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四話}

>>十四話

>>>>

酒吞觉得一秒之前,认真想要与眼前这个白发妖怪决斗的自己,简直蠢得可以。

酒吞低下头嘲讽地苦笑了一下,抬眼瞄了一眼面前仍旧一脸兴奋着的茨木童子。

被我打败?

交予我支配?

这白痴又被什么奇怪的人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啊……混蛋……”

“玩笑?”茨木莫名地发现酒吞全身的煞气突然都散去了。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

酒吞懒洋洋地挠了挠脖子,然后转过身,“你这家伙,别再缠着我了,我真的觉得烦了。”

“酒吞童子!你要去哪里?!”

然而酒吞却没理他,而是对一直躲在树后面装睡的红叶抬了抬下巴,“喂,红叶,走了。”

红叶眨了眨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茨木童子,“啊,这些是你的朋友吗?”

“我不认识他们。”

红叶对着茨木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嘴上却说着,“还真是可怕的人呢。”

茨木耳朵尖,这话听得清清楚楚。

“……”这女人!

茨木眼睁睁的看着酒吞伸出手,贴心地扶起红叶,还用那副好听的嗓音特别温柔地说,“还好吗?站得起来吗?”

为什这么的温柔?

啊……对了……

酒吞这个家伙从以前开始,对女人就一直很好……

身边的女人也一直是没完没了的……

茨木感觉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却只是那样模糊而零碎的一个念头,明明就呼之欲出了,却怎么也抓不住。

茨木还想努力地想起些什么,脑子里却是一阵阵针刺一般的疼。

头又疼了……

最近他总是会莫名的头疼。

似乎,自己忘掉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忘掉了为什么自己会失去了右手,忘记自己那颗人类的心是怎么死的,忘记有关于于那个红发妖怪的许多许多事情……

茨木用力抓着自己的脑袋,茫然地晃了晃头。

直到酒吞和那个碍眼女人的背影消失在红叶林中,他才回过神来。

茨木童子呆呆看着酒吞消失的地方,忽然觉得一阵茫然无措。

“酒吞童子为何不肯与我一战?”

大天狗这个时候总算从茨木那句“身体交给你支配交给你支配给你支配支配配……”中回过神来。

大天狗翻了个白眼,内心默默腹诽——还不是被你那句鬼台词给吓得……

茨木狠狠地握紧了拳头,“为什么……”

为什么不守信用?明明说过只要我足够强大,和你一样强大…

“是因为那个女人吗……”茨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这种想法似乎原本就在他的脑子里,现在突然就自己跳了出来,“因为有了女人,所以不需要我了吗?”

大天狗哑口无言。

这又是哪一出啊?!跟那个女人有毛线关系啊!

大天狗现在也是头脑一片混乱。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想理会这个怪异,不,是诡异的茨木童子了。这家伙的脑袋根本就不正常。

茨木用力地攥紧了手指,“是因为那个女人,酒吞童子才变得脆弱了吗?!”

大天狗丢下一句“我不陪你发疯了”就扇翅膀走人。

留下茨木,只剩他一个人。

… 

茨木一个人寻找着酒吞童子。

他到处东闻闻西嗅嗅,寻找着酒吞童子的踪迹。然而酒吞童子也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他找到,每一次茨木不是被绕进酒吞布下的阵里,就是在赶去时已发现人去楼空。

茨木不分昼夜地寻找着,抓过每一只他看到的妖怪质问酒吞童子的踪迹。为此他不知道和多少妖怪动了拳头 ,也被群殴过,也被围堵过,打伤过无数的妖魔鬼怪,也被打得几乎爬不起来过。

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他一直一直想着酒吞的事情,然而记忆仿佛就在某个时间点突然断线了。

他记得酒吞曾经在月下喝着酒,给他讲一些人间的趣闻;他也记得酒吞曾经点着他的额头,告诉他要小心那些不怀好意的妖怪………

他还记得……

茨木猛的把头撞向了身边的树上。

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撞的太过于用力,差点没把树给拦腰撞断了。


“哎呀呀,这树是怎么得罪你了?”

忽然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茨木捂着又开始疼痛的头,向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一个漂亮的白毛狐妖正微笑着看着他,她背后三条毛茸茸大尾巴正悠闲地甩来甩去。

“三尾?”茨木脱口而出。

然而之后他却又迷惑了,这个妖怪他认识吗?

“啊啦,你还记得我?”三尾眨了眨眼睛,“听说,你失忆了?”

“不……”茨木迷惑地看着她,“我并不记得自己认识你。”

茨木人类之身死去的消息是凤凰火告诉三尾的。

毕竟,妖界之主因为感情受伤而自甘堕落的话,那些喜欢为非作歹的妖怪们就会蠢蠢欲动,整个妖界都会变得动荡不安。而且,近来京都圈子怪事一桩接这一桩,凤凰林里的结界也有岌岌可危,颇有一些山雨欲来的态势。

凤凰火对世界和平并不怎么在意,但她却很喜欢自己的凤凰林和神社,怎么说自己的地盘还是要保护好。

凤凰火知道三尾素来和酒吞童子的关系还不错,就特地把这消息传给了三尾。

三尾轻轻叹了口气。

真是两个让人操心的孩子呢。

三尾不久前远远的看到过酒吞童子的样子。那家伙成天到晚都喝的醉醺醺的,妖力损耗过度也一直没能好好的恢复,整个人都颓废至极,一副醉生梦死,为情所伤的样子。

三尾那时候也稍稍的有些自责。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撮合他们………反而更好吧……

她原本就明白的,酒吞,说到底,爱上的不是一个妖怪,而是一个人类。对于妖怪来说,人类的生命就有如樱花一般,蜉蝣一般,脆弱的稍纵即逝。

她曾经感受过那样的无力,那样的绝望,她并不想也让自己的朋友酒吞童子和自己一样。

三尾轻轻叹息着,“那看来,是真的了。还真是忘了个一干二净呢……”

茨木把三尾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内心默默评定:三线战斗力。

但是他却莫名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讨厌这只狐狸,于是难得耐心地与她说话,“你知道关于我的事?”

“我不仅知道关于你的事,我还知道很多你和酒吞童子的事情。”

茨木愣了愣。

然后他忽然激动起来,“我和酒吞……?!是什么事!我果然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不对?!快点告诉我!”

三尾抬手,让他稍安勿躁。

“茨木啊,你听着。有些事情,不是你自己想起来,就没有意义。”

“首先,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去做。”

“必须先把你的手拿回来。”

·····

话说那日渡边纲等人酒醒之后,发现自己刚才所呆的茶肆根本就是一处废弃了许久的破屋,破屋里除了一些杂草野花,一些被遗弃了的破旧器物,根本空空如也,什么酒吞童子什么老婆婆都不见了踪影。

他们那时候才明白过来是被骗了,之前所遇到的老妇人八成也是妖怪所变。几人一阵沮丧,然而渡边纲却发现了自己的佩刀,而且还有一大滩血迹和一截断肢。

几个人尴尬无比,为了回去交差,便把那截断手带了回去。说来也是奇怪,这截断肢上一直围绕着一股妖力迟迟不散,几日过去,也不见任何腐烂。渡边纲便说这是斩掉了酒吞童子手下大将的右臂,把这截手当做个展示品放在家中,让同僚都来参观一下这个奇物。

三尾和茨木童子一同来到了渡边纲的宅邸。

三尾还是她一贯的人类贵妇扮相,她这次是化作了渡边纲叔母的模样。

而她身边的茨木嘛……

脚踩二齿木屐,纤腰束素,微微敞开的领口里露出一截如雪般莹白的脖颈。再向上看就是小巧的下巴和微微抿起的樱唇。唇瓣嫩如丹果,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左顾右盼,露出了几分不满的神色,反倒是显得生动的可爱。

怎么看,都是个妍丽地让人几乎移不开眼的美人。

茨木僵硬地站着,用扇子半遮着脸,恶声恶气低声问三尾,“直接杀进去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搞成这幅鬼样子……”

三尾牵着茨木大摇大摆走进了渡边纲的宅邸,每一步都走得姿态万方,尽态极妍,“妖怪呀,就要用妖怪的方法。直接杀进去,跟强盗有什么区别?怎么能彰显我等妖怪的诡计多端?”

茨木任她拉着一扭一扭往前走,边走边歪头认真思考,“嘶……好像也有些道理……”

茨木走得歪歪扭扭,三尾在他差点绊倒的时候赶紧扶了他一把。

“倒是你,让你变个女人,你怎么变得如此漂亮?莫非你是喜欢这模样的女子?”

茨木困难地迈着被衣服下摆束缚地难以移动的双腿。

怎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某人就喜欢这种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外加眼神无辜的人吧……

茨木现在也没有余力去想为什么他“又知道了”。


渡边纲听说自己的叔母前来拜访,便亲自前来迎接。

渡边纲这个叔母啊, 年纪尚轻,又是个美人,渡边纲与她关系速来还算亲近。

渡边纲一眼就看到了女装茨木,眼中流露出惊艳的神色,“这位是……”

“啊,”三尾暧昧地微笑着,“是你叔父最近很喜爱的一位小姐。”

啊,宠妾嘛。

渡边纲看着三尾的表情就明白了几分,于是也笑得非常暧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对这位小姐的美貌也很是倾倒。”

茨木莫名其妙看着那两个一脸贼笑的家伙,然后抬起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脸——之前三尾吩咐过了,不可以动手,尽量也不要动嘴。如果实在生气想揍人,就拿扇子把脸遮住,切不可让人类看到那副凶神恶煞的脸。

于是渡边纲就把这个举动理解成了这位美人她不胜娇羞,欲拒还迎。

后来某日他走夜半走在朱雀道上又偶遇这位绝色女子,结果被其不分青红皂白暴揍一顿……不知道那时候渡边大人是作何感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啊,听说你斩下了妖怪的手臂?”三尾总算把话题转向了正题。

“正是。”渡边纲拍了拍手,便有人把茨木的手像呈盘菜一样地给用个托盘给端了上来。

只不过这盘菜还被装饰了一番,洗干净了不说,用极佳的檀木盒子装呈,手上还点缀了好些珍宝金银。

一眼望去,一条白胳膊被装扮得珠光宝气,看的茨木自己都一愣。

“哎呀呀呀,”三尾夸张的眨着眼睛,一脸钦佩地望着渡边纲,“这就是大人您斩下的妖怪之手么?”

“正是。”

“哈?就是你这家伙砍掉的?”

茨木这才知道,原来就是眼前这个弱了吧唧的男人砍掉了自己的手臂?本来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呢?!

他皱着眉头,把渡边纲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来来回回看了三遍。

这人类战斗力顶多C-吧?!就这种程度的家伙就来挑战酒吞童子?这平安京的老大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而且我竟然会被这么个玩意砍掉一只手?!!那我以前岂不是个D??

茨木童子陷入了愤怒震惊以及自我鄙夷之中,脸上的表情颇为纠结。

渡边纲与一众家臣莫名地看着茨木。

渡边纲有些尴尬,“呵呵,正是。”

渡边纲话音没落,就见眼前绝色女子“呵呵”一声掩唇轻笑,这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笑得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发愣。

这一笑之后,就见女子身影一飘,转瞬之间,那只妖怪之手已经被她拿在了手里。

“老子的手,今日就取回去了!”

她说完,与另外一人一起,化作两道青烟,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当然,这都是尔等凡夫俗子眼中所见情景。

事实是,茨木愤怒掀桌,一把夺回自己的手臂,本是想用那只手啪啪啪啪扇渡边纲几个大嘴巴,结果被三尾一把扯住。

这要是被茨木给扇几下还不得扇出人命来?!

三尾二话不说,拽起暴走的茨木,一溜烟遁走。


······

酒吞童子再次见到红叶,已经是深冬。

他在一片茫茫的雪地里,看到了一身艳红的鬼女。

“红叶?”酒吞站在她几步之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浓烈到了几乎刺鼻的地步。

“啊……”女子闻言,慢慢的回过头来,她的嘴角还有一丝殷红的血迹。

“是你啊。”红叶诡异地微笑着,舌尖轻轻舔掉嘴角的痕迹。

酒吞当然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妖怪的不寻常。

妖力变得异常强大,妖气里混杂了浓重的血气,“你……”

红叶仍旧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呐,酒吞呀。上次,你没有说完的故事。现在还想继续说吗?”

酒吞把自己和茨木的故事告诉了红叶。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也许是因为当时喝的太醉了,也许是因为那时候被茨木童子给气昏了头,也许,是因为再不说出来,再不向谁诉说,他就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酒吞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然后了,从前的他死掉了,他忘掉了我……一切就到此为止…再也不会有什么然后了。”

红叶转过身,她大红色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殷色的干枯血迹,整个衣摆都被染透。她背后的雪地上,蔓延着一条长长的,布满了血迹的路。

她张大眼睛,直直地望着酒吞,微笑着说,“你看,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大事。”

“什么?……”酒吞瞥了一眼她的衣服,手心发冷。

红叶睁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疯狂,“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呀。从前的他和现在的他。只要有爱不就够了吗?”

红叶突然张开手臂,笔直地伸向天空,“我的晴明大人,无论他是什么样子,无论是善良的还是无情的,正义的还是邪恶的,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分别。晴明就是晴明啊!我爱他,无论是什么样的他我都爱!”

“为什么要思考这么多麻烦的事呢?”红叶,慢慢放下手,对着酒吞单纯的微笑,“不记得又怎样呢?他就是他,不是吗?”

“酒吞啊,清明大人告诉我,只要我吃掉那些弱小的人类,那些弱小的妖怪我就会变的更美了……我有在好好的吃东西哦,吃了好多好多…你看,快看,我的脸,我的皮肤,是不是很美?”

“晴明大人他说了哦,只要我变得美丽,他就会爱我……”

“哈哈哈哈哈……”

酒吞童子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疯狂的女子。

只是短短的时日不见,那个善良而单纯的妖,就堕落成了眼前的恶鬼。

她的身影,在一瞬间,似乎和谁的重合了。

天真与疯狂,大概,只有一线之隔。

为什么这么傻呢?

酒吞在这一瞬间,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冷。

“你做这些……只是……因为那个家伙这样告诉你吗?”

红叶闭上眼睛,幸福地微笑着。

“是啊,我相信这晴明大人啊,相信着晴明大人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一定,很快就会来接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经历了前半段的OOC之后,我现在要努力理解茨木童子狂热的内心……(好难懂啊!!!)……

2)红叶宝宝的心就好懂多了…



评论(17)

热度(234)

  1. 离人节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