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捌}

>>{捌}

>>>>雨与夜

正值雨季,平安京最近总是阴雨绵连,空气里都弥漫着潮湿的雨水味。

阴沉沉的天空压得很低,一切景色都笼罩在一片迷蒙的灰色之中,显得陈旧而静谧。

茨木抱着膝盖坐在走廊上,看着雨水顺着屋檐一簇簇地落下,打在青石地板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

天渐渐黑了下来,雨却一直没有停。

屋子里的灯次第亮起来,舞乐声和嬉闹的声音在门的那一边,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

然而那些喧闹停歇之后,另外的声音渐渐就分明了起来。

那是悉悉簌簌的说话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哎呀,不要这样嘛……”

“嗯?不要这样?”

“讨厌呢,嗯……啊……”

女子娇媚的喘息声断断续续从门里面传出来,酒吞低沉的声音夹杂在那妩媚的呻吟声中间。他压低声音说话的时候,嗓音格外的好听,沙沙哑哑的,挠得人心痒。

然而这样的声音,原本茨木最喜欢的这种声音,现在听起来却有些刺耳。

茨木慢慢抱紧了膝盖。

他知道,酒吞在做什么。

他却不明白,这样的事情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他搓了搓冷的发僵的手指,然后慢慢捂紧了耳朵。

······

酒吞昨晚喝的有点多了。

没醉,但是屋里的酒气和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几乎让他的嗅觉失灵。

太多天沉迷于酒色之中,即便是酒吞童子这样的妖怪也有点头晕目眩,昏昏沉沉。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怀里两个赤裸的姑娘还睡得香甜。只不过脸上浓重的妆容已经花得七七八八,昨夜看起来还可爱的脸,现在看上去真的是有几分的可怕。

酒吞忍着胃部的不适,踉跄了一步,拉开了房门。

他打着呵欠转过回廊,出乎意料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愣了一愣,定了定神,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确定,眼前的人竟然是茨木。

茨木睡得很不安稳,他身体微微晃了晃,脑袋从膝盖上滑落了,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他迷茫地看着眼前的酒吞,似乎还没有从睡梦中缓过神来。

“你来做什么?”

茨木听到酒吞冷漠的声音响起来,这样的声音仿佛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让他一瞬间就清醒了。

酒吞的目光也很冷漠,仿佛看着什么让他讨厌的东西。

茨木愣愣地看着酒吞,他不明白,为什么酒吞要用这样嫌恶的眼神看他。

茨木急急从地板上站起来,然而脚却已经发麻了,差一点跌到。

“我……”

酒吞却扭开了头,“你回去吧。”

茨木怔了怔,“那、那你呢……”

酒吞依旧没有看他,“我暂时会留在这里。”

茨木不是没有听出来酒吞语气里的不耐烦,他的手指慢慢攥紧了衣角,难得用有些倔强的语气说,“我不走。”

酒吞觉得一阵头疼,他回头,皱起了眉头,“快回去,这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不……”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

“不是说……不是说过,不会丢弃我的吗……?”茨木抬起头,扬高了声音。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大声地对酒吞说话。

他语落,发现酒吞正用愕然的眼神看着他。

下一秒,茨木就慌张地快速地低下了头。

他眨了眨眼睛,视线一片模糊。然后,他看到一颗透明的泪珠摔落在了地板上,溅开一片小小的湿痕。

“啊……”茨木慌乱地用手背胡乱地擦着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大声……对、对不起……”

酒吞看到茨木的眼泪顿时心就软了。

心尖尖一阵一阵的像是被针刺了一样。

其实酒吞在看到靠在墙角抱着膝盖睡着了茨木时,心脏就已经有了一丝丝的缴紧的酸疼的。

酒吞其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到茨木就会感到一阵焦躁,忍不住就对他发了脾气,结果现在惹哭了他,自己又一阵阵的难受。

到底要拿他怎么办呢………

酒吞感到一阵为难。

酒吞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之后,走了过去。他抬起茨木的脸,发现茨木的脸已经被脏兮兮的手抹地黑一道白一道,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看上去更加可怜了。

酒吞用衣袖蹭着茨木的脸,放轻柔了声音,“哭什么呢?我又不是不回去了,只是在山里呆的无聊了,出来玩乐一下。”

茨木观察着酒吞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开口,“不是…不要我了吗?”

他太害怕被酒吞丢弃了。怕到连想都不敢想,如果有一天,酒吞真的厌烦他了,不再要他了,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酒吞望着茨木被泪水洗的亮晶晶的眼睛,忍住想要把他抱紧的冲动,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不是的。”

“那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

酒吞沉默了一会儿。

最终还是没能对那个泪眼汪汪的可怜小东西再说什么狠话。


········

茨木不愿意走,这让酒吞很郁卒。茨木每天守在他门口,像个门神似的,让他都没办法去找人寻欢作乐了。

于是酒吞便去找了三尾。

“喂,狐狸,你想个办法,把小家伙弄回去。”

三尾正在庭院里侍弄她养的兰花,闻言,她抬头瞥了酒吞一眼,“人家可是大老远的翻山越岭来寻你的,再说了,他在这里,似乎也碍不到你什么事吧?”

酒吞眉头簇成了个川字,“你也不看看你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怎么能让他待在这里?”

三尾装傻,“姑娘们可都很喜欢茨木呢,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酒吞闻言,脸色更加难看,“让你的姑娘们离茨木远一点。”

三尾低头偷笑。

酒吞童子大概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又保护过度又爱吃醋。

“总之你快点想个办法把他弄走……”

三尾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站了起来。她看着酒吞,慢慢摇了摇头,发出一声感叹。

“我说酒吞大人呐……你到底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呢?”

酒吞眉头蹙得更紧,“什么意思?”

“跑到我这里来躲着,还无休止放纵自己……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呀。”三尾鲜红的指甲尖儿点了点酒吞的心窝,“你对小茨木,动心了吧。”

酒吞下意识想要反驳,然而话到了嘴边,却突然无法理直气壮地说出来。结果,这略微的犹豫之后,他的沉默就变成了默认。

动心。的确是动了。然而酒吞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对这么个傻兮兮又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动心。

三尾掩唇轻笑,“你酒吞童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畏首畏尾了?都自己送到嘴边了,干嘛不吃了?”

酒吞却突然觉得有些恼了。

“我捡他回去,不是为了这个!”

“你以为我不想…不想动他吗?你让我怎么办?!在他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诱奸他吗?他根本就不懂情爱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我说的话他都会听而已!”

“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三尾从未见过这样几乎是气急败坏的酒吞。

惊愕之余,忽然觉得酒吞有些可爱。

对于真的在乎的东西,才会畏首畏尾,踟蹰不前。

“你怎么知道,茨木他就不懂情爱呢?”
“他怎么可能会懂?!”
“那你说,情爱是什么?”
“是……”

酒吞语塞。

是什么呢?

酒吞忽然觉得,也许自己也并不太懂。


三尾抬头,目光不知道落在了辽远的何处。

“情这一字,本来就没有什么懂与不懂……你又何必太过于较真了呢?我们啊,总是觉得时间太多,太长,所以已经忘记了要珍惜眼前……”

“你啊,可不要等到来不及的时候,才去后悔……”

 

————————————————

PS:

1)酒吞内心也是颇为纠结


评论(22)

热度(256)

  1. 离人节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