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三話}

#看了看以前写的盾冬……顿时觉得我写的肉清水了好多啊……

#不行我要黄暴回去

#卡文啊卡文

>>{十三話}

>>>>大天狗

大天狗非常厌憎人类。

至于他厌憎人类的理由,简直充分得不能再充分了,充分到如若有一天他忽然化身祸津神,降下灾厄于众生,灭了整个京都,你都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指责他。

大天狗曾经是个怨灵。

成为怨灵的原因是绝食而死。

绝食而死的原因是他被自己的亲哥哥陷害栽赃,扣上谋杀忠良的罪名,罢黜了太子之位,流放千里。

大天狗生前出身皇家,为早良亲王。

他爹是天皇,他哥也是天皇,作为家里很多余的那个人,他一早就看破红尘出家了。他爹退位之后忌惮他哥独揽大权,搞些什么政治改革,于是就把一直老老实实抄经念佛的早良亲王给弄回来当了个太子。于是他哥看他就很不顺眼,逮住个机会就把他给结果了……

早良亲王,也就是大天狗,他无论是死前还是死后,都是一个认死理的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犯了错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于是他就宁死不屈地活活把自己饿死了,生前报不了仇,死后成功转生觉醒成为了暗牧,啊不对,怨灵,非常凶悍的怨灵,一秒就咒杀了天皇的第一皇子,和天皇最爱的皇妃,把整个皇城诅咒得腥风血雨。

本来嘛,他还战斗力十足,估计分分钟咒杀完整个皇族都不在话下,然而这个时候他哥天皇大人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为了平息自己亲弟弟的怨灵,追封他为崇道天皇,为他建造御灵神社,组织了十里八乡的村民们前去祭拜。

于是怨灵变成了神,早良亲王的怨灵成为了大天狗。

至此,天皇大人仍旧畏惧早良的怨灵,于是逃离了曾遭诅咒的旧都,迁都平安京。

“哼,追封?祭拜?尔等小人只是畏惧于我的力量。”曾经,大天狗坐在自己的神社红色的鸟居上面,指着远处的京都对荒川之主说,“若有一日,时机成熟,我将亲手会掉那个家伙所建造的平安京。”

说出此话时,大天狗那张英俊的脸上,是属于怨灵般扭曲的神情。

荒川嘛,活得久了,看尽了朝代更替,也不是很能理解大天狗都成了半神了,还哪儿来的那么大怨念。

只是,他觉得陪着这个大天狗闹腾一番也不失为一个杀时间的好办法。

于是,他说,“到时,吾必将助汝一臂之力。”

至此,大天狗视荒川之主为知己。

至于荒川视大天狗为什么就不知道了。

······

某一日,大天狗突然带回来了个茨木童子。

本来荒川是一直蹲在大天狗在深山之中的神社里的,突然多出来这么个吵吵闹闹的家伙,荒川其实心里是颇为不爽的。

荒川不喜欢这家伙。

不过说真的,荒川好像谁都不喜欢,除了大天狗之外。至于他为什么喜欢大天狗这也是个谜,毕竟大天狗殿下似乎除了一张脸之外,也找不出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了。

荒川懒洋洋坐在矮桌边上,手边摆着的是他和大天狗那盘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棋。

“吾友,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茨木童子?”

“对,”大天狗收拢翅膀,落在荒川的背后,语气里带着一点得意,“当年我果真没有看错,他的力量,绝不在酒吞童子之下。”

荒川微微抬了抬眉梢,“所以?”

“所以,我会指引他……只要让他打败那个碍事的酒吞童子……”

大天狗和酒吞童子,也说不上是有过节。

只不过二人为妖的理念差距太大,导致二人相遇以来就不对盘。人生观价值观上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酒吞喜欢人类,而大天狗极其的厌恶人类。

就因为这片儿是酒吞童子的辖区,这几百年来,大江山方圆千里的妖怪都不许过分为非作歹,一直与人类保持着和平共存的状态。

肚子里一直憋着气的大天狗,就一直没能撒气,结果怒火就越烧越旺。

“总该……”大天狗瞄着那个正在自己的兵械库里面挑盔甲的茨木童子,“收拾掉那些虚伪自私的人类了……”

大天狗仍旧是心心念念干掉京都。

这是个执念,即便从怨灵变成了半神,一时半会儿执念也不会消失。

荒川是觉得大天狗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因为,茨木童子从本质上是跟他不一样的。荒川从看到茨木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茨木童子,对于君临妖界,并没有任何兴趣。

然而他也只是扇着扇子在一边看着,并没有多言。

荒川也很想看看,那个一直傲慢的大天狗脸上,显露出挫败的神情呢……

一定会很有趣的。

····

妖怪多多少少都是有点奇怪的。

毕竟嘛,精怪化成形的东西,你也不能指望它情商智商有多高。而茨木童子这种,脑袋里头还插了两块木头的,脑子就更加不好使了。

他跟着大天狗走掉的头一天,就把自己失忆了这回事给抛到了脑后。连为什么会少了条胳膊这件事情,也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变强。

变得如同酒吞童子那么强。

然后。

让他认同我。

至于认同之后呢?可惜脑容量有限,他压根没想这之后的事情。

这一日,在和荒川第三十七次插旗之后,茨木第三十七次被荒川的“游鱼”给打飞了。

然后,第三十八次,他从地上跳了起来,“再来!”

荒川冷冷地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丢出一句口头禅来,“垃圾。”

茨木迷惑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称大天狗为‘吾友’?别人就都是‘辣鸡’?”

荒川冷漠地瞥了他一眼,但还是回答,“因为,只有他是特别的。只有他,是吾认同之人,才有资格作为吾的挚友。”

“挚友?”

荒川有点不耐烦了,转身,甩袖,走人,“一生,只此一个的朋友。”

荒川的背影消失在林子里,留下茨木还站在原地。

“噢……”茨木低下头,看着自己血红色的手指,忽然没有理由地笑了一声,“呵呵……吾友……”

酒吞童子。

只是想到这个名字,就会让胸口激动地发痛啊……

·······

秋末冬初。

枫叶林里的红叶,开始疯狂的凋谢,如雨一般,被风毫不留情的卷落,然后逐渐的枯萎,死亡。

在这个红叶凋零的时候,酒吞童子与红叶的相遇也许是个必然,也许是个巧合。

红叶是诞生于枫叶林之中的妖怪,诞生于人们对于枫叶的赞美。所以她从诞生以来就以美貌著称,不同于樱花和桃花的艳丽可爱,她的美带着一种属于秋日的清冷和凄美。

传闻之中,这位红叶小姐,比起酒吞童子更可说是风华绝代。

那一天,酒吞遇到了那个黑发的女子。

她背对着他,身着一身藏蓝和服,黑发如瀑,静静站在最大的一颗枫树下面,抬头望着一片红色的枫叶,如雨一般的调落。

酒吞一动不动的站着,静默看着这一幕。

同样是喜欢看着枫树发呆吗?

连这种……脆弱的气息,也很像……

只是背影再怎么的像,她身上带着枫叶味道的妖气也告诉他,那不是他。

酒吞一边想着,一边却发现,自己的目光,无法从那个身影上移开。

直至星辰落幕,启明星开始上升,女子才终于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回过身来。

那的确是一张美丽的脸,肤色如雪,眸如秋水。

酒吞看着她的脸,自嘲地摇了摇头。

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像他。比那家伙,要好看多了呢……

女子看见了酒吞,略略有些害怕地退了几步,躲在了树干的后面,“你是……”

酒吞倒是习惯于被人畏惧了,他随意靠着一棵树干席地而坐,“我是酒吞童子,你是谁?”

“我是红叶……”

红叶?是这片枫树林所幻化出的妖怪吗?

红叶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酒吞垂眸轻轻笑出声。

他拔开酒葫芦的塞子,灌了一口酒,“我只是想看着你,这也需要理由吗?”

红叶有些尴尬地别开眼睛,脸颊微红,“……我不喜欢被这样看着。”

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单纯少女啊。

酒吞轻笑,收回目光转移了话题,“你很虚弱。”

红叶见酒吞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放松了警惕,在树边坐下。

“是呢……我的妖力不够了,”她看着自己苍白如纸的皮肤,忽然就落下了一滴泪来,“现在的我,一定很难看吧……再过不久,这样的我,大概就要魂飞魄散了……”

酒吞喝酒的动作顿了一顿。

红叶抬头看着枫树,脸上还挂着一滴泪珠,“死了之后,我会重新变成这片枫林的一部分吗?变成一粒土壤?还是一片树叶?”

酒吞喝了一口酒,“谁知道呢。”

“我不害怕。可是……我还想再见晴明大人一面……”

“晴明?”

红叶捂着胸口,她闭上眼睛,落下泪珠,嘴边却幸福的微笑着,“是的,我所爱着的晴明大人。”

“他救了弱小的我……”

“还称赞这样丑陋的我,说我是美丽的。”

“多么温柔的人啊……”

“在死之前,还可以再见到晴明大人,此生也就无所遗憾了。”

红叶说起晴明,便絮絮叨叨,沉浸在了自己的语言之中。


酒吞没有在意她继续在说些什么。

他的胸口感到一阵无由的痛苦。

说什么无所遗憾?

你的人生无所遗憾。

那么我的呢?

“你是多么的傻呀……”

酒吞抬头看着头顶枫树交织着的枯枝,忽然觉得,这片悲催的枫叶林,还真的适合伤春悲秋。


——————————————————————


1)大天狗的人设我看百度里写的是崇德天皇,但是这里年份就对不上了。于是改成了早良亲王。也是个因为怨恨而化为怨灵的皇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都是演绎】。

2)茨木童子为毛打不过荒川之主?

因为荒川是单体!茨木木是单体转群攻啊!

3)这里有点卡文→_→

啧啧,茨木的转变……啊啊啊………

评论(1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