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玖}

>> {玖}

>>>>酒吞感到了来自三尾的恶意

酒吞试探着问茨木。

“你……喜欢我?”

茨木回答的毫不犹豫。

“喜欢。”

然而酒吞只能扶额叹气。

茨木回答的神态和看着肉骨头的小狗没什么区别。

茨木小心翼翼看着酒吞,小小声补充,“我……想成为酒吞的朋友。”

酒吞无语看天,有一种自己仿佛身中一箭的错觉。

茨木还想说什么,被酒吞抬手制止了。酒吞实在是不想再听到什么更让他心塞的发言了。


酒吞不知道该怎么办。茨木所谓的喜欢,和他的喜欢不一样。茨木所谓的朋友,也不是正常意义的朋友。

酒吞知道,其实只要自己开口,茨木就会顺从地任自己为所欲为。但是他做不到,他不想顺从于自己的欲望,他不想在茨木懵懂未明情爱是什么的时候就占有了他的身体。

他想要一个完整的人一颗完整的心。

所以早就说了酒吞这家伙身上有一种不属于妖怪的矫情劲儿。

说他偏执也好说他固执也好,总之,作为一个妖怪,他实在是太爱较真了。

····


茨木在酒吞曾经呆的小院里住下了,酒吞却开始连日不归。

三尾经常发现茨木会守在门口的等着酒吞回来。

他一个人坐在门口的角落里,小心翼翼的不妨碍到馆子的生意。从夜晚一直等到天亮,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缩在门边,有时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

三尾看到茨木的时候,偶尔,会想起往事。

许多许多年前,那时候,她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妖怪。

在一个明媚的有些过分的春天里,在漫天飘落的粉色樱花瓣下面,她遇到了那个少女。

那时候,她还不懂惊鸿一瞥是什么意思,但当时大抵就是那时候那一眼的感觉吧。

一眼之间,天地都沉寂下来,只剩下哗哗飘落的花瓣,和在树下温柔微笑着的那个女孩。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人类,甚至比那些自诩美貌的妖异更要美丽。

她变回一只小狐狸,围在她的脚边,用尾巴蹭她的裙摆。


后来,她不在满足只是做一只小小的兽类陪在她身边,她想和她说话,她想牵住那双柔软温暖的手……于是,她化成了人类的模样去接近她……

三尾其实并不愿意去回忆那一段时光。

回忆,太过于快乐了啊……

当时是多么的快乐,回忆起时,就有多么的……

无奈。

旁人总觉得三尾是个很洒脱的人,仿佛对于什么都可以轻轻松松拿起放下。

但其实她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知道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放不下,才再也不愿意让谁能走进自己的心里。

同样的痛苦,一次就够了。

女孩子最终知道了它是一只妖。

她是一个巫女,侍奉神明的女孩,不可以再与她这样的妖异有所纠缠。

她说,请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那时候的三尾想,人类,可真是无情呢。

三尾消沉了很久,久到忘记了时日。

当她再次回到那棵樱花树下的时候,那里就只剩下了一块矮矮的坟包,而那颗矮矮的樱花树,已经枝繁叶茂。

那时候她才意识到,时间,对于人类是多么的苛刻。

······

“啊啦,今天,又是个雨天呢。”

三尾撑着伞,走到了茨木身边。

茨木抬起头。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对三尾露出一个软软的微笑。

“起来吧,淋着雨,可是会感冒的。”三尾说着,对他伸出了手。

茨木看着三尾的手犹豫了一下,他悄悄把湿乎乎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最终还是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揪着衣角,仍旧带着呆呆的笑,“不会的……我从来没病过呢。”

三尾轻轻拍了拍茨木的脑袋,就像在拍一只小狗。

她有点明白为什么酒吞会迷上这个孩子了。

单纯,温柔,无暇到像是一汪清澈的泉水。

就像是那个樱花树下的女孩子一样,对于他们这样的妖怪来说,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美好的那么让人着迷。


只希望,他们不要像我一样呀。

三尾望了望京都阴沉沉的天空,轻微的叹了口气。


“你呀,也不要怪酒吞……”三尾温柔摸了摸茨木的头发,“那家伙只是一时转不过弯儿来……”

茨木使劲的摇头,“不是怪他!没有这样想……”

“嗯,我知道。”三尾微笑。

只是……总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三尾鲜红色的指甲蹭了蹭自己的下巴尖儿。

不如我来想想办法?

“嗯……”三尾眯起眼睛。

忽然,她露出了一个属于狐狸的微笑。

三尾用一种古怪而引诱的口吻道,“小茨木,不如,让我来教你留住酒吞的方法?”

茨木一脸茫然,“留住……方法?”

“是啊。”

三尾浅浅笑着,嘴角的弧度怎么看都有那么点不怀好意。

“你大概也是知道的吧,酒吞出去找那些女人,是为了做什么?”

“啊……”茨木的眼神躲闪了一下,低下头,“嗯……”

“其实呀,”三尾掩唇笑了一下,“他啊,是想跟你做这件事来着……”

茨木愣了愣,“……我?”

然后,他忽然想起了那一天晚上,喝醉了的酒吞。

炙热地呼吸,低沉的耳语,湿润而柔软的唇……

茨木感觉到耳根莫名发烫,他有些慌张地把头低得更低。

三尾叮嘱,“这件事情,只能跟最在意最喜欢最爱的人一起做哦。”

茨木有些迷茫地问:“酒吞不是和很多人都做过了?”

三尾翻了个白眼,茨木这孩子跟酒吞在一起时间长了,果然也是难免会长歪……

三尾摇头,义正辞严告诫,“他和你不一样。这样说吧,你看到酒吞和那些人在一起会觉得难受吗?

茨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三尾缓慢扬起一个微笑,“如果你这样做,酒吞也会觉得难受的。”

茨木张大了眼睛。

他想起自己坐在门外的走廊上,听着屋里面女人的呻吟和酒吞轻微的喘息。

那种心脏揪痛的感觉,现在想起来,也让他一时喘不过气。

“明白了?”

“嗯。”

“那,就让姐姐来教你,这件事要怎么做吧……我告诉你呀……这种事情……”

反正,三尾做色情行业这么多年,这种启蒙教育也不是做了一次两次了,教学起来,很是熟练。

·····

酒吞最近一直处于被女人包养的状态。

那天,酒吞在屋檐下躲雨,恰巧中纳言家的小女儿撑伞从那屋檐下面路过。于是……

于是,千金小姐直勾勾瞅着湿漉漉的酒吞发花痴,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什么女子的矜持了,擦了一把口水就用尽毕生所学上前去搭讪——

哎呀,公子啊,躲雨吗?这么巧,我也躲雨。公子看上去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你看,你我有缘,不如说来听听,家父乃是池田中纳言,说不定可以帮的上忙……

于是想要躲着茨木的酒吞就顺理成章假扮成了家道中落的贵公子,被白富美包养了。

酒吞这些年来早就被各式各样的少女少妇包养惯了,小白脸当的熟门熟路。

几日之后,月圆之夜,他终究是没能按捺住寂寞,又回到了三尾的馆子。

当他拉开房门的时候,果然看到,茨木正在等他。

茨木仿佛永远都是在等他。无时无刻的,只要他想要见他,那个少年就会等在他能找得到的地方。


房间里没有点蜡烛,唯有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落在房间里。

今日,难得不是个雨天呢。

那时候,酒吞有些庆幸的想。

茨木抬头看着酒吞。

酒吞微微有些发怔,因为茨木今日的目光,与往常很是不同。

然后,酒吞看到他慢慢地起抬手指,拉开了系住腰封的绳结。

茨木今天穿着的是深蓝色绣着红叶的和服。这样的色泽,趁得他看上去有一种平日里见不到的艳鳢。

腰封落下来,衣服从他的肩头剥落,先是外衣,然后是丝质的中衣……

月光落在他的皮肤上,让那白皙的皮肤,莹润的如同玉石。

“请让我侍奉您。”

茨木跪坐在地板上,躬身,额头轻触扶地的双手。

他柔软的黑发顺着肩头滑下来,落在地板上。

……

这是什么?

这是在做什么?

酒吞的手扶在门框上,整个人,呆若木鸡。

侍奉?

他刚才是在说侍奉吗?

他懂那是什么意思吗?

酒吞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落在茨木光裸的肌肤上面。

看来,他是懂的。

酒吞发现这一刻的自己陷入了某种近乎疯狂的自我矛盾。

他的理智告诉他,快点,出去,离开这个房间。

然而他的身体却仿佛失去了控制,脚连半分都无法挪动。

想要他想要他想要他。

天呐,他这是想逼疯我吗?

酒吞的手指在无意识的时候变回了妖怪锋利的尖爪,枫木的门板一瞬间就被他掰碎了一块。


————————————————

PS:

1)中纳言(ちゅうなごん)为太政官中设置的令外官。在太政官中相当於四等官的次官。

2)本宝宝是个炖肉狂魔→_→

3)新出的酒吞皮肤,擦口水(¯﹃¯)。白毛,和酒吞CP的皮肤么……白头偕老套?………官方玩的一手梗。


好想要酒吞茨木啊……我也要徒手掰门板了…

狂暴啃门板.GIF

评论(26)

热度(327)

  1. 离人节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