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酒茨/茨酒】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 {序-壹}

#CP:酒茨/茨酒【前篇酒茨,后篇茨酒】

#人物身世设定参考日本鬼怪奇谈

#一个[弱气忠犬]受到[霸气痴汉]攻的心路历程

#酒吞是一个寂寞如雪的男子


>>序

>>>一些和故事有关的七七八八

这是一篇关于平安时代的妖怪奇谭。

距今一千多年的平安时代,妖魅四伏,鬼怪横行,总之是一个比现在要有趣多了的时代。

当时有一个十分热门的职业,人称阴阳师。这类人操符念咒、役使鬼神,与妖怪立契约收其为式神。具体而言之,收服妖怪的方式就是在一张死贵的小纸片上画出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并且配上各种扭曲姿势,嘶声裂肺喊出各种诸如“出来吧!SSR!”“SSR皆列阵在前”之类的咒语。至于能不能成功召唤出来妖怪, 纯粹看脸,别无他由。

为了能够召唤出强力式神,许多阴阳师卖血卖肾,倾家荡产。虽然说是盛行一时的职业,但也不得不说的确是个万分坑爹的职业。

平安时代中最有名的阴阳师是一位名为安倍晴明的帅比。传言这位阴阳师男女不拘,老少皆宜,迷倒了一群同行不说,连漂亮的女妖精男妖精也不放过,最后搞得整个京都的阴阳师和妖怪圈子爱恨恩怨不断,多角恋复杂到令人匪夷所思,着实让人感叹——贵圈真乱。

不过,这次的这个故事倒是跟安倍晴明没什么关系,这个故事所发生的时候,早于安倍晴明的时代两三百年,安倍他大概还只是祖先DNA里的一小段遗传基因吧。


>>壹

>>>一些为人所不知的陈年旧事


茨木童子在安倍晴明当红的时候,已经是平安时代的妖界大佬。

茨木那麒麟臂,搓个螺旋丸一巴掌砸下去,秒天秒地秒空气。

什么?一巴掌没砸死?没关系,一巴掌不行,就再来一巴掌。简直就是拍遍天下无敌手,什么八岐大蛇,什么四色麒麟,什么黄泉女王阎魔,什么霸道总裁荒川之主,什么京都第一颜值担当大天狗,统统一巴掌拍死。就连传说中曾经统帅百鬼,站在妖界顶端的酒吞童子,据说也对茨木童子很是惧怕。

总之,后来的茨木,君临天下,强得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但是呢,茨木童子并不是生来就强的,他年轻的时候,应该说,茨木还小的时候,其实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弱鸡的小妖怪。

····

····

酒吞童子是怎么变成妖怪的暂且不谈,反正他算是妖怪中的一个异类。

酒吞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酒,另外一个就是女人。总之,他大抵就是这么个肤浅的男人,啊不,男妖。

酒吞第一次见到茨木的时候,那家伙狼狈的就像是一只被虐待了的流浪狗,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四肢都十分别扭地蜷缩起来。深秋的季节里只穿着单薄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衣服下面露出瘦骨嶙峋的身体。总之,就是凄惨得不能再凄惨,丝毫、分毫、厘毫没有百年后妖力盖世纵横天下的样子。

酒吞碰到茨木全然就是个巧合。

酒吞在大江山呆的太过无聊了,便出来游历各国。途径摄津国茨木时恰逢满月。酒吞虽然自己不承认,但其实是个很怕寂寞的人。一到满月,他总要寻人一起喝酒。于是那日酒吞便潜入了坊间,寻找美酒和女人。

茨木童子算是他的一个意外发现,那时候的茨木还不叫茨木,茨木只是他出生的地方。

酒吞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被他人类身上所混浊的淡淡妖气所吸引,不免驻足回头瞥去了一眼。

笼子里的人也看到了他,属于人类的黑色眼睛透过乱蓬蓬的头发看向他,眼神清澈而又明亮,仿佛是映在溪水里的月亮。

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啊。

那时候的酒吞想。

同行的妓子见酒吞在打量笼子里的人,以为他是有兴趣,便说道,“大人,您可要离他远一点,他可是只妖怪呢。”

酒吞挑了挑眉梢,微微笑了,“妖怪?”

“是呀。”妓子以为他不信,赶紧解释道,“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此人双亲都是茨木本地人,据说,他的母亲怀胎十六个月才生下了他,亲人都当他是个‘鬼子’就将他遗弃了……”

酒吞依旧是轻笑,“倒也是可怜。”

妓子摇了摇头,“后来,理发店的老板见他可怜便收养了他。才过了几年,他竟然就长成如今这般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老板本来是将他当做寻常孩子来抚养的,谁知道……有一次,他在理发时刮伤了客人的头皮,竟然他伸舌去舔人血——”

妓子说到这里到时候向后退了小半步,有些恐惧地看着笼子里的人,“这个妖物居然是食人血的,实在是可怕。那理发店的老板原本是将他当做个免费的长工,现在也只好将他关起来,以防危害邻里。”

“噢……”酒吞收回了目光,似乎是对这个故事已经失去了兴趣,“别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还是陪我去喝酒吧。”

妓子掩唇笑着挽住酒吞的手臂,“您说的是呢。”

·····

平安时代,幽暗未明,妖魅横行于世。午夜时分,百鬼夜行之时,寻常之人是万万不敢在午夜还出门瞎晃悠的。

说是百鬼,这小地方的破街上其实也只有酒吞童子这一只鬼在“夜行”而已。周围时常出没的小妖怪今日都感受到了酒吞的妖气,吓得全都躲藏进幽暗的角落里,根本不敢冒头。平日里还算得上熙熙攘攘的夜晚,今夜就忽然沉寂了下来。

酒吞抱着他那个不离手的酒葫芦,坐在墙根下面喝酒,他几步之外是缩在笼子里的茨木。

反正酒吞就只是酒没喝够,想找个地方继续喝而已,眼前有个人能说说话,倒也是不错。

茨木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会理他的。毕竟,他从一出生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厌弃。茨木也知道,自己好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人人都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你叫什么?”

酒吞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点点酒后的低哑,响在夜色里,和月色一般让人迷醉。

茨木嘴唇动了动,然后忽然闭紧了嘴巴,摇了摇头。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张嘴的好。每次他一张嘴,都会把过路的人吓得尖叫咒骂,还会用石头丢他。万一自己开了口,说不定,就会把这个人也吓走了。

“没有名字?也罢。”酒吞瞥了他一眼,“我也没有名字,我很爱喝酒,就有人开始说我是酒吞,时间长了,我的名字就成了酒吞童子。既然,你生在这里,倒不如就叫茨木吧。”

茨木?

茨木……

茨木。

在那一刻茨木觉得自己的心脏忽然猛烈的跳动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发热,呼吸也变得急促,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努力地挪动着身体,努力地往酒吞的方向靠了靠,想更加听清他的声音。

“这世上的鬼怪,有的是花草狐猫灵魅所化,成形就是鬼怪;有的是死后的生灵怨念形成;还有的,却原本是人。人失去了本心,就成了怪物。”酒吞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高悬的圆月,自嘲地轻微一笑。

茨木看着他,努力睁大了眼睛,不想错过那个人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你嘛,生而妖异,遭到如此对待,现在却仍旧有一颗人心……”酒吞说着灌了一口酒之后,眼睛里带笑看着他,“倒是挺特别的。”

清冽的酒浆润红了酒吞的唇,一丝丝未来得及咽下的酒顺着酒吞的嘴角流下,被酒吞不在意地用手背抹掉。

茨木盯着酒吞的嘴角,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其实茨木并不太会讲话,毕竟自从生下来就没有人教过他怎么说话。从前,他一说话,就有人会笑话他。后来,他一说话,大家就很惧怕他。渐渐的,他就几乎不说话了。

茨木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干干涩涩的发出一个单音,“你……”

酒吞却仿佛是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自然而然的接了下去,“我?我是个妖怪,我是住在丹波国大江山上的酒吞童子。”

“妖……怪?”

“是。你要跟我走吗?”

酒吞所不知道的是,在那时,在那一刻,酒吞全然颠覆了“妖怪”二字在茨木心中的意义。

茨木不明白。

为什么人们认为我是妖怪呢?

我怎么可能会是妖怪?

妖怪明明是那么美丽的东西。

又强大又美丽。

这世界上他所见过的一切,都无法与眼前的这个名为酒吞的妖怪相提并论。


这就是茨木与酒吞的初遇。

很多年后,有人说茨木是酒吞收服的属下,甚至还有传言说酒吞就是茨木的父亲。但其实,这二人的相遇,也就是一段机缘巧合的萍水相逢罢了。


——————————————————

PS:

1)这是一部关于沉默寡言的人类美少年是如何成为完全活在自己意淫世界里的话痨妖怪的故事……【好长的定语

2)最近肝阴阳师肝的不行不行的!萌基佬CP萌出血啊啊啊捂脸!

这篇大概不会很长吧,争取一个月完结!{握拳}

3)据说2000分以上的斗鸡都是CP互肛,说得好有道理!但是,首先要有CP啊!!!!

#Lo主坐标:春之樱,ID:茨酒不足综合症,阴阳寮:欧皇玄学舍

【欢迎入社】

【最近把门主的位置让给别人了→_→专心码字】

【LO主每天上演非洲酋长的手黑日常,心很累,很累……】


评论(24)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