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十一話}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十一話}

>>>>骨女

骨女。

已死的女子如果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某种强烈的执念,即使在死后身体已经腐朽,但灵魂却依旧可以依附于骨骸上;逝者的骨骸呈现在爱人眼前的仍是自己生前的容貌和声音,但在周围的人眼中却是拥着一副已朽的骨骸在痛哭的模样。

“京都最近可是不太平呢……总有年轻美貌的女子被杀死,天皇大人听闻此事也是惴惴不安,已经命那个名为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去调查了。”

为了维持生前的容貌,骨女就要剥去人皮覆在身上来伪装自己。

青行灯说完,喝下了茨木沏的第十八杯茶,满足了叹了口气。


青行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串门。

这平安京连同大江山周围的妖怪,都十分惧怕这位整天打着灯笼追着别人打听八卦隐私的姐姐,因为青行灯是那种若不是不问出点什么,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个性。据说,大天狗曾经在如厕的时候发现青行灯从墙壁里穿出来,拿着纸笔询问他曾为皇亲国戚时的感受,结果造成了大天狗对女性深刻的恐惧症。

而茨木嘛,整天闲得慌,是这附近十里八乡最乐意听青行灯讲故事的人。青行灯又最爱喝他泡的茶,两人一拍即合,灯姐就总是过来串门。

茨木给青行灯空了的杯子又斟上新茶,“是又出现了什么恶鬼吗?”

“恶鬼?嗯……就我看来倒也算不上?虽然说是会剥人皮的妖怪……”

酒吞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剥皮还不算恶鬼?在我的地界上作乱?看样子是不想活了……”

青行灯摆了摆手打断他,“哎呀你听我说完,她呀,一百年才剥了三个人,只是最近死了的那个恰巧是内大臣的情人,才漏了馅儿。但是这个姑娘啊,被人察觉之后就慌了手脚,结果又连续剥了好几个……”

茨木有点惊讶,“啊?还是个女人?”

“是骨女哦。我倒是碰见过那位骨女小姐,”青行灯说着,碧绿色如同青灯火焰一般的眼睛幽幽地瞄了一眼酒吞童子,“也打听了她身上的事情。”

“嗯……说起来,那位骨女小姐,似乎是和酒吞你有什么过节呀……”

“我?”酒吞皱眉,一副漠不关心的嘴脸,“与我何干?”

“这位骨女小姐平日里是伪装成了中纳言家的女儿,伪装的极好,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出什么差错,家中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然而呢,最近她露馅之后似乎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开始放出谣言,说京中女子被杀之事,乃是酒吞童子所为。”

“哈?”酒吞皱眉,扬高了声音,“关老子屁事啊!”

“你可还记得一百年前中纳言家的小姐,橘 弥子。似乎……她曾经资助过你一段时间,而且是偷偷卖掉了自己的首饰来资助你的呢……”

酒吞眉头皱的更紧,似乎,好像,也许,大概是想起了点什么。

“那位小姐呀,在你走了之后可是一直痴痴的等着,也不出嫁,一心等着你回去娶她,最后和家中闹崩而断绝了关系,一个人患了恶疾贫苦而死。”

茨木用眼角瞥了酒吞一眼,默不作声的垂下眼帘。

啊……这……怎么办……

茨木内心在纠结。

酒吞似乎也是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他眼神躲避了一下,“逢、逢场作戏而已……她怎么可以当真……”

他扭头看着茨木,发现茨木正严肃异常地盯着自己的手指头发呆,立刻有点慌了神,“喂,茨木你不要生气啊,我当时真的没想和她怎样……”

茨木抬起头连连摇头,“啊……不是的……”他抬手,心疼地把酒吞皱成一团的眉心按平,“……明明都是我的错,却让那位姑娘怨恨了酒吞大人……都是我不好……如果当时不是我硬赖着你不走……如果酒吞大人不是顾忌到我的感受就应当回去接她,最后也不会让她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我的错……害的酒吞大人被误会……还传出这样不好的流言……酒吞大人明明是那么正直的人……”

然后茨木就陷入了“都是我的错”无限循环碎碎念。

酒吞也进入了日常安抚小情人的模式。


青行灯目瞪口呆了几秒之后,迅速拿出纸笔来,缓缓的记下——

酒吞童子之伴侣,生性善良,与世无争,简直乃圣(痴)母(汉)一只。

酒吞童子视之如若珍宝,悉心呵护,爱宠有加……

实乃,良配。

·····

那时候,酒吞童子对此事没怎么在意。

毕竟现在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人类之中的流言蜚语嘛,不过几年,顶多十几年也就平息了。

作为一个妖怪,似乎并不需要介怀。

而且,他有了茨木,已经不想再卷入无端的纷争之中。

只是希望平息此事之后,再也不卷入人间的琐事。

然而,就是因为这一次的疏忽,就是因为太久的安逸让他忘记了警惕……

酒吞为此,不得不用他剩下的整个生命,去永无期限的后悔。


·····

京中的谣言,越传越烈,而且随着女子们的失踪,越发真实起来。

传说,酒吞童子乃是大江山的妖怪之首,专爱化为俊美公子勾引女人,吃掉她们的肉,喝光她们的血,把貌出众的女子,囚禁于自己在大江山的宫殿里。还有传言说,酒吞所勾引的女性都是年龄不大的处女们,因此酒吞童子也就得到了个“处女杀手”的称号。

这个传闻传到了天皇的耳朵里,恰巧,那时候中纳言的女儿也失踪了。中纳言是个爱女如命的家伙,在天皇面前苦苦哭诉,于是天皇就下旨派人前去大江山降服酒吞童子。

本来天皇是想派安倍晴明去的,然而安倍小帅哥前段时间饱受人格分裂的痛苦,不时出现失忆症、中二病、失心疯的症状,这几天竟然人间蒸发不见踪影。而那个擅长降妖伏魔的妹控源博雅,自从妹妹失踪了之后也以出门寻妹为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天皇无奈,只好派了渡边纲、坂田金时、卜部季武等六人,前往大江山征讨酒吞童子。

在到达大江山的山脚后,渡边纲等人在一处茶坊歇脚时,偶遇了一位老妇。

那人自称是自己的儿女们被酒吞童子一伙所掳害,故前来此复仇。当她听说一行人正是前来讨伐酒吞童子的,便拿出神便鬼毒酒送给他们:说这酒对于人来说,怎么喝都无事;但对于鬼怪们来说,却相当于剧毒,饮后会立刻机昏死过去。那酒吞童子最爱喝酒,只要骗他喝下次酒,就可手到擒来。

……

这群人在说话的时候,没有发现窗外有一对白白的尖耳朵正竖着。戴着面具的俊俏书生躲在墙后面,把他们所说的话听得一字不漏。

……

茨木看到气喘吁吁撞坏了院门的妖狐时,略微有点吃惊。

“发生……”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妖狐一把抓住茨木,以快到几乎咬到舌头的语速说,“小生亲眼所见一队人马前来欲对酒吞大人不利,他们要给酒吞大人毒酒!快点告诉酒吞大人早做防范!”

茨木呆了半秒。

下一个瞬间,妖狐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倏然在自己眼前闪过,一个起落,人已经冲向了山脚。

妖狐愣了足足三秒。

“诶?诶??”妖狐看着茨木的背影,脑袋歪成了九十度,“白发?赤角?的……妖怪??诶?!这家伙难道不是人类吗?!”

妖狐,在过了一百多年之后,终于发现,原来茨木童子不是纯正人类这个显而易见的真相。

……

酒吞,其实本来今天是想去平安京里去见一下那位骨女。

毕竟,当年也是自己的过错,才让她含恨而死,从人类变成了妖怪。如今她变成了恶鬼作乱人间,又惹下了一屁股的孽债……虽然说麻烦的很,但他作为百鬼之主,作为京都地界的掌管者,怎么说都不能坐视不理。

酒吞背着他那个怪模怪样的酒葫芦,然而他忽然被几个人类拦住了去路。

“敢,敢问阁下,可是,酒、酒吞童子?”

酒吞倒是头一回被认出自己的人类拦住,一时间觉得这倒真是稀奇。

“你们认识我?”

“啊,”其中一个口齿比较伶俐的人对酒吞说,“我们乃是过路的旅人,平素爱好奇闻异事。早就听闻大江山上百鬼之首乃是酒吞童子,今天能在此地碰到也是缘分。我等有上好美酒,不知道大人可否有意共饮几杯?”

酒吞一听说有酒就动了几分心,而且的确是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香。

是上佳的珍品呢……

只是喝个酒,应该没什么吧?

一两杯而已…

更何况,区区人类,有什么好警惕的?

思及至此,酒吞便跟着几人进了茶肆。

……

茶室之内,几人落座,摆上了事先准备的神便鬼毒酒。

酒是极品的酒,光是闻着味道就熏人欲醉了。

老妇躲在屏风后面,十分不安地问,“酒吞童子是当世妖力第一的鬼怪,你可有把握?”

渡边纲笑了笑,扶着自己的佩刀说,“这柄‘髭切’是我专门从赖源光大人那里借来的宝物,天下没有它斩不死的东西!就算是酒吞童子,也不在话下!”

老妇瞥了一眼那柄刀,假意笑道,“啊……那就好……那老身就放心了。”

酒过三巡,渡边纲等人纷纷倒在了席上,醉得不省人事。

酒的确是对人类没有什么害处,只是会让人沉沉欲睡而已。

酒吞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刚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根本半分力气也使不上。

奇怪?

酒吞莫名地按了按双腿,这才发现,双腿早就不知何时没有了觉知。

“怎么回事……”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屏风的后面传了出来。

“呵呵,终于动不了了?”

酒吞感觉到麻痹的部分从双腿开始快速的蔓延,很快自己的腰腹和双手也变得沉重无比,全身都几乎不能动弹。

酒吞抬头,瞪着屏风,“……酒里下了毒?”

“啊,对啊,你终于发现了,呵呵。这里面,混含了魅妖的血和眼泪……味道是尝不出来的。你也知道的吧?魅妖的眼泪,沾到一点点就会让妖类眩晕。直接喝进肚子里,喝了那么多,即便是你,也动不了了吧?”

化成老妇的骨女此时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她缓缓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慢慢的抬起了头。

红颜枯骨。

凌乱的发丝下面,一半的脸是嶙峋的骨架,一半的脸是当年的美人。

她勾起腐坏了的嘴角,捡起渡边纲的配刀,慢慢走向酒吞。
“你……是……”

酒吞努力想要保持清醒,然而身体却被魅妖的毒所麻痹,根本无法动弹。

骨女在距离酒吞几步之外的地方停住,冷冷地盯着他,“为什么不来娶我?”

“……我何曾说过要娶你?”

骨女愣了愣,半露着骷髅的嘴狠狠地咬牙,十分狰狞。

“……你没……想过娶……我?”

酒吞冷冷看着她,“没有。不过是睡了几次,本来也没把你放在心上。”

“那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一直都在等着你……一直等到了现在……”

酒吞扭开了头,“若不是你出来作恶,我大概早已想不起你了。”

原来,自己百年的等待,不过是个笑话。

对方,根本就不曾记得,还有一个自己这样的女人。

骨女空洞的眼眶里流出了一行血泪。

“呵呵……”骨女踉跄了一步,拿起剑来指着酒吞,“呵呵……今日,你若是不娶我…………就杀了你……”

酒吞沉默了一秒,然而下一秒,他冰冷地勾了勾嘴角。

我酒吞童子,这辈子,都不曾被别人威胁过。

“随你的便。”


“我杀了你!!!”


酒吞看着刀向自己砍过来的时候,心中闪过一丝疼痛,也有一丝的懊悔。

这算是…自作自受?

会死吗?

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吗?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

本来酒吞以为自己,是从来没畏惧过死亡的。

然而在刀尖近在眼前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恐惧。

如果自己不在了……茨木该怎么办呢?

他会哭吧,会伤心吧……

他自己,能够独自活下去吗?

自己不在了,还有谁能保护他呢?

……

啊,原来……

酒吞在最后,忽然意识到,

自己的这条命,已经是为了那个孩子而存在的了吗?

……

然而,已经……

……

“酒吞!!!!”

突然。

在最后电光火石的一刻,一个温热的身体猛然挡在了酒吞的面前。

酒吞感觉到一阵巨大而冰冷的恐惧感一瞬间将自己淹没。这比得知死亡即将来临的一瞬间,要更加可怕的多。


酒吞猛地张大了眼睛,他的眼前一片血色飞溅。

灼热的猩红的血喷了他满身满脸。


仅仅是一瞬间,却仿佛被无限的拉长。

他看到黑发的少年张开双臂挡住了那柄切下来的刀。

他看到刀刃没入了少年的手臂,穿透血肉,斩断骨骼,贯穿了手臂。

他感觉到血珠,一颗一颗地飞溅到他的脸上,烫的吓人。

他听到一声沉闷的轰响,那是肉体坠地发出的声音。

他看到,那只平日里总是轻柔地勾住自己指尖的手,落在了地上。

“茨……茨木…………”


“啊……”

茨木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骨女。

骨女似乎也被吓到了,她也没想到为什么会冲出来了另外一个人,然后她看到了茨木背后全身是血的酒吞童子,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就扔下手里的刀夺门而出。


茨木回头看着酒吞,他微微摇晃了一步,然后忽然就失去了剩下的力气,向后跌了一步,落进了酒吞的怀里。

酒吞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臂是如何动了起来。他抬手接住茨木,却发现手指抖得几乎都抱不稳他。

酒吞抱着茨木跌坐在地上,已经慌乱地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

为什么这么多的血……

怎么办……

谁来……

谁来救救他……


茨木感觉到冰冷的水滴一滴一滴地落在自己的脸上。

啊……

原来,妖怪的眼泪,是冷的吗?

他的视线一片模糊,他想要抬起右手去摸摸酒吞的脸,却忽然发现……

啊……

原来,右手已经没有了呢。

“不要哭啊……不痛的……”他轻轻地说。

茨木费力地抬头看着酒吞,努力地温柔地对他露出了,此生最后一个微笑。

酒吞看着那双黑色的眸子,慢慢的合拢。

那双眼睛里,还带着温柔的笑意。

不会……

不对……

不该是这样啊……

为什么?

为什么是茨木!

该死的人是自己啊!


“不……”

“不!!!茨木!你睁开眼睛啊!茨木!!!”


——————————————————————

PS1:

渡边纲那群人讨伐酒吞童子是参照日本鬼怪奇谈写的。看天,反正就是结合着原本的日本志怪加我自己的演绎,也没有完全按照鬼怪故事写,汪。

阴阳师里面茨木宝宝的右手是个空袖管哦。【杨过属性的茨木宝宝。

阴阳师设定也蛮有意思的,茨木的人设应该还参照了日本茨木县的那个奇怪的石雕…………

PS2:

啊哈哈哈,写到我最爱写的桥段了,还真有点小激动呢(๑‾ ꇴ ‾๑)

PS3:

啊所以也不要老是说酒吞宝宝渣男了……

看看游戏里醉生梦死的酒吞宝宝就知道了……被虐的惨得很啧啧……

PS4:

汪汪汪


评论(18)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