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战后】—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39】

39.


德拉科猛地张开眼睛。

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灰蓝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几秒钟之后,他长长舒了口气,认出来这里是格里莫广场12号。德拉科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意识到那些惨叫、鲜血、尸块都只是一个梦境。

他轻手轻脚撑起身体,身边的人仍旧在睡。身边的青年似乎还睡的很沉,他整个人怕冷似得缩起来,把脸埋在枕头里,头发也被睡得乱蓬蓬的。

德拉科感觉到自己狂跳的心脏一点点平静下来,他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感觉到身体慢慢的回温。

德拉科静静地注视了熟睡的哈利很久之后,才轻巧地下了床。

 

德拉科站在镜子前面,他看着自己赤裸的左胸,上面有一道闪电形的伤痕。

他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那个伤疤,感到一阵灼烧一般的疼痛,那灼痛一直蔓延到心脏,既尖锐,又有一点麻木。

德拉科苦笑了一下。

原来这些年来,哈利一直都这样疼着的么?

伤口有些狰狞,边缘带着灼烧的痕迹。这是阿瓦达留下的伤痕,在这个伤痕下面,有着自己的心脏,以及哈利灵魂的碎片。

德拉科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本以为哈利一定会杀掉他。

也许他真的还不够了解“那个哈利”。他一直害怕接近他,不愿了解他,不想陷入更多。

那个哈利,他也是哈利,是哈利灵魂中最激烈的部分。他疯狂、决绝、不计后果,但与此同时又那么的清醒、聪明,将一切都掌控得分毫不差。也许,这样的哈利几乎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他太过于强大,太过于耀眼,太过于游离于世人的道德和价值观念,仿佛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再能束缚地了他。

他就像是一个神。

可是神大概是不能活在这个世上的,他们都死于自己的疯狂。


德拉科直到现在仍旧会不停回忆起那时候的一切。

玛莎·亚克斯利的死仿佛近在眼前……

哈利选择杀死亚克斯利,是为了把她当成魂器的祭品。也许不仅如此……

德拉科撑住盥洗池的台子,他想起哈利冷漠念出阿瓦达时的表情——理智而毫不犹豫……

那时候哈利杀死玛莎,更是为了激怒自己。

德拉科只能苦笑,那时候他理所当然地上当了,失去理智,发疯了一样地攻击哈利,直到最后打飞了哈利的魔杖。

德拉科捂住自己的眼睛。

如果哈利不是故意让他,他怎么可能赢得过哈利·波特?一切都是哈利提前设计好的。每一个步骤。

哈利太了解他了,把他所有的反应都计算地分毫不差。

也许这是哈利精心设置好的一场赌局,拿自己的生命豪赌,拿灵魂豪赌。

他果然是个疯子……

德拉科不敢想如果自己当时念出了阿瓦达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但是无论再给他多少次选择的机会,他也不会改变当时的选择。德拉科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当作出最后选择的那个人。

作出选择的人总是哈利。

哈利用“飞来咒”夺走了他手里的魔杖,而不是“除你武器”。因为“除你武器”会变更魔杖的所有者。而只要自己的魔杖仍旧将自己视为主人,那么它发射的咒语就不可能会杀死自己。

当伏地魔用老魔杖试图杀死哈利的时候,因为哈利是老魔杖的主人而逃过了一劫。而这一次,死咒因为哈利给自己施加的保护咒而反弹了回去,击碎了哈利自己的灵魂。

守护咒语……他是想证明什么呢?证明他对自己的爱情已经超越了生命?可是证明了又能如何?其实德拉科从来没有质疑过他的感情,德拉科只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无法接受他。

 

德拉科按住自己的胸口,疼痛让他混乱的思绪清醒了一些。

这一切仿佛几十年前的重演,又仿佛霍格沃茨决战的重演。那时候,伏地魔的灵魂碎片落进了哈利的额头,而这一次,哈利的灵魂碎片落进了自己的心脏。

德拉科成了哈利的魂器,从此,他们成为一体。

完美的结局。

 

“这太疯狂了……”德拉科苦笑,低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然后他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回答了他,“是啊,简直像是一场梦。”

德拉科抬起头,透过镜子,他看到站在门边的哈利。

德拉科回头,他的目光对上哈利那双无害而温柔的翠绿色双眼。

哈利的眼神躲闪了一下,似乎是犹豫了一秒,才又抬起头来正视他的眼睛。

每次哈利用这种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他,德拉科就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一样,内心觉得愧疚。

不知为何,德拉科现在看哈利就仿佛在看一张白纸,哈利的所有想法他都一清二楚。他能感觉到哈利的担心,害怕,内疚,还有许多细腻柔软的其他感情。

 德拉科不知道灵魂碎裂会给哈利带去什么样的损伤,但是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磨难,只要哈利还在他的身边他已经知足。 

他想要尽自己所能地珍惜他保护他。做他的盾,做他的剑。

 

德拉科走过去,环住哈利的腰,“我吵醒你了?”

哈利摇了摇头。然后他指了指德拉科的胸口,“还会疼吗?”

哈利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德拉科突然用力得拥住。

“德拉科?”

“嘘……先别说话。”

德拉科抱得很用力,哈利觉得胸口有些闷痛,几乎不能呼吸。但是他只是顺从地站着,丝毫不做抵抗。

其实哈利感到害怕,很怕。

这不是个比赛,但是他一直害怕自己输掉。他害怕德拉科爱上另外一个他,害怕自己不再被需要……曾经一度,他输得彻头彻尾,没有人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勇气来承认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自己是懦弱的那一个;来选择放弃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他不是不想抵抗,但是哈利知道,自己灵魂中最倔强最坚强的一部分已经被彻底剥离了。

现在的他,其实脆弱又残缺不全。


“的确就像是做梦一样,有时候我都不敢相信你回来了。”德拉科放开了哈利一点,他近距离看着那双熟悉的绿眼睛,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它,“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又会消失。”

哈利顺从闭着眼睛,感觉到对方温软的唇从眼睛挪到眉心,然后落到鼻尖,最后落在唇上。

轻柔而辗转的吮吻,太过于小心翼翼。

哈利的手指无意识攥紧了德拉科敞开的衬衫。

他轻轻吸了口气,贴着德拉科的嘴唇轻声说,“不会再消失了。”

德拉科咬了咬他的唇,“我已经不敢相信你的保证了。”

哈利张开眼睛看着德拉科近在眼前的眸子。昏沉的光线下面,他灰蓝色的眼睛仍旧那么透明。

“德拉科,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这样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是的,你说得对。”

德拉科轻轻地笑,他捧着哈利的脸,胡乱的亲吻他的脸。

哈利被德拉科蹂躏了一会儿之后不满得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恩,你该刮胡子了。”

德拉科笑起来,“的确。”他说完,捧着哈利的脸又是一阵蹭。

 

···········

魔法部高层遭到袭击一案逐渐平复,似乎是哈利·波特有意于低调处理此事,遇袭的几位高层也仅仅是发表了一些安抚民众的言论,并未透露任何有关袭击者的信息。亚克斯利家族虽然对此紧咬不放,但是傲罗办公室调查一直毫无进展,最后也只能逐渐不了了之。

而最近英国政界最大的新闻热点人物要数德拉科·马尔福。

小马尔福先生从来都是媒体的宠儿,这一次他继任议会议长一职,无疑成了媒体炒作的焦点。

此任议会议长在银环蛇高层袭击中受重伤,又因为的确年事已高,于是老头子终于决定急流勇退,提名了德拉科·马尔福作为自己的继任者。这件事并无先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提名竟然在议会中几乎以全票通过。

某媒体评价: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人人都爱?——那恐怕只有金加隆了。噢,除此之外还有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因为他富得简直就像是一台金加隆铸币机。”

这一消息着实也是让英国魔法界轰动了一阵子,毕竟德拉科现在是魔法界跨欧美的商业巨头,马尔福家族敛财的速度已经到了令人觉得恐惧的程度。本来就一路高歌猛进的改革派如虎添翼。

也有媒体评论说:

“一个强大而有魄力的领导者哈利·波特,一个精明而八面玲珑的代言人赫敏·格兰杰,加上一个富可敌国的德拉科·马尔福——许多人都说,这是一个新的铁三角,虽然没有人确切得知道他们能给魔法界带来什么,但无疑,他们会带来一场暴风一般的深刻变革。”

“新铁三角”这个词也的确流行了一段时间。为此布雷斯还一直耿耿于怀,显然布雷斯少爷觉得自己比小马尔福更加有资格挤进这个三角里。

赫敏也对这个叫法不怎么满意。

她曾经毫不客气地捅着德拉科的胸口说,”说实在的你没资格跟我们站在同一高度!想想我们最艰难的时候你都在干嘛!你就龟缩在你那个破实验室里头忙着数钱!布雷斯都比你强多了!“

不过显然德拉科不会把赫敏的话放在眼里,他毫不客气得反驳,“法官小姐,考虑到我以后会是现任政府最大的赞助者,我劝你说话还是客气一点,否则我可能会削减你去买那些高级礼服的资金。”

赫敏和德拉科从来都不对盘,即便两个人都已经成了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仍旧能掐得你死我活。

于是哈利找到了他的工作新乐趣——听铁二角精彩的唇枪舌剑。

···········

 

圣诞节再一次临近。

哈利在德国参加了国际魔法部的部长级会议之后返回伦敦。当他走进魔法部大厅的时候,他愣了愣。

从前矗立着“魔法即使力量”纪念碑的地方此刻变成了一尊雕塑——一尊自己的雕塑。

雕塑里的他坐在扶手椅里,一只手拿着魔杖一只手拿着法典,看上去简直是个主持正义的神。

“挺不错的,魔杖里偶尔还会喷出鸽子和礼花。”

哈利回头,发现卢娜抱着胳膊站在他的背后。

“欢迎回来,哈利。”

“谢谢,”哈利微笑,然后他为难地看着那尊有点可笑的雕像,“可惜雕塑一点都不像我。”

“是吗?我倒是觉得很像……”卢娜看了看雕塑,又看了看哈利,很中肯地评价。

哈利苦笑着摇了摇头,“把这个摆在这里不合适。说实在的,我甚至有点想提前退休了。”

这不是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

后来,很不幸,此话一语成畿。

················


正直的人卑鄙起来最可怕。

这句话真的一点都不假。

一直被改革派压得抬不起头的金斯莱·沙克尔和诺曼·万斯沉寂了许久之后,突然莫名其妙开始了反击。至于他们为何联手……我想姑且可以解释为同病相怜。

我们称之为垂死挣扎也好,回光返照也好,总之,这两位政治生涯基本已经完结的老头子,真的在最后掀起了一场及其剧烈的风波。

 

珀西·韦斯莱此时已经是身处高位的魔法部长高级助理。他从哈利一入政坛就跟随在哈利·波特身边,可以说一直是哈利最忠实的走狗,我是说,助手。

珀西·韦斯莱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哈利·波特倒台,那么最先被干掉的一定是自己。但是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当做扳倒哈利·波特的工具。


珀西·韦斯莱被挟持的时候并没想到这竟然是一次处于政治目的的恐怖活动。

所以他一再告诉绑架他的那些人:自己是魔法部长的助理,他可以负得起高额的赎金。

而当他被石化在椅子里,并且被灌下吐真剂的时候,他才真正开始觉得恐惧——他肚子里藏了太多的秘密,而有些秘密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让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个人知道。

否则,整个魔法界将会大乱。

——————————————————————

 

PS1:=。=上一章留了一些让大家猜剧情的余地,好多亲们都看得蛮懂的……看完今天的章节如果还没懂请提出来,我会讲解的=。=~~~~~~

PS2:欢迎加群哦~~~~ 413618366  欢迎来分享各种偶们圈资源~~

最近我老是刷超蝠……主要是明年那个《超人大战蝙蝠侠》预告片真的是太赞了……

最后老爷问大超:Tell me, do you bleed? (告诉我,你会流血吗?”

然后老爷继续说:You will. (我会让你流的)

简直……【对不起我已经脑补了30000字的小黄文】

PS3:嘛~~~~~~~~~~~

估计你们也看出来了 如今就是完结的节奏了~~~~~~~~~~

最近这几章写的也是有点匆忙,到时候出本子的话也是会慢慢再修改的=。=

PS4:那个我和我的魂器啪啪啪——哪有那么夸张啦!!!【想想MY LORD和哈利啪啪啪的话不也成了LORD和自己啪啪啪了LORD如果和纳吉尼啪啪啪的话……啊不对……】


评论(30)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