看得出唐柔的压力非常大,如果不是因为和叶修对戏,唐柔根本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陈果这时候已经蹭到了叶修旁边,探头一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卧槽没搞错吧?!这谁啊????

周泽楷??????????????????????

那个周泽楷!!!!!!!!!!!!!!!!!!!!

陈果目瞪口呆看着周泽楷和叶修往台上走了。

台边上魏琛还在吹口哨起哄,“周影帝,用你的演技吓退他!用你的莎乐美迷倒他!”

包子不明所以跟着起哄,“老大打败他打败他!”

陈果一脸黑线。什么跟什么啊?!又不是打擂台!


等下,他们刚才说啥?

周泽楷演莎乐美?

这搞什么幺蛾子啊!让一个Alpha的大男人来演莎乐美?而且这莎乐美可还比约翰高半头啊!怎么看怎么威武雄壮。

唐柔已经跳下了舞台,拉着陈果坐下。

陈果使劲揉眼睛,“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啊?”

“很有意思,不是吗?”唐柔眨了眨眼睛,明显兴致勃勃。


“退下!巴比伦之女!世间最邪恶的女人!”叶修所饰演的约翰后退着,仿佛退到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墙角,他转过身,看向空洞的天空,“不准再对我说话。我不再听你说话。我只听主的声音。 ”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厌憎。却仿佛也带着一丝丝的……焦虑?

陈果看向舞台上一米八多的“莎乐美”,感觉自己仿佛眼睛要瞎,然而下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的眼珠又快要掉出来了。

周泽楷在叶修说话的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发生了鲜明的改变。

周泽楷抬起头,慢慢的走过去,他走的很轻,一步一步仿佛踩在云端。他在“约翰”一步之外停下了,两人之间,仿佛隔着什么看不见的屏障。

“约翰……”轻柔的叹息声从他的唇齿间轻轻吐出,“你的头发令我迷恋无法自拔,约翰。你的头发,就像是伊甸葡萄园里垂下的串串黑色葡萄。你的头发像黎巴嫩的杉树,像是黎巴嫩的巨大杉木,树影可容狮子休憩,可以让世人在白昼躲藏。漫漫长夜,当月亮隐藏她的脸庞,当众星消失,但这也不够黑暗。在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你头发的黑沉……让我抚摸你的头发……”


唐柔露出了赞叹的眼神,陈果这一刻已经看呆了。

为毛完全没有违和感?

为什么感觉周泽楷完全是处在一种疯狂迷恋叶修的状态中?而且那么直白自然清新去雕饰毫不做作???

周泽楷安静的望着他的约翰。

明明那么的安静,他的眼睛里却燃烧着爱欲的火焰。他的眼睛,他的唇角,他微敛的下巴,他轻微颤抖的指尖,无一不在轻声的不断地倾诉着他的爱意。

莎乐美轻柔的呢喃细语,仿佛是沉溺于自己幻觉的自言自语。也仿佛是魔咒,落在每一个观众的耳朵里。

差距。

唐柔感受到了巨大的,鸿沟一般的差距。

这一刻叶修和周泽楷站在舞台上,站在同一个高度,一个让所有人需要抬起下巴仰视的高度上。

……

……

最后一幕,莎乐美看着卫兵捧着装有约翰头颅的银盘走了上来。

周泽楷没有动,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约翰的头颅。

他明明没有说话,所有人却仿佛能听到一声比一声更加强烈的声音在回响——我的约翰,我的约翰!

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寒意。

毛骨悚然。

这一瞬间,他们仿佛目睹了一个人类化身为妖魔的全过程。

只是一个瞬间,周泽楷捧着约翰的头颅回过身来。他的表情似乎扭曲了,他的眼睛里闪着心满意足的愉悦光辉,他的嘴角却透露着绝望的阴翳。

他拥抱着约翰的头颅。明明只是道具并没有鲜血,他的指尖却展现着残忍的占有。

“你总算要承受我吻你的嘴了,约翰……”周泽楷望着约翰空洞的眼睛,“我现在要吻你,我要用我的牙齿 ,如同咬着水果一般地吻你。是的,我现在要吻你的嘴,约翰……”

“你那双令人胆寒的眼睛,充满愤怒与轻蔑的双眼,现在却紧闭着。你为何要闭着眼睛呢?睁开眼睛吧!为何你不看着我?难道你怕我吗, 约翰,所以你才不敢看着我?……还有你的舌头,像是四处喷洒毒液的红蛇,现在不再动了,再也不说话了,很奇怪,不是吗?那条红毒蛇是怎么了?”

“……你的心中没有我,约翰。你拒绝我。你向我口出恶语。你以妓女看我,以荡妇待我,我,莎乐美,希罗底之女,犹太王国的公主!很好,约翰,我还活着,但你,你已经死了,而且你的头颅还属于我 !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我可以抛给一旁的饿狗与空中的飞禽。狗儿餐咬之后,鸟儿飞来啄咽。”

“……啊,约翰,约翰,你是我唯一爱的人!”


在最后的独白中,周泽楷越来越失控,越来越疯狂,最后他声嘶力竭的嘶叫着,直到嗓音都变得沙哑。

他反反复复的质问着——为何你不看着我,约翰?如果你看着我,你就会爱上我。为什么不看我?


唐柔现在的眼神已经不是赞叹了,而是严肃,并且若有所思。

陈果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唐柔的莎乐美是歇斯底里的。从爱慕,到求而不得,到憎恨,到毁灭一切。唐柔的莎乐美,在最后一幕里,看上去和周泽楷的诠释方式很像,但是很明显她达不到周泽楷的高度。

最让人难受的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弥补上这段差距。


周泽楷抬起头,他美丽纯净的眼睛里落下了泪水,他轻声哽咽吸气的声音都令人心碎,“我亲吻了你的唇……约翰,我终于吻了你的唇……你的唇是苦的…难道是血的滋味吗……或许那是爱情的滋味……他们说爱情的滋味相当苦……但那又怎样?那又怎么?”

——我终于吻了你的唇,约翰。 

莎乐美捧起先知的头,终于如愿以偿,将自己的红唇印在了先知冰冷的唇上。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

——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最后,一切变得安静。

莎乐美重归了平静。

他拥抱着约翰的头颅,这一刻,已经没人再使他们分离。


台下的人都已经看呆了。

这一幕他们看过无数次,唐柔演绎过无数次。

唐柔演得很好,充满了爆发力。美丽,并且歇斯底里。

但是周泽楷的莎乐美完全不同。

同样的是爆发力,是震慑力。但是周泽楷的莎乐美更加的摄人心魄,他的痛苦和他的喜悦交织在一起,仿佛被撕裂成了两个人。每一个观众都能切身感受到那种撕裂的痛苦,那种苦苦挣扎在后悔和满足,理智和欲望之中的痛苦。

周泽楷的演绎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了莎乐美,摧毁了这个舞台。

这是一种对自我主题意识的剥夺和摧毁,是从极度扭曲的人性之中挣脱出来,在一瞬间仿佛浴火重生,脱离了“人”这个概念本身。

神性。

没错,这一刻莎乐美所展现出来的,是神性。

是一种仿佛凌驾于一切之上超越了理性和感性之上的存在。


故事的结尾,希律王在远处看到这一幕极为厌恶,他转身走了几步猛然回头向莎乐美的方向下令说:“快把那个女人杀掉”。于是士兵们跑向莎乐美,将他杀死在盾牌之下。


陈果眼泪哗哗哗的掉。

不是吧,独幕的一个简单的表演,竟然能让自己哭出来。

陈果一边哭一边诧异,然后发现自己仍旧哭的停不下来。

莎乐美这样的女人在陈果的心里一直是无法理解的。典型的没事找抽型,鬼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莎乐美如此的绝望,如此的悲哀,如此的寂寞,又如此的幸福,如此的美丽。


最后约翰是用一个道具头来代替的,所以叶修也在台下欣赏周泽楷的表演。

叶修在周泽楷演完之后,也用力鼓了几下掌。

“看见没有,这就是影视圈教科书级别的哭戏。”叶修对唐柔说。

陈果却泪流满面地扭过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斥责叶修,“你为什么不看他!”

“啊?”叶修一脸懵逼。

“看他啊,看他一眼你就会爱上他的。”陈果声泪俱下地斥责。

陈果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剧情里,莫名其妙质问着面前的这个傻逼约翰,为什么不去看莎乐美一眼。

“哦……快擦擦……”叶修无奈地抽纸巾塞给老板。


周泽楷是个天才。

叶修忽然觉得周泽楷有点可惜。他长得太适合商业化了,否则,他将会是一个更加成功的大师,而非一个偶像。

刚才莎乐美的表演让叶修也吓了一跳。舞台剧不像电影,可以反复的拍,来回的剪。舞台只存在这一个瞬间,刚才那一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触动了周泽楷,让他爆发出这样浑然天成登峰造极的表演,也许,从今往后没有人会比这个表演能做的更好了,他自己也不能。


叶修走上舞台。

周泽楷仍旧坐在原地,抱着一颗假兮兮的道具模特头,似乎还沉浸在情绪里没有完全出来。

他抬头,看到叶修站在自己面前,忽然有些失态地跪起身,抓住了叶修的手,抓得十分用力。不过他下一个瞬间就意识到了眼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叶修而不是一个死去的约翰,于是有点尴尬地愣住了。

叶修顺势就拉了一把周泽楷,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怎么?你坐久了也会脚麻啊?最近是不是锻炼的不够啊。”叶修嘻嘻哈哈帮周泽楷遮掩过去。

其实叶修也有点惊讶。周泽楷并不是那种会沉浸在角色里出不来的人。至少他从来没有见过周泽楷入戏入得这么深过。

“小周你演的越来越好了。”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却忽然叹了口气。

明明有那么强大的爆发力,却几乎展现不出来呢。

因为,在轮回的剧组里,根本没有能和周泽楷对戏的对手。

周泽楷捏着叶修的手。

他低着头,刚才那种绝望的感情还没有从他的身上退却干净。

很可怕的感觉。

虽然演技爆发的人是他,但是他知道,把他引领进入那个深渊的人是叶修。

叶修饰演的约翰,虽然没有说过几句台词。但是仅仅是他简单的几个眼神,已经几乎把周泽楷逼疯了。

有一个瞬间,他的脑子里全是同一句话。

——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他甚至不肯看我一眼!

那一瞬间他几乎被冰冷的绝望吞没了。


周泽楷一如既往一言不发,跟着叶修下了台很乖地坐在一边休息。


叶修把其他演员都叫过来,开始新一轮的讲戏,重点讲了周泽楷刚才那一轮演技爆发的细节。

唐柔一边听一边偷偷瞥周泽楷,她很服气,也很不服输。

总有一天,她也要达到那样的演技……


四十分钟之后,口干舌燥的叶修往台下一坐,催着各单位各就各位,顺便还指使周泽楷这个免费跑堂。

“小周,你跟小唐对下戏。你演约翰。我有点累……”

周泽楷一听,果然立刻立即马上走上了舞台。


然后,影帝又苦命得被拉着跟各个演员串戏。

陈果看了一圈,看的津津有味。从约翰,到国王,到王后,甚至是随便一个龙套角色,在周泽楷的驾驭下都各种活灵活现。而且最神的是,所有跟他对戏的演员仿佛一下子也都开了窍,平时的生硬感完全都没了,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陈果大饱眼福。

不过最后周泽楷演完一圈,陈果忽然有种很分明的感觉——为毛,周泽楷好像演莎乐美演得最好啊……难道影帝他特长反串?

另外还有件事,唐柔今天一天都在叶修周围吸鼻子。

她有点迷惑,为什么今天叶修身上有股甜甜的花香和果香味……




江波涛一晚上没睡好,一收到周泽楷的信息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微信内容很清楚:陪家人,请假半月。

江波涛看到微信泪流满面。陪家人?你家人谁不认识啊!都嗨皮得在国外度假呢!稍微查查就知道是在陪你的Omega了!老板要是看到这条消息能吓掉半条命,说不定会雇佣个什么杀手之类的,把他的Omega前辈给扼杀在摇篮里!

江波涛瞪着一双熬红了的眼睛,为了保护周泽楷,只好进一步伪造证据,欺上瞒下……绝对不能让这件事伤害到周泽楷的声誉!

金牌经纪人可不是白当的,保护不了自己家艺人还当什么经纪人!


——————————————————————

PS:

吐血…………写个《莎乐美》写了爆炸多………………捂脸……一车废话,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看着觉得烦……


其实早就想写影视圈(几年前还没退原创坑的时候就想了),没想到居然献给了周叶。之前犹豫了下要不要ABO,如果不是ABO世界观,就要去纠结很多伦理道德社会观念的问题了。艺术和人性一起写也很不错,内容会扩充很多,但是想想就有点累……所以直接塞进ABO里,你好我好大家好。



评论(50)

热度(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