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五話}

#讲一个鬼故事:发过一次的15章莫名其妙消失了………………?

>>十五話

>>>>记忆与幻影

茨木童子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那一晚,夜色如水。银色的月光洋洋洒洒雨雾一般落了满屋满地,窗边的篁竹在地板上映出黑色的妖娆剪影。

……是哪里呢?

屏风的后面铺着的是床褥。被单上有轻微的果酒的香气,甜蜜而芬芳。

一只手白皙的手忽然伸了出来,它用力地抓紧了床单,揉皱了床单边缘绣着的荷叶。另外一只更加修长骨感的手随之覆上。两只手慢慢的摩挲,纠缠, 十指相扣。

……是谁?在做什么?

“嗯……”

压抑而莫名色气的喘气声一点点响起来,然后那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响亮,仿佛就近在耳边。

这是……什么声音?

“唔……不、不行……”声音里带着隐约的哭腔,以及更多的却是不能抑制的情欲。

茨木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脊背发麻,灼热的温度从下半身骤然升起,一瞬间就蔓延了全身,蔓延到眼角,耳稍,蔓延到了每一个指尖。

“呵……不是不行吧?”低沉沙哑的嗓音慵懒响在耳边,温热的气息吹得他又是一阵发抖。

茨木张开眼睛,侧头看着紧贴着自己后背,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那个人。

月色之中,唯有那双紫色的眼眸,亮的如同星辰一般,如同宝石一般,夺人心魄,让世间的一切都为之黯淡。

……是……

“酒吞……?”

茨木猛地张开眼睛坐了起来,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沸腾。

酒吞?

等等……

……

眼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萧萧的风穿梭于林叶之间,无数枝叶碰撞着发出海潮一般的鸣响。

刚才那是什么?!

茨木混乱地呆坐着,一时间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梦?刚才……做梦了?

为什么那感觉那么真实……

“这是怎么回事?……”

茨木童子莫名其妙看着神采奕奕傲然挺立的下半身。

???

这怎么办?

感觉好奇怪?

得了失忆症的茨木童子一脸懵逼。

显然,他连那档子事儿也一起都忘光了。


····

茨木找回了自己的手。

不过很遗憾,这只手已经无法再装回他的右臂上面了。八百比丘尼非常遗憾地通知他,茨木这辈子只能做个杨过了。

茨木晃了晃聚满了来自阴界妖气的空空袖管,表示自己即使没有了胳膊,光是这些妖气就能把那些弱了吧唧的妖怪和人类吹飞十万八千里。

“啊,那不是没有用了?”茨木嫌弃地看着那只秀气的,跟自己目前的样子格格不入的手臂。

比丘尼笑了笑,“也不是。如果把这只手上面残存的妖力收回去,你会变得更强。”

“哦?”茨木一脸不屑地瞥了那只手一眼,“人类时的我如此弱小,这点妖力有与没有,能有多大分别?”

比丘尼低眉敛目,仍旧只是冷冷的微笑,“不要低估了,人类的信念啊……”

“人类的信念?”

“在这只断手上面,留存的力量是身为人类的你最后为了保护什么东西时而留下的执念。说不定……”比丘尼抬眼看着他,笑得别有意味,“拿回妖力,你能顺便想起些什么也不一定?”

茨木微微一怔。

想起来?

“真的?”

“我只是猜测,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比丘尼回答的相当暧昧。


茨木立即毫不犹豫地抓起了那只手,手上最后凝聚的妖力被茨木收回了掌中。随着最后一丝妖力消失在茨木的指尖,那只手便在一瞬间,化为了一片灰烬。

茨木属于人类的最后一点点证明,终于在这一刻,也消失不在了。

拿回手臂的第一天晚上,茨木就做梦了,一个他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梦。

梦里有一个很熟悉的房间,有酒吞童子,还有…那只手?


······

酒吞睡着了。

今天,他比以往要更加的醉。

红叶变成了恶鬼。她不分对象地吞噬着比自己弱小的妖怪,挖开他们的肚子,吃掉他们的血肉。

她不断的告诉他——一切都是为了美好的晴明大人啊;一切都是为了我最爱的那个男人啊;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放弃任何东西……


酒吞看着她进食的样子,看着她杀死别人的样子,却无法阻止。

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立场去阻止。

他看着红叶,就如同看着茨木,虽然他们一点都不像。

他想我茨木童子曾说过的话:

他说,吾友酒吞童子,我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了,成为我的朋友吧!

他说,你不是说过吗?只要我与你一般强大,就做我的朋友…

朋友?

事到如今,他居然,顶着那样一张脸,来跟自己说做朋友?

呵。

酒吞捂着眼睛突兀地笑了起来。

可是。

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怪罪茨木童子呢?

茨木童子根本什么都没做错。茨木变成如今的样子,不全部都是因为自己吗?

无论是那个黑发的少年,还是那个白发的妖怪……都是一直在遵循着自己所说的话,追寻着自己的背影。

造成这一切的,不就是他自己么?他有什么资格去迁怒茨木童子?

酒吞疯狂地灌着酒。

他醉倒在路边,醉的爬也爬不起来。可是又何妨呢?还不够,还不够多……

舌头已经麻木得尝不出酒的味道,只剩下胃里火辣辣的疼痛。他仿若什么样感觉不到,还是在继续的喝。喝。喝。

说不定…茨木自己更喜欢如今的模样?强大的妖力,至高的力量,抛弃了那些弱小胆怯脆弱……然后,他会挑战、打败自己,成为下一个王。

酒吞不想继续思考了。

他的脑袋像是坏掉了一般无法停止地告诉他,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从今以后你将就这样带着无法追溯的回忆,孤单的一个人逐渐走向毁灭,走向死亡。

他就近在咫尺,但他,再也回不来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都是你的错。

这个事实,让酒吞感到令人发抖的恐惧和逼人发疯的绝望。

还是喝醉了吧,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不要再想了…


··

茨木找到了酒吞。

也不知道是因为茨木终于找出了诀窍,还是因为今天的酒吞格外疏于防范。今天,茨木终于在一个废弃的神龛前面,发现了一个长满了青苔的地藏菩萨外加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酒吞童子。

酒吞睡得很死。他背靠着葫芦,像是怕冷一般蜷缩起来。茨木是不知道酒吞喝了多少,酒吞整个人都仿佛被泡在了酒里,四周都散发着浓烈地几乎刺鼻的酒味。

任何人看见这般的酒吞童子,大概都只会说一句---哎呀,昔日的鬼王沦落至此,真是可怜啊。

然而茨木童子显然不在任何人之列。

茨木眯着金色的兽瞳贪婪地盯着酒吞,那神情像极了一个盯着肉骨头的狗,仿佛随时都会扑上去一口把对方整个吞下去。

啊……酒吞如此的姿态,多么的脆弱又无助……好想要保护这个人啊……

茨木蹲在酒吞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啊……瘦了啊,头发也变得没有光泽了……面颊都凹下去了…眼眶也好黑…

茨木暗暗地想,这样脆弱的酒吞,一点也不威武,一点也不强悍……可是……为什么看起来,更加的让他觉得兴奋呢……

茨木不由自主伸出手指按在了酒吞的眉心,轻轻把他在梦中仍旧深皱着的眉头抚平。

酒吞的皮肤也冰冰的,然而那皮肤的触感却让人爱不释手。茨木的手指有些不受控制得慢慢向下,顺着笔挺的鼻梁滑到了微陷的眼眶。

他的指尖轻轻扫过了浓长的睫毛,眼角,然后顺着微微有些突兀了的颧骨滑到了唇边。

茨木的指尖来回摩挲着酒吞柔软的唇,那看上去显得薄情的唇,却一如他预料的,是让其他人都不曾想象的柔软温润。


茨木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感觉到自己指尖的颤抖。

他感到一阵陌生的兴奋。

他感到一阵强烈的焦躁和干渴。

在茨木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的身体,他的唇已经不受控制地吻了上去。

也许说吻不太合适。他没有章法地舔舐着,轻轻地啃咬着,全凭本能。

酒吞似乎是做梦了。

他轻微呻吟了一声,眼角忽然就落下一滴泪来。

茨木下意识伸出手指,在酒吞的耳际接住了那滴泪珠。

果然……是冷的呢……

他低头舔了舔酒吞的眼角。

咸咸的味道。

茨木的唇摩挲着酒吞的眼睛,亲吻他湿润的睫毛。而他的手指已经不受控制的扯开了酒吞的衣襟,他灼热的手贪婪的抚摸着酒吞的腰,腹,感受着每一块肌肉的凹陷和皮肤细腻紧致的触感。

天哪………

茨木的头昏昏沉沉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服从于自己的本能。

妖怪就是这样容易顺从欲望的东西。

茨木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时候,把酒吞整个人压在了身下,他跪趴在酒吞身上,毫无章法胡乱啃着身体下面的人。

下巴,脖子,锁骨,肩膀,胸口,乳尖……

他感到一波又一波陌生的快感刺激着他的头皮,他真想……就这样把酒吞童子整个都拆吃入腹。


茨木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丧心病狂地几乎咬遍了酒吞胸口的每一块皮肤。

酒吞整个胸前被他咬成了一片淡淡的粉色,上面还留着好多牙齿印…

“啪”得一声脆响。

茨木童子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天呐!!!

我在干嘛?!!!!

我、我难道……………………想要吃了酒吞??????

茨木惊慌失措地跳起来,七手八脚猛地向后跳了两米远,然后飞快地又向后退了七八步。

不不不,肯定有哪里不对……

不不不不,我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茨木童子手足无措捂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尖叫一声向着森林深处撒丫子飞奔而去。

······

三尾又回到了山林里。

今天,她的地盘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光是满地黑色的羽毛,就已经彰显了来者的身份。

大天狗站在树梢,居高临下看着白毛的狐妖,“听说……你带茨木童子去找回了手臂?”

三尾速来也是不太喜欢这个傲慢的大天狗。

这家伙脸虽然好看,性格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

三尾挑着眉梢笑,“这与您有什么关系?”

大天狗不爽地皱眉,“你这般弱小的家伙,不要做多余的事!”

“哎呀,反正我这样的弱小妖怪,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呀,您这般的大佬,为何还要管这些小事?”三尾轻笑一声,呛回去。

三尾这厢正跟不讲理的某天狗唇枪舌剑,就听到老远传来茨木童子的声音,“三尾——!!!三尾——!!!”

三尾和大天狗同时噤声,齐刷刷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声音由远及近,随着声音越来越响,一个白毛怪物一头冲出草丛,在三尾面前带起一阵狂风外加无数树叶才堪堪停住。

茨木童子满脸惊恐,上气不接下气,“我、我我我……我……”

三尾从未见过茨木如此惊慌失措,不免也有些紧张,“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还特别在意地看了看茨木脸上一个血红的掌印——这是怎么回事?茨木童子被人打脸了?谁现在有这个胆量肝扇茨木啊?

“吾……吾辈……啃了酒吞童子!!!”

“………”树上的大天狗一脸懵逼,他的本能告诉他,应该立刻扇翅膀走人。

三尾眨了眨眼睛,反映了两秒之后,搞懂了目前的状况。

她忍住笑,一本正经问道,“咬哪儿了?”

茨木愣了愣,然后开始板着手指数起来,“嘴……还有脸,耳朵脖子下巴胸口乳*&%¥@……”

茨木还在数,直男癌大天狗已经失去理智,扑闪着大翅膀,哗啦哗啦,一路掉毛,歪歪扭扭飞快地飞走了。

大天狗一手捂脸,痛心疾首。

他觉得,现在自己不仅有恐女症,还有恐钙症了!


三尾努力憋住笑,“哦……那是挺严重的……然后酒吞打你了?”

“啊?”茨木莫名其妙地看着三尾,“没有啊。酒吞童子喝的太醉,并没有醒过来。”

“哦……那这个巴掌印是……”

“是我自己扇的!”茨木回答得正气凛然,“我竟然对最尊敬的酒吞童子做出如此这般过分的事,我无法原谅自己!”

“噗——哈哈哈哈哈哈……”于是,三尾终于撑不住,笑得在地上打起了滚。

——————————————————
1) 到了展现痴汉力的时刻了,心疼一秒欲求不满的茨木和他的小茨木

2)十月新番简直不能更棒……小排球/花滑/乌冬国

乌冬国是为了看组长XU1

小排球Yoooooo,

昨天把GANGSTA补完了,以前就追过漫画。据说动画公司破产了于是没有第二季了……顺便买了好多手办……我最近真是宅的不要不要的。。每天各种吧唧钥匙扣痛包手办买买买买

评论(10)

热度(114)

  1. 离人节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