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战后】—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36.75】

36. 75

#把章节分到0.75也是没Sei了


《预言家日报》在发行前半小时,突然收到内线人员发来的一条重要新闻:威森加摩常任大法官,约瑟夫·曼森在家中因为魔药事故窒息身亡。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

于是整个报社的员工不得不把印好准备发售的报纸统统召回,重新编写了一份新的报纸,并且把这个噩耗放在了头条上。

整个报社鸡飞狗跳,这注定是个无法平静的早上。

消息一出,公众哗然,阴谋论层出不穷:

“为何保守派领军人物在新法案投票前的几个小时在家中暴毙?是天意如此还是另有阴谋?”

“为了新法,新政府不惜杀人灭口?哈利·波特到底是英雄还是侩子手?”


赫敏脸色阴沉。整个一个早上,电话像快要爆炸一样响个不停,壁炉里飞出来的猫头鹰邮件像是下雨一样堆满了整个房间,她被搞得头疼欲裂。最近因为保守派和改革派之争而异常亢奋的媒体,尤其是保守派媒体,这次总算逮住了机会,对此事紧咬不放。

不过很奇怪的是,媒体虽然活动猖獗,但是狮派那边却一片平静,竟然没有任何高级官员发表任何声明。赫敏等了一早上,连一个狮派来兴师问罪的人都没有,又有些庆幸,但是又觉得这简直像个阴谋。


哈利·波特部长直到上午11:00才姗姗来迟,闲庭信步一般走过魔法大厅,和忙成一锅粥的属下们愉快的问好,最后走进自己的椭圆形大办公室里。

赫敏气势汹汹紧跟着他的脚步冲进了部长办公室。

“你怎么现在才来?!”高级顾问赫敏女士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瞪着坐在扶手椅里打呵欠的哈利。

哈利对她别有深意地眨眨眼睛,“别这么大声。我有重要的‘私事’,不适合讲给女孩子听。”

私生活向来保守的赫敏女士脸微微红了一下,她尴尬地把手里厚厚一打报纸扔在哈利面前的桌上。

“你看看这些!这才是第一个法案就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这让以后的法案怎么推进!”

哈利根本没看那些废纸一眼,只是勾着嘴角无所谓地笑,“傲罗办公室已经在查这件事了。那些谣言很快就会不攻自破的,你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赫敏皱眉瞪着他。

其实她从来不相信哈利会杀人。其实她一直在努力说服自己这仅仅是一个巧合。但是她的潜意识里却有一个声音再告诉她——就是他干的。就是这个家伙干的。

赫敏咽了口唾沫,底气不足地低声问,“曼森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哈利瞪大了眼,无辜地看着她,“不。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赫敏继续狐疑盯着他,“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哈利摊手,“那你要怎样才相信我呢?”然后他举起自己的右手,“我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曼森的死跟我无关,若我所言非实……”

赫敏飞快打断了他,“好了,别废话了。还是赶快想想怎么应付外面流言蜚语吧。”她转过身,抛下一句话之后就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她说,“我不想让你的名誉因为一个改革案就被毁掉,这不值得。”


赫敏走出办公室十几秒之后,珀西端着伟大的波特先生要求的手磨咖啡走进来。

他放下咖啡,听到他尊敬的波特先生突然抬起头来问他,“为什么女人那么容易相信誓言?”

珀西木愣愣看着他,然后听到他自言自语接着说,“因为天真?”

然后珀西听到哈利问自己,“你觉得我天真吗?”

珀西觉得也许幻听了,但是他还是非常冷静地在心里默默想:虽然你现在表情看起来像个天真无害的低年级学生,但是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你更老谋深算的人了。

珀西·韦斯莱先生面对着自己阴晴不定的上司,已经练就了永恒的一张扑克脸,他淡定地摇了摇头。

哈利懒洋洋躺在沙发靠背里,忽然自嘲地笑了一下。

“虽然知道对方骗了自己,还是选择相信誓言。这大概不是天真。”

“是蠢。”

····

布雷斯觉得自己当个教育司司长也是颇为不易。身兼司长和霍格沃茨教师、校董,为人师表,不得不收敛私生活,每日勤勤恳恳上班,任劳任怨工作,连个出去鬼混的时间都没有。

最苦恼的是,他的顶头上司哈利·波特先生从来不以身作则。大量工作都被分配给他们这几个内阁成员,他自己就签签字盖盖章,逍遥自在。最可恶的是,本以为德拉科一定会被拖进内阁跟自己一起水深火热刀山火海,结果这家伙竟然只是个挂职的议员,有时候连开会都不露脸,一个人在千里之外的曼哈顿逍遥自在,这让布雷斯内心极端不平衡。

布雷斯连续熬了两个通宵,加班加点带着他的改革委员会对每一条细则再做更进一步的注释和修改,精力补充剂已经让他头疼欲裂外加全身酸痛,结果今天一大早,他的上司又给他捅了个大篓子。

所以,当赫敏跟他说“曼森的事只是个意外”的时候,布雷斯没好气地冷笑了一声。

“我的傻姑娘,怎么到如今你还这么天真。”

赫敏不爽地瞪了他一眼,“不是哈利做的,他刚才对我发誓了。”

布雷斯叹气,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字一句说,“赫敏。你听着。这个哈利,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

“我知道你的意思,”赫敏打断了他,“不管哈利变成什么样子,对我来说,哈利就是哈利。你知道麻瓜有种精神问题叫‘人格分裂’吗?他只是精神受了伏地魔魂片的影响……”

布雷斯挑眉打断了她,“我不知道那些麻瓜创造的词。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不是病。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只是假装成以前的哈利·波特,在我,在你,在所有人面前伪装,表演。我们所看到的都只是表象,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想了些什么。”

赫敏皱起了眉头,她觉得布雷斯有点不可理喻,“你在说什么布雷斯!”

“没什么。”布雷斯站起来,头疼得转身,一边揉着自己疼痛僵硬的脖子,“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太相信他的话。”


········

其实这件事上,哈利的确暗地动了许多手脚,而银环蛇们对此事一无所知。

银环蛇中的大部分都是改革派,这非常不寻常,因为银环蛇中的旧贵族们毕竟曾经都是血统论,贵族论者,曾经他们一度把麻瓜当成蝼蚁。而突然集体转型,摇身一变成了麻瓜科技和民主改革的支持者。

原因在于罗德尼·塞尔温和纳西莎·马尔福现身说法,给他们做了一系列题为“是重新失势还是就此打开新时代”、“贵族肩负引领未来的责任”、“跟着波特有钱赚”、“我们家古灵阁账户已爆满”的座谈会。

马尔福公司一个季度的收益已经超过了许多家族上百年的积累,当年入股马尔福公司的几个家族身家至少都翻了五倍。目前马尔福家族的资产已经超过塞尔温,成为魔法界第一位。马尔福家突然的崛起让大部分人都动了心,而且他们已经经历过两次黑魔王的失败,纯血之中最反动的一派已经差不多都进了坟墓,剩下的这批基本已经对纯血论有点失望了。再加上此任内阁成员大部分都是曾经的纯血,哈利·波特对于纯血们的支持和宽容有目共睹,所以面临抉择,他们大多数选择了支持改革派政府,或者说,支持哈利·波特。


而斯克林杰政府和诺曼·万斯党派,不管是不是支持改革,反正他们铁了心了反对哈利·波特,于是纷纷投入了保守派阵营。

至于凤凰社,在哈利·波特上台之前已经分裂成了两派。一派以金斯莱·沙克尔为领导。金斯莱在哈利“休养”期间掌握了实权,并且培植了自己的一批势力。因为凤凰社成员本身就比较有“个性”,他们中有些人不满哈利后来的专制态度,于是也倒向了金斯莱。金斯莱从来都不是改革的热心支持者,他秉持中年人“发展中求稳健”的策略,不肯大幅度改革现状。

另一派以韦斯莱家族为领导。虽然韦斯莱家和哈利曾经一度关系出现了裂痕,但是韦斯莱夫妻毕竟是把哈利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在政治立场上一直是无条件支持哈利。更何况,哈利随便用几句“邓布利多的遗愿”之类的话就足以把他们洗脑了。


政治就像是兽群,其实个人政见都是次要,主要是看头狼往哪走。

哈利当然深知这一点,所以主要就是干掉那个头狼。


约瑟夫·曼森,威森加摩常任大法官,狮派元老,保守派领军人物,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在全国巡回演讲反对政府新政,并且多次把哈利·波特描绘为“邓布利多教出来的空想家”。

为什么这次他离奇死亡,狮派却保持沉默?

那是因为狮派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这事到底是谁做的,甚至不少人都以为这件事和诺曼·万斯有关,也许是万斯设计来陷害哈利·波特的。自从诺曼·万斯竞选失败,他和曼森的关系就越来越紧张。曼森认为他魄力不足,能力有限,完全无法担任狮派领导人的位置,有意想取而代之。两个人一直暗地里狗咬狗咬得起劲。

反正大部分狮派的人心知肚明,曼森的死肯定也是和诺曼·万斯脱不开关系,否则他自己也不可能保持沉默。


下午的新法案投票上,诺曼·万斯令人震惊得投了通过票。全场哗然,狮派自己阵脚大乱,不知道该跟着领导投通过还是一如既往投反对。

最后法案以1/2支持、1/3弃权通过。

改革派大获全胜。


赫敏在宣布完结果时紧张得脸色苍白。在一片欢腾的庆祝声中,哈利拍了拍她的胳膊,“放松点亲爱的,我们永远也不会输的。”

赫敏回过神来,然后转身拥抱了坐在她旁边的布雷斯。


是的,哈利·波特不会输。

其实哈利也没做什么。他只是突然出现在诺曼·万斯的书房里,然后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还想再见到自己的儿子么?”

除此之外,他也只是以各种方式贿赂或者威胁了几个保守派成员,老套的手段,只是做得格外有格调而已。


········

德拉科·马尔福正在整理哈利写给他的便签。

他把它们一张一张都用魔法封存,夹在一个日记本里。他也会在日记里写些简单的话,写自己那一天做了什么,吃了些什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翻着那本日记,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写了小半本。


今天哈利写给他的便签上有一句不同寻常的话——阿瓦达索命咒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

他没有继续往后写。其实他划掉了这句话,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张纸没有被废弃,而是从瓶子里飞了出来。

德拉科知道他的意思。哈利的灵魂已经分裂,就像是有两个灵魂在共用一个肉体。如果用阿瓦达杀死其中的一个,也许另外一个还能继续存活。

德拉科想过这个问题。几乎每天都在想。

当通讯器想起来的时候,他仍旧在想这个问题,所以哈利的立体投影突然出现在壁炉前的一瞬间,德拉科看起来脸色苍白。

哈利坐在壁炉前的扶手椅里,饶有兴致欣赏着德拉科脸上怪异的表情,“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没事。”德拉科把那张纸攥紧。

“真冷淡。”哈利勾了勾嘴角,“我的新法案通过了,我想你大概也已经知道了。”

“是么?”德拉科勉强笑了笑,“恭喜。”

“恭喜?恭喜谁?恭喜死去的邓布利多吗?让这该死的世界离他那个畅想中的理想乡更近了一步。”哈利讽刺道,“还是说要恭喜你那的那个睡美人?”

德拉科没有说话。

哈利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你还是不能接受我么?我觉得自己做得够好了,正直的魔法部部长,赫敏和布雷斯亲密的朋友,马尔福家忠实的支持者。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接受我?”

德拉科看着他。他发丝后面的睫毛垂了垂,半遮住银色的眸子。

德拉科明明什么也没说,哈利却突然觉得心脏莫名的有一丝抽痛。

哈利有点莫名其妙地揉了揉胸口。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圣诞节……”

哈利抬起头,有点讶异地看着德拉科。

“圣诞节之后我会回伦敦。”德拉科吸了口气,继续说,”以后会留在伦敦了。“

哈利愣了两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回……布莱克老宅吗?”

“恩。”


——————————————————————

PS:政治斗争基本上到此为止了。这0.75分章节我也是醉了

后面我要放大招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PS2: 想建个欧美同人交流群,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加呀。方便出本的时候通知讯息,更新也会在群里通知的。

PS3:

因为人物比较多,为了避免大家忘记在这里简述一下几个比较少出现的人:

1. 诺曼·万斯   

之前的魔法部副部长,目前任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老派的狮派,狮派领导者。经常和哈利·波特发生政见冲突。一段时间以前,黑哈让他误以为儿子已经被杀死,实际上儿子仍旧活着。

2. 罗德尼·塞尔温

塞尔温家族的英国代理人,原本在家族中并不被看好。后来将政治筹码压在哈利·波特身上,取得了巨大的回报。目前在塞尔温家族中地位稳固。

3. 玛莎·亚克斯利

亚克斯利家的小女儿,嫁给了俄罗斯贵族,因为以自己的姓氏为荣,但是仍旧保持了母姓。(国外是可以不改姓的其实)有钱,任性,就是喜欢德拉科。


PS4:最近掉进了手办坑。。。。。。。。。。。。。。。。我真是掉进了越来越多的坑里啊啊啊啊。。。。。。。。。。。。。



评论(17)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