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战后】—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37】

37

 

当你仔细去谋算如何杀死一个人的时候,最后真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因为那些杀人的臆想已经足够把你逼疯。

德拉科放松地靠在沙发里,任由哈利吻他。

黑发青年跨坐在他的腿上,像一只粘人的猫咪。他柔软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细致地舔吮,深入的纠缠。他会咬他,咬得血腥味溢满喉咙,然后再贪婪地全数纳入自己口中。他能听得到对方饥渴吮吸下咽的声音。

 

对方的身体很凉。紧紧地贴着他,下意识地把他压制在自己身体下面,让他动弹不能。

德拉科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条蟒蛇捕获的猎物,只能听天由命。

他现在也许能够杀了他,德拉科想。

只需要三步:拿出魔杖,指向他的心口,念出Avada Kedavra。简单得就像是一个玩笑。

他也许会察觉到自己的意图,提前一步挡开攻击,然后反过来杀死自己。

德拉科设想着这一切,而哈利的舌头仍旧在他的嘴里。

想到被杀,德拉科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的恐惧。

 为什么呢? 

当你活着的每一天都只是为了逃避和欺骗自己的时候,死亡,结束这一切就变得不足为惧。


哈利停下了动作,他抬起头,舔了舔嘴角的血,“你在想什么?” 

德拉科的头发已经又有些长了,额前的发丝柔顺地别在耳后,顺着脖子蜿蜒而下,垂在肩膀上。

哈利喜欢他长发的样子,看上去优雅又颓废,脆弱又温柔。他的手指摩挲着德拉科的耳垂和他细腻的发丝,故意用力扯疼了他的头发,表情像个拿到了玩具的孩子。

 

德拉科抬眼看着他。

对方血红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竟然异样得美丽。

他不由自主抬手抚摸对方的侧脸,然后感受到如同死人一般冰凉的温度。这半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温度。但是今天,他突然又觉得这种触感这么的陌生和虚假。

 

哈利因为他的动作愉快地微笑,他吻了吻德拉科的掌心,“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德拉科垂了垂眼睛,躲开了他的目光。

哈利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用撒娇的口吻说,“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德拉科想苦笑。

可是真的,从你身上我只有一样想要拿回来的东西,可是你给不了。

 

德拉科凉凉地勾了勾嘴角,“也许想要杀了你?”

哈利愣住了。

他诧异地盯着德拉科看了足足三秒,“为什么?”

德拉科没有骗他,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欺骗他,他是哈利,他无法对她说谎。

“为了让另外一个哈利回来,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静默在他们之中骤然蔓延,然后哈利尖锐的笑声打破了凝滞的空气。

“哦,原来你今天一直在想这个。”

 

德拉科看着他,这种反应在他意料之中。

哈利止住了笑,用冰凉的声音说,“无数人想要杀了我,可是没人能够成功。也许你会有幸成为这绝无仅有的第一个人?“

德拉科向后靠进沙发背。他一只手撑着额头,温和地微笑着回答,“或许你应该在此之前杀了我。”

 

哈利看着他。

然后他意识到,德拉科·马尔福,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眼睛里的笑意逐渐的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邃的冷意。

“我应该杀了你吗?”哈利把手放在德拉科的胸口,手指下面就是一刻跳动的心脏。

德拉科没有说话。

“也许我真的应该杀了你。”

哈利看着他的眼睛。他想找到些许的恐惧,但是德拉科银灰色的眼睛倒映着他自己的脸,他只看到自己狰狞的表情。

 


········

 

哈利掐着青年的脖子,把他的颈骨直接捏成了碎渣,动脉的血像是井喷一样喷了一米高,一边发出“噗噗”的声响,溅了哈利一头一脸。

 

他杀了米勒斯一家人,连家里的狗都没有放过。米勒斯不是什么大人物,金斯莱·沙克尔手下的一个小傲罗。他被杀只是因为他把哈利·波特列为了一桩杀人案的嫌疑人而进行了调查。

 

现在什么金斯莱,什么诺曼·万斯都乖乖地缩在他们的小办公室里,每天埋头处理些杂七杂八的文书工作。没有什么人再敢去挡住哈利·波特的的道路。

试图阻碍他的人都从这个世界上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消失了。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五次,那就只能是阴谋了。

可是偏偏这些消息都被严密的封锁,而当事人都决口不提,渐渐那些消失了的人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被抹去了。

在人们心目中哈利·波特仍旧是个完美的道德标杆,行为典范,每天在霍格沃茨给学生们做演讲,到慈善机构去捐款慰问。了解真相的人都因为恐惧而缩在壳子里苟延残喘。


哈利踩着地上的碎骨头,把那个破布一样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全都踩了个稀巴烂,但是他仍旧觉得自己的愤怒无法平息。

 

已经半年了。

他们已经在一起半年了,就在他以为可以这样永远占有德拉科的时候,那个该死的银眼睛竟然想要杀掉他。

哈利已经明白了,自己无论做什么德拉科也不会爱上自己。其实他早就明白这一点了,但是他仍旧总是仍旧愚蠢得抱着那么点希望。


半年之前,德拉科突然搬回了伦敦。就在他以为德拉科·马尔福这个胆小鬼要一直躲在纽约,躲在远离他的地方时,他却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哈利以为自己了解德拉科。那时候他却开始看不懂他。

德拉科·马尔福天性里有着脆弱的一面。哈利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六年级盥洗室里,他在镜子前面哭泣的那一幕。其实,严格说起来,那时候他就已经对他动心了。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明白身体里那股莫名其妙的悸动到底是什么。

哈利明白德拉科为什么躲着自己——因为德拉科的脆弱和胆怯,德拉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个完全堕落了的灵魂,而这个灵魂还有着一张他所爱的人的脸。

 

但哈利只明白一部分的原因,还有另外一部分他并不能理解——德拉科在害怕,他害怕会爱上哈利,这个哈利。

他们俩从一开始就处在一个僵局中。只有一赢一输,一胜一亡。这是一场零和博弈。


 

德拉科回到伦敦之后,他们就顺理成章地住在一起,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里。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一起吃早餐,一起谈论新闻和政治,谈论赫敏和布雷斯,谈论纳西莎和卢修斯。

哈利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伪装成他所爱的那个样子,小心翼翼收敛自己的爪牙,为了那个所谓“更大的利益”每天做这些可笑而无聊的事。他就这样小心翼翼在他身边装模作样了半年,他们像恋人一样聊天,吃饭,做爱,他们在周末一起去看麻瓜的电影,他给德拉科煎鹅肝,他在自己的手臂上纹了M形状的蛇,他让卢修斯对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毫无怨言。他把那个哈利能做的不能做的,做得好的,做不好的都做了。如果可以,他能够这一辈子都这么伪装下去。

他以为总会有什么不一样了,他以为也许总有一天德拉科会承认爱上了自己。

结果,他还是只得到了一句话。

——杀了你。

哈利冷冷的笑。

德拉科·马尔福,你选择了最愚蠢的游戏方式。

我永远都不会输,最后你还是将属于我。

······

 

德拉科看着哈利消失在壁炉里。

他知道也许他是去哪里泄愤了,但是他无力去管这些。

他挫败得仰面躺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的便签纸。

上一张哈利折给他的纸鹤上写着“新年快乐”,那是2004年的新年夜。然后他已经半年没有收到过哈利的信了。玻璃罐子空了,罐子里的最后一只纸鹤一直都没有飞出来。

它孤零零地躺在瓶底,毫无生气。

德拉科经常看着它发呆。

它是最后一个了,也许是魔法失效了,也许是出了什么故障。德拉科有时候觉得好奇,它到底写了什么;有时候又觉得侥幸,起码他还有一只,就好像他的哈利还在这里。

而当今天,2004年6月5日的第一束晨光照亮格里莫广场12号的阳台时,这只纸鹤悄然展开了翅膀,无声无息地落在德拉科的枕边。

德拉科张开眼睛,静静地看着它,阳光落在它洁白的翅膀上,美丽的就像是一个梦境。

德拉科拿起它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它就是那么真实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这是最后一封来自哈利的书信。

德拉科几乎不敢拆开它。

····

德拉科,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说明已经过了一年,而我还没有醒来。

我一直都在想这一天何时会到来。其实我从很久之前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在慢慢的消失,每一次醒来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又衰弱了一些。不过我并没有觉得害怕,这是一个安静的过程,就像是陷入了睡眠一样,缓慢又平静。

你不要为我难过,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

 

德拉科,我希望你能够陪伴着另一个我活下去。他也是我的一部分,它有着我的记忆,我的信念。他也爱着你。

还记得霍格沃茨的校训吗?眠龙勿扰。他是一只龙,他已经醒来了,我希望你能驾驭它,让它为善而不是作乱。不要再说什么会为了哈利·波特而杀人了,你知道我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就是自己变成伏地魔那样的魔鬼。

虽然以后的事情我无法看到,但是我信任你,德拉科。我相信以后你们都会过得很好。

祝你们幸福。

 哈利·波特 


 德拉科再次看着这封信。凉凉的微笑。 

他一直在逃避。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哈利的灵魂消失,只因为他害怕,他害怕连这一个哈利也失去。

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想念另外那个哈利,那个煎不好鹅肝,穿衣服邋邋遢遢,戴着一副笨眼镜的哈利;那个总是装得冷血无情,其实内心比谁都要温暖的哈利…

这样的思念来的汹涌而猛烈几乎把他整个人吞没。

他想再见他一面。

他想让他回来,为此他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德拉科把信纸贴在胸口。

回来吧,哈利。


——————————————————————————

PS:为毛最后一句让我想到了魔法少女小圆。

PS2:上周从周五开始忙的不行。。。。。。。。。。

嘤嘤 更新晚了  SORRY。。。。。

评论(31)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