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二話 · 前}

>>十二話 · 前

>>>>八百比丘尼

八百比丘尼,之所以叫做八百,是因为她已经活了八百年。

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不这样做,也许自己也会忘了已经活了多少年。再过一百年,就要改名叫九百比丘尼了呢……

她在凤凰神社也不知道已经呆了多久,反正,时间对她来说已经变得不太有意义了。

真是无聊呀。

八百比丘尼看着阴沉的夜空,发出了此生不知道第几万次如此的感叹。

这样无聊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呢?


她刚刚这样想着,突然就听到了神社门外凌乱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呢?

比丘尼有些好奇地拿起手杖,披上外袍,走出门去。


当她看到酒吞满身是血的酒吞童子抱着同样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略微有一点点吃惊。

咦?

这位,莫不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吧?

鬼王大人,现在看起来可是糟糕透了。全身是血,脸色惨白,走路都一步三晃的……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内讧?暗害?叛乱?

比丘尼脑内小剧场正演绎着一番江湖恩怨剧,忽然听到酒吞用嘶哑地几乎像被撕裂了一般的声音说,“救他……”

酒吞踉跄了一步,差一点跪倒在廊下。然而他的手一直稳稳抱着怀里的男孩子,半分也没有放松。

比丘尼这才注意到酒吞怀里的人。

她垂下目光。

本来……还以为已经死了呢。

仔细去感知,才能发现还剩下一丝丝的生气。

啊……原来不是江湖恩怨,而是儿女情长……

比丘尼收回目光,对酒吞有礼地微微欠身,“请进来吧。”

······

茨木没有死。

那一天,酒吞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抱着茨木去求救。

他找遍了所有能够求助的人。

惠比寿,桃花妖,樱花妖……甚至是莹草和鲤鱼精。

然而茨木已经失血过多,怎样也无法醒过来。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毕竟,茨木是个半妖,身为半个人类的他,还是太过于脆弱了。

酒吞发动了百鬼,寻找可以救茨木的方法,后来是凤凰火飞来告诉他,也需霸占了自己林子的那个古怪巫女能有办法。

于是酒吞带着茨木一刻不停地赶到了凤凰林。

比丘尼收回灵力,把手指从茨木的胸口收回来。

“并不是……没有救了。”

酒吞差一点跌坐在地上,他退了几步,扶住了墙壁才稳住身体。

太好了……

太好了原来……原来还有救……

直到这一刻,酒吞才仿佛终于能够呼吸。

他根本就不敢去想象没有了茨木,他要怎么继续的活下去。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会这么的害怕,怕到连继续思考的勇气都没有。

“真的吗……你能救他?”

比丘尼沉默了许久。

一直沉默到,让酒吞开始觉得恐慌。

屋脚的烛台上,青灯摇曳。风吹过,火光晃动,几乎要倒下,又倏然站起。

末了,比丘尼问,“你……爱着这个人?”

鬼王回答得毫不犹豫,“是的。”

比丘尼抬头看着酒吞,“爱着身为人类的他?”

酒吞的眼睛映着火光,殷红的瞳孔闪着微弱的光,“是的。”

“那你知道,他也是个妖吗?”

酒吞沉默了一瞬间, 慢慢点了一下头。

其实,很早以前,茨木就已经能够自由地变成妖怪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很兴奋地跑到酒吞的面前,变成妖怪的样子给他看,还兴高采烈地告诉酒吞说——你看你看,我左边的角长长了好多呀。

可是后来的,茨木就不再在酒吞面前变成妖怪了。

曾经有一次,茨木在做爱的时候无意之间露出了妖怪的形态。

白发的妖怪,尖尖的耳朵,黑金色的眼睛,漂亮地不可方物。

然而,酒吞却忽然放开了他。

他们对视了几秒之后,酒吞起身,告诉他,今天你就先睡吧,然后披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那时候,茨木意识到,酒吞并不喜欢他妖怪的样子。

酒吞也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其实酒吞也知道,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茨木就是茨木。只是……变成了妖怪的茨木,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这让他不知道要如何来面对那个身为妖怪的茨木。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着他,然而茨木后来并不再展现出妖怪的模样,这件事情也就慢慢被放下了。


“那么……你也爱着,身为妖怪的他吗?”

酒吞愣了愣,他不知道比丘尼为什么要这样问。

他急迫地点头,“无论他是怎样的,我都爱他。只要能救他,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即便是我这条命,也……”

“……是这样吗?”比丘尼微笑,然而那笑意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

“他现在妖力损耗的太多,所以妖怪的部分陷入了沉睡。等他妖力恢复,就能够醒过来了。并需要太过于担心。”

“真的?”酒吞不可置信地看着比丘尼,“就……只是这样?”

比丘尼低头微笑,“我的占卜,是不会错的,唯有这一点,我很有自信。”

“你如果把自己的妖力分给他,他大概会醒的更快一点。”

······

凤凰火认识酒吞童子也有几百年了,头一回看到这么失魂落魄的鬼王。

她所认识的酒吞,强大而又无情。所有挑战他权威的人都败在他的手下,被他扔出了京都的地界。他和其他强大的妖怪,比如荒川和大天狗一样骄傲而目中无人,不削于和任何人为伍。却总喜欢在人间游荡,因为那一张漂亮的脸,经常惹得阴阳两界不得安宁。

只是短短时间没见,凤凰火觉得自己几乎要不认识她的这个鬼王了。


酒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昏睡着的人,握着那个人瘦弱的左手,日夜不停地为茨木输送着妖力,有许多次,他就这样一直坚持到自己妖力枯竭。

他就这样一日一夜,一天一天的看着他,仿佛是生怕自己一眨眼,就会失去那个人。

凤凰火坐在枝头,看着躺在房间里的茨木和守在他身边的酒吞。

凤凰火乃是凤凰涅槃时留下的火种所化,数千年来徘徊人间,后被冥府接受,化作了人形。

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一团火,连个生物都算不上,凤凰火一直觉得自己对感情什么的十分搞不懂,说起感觉来,估计也就只有冷热之分了吧。

忽然,她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气息。

啧,看来是那个女人来了。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凤凰火问。她是真的有点搞不懂。有必要为了另外一个家伙,把自己搞成这样吗?

比丘尼站在树下,也看向那个房间的方向,但是她并没有接话。

凤凰火又问,“那个人类,还真的有救吗?”

比丘尼看了她一眼,目光淡淡的冷冷的,嘴角虽然带着笑意,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她真的在笑。

“这样的伤势,对人类来说是致命的。但是……对于妖怪来说,却不算什么。如果……作为一个妖怪,他就能够活过来。”

凤凰火托着下巴,“哦,那不是很好嘛?”

比丘尼抬起头,看着挂在树上的凤凰火,嘴角仍旧是她那温柔而冰冷的微笑,“是啊。很好。”

······

茨木醒了。

忽然之间,就醒了。

天刚微蒙的亮,半开的窗子外面是一片幽暗的深蓝,唯有天地的边缘,是一丝透明的白。

茨木茫然了一会,然后猛地,他察觉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气息。

茨木眯着眼睛,望着靠着墙壁,累得睡着了的男人。

酒……

他只是稍稍想到了那个人的名字,就忽然感觉心脏有一丝抽痛。

酒吞……?

为什么呢?

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

茨木轻手轻脚地爬起来。

若是往常,只是一点小小的动静,酒吞都会立刻醒过来。但是此时此刻他看起来累极了,眼眶深深地凹下去,嘴唇都是没有血色的发白。

茨木坐在酒吞面前,他想拽过毯子替酒吞盖上,却忽然发现,自己右手的袖管空空如也。

……?

茨木看着自己的左手,血红的尖爪,上面萦绕着一层层不祥的瘴气。

这是……酒吞的妖力?

为什么,我的手会变成这样呢?我的右手呢?

茨木有点茫然,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

只是手而已。只是变得有点不一样而已。

……

酒吞不知道自己睡过去了多久,当他睁开眼睛时,就看到茨木坐在自己的面前,下巴尖儿搁在膝盖上,安静地一直注视着他。

“……”

酒吞觉得原本混沌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

“不是在……”他差点说出来——我不是在做梦吧。还好一瞬间意识到这句话有多蠢,赶紧把后半句咽回了肚子里。

醒了?茨木醒过来了?

他没事了吗?什么时候醒的?自己睡了多久?

茨木看着眼前脸色发白的酒吞,关切道,“酒吞。没事吧?脸色好差……”虽然……酒吞这样虚弱的样子也是那么的美……

酒吞无意识紧皱着眉头,慢慢地摇了摇头。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茨木,努力地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再一次活了过来。

“倒是你,没事吗?”

酒吞说着,眼睛看向茨木的右手臂。

“哈,没事没事。”茨木不以为意地笑笑,还顺手甩了甩袖管,“一只手也并没有那么不方便。”

“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得很呢。也真是奇怪呀,第一次有这样轻快的感觉。”他说着,轻快地跳了起来。

“这是哪里?”茨木走到窗边,好奇地看向窗外,在看到树下面站着的比丘尼时,他疑惑地歪了歪头,“那个人类的女人是谁?”

“她是八百比丘尼,是个巫女。”

“巫女?”

“你受了伤,我来拜托她救你。”

“啊……原来如此。类似个万事屋?”

酒吞看着眼前笑得毫无阴霾的茨木,心中却有一点点的……

“那……既然你没事,我们回去吧……”

“回去?”茨木仍旧是笑着。

“回家。”

“啊好!”

白发赤角的妖怪回过头来,单纯快乐的笑着。

他淡色的唇轻轻的开阖,露出尖尖的獠牙,“可是酒吞,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

酒吞嘴角的笑容还没来得及隐去。

但是他的心底,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冷意。


人类,失去了本心,就成了妖怪。

在失去人心的一瞬间,很多东西都一起消失了。

负罪感,道德感,怜悯之心,喜爱之心。

连同某些属于人类最珍贵的东西,

都一起的,永远的,消失了。


————————————————————

PS:

1)哎呀,合掌,酒吞王様怎么这么美……

本来是茨木的迷妹,怎么写着写着变成酒吞的迷妹了。【挠头】

2)顺便问下=、=

大家逛不逛GACHA=、=?网易新推的二次元站?

刚开了个GACHA的号。。。ID也是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讲真好麻烦啊!干嘛不直接把LOFTER开个二次元专区啦!

评论(2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