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3}

#老汉推车四平八稳

#手推车


>>>Chpater. 3

>>你看起来很好吃

H市香格里拉酒店,地下停车场。

方明华被周泽楷吓得不轻,一下子展现出了300%的办事效率。搞到了Omega抑制剂之后,火速赶往事发地点,发现周泽楷不在房间,车也不在停车场,就赶紧蹲守在地下停车场通往酒店的贵宾通道拦截。

方明华捉急得在入口通道来回踱步,手机上监视着周泽楷车的GPS定位,一边还要时时和江波涛同步信息。

江波涛:来了吗?

方明华:还没有。

江波涛:一定要看清楚是哪个Omega,千万别是同行。

方明华:明白。

半个小时之后,周泽楷才出现在贵宾通道。应该说,是周泽楷和某Omega。而且这个Omega还被抱在周泽楷怀里,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他,没错,他,男性Omega,身上盖着周泽楷的外套,方明华并不能看到他的脸。

周泽楷走的大步流星,步步生风。

方明华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天塌了都一脸面瘫的影帝竟然如此着急,瞬间脑补出了很多狗血的电视剧情节,比如说天雷地火,强行标记,奉子成婚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

“怎么回事?”方明华不得不小跑着才能跟上周泽楷。

周泽楷不回答,继续大步流星。

方明华知道自己问问题的方式不对,于是改口,“这是谁?”

“一个前辈。”

前辈???同行?????

完了完了完了。

方明华忍住内心的震惊,“这是,发情期?”

“嗯,大概。”

“Omega抑制剂弄来了,市面上最好的牌子。用的时候直接拔掉盖子,调整剂量,肌肉注射。”

方明华一路做贼一样掩护着周泽楷冲回房间,还好一路没碰到人。


房间门前,周泽楷小心翼翼把意识不清的叶秋放下,轻声问,“前辈,站得住吗?”

方明华帮周泽楷把门刷开,然后把装着药剂的袋子递给周泽楷,还没来得及看清周泽楷身边的人到底是人是鬼,就被“嘭”得一声,关在了门外。

方明华泪流满面。

要知道周泽楷平时对待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彬彬有礼,这回自己居然吃了一记甩脸门。

方明华顿时有种自家孩子长大了,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感受。很伤。



叶修迷迷糊糊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把他带回了酒店,然后给他注射了抑制剂。

神经被麻痹一般的刺痛逐渐消失了,叶修的意识渐渐恢复。他眨了眨眼睛,看到跪在床边上,一脸不知所措的周泽楷。

“前辈……?”

叶修轻轻呼了一口气,迷迷糊糊发出了一声软绵绵的呻吟。

什么鬼……

别说周泽楷了,叶修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低哑,性感,带着明显的欲求不足。

周泽楷一瞬间脸就红了。

因为他又感受到了叶秋的信息素。还是没有味道,但是他偏偏能感觉到,那东西让人心跳加速,头脑发昏,让人从心底产生一股几乎无法抑制的冲动。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默默无语了几秒钟。

叶修的身体在不断的升温,心跳不断的加快,下身开始浮现明显酥酥麻麻的感觉。叶修试图起身,然而稍微一挪动,他自己都感觉到了非常明显的湿腻的感觉。

叶修咬了咬牙,憋出几个字,“抑制剂……没用?”

周泽楷明显的慌神,手指如飞敲着手机。

门外来回踱步的方明华看到微信弹出一条消息:

周泽楷:抑制剂按计量已注射,发情没有恶化,但是发情热也没有退却。怎么办???

从来以句号结尾的周泽楷,竟然连打了三个问号。

方明华身为一个BETA,并不是很懂这些,赶紧截图又发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身为一个BETA,知识面也没有覆盖这方面,赶紧查百度。

片刻之后,周泽楷收到一大段看起来还挺靠谱的解决方法:

方明华:发情热没有退却是因为残留的Omega信息素需要有Alpha信息素中和。

方法:购买一支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皮下注射,进行中和。

方法2:准备一只活蹦乱跳的成年Alpha,对Omega进行临时标记,进行中和。

方明华后面紧跟了一句:要去买信息素吗?

然后他转念想起来,周泽楷是Alpha啊!听说Alpha本能对自己的伴侣占有欲都非常强!我这不是给他戴绿帽子么!作了个大死!

方明华慌慌张张撤回了消息。

周泽楷看着那条飞快出现又飞快消失的消息,心情略微有点复杂。

其实……

他本意……

是想让方明华去买信息素的……

选项2对他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太僭越了?

这个决定,自己似乎没有资格替叶修去做。

“前辈……”周泽楷很乖的把手机拿给叶秋看。

叶秋瞄了一眼手机,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之后,轻微叹了口气,“算了……既然情况不严重,那忍一会儿就好了。”

周泽楷轻声“嗯”了一声。

忍一会。叶修真的是这样想的。

以前的发情期,都有苏沐橙小心翼翼帮他算着时间,控制着用药,而且叶修发情期来得又很迟,他根本就没有处理这些问题的经验。

叶修趴在床上,意识有些模糊,毕竟他已经是很累了。发情期是从昨天开始的,他用了不怎么靠谱的廉价抑制剂,身体一直很不舒服。结果今天又撞上了周泽楷……一整个活体信息素喷发机。

真是一刻也不得休息啊。

叶修恍恍惚惚地想着。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仿佛是原野间清新的野花,带着绿叶的青翠,花蕾的甜蜜,和朝露的潮湿气息。

没有人知道周泽楷是什么味道的。

以前就曾经有不少Omega的演员表示过,周泽楷从来不会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即便在表演的时候贴得多么的近,看上去多么的动情,那种恋人的感觉多么的真实,即使甚至有Omega试图放出信息素去诱惑周泽楷,这个人都能保持着一种近乎非人类的自制力。


叶修仿佛是被那股香气迷住了心神,他张开眼睛,眼神有些迷离得看着周泽楷。

花香之后是清甜的果香,似乎是一颗密桃,清纯且透出诱人甜蜜。

周泽楷的脸映在昏暗的灯光下面,光影交错着,好看得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叶修的目光滑过他高挺的鼻梁,落在下面湿润的嘴唇上。

叶修忽然就挣扎着爬了起来,在周泽楷惊愕的目光下面,神志不清得凑近了他。

叶修轻轻地嗅着周泽楷,从鼻梁滑到耳侧,滑到颈间,小声地嘟囔,“你怎么那么香啊……”

甜得让人想咬一口。

周泽楷僵硬地一动都不敢动,挺直了腰背惊恐地看着紧挨着自己的人。这个人是叶秋啊,叶秋,是那个……叶秋啊。

周泽楷忍得心脏都已经开始痛了。其他地方难受就难受了,忍一忍就过去了,这一刻,他觉得耳鸣,呼吸困难,他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眼前的人明明没有味道,他却无法忍受得想要死命的去呼吸带着这个人味道的空气。

叶修是不知道周泽楷忍得多么辛苦,他似乎是找到了那个散发着香气的源头,然后完全无意识地舔了一口周泽楷的喉咙。


一瞬间天旋地转。

当叶修发现自己被人狠狠地用压制的姿势按在床上的时候,总算发现了自己作了个什么死。

我次奥,竟然撩拨了发情的Alpha!!!

叶修开始试图挣扎,然而他发现对方的压制力竟然那么的强,他被按住后颈死死的固定在枕头里,分毫都无法挣扎。

周泽楷呼出的灼热气息近得就在耳边,随着他每一次粗重的呼吸,强烈的Alpha信息素汹涌而来,强烈地压制力逼迫着他放弃思考,逼迫他张开腿去臣服。

叶修几乎没有怕过什么,这一刻,他感到了来自本能的恐惧。

不要,不……

叶修在这一刻,感到了绝望。

 

周泽楷咬下去了。

叶修死死地攥紧了床单。


叶修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散在了自己的四周,很近,很浓烈。

然后周泽楷压制着他的手松开了。

叶修的心脏仍旧在狂跳,他撑起了一点身体,侧过头,发现周泽楷那只一直按在他后颈的腺体上的手,鲜血淋漓。

那一口,周泽楷狠狠地咬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原来,周泽楷按住他的后颈,并不是为了压制他,而是为了保护他,是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咬上去。


“前辈,不要怕……”

“不要害怕……”

周泽楷还在轻声的念叨。明明声音里面已经带了颤音,明明撑在枕边的手都在微微的发抖。


叶修本来是真的非常紧张非常害怕。

毕竟活了25岁的老处男,现在竟然差点被一个好像不太熟的后辈给强上了……的情况……怎么说也不太让人能淡定吧……

然而这一刻他忽然就有点释然了。

对方是Alpha又怎么样呢?

这个Alpha是那个周泽楷啊,在自己面前经常脸红又爱紧张的周泽楷。

你看,周泽楷明明人都不清醒了,却还是知道,绝对不可以咬他。

叶修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他相信周泽楷。

叶修明明知道这个自己眼见着出道走红的后辈,是不可会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的。


“怕?”叶修笑了,“别太小看前辈啊。”

周泽楷喘着气,抬起眼睛,不安地看向叶修,仿佛像个做错了事情等待着惩罚的小孩子。

在周泽楷的眼睛里,染着兽欲的血红还没有退却,这种凶暴来自Alpha的本能。然而在崩溃的边缘,即便是下意识的,他也宁愿伤害自己,而不愿意伤害叶修。

叶修虽然脸皮厚,这时候也稍微有点觉得对不起周泽楷。明明是自己犯错,却让后辈背锅。

这一刻,叶修做出了决定。

“做个临时的标记吧。”

叶修素来是个追求实际效益的人。既然周泽楷对他来说完全无害,让他暂时标记自己又如何呢?叶修不用再忍受发情热,周泽楷也不用忍受自己信息素的刺激,你好我好大家好。

“啊……”然而周泽楷却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被允许……去触碰叶秋。

叶修以为他没听懂,于是指指自己后颈的腺体,“稍微留点你的信息素呗。”

叶修坐起来,就大大方方解开几颗衬衫的扣子,拉开了衣领,露出修长的脖子以及一片雪白的肩部皮肤。

叶修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邋遢大叔,所以他压根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动作落在周泽楷眼里是什么一番光景。

周泽楷感觉自己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慌忙低头,捂住鼻子。刚才一瞬间他真的感觉到了鼻腔发热,万一留鼻血了,可要被前辈嘲笑死了。

“来吧来吧。”叶修以为周泽楷害羞,于是背对着周泽楷坐在床上,低下头,露出自己最脆弱的地方。

周泽楷看到叶秋用如此顺服的姿态对着自己,赶紧又掐了自己还在流血的手一把,省得自己又一次失去理智。


叶修等了五六秒见周泽楷都没动静,刚想回头催他,就感觉到床垫微微一陷。

周泽楷跪在床上,俯身凑近了叶秋。他轻轻扶住叶秋的肩膀,然后低头凑近了他的脖子。 

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动作。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轻柔吻了下去。

这是一个非常克制的吻。周泽楷小心翼翼的克制着。


叶修出道非常早,十几岁离家出走之后就投入了独立电影的创作,说白了就是叶修这辈子都投身给了艺术事业压根没工夫谈恋爱。而且他发情期来得晚,他二十一岁的时候,还是已经比他要早发情的苏沐橙给他买了抑制剂,教他怎么用简单的几针来解决生理问题。

相比于用了一辈子的人工信息素替代剂,这是他第一次被活生生的Alpha标记。在这一个瞬间,他才真真实实的理解到,为什么情色永远都是艺术最核心的命题。

情色很肤浅?除了刺激人的感官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呢?

以前叶修思考过这个问题。

这一刻他切身得到了答案。


这是一个几乎让他震撼到窒息的瞬间,仿佛一瞬间灵魂都被推出了肉体。

在这一刻,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周泽楷。

这是超越了身体上肤浅接触。不仅仅是肌肤厮磨所带来的舒适。他在精神的最深处,每一个神经末梢,都感受到了周泽楷本身。身上每一个属于自己的细枝末节,忽然就都全部向着另外一个人打开,感受到了来自周泽楷的气息,周泽楷的爱抚。

仿佛自己本身只是一个空洞深渊,而这一刻,在这片孤独的深渊里,开出了连绵不断绚烂的花。

叶修不知道自己沉浸在这种感觉里有多久。

他甚至想永远沉浸在这种震撼里,不要醒来。


等到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被周泽楷抱在了怀里,两个人还十指相扣。

“还好吗?前辈……”

叶修也不知道标记持续了多长时间。

热度来得快,退却的更快。叶修的身体从刚才激烈的感受中迅速回归平静。这时候身上黏腻的汗湿和其他各种奇怪的感觉纷纷涌了上来。

叶修终于感觉到了尴尬。

“咳咳……”他干咳了一声,“过了多久了?”

“十三分钟。”

我还以为过去一两个小时了呢……叶修心里默默槽了一句,然而委实没脸说出口。

“我去洗澡。”叶修说着,挣扎要站起来,结果当然是手软脚软东倒西歪。

哎,年纪大了真是经不起折腾。


还好小周从善如流,一路扶着叶修,把他护送到浴室。

周泽楷帮叶修放好洗澡水,把浴巾拿到浴缸边上,然后又跑出去拿了瓶矿泉水回来,拧开了盖子也放到浴缸旁边。

叶修看到周泽楷这个大影帝跑前跑后像个小助理似得伺候自己,于是笑道,“小周你这么殷勤,是要对我负责吗?”

叶修这句话其实是开玩笑的,然而周泽楷却是一瞬间目瞪口呆,外加面红耳赤。本来脸就已经微红了,这一刻更是红的像个番茄一样。

叶修本来是打算调戏一下他的,结果调戏成功是成功了,结果自己也被技能反伤,陷入僵直状态。

我靠不是吧,他真的要负责?

而且这个反应,难道……小周他?暗恋我?

叶修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大排question marks。

不会吧?周泽楷?

周泽楷为什么会喜欢我?我总共也没跟他见过几次面吧?每次见面也没怎么说过话啊?难道是刚才一见钟情了?Alpha和Omega的天然异性相吸??

对谈恋爱以及异性交配着实没有经验的叶大导演一瞬间就陷入了茫然。

这只是本能吧?

然而这个时候周泽楷低下头来,轻轻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

这个吻停留的很久,并且带着无比的虔诚。

叶修饶是脸皮再厚,抬眼去看周泽楷表情的时候,也略微有几分尴尬。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说话。 

本来在这样的气氛下面,“爱你一生一世”之类的台词似乎很容易就能脱口而出了。

然而周泽楷只是沉默地看着他。偏偏,不说话不代表着不表达,叶修当然也是能看得出来,周泽楷眼睛里表达的东西,比任何轻许的承诺都要厚重的多。



评论(25)

热度(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