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战后】—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36.5】

36.5


偶尔,经历了大战的这帮霍格沃茨的同学们也会小聚一下。其实也就是同在魔法部里工作的几位碰巧了都有空,于是大家就凑在一起吃个午饭。

工作餐,沙拉,主餐,配甜点。人均消费3个银西可。

布雷斯喝着红酒,目光瞟着走来走去的漂亮姑娘;

赫敏和秋·张在讨论拉文德·布朗新出版并且意外热销的题为《独行侠R》的小说;

卢娜看着盘子里的烤羊排,突然开始自言自语。

“真是奇怪。”

“什么奇怪?”赫敏莫名地看着她。

“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不是他;有的人以为他和他都一样;还有的人知道他也是他,却怎么都不肯承认。那他到底是不是他呢?”

秋·张奇怪地看着疯姑娘,“你在说什么呀,卢娜!”

卢娜抬起她乱蓬蓬的金毛脑袋,慢悠悠晃了晃,”秘密。”

“你已经说出来了就不算秘密了吧?”布雷斯放下手里的红酒,浅浅笑了一下。

赫敏瞥了他一眼,“你懂了?”

布雷斯无辜地摇头,“怎么可能?”


···········

赫敏·格兰杰再一次站在威森加摩的抗辩席上,身着着威森加摩常任法官的红色法袍。她拒绝了魔法法律执行司副司长的职位,而选择担任常任法官,百分之八十的原因就是为了这身破袍子。

俗话说在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几年前的那次失败成为赫敏人生的转折点,“威森加摩”四个字几乎已经成了赫敏·格兰杰小姐的执念。


哈利·波特的新政府上台之后,支持改革的自由政见者和年轻人们翘首以待,保守派们紧张兮兮,在无数人的关注当中,教育部第一个推出了改革草案。

《凤凰周刊》当机立断抢到了教育部负责人布雷斯·塞尔温的专访。

布雷斯先生在采访中有意无意透露:新政府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对教育体系的完善和修正。顺便还有意无意地透露:目前自己还是单身状态……

自从德拉科·马尔福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纽约之后,布雷斯成了英国媒体的新宠儿。只可惜,大部分的姑娘虽然认为这位塞尔温先生非常有魅力,但私生活着实混乱了一点。


赫敏整理了一下手里的材料,轻轻吸了口气。

这次会议讨论的内容是布雷斯·塞尔温主持编写的《教育改革草案》。

《草案》中最重点的几个内容主要针对霍格沃茨。

首先,《草案》建议保留分院制,但取消霍格沃茨严格的学院划归制度,包括取消按学院划分宿舍和班级,而采用随机分配;取消院魁地奇队,球队采取俱乐部制;在保留级长制度的前提下,完善自治学生会制度。

另外,鉴于目前麻瓜课程内容过于过时和缺乏实用性,增设新的麻瓜研究课程,尤其是战后新科技课程,并且可破例雇佣麻瓜教师……成立课程改革委员会,对现有课程进行审核改编增设等活动。

除了霍格沃茨改革建议之外,还包括改革魔法考试制度,建立高等研究院等内容。


赫敏看着手里的文件。这份文件,并不厚,一共三十条,内容及其精简。

但是这是改革的第一步,至关重要的第一步,关系到整个新政府的威信,关系到整个改革的成败。

她不能再失败一次了。她没有任何退路。


赫敏·格兰杰站在讲演席上面,环顾了整个座无虚席的会场。她抬起下巴,微笑,“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会议吧。”

台下坐着的一众资深法官们虎视眈眈盯着她。

光是对于分院制度的改革,就已经让一大批保守派震惊了。毕竟,自从霍格沃茨建立以来,分院制保留了一千两百年。引进麻瓜科技也让很多老派官员觉得恐慌,因此,这次抗辩火药味浓烈。


赫敏讲解过了十分钟之后,终于,一个狮派的年轻法律顾问按捺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自从四位伟大的魔法师建立了霍格沃茨以来,我们一直就沿袭着四个学院的传统……”

“你好梅兰达女士,我很同意你的观点,”赫敏飞快得打断了她,“我们尊重传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出于敬意保留了四个学院。但是传统并不只是用来复制的,发扬和发展传统是对传统更好的保护。另外,作为一名法官,我希望您,以及在做的各位,给与我最起码的尊重,请我说完再提问。我们有专门的提问环节。谢谢。”

赫敏一口气毫不停顿地,并且略有些趾高气扬得说完这一番话。

原本在听审席上面蠢蠢欲动的反对者们,在赫敏有力的声音压迫下,渐渐安静下来。

“很好,谢谢各位。那么我继续……”


媒体们站在场外观战。

丽塔·斯基特摸着下巴,嘴角带着一丝若有所思的微笑。

她的羽毛笔在空中奋笔疾书:赫敏·格兰杰早在学生时代就展露出身为一个政治家的魄力……谁会料到,她在政界失败的亮相,却成为最后走向政治巅峰的基石……

一篇马屁感十足的文章正在酝酿。丽塔·斯基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写。不过一篇少女在政坛摸爬滚打的励志故事似乎也挺吸引人眼球的。


开场只不过是之后口舌战争打响前的狼烟。

这场辩论持续了六个小时,成为近十年来,辩论最为激烈的一场会议。

“你们这样的行为严重违反了1692年的《国际巫师保密法》!”一个老派法官指出,”我们不需要那些愚蠢麻瓜们的知识!“

“啊,我明白了,您是对我们要求增加麻瓜科技的教育表示异议?,”赫敏摊了摊手,“可是看看美国吧,看看马尔福公司带给我们的新科技吧。我敢说这里在座的每一位都在使用新的通讯设备。你们谁也不能否认它们的便捷。”

赫敏吸了一口气,环视四周,“四百年来,我们停步不前,然而麻瓜们已经可以建造1600米高的楼,已经能够登上月球,已经能够治愈大部分的疾病。他们在改造着这个世界,我们所在的世界也无法避免的受到影响。如果,我们再不进步,再不改变……我想物竞天择的道理各位都是懂的。我们将面临比伏地魔更加恐怖的危机。”

不过显然,保守派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

一个反新科技者吼道:“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一切电子仪器和设备都不能在霍格沃茨使用,因为在那里空气中充满强烈的魔法磁场,会对电子器材产生强烈的干扰。”

布雷斯随口回了一句,“那很容易,我们取消魔法磁场。我想我们大概有一百种魔法能够驱逐麻瓜。”

“你们这样做很有可能把霍格沃茨甚至魔法界暴露在麻瓜眼中!”

“我们会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别担心,”布雷斯微笑着回答,“我想这样做的危险微乎其微。你知道每年记忆注销指挥部处理最多的案件是什么吗?是巫师醉酒后随意使用魔法导致麻瓜目击的事件。我觉得也许你更多的去关注怎么减少醉酒更加能够保障巫师界的安全。”

“我们不需要麻瓜的科技!梅林已经给了我们特殊的天赋……”

“天呐,法官,”赫敏有点厌恶地打断了他,“事实摆在眼前,光喊喊口号真的任何意义也没有。我觉得你应该擦擦你的眼镜,去看看麻瓜们发明的武器。他们一颗原子弹能够夷平整个霍格沃茨,我是说夷平,让它连一根柱子也不剩。我是不是危言耸听你最好自己去了解一下。”

“这不可能!”

赫敏翻白眼,“许多事情不是你不承认就不存在的。我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请不要太过天真了。”


此次会议在激烈的争吵中结束,每一个从会场里走出去的人都精疲力尽。

《改革草案》投票将于下周一举行。


赫敏走下席位,放松精神的一瞬间才感到口干舌燥、腰酸背疼。

她的顶头上司、一直作壁上观,看着好戏的哈利·波特走过来,对她鼓了鼓掌,“干得漂亮,姑娘。虽然其实我本希望你更加歇斯底里一点。”

赫敏干笑了两声,讽刺道,“我觉得,如果换成您歇斯底里吼上两嗓子,也许我们就不用讨论,可以直接通过法案了。可惜从头到尾您都只是坐着看而已。”

哈利勾起嘴角,笑得有几分阴险,“骂街不是我的强项,你知道我素来是讲求格调的人。”然后,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我该下班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在他转身离开之后,赫敏狠狠瞪了一眼他的背影——她还得继续加班。


当晚,赫敏和布雷斯一起在“波特瞭望电台”上与听众互动,介绍改革的内容,并且回答了听众提出的各种问题。

自从新科技开始流行,媒体除了传统的报纸,电台也开始增多。M公司在市场上推出黑胶碟机造型的魔法收音与音乐播放一体机后,电台变得更加流行。为了纪念詹姆·波特,哈利·波特亲自投资建立了“波特瞭望电台”,目前该电台已经成为最流行的主流媒体。


《预言家日报》在第二天发表了长篇文章——《哈利·波特将带领魔法界走向何方?》,文中公布了30条改革方案以及细则;《凤凰周刊》发表文章《从麻雀到凤凰——一个麻瓜女孩的蜕变》,主笔者丽塔·斯基特将赫敏·格兰杰两次主持的法案抗辩会议做了对比,一个失败一个成功,一个幼稚一个成熟,并且添油加醋得回忆了赫敏年轻的23年历程,写得仿佛自己是她亲妈一般。丽塔说,这个年轻的女孩前途无量。

哈利·波特的新政府再次在魔法界掀起舆论热潮。

支持改革和反对改革的人们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和争吵,“改革”成为最为热议的词语。蛇派、狮派和鸟派的分别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改革派和保守派成为新的派别代名词。


···········


马尔福总裁最近总是呆在实验室里,别人上班的时候他在,别人下班的时候他还在,别人又来上班了他依旧在。

这非常的反常,让属下非常的担忧。

秘书来上班的时候,发现德总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握着一个玻璃罐子看得津津有味。当秘书再一次观察她的老板时,发现德总躺在沙发上发呆,怀里仍旧抱着那个罐子。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抱着玻璃罐的德拉科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追着一只纸鹤在自己办公室里跑了两圈,还差点被椅子绊倒。

前来递交文件的部门总监在门口看的目瞪口呆。


德拉科看着粉色的小纸片在掌心里慢慢展开,一行墨迹逐渐在纸上显露出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么,早上好,德拉科。”

德拉科看着那行字愣了几秒,然后无奈得露出一个微笑。

“早安。”他轻轻回答。


········

玛莎·亚克斯利来到了纽约。

她就是喜欢追着德拉科到处跑,她就是喜欢德拉科,这一点,连她的丈夫都知道。可是其实他们只是朋友,这一点她的丈夫也知道。因为德拉科·马尔福是同性恋,他爱的人只有哈利·波特。

玛莎·亚克斯利非常善解人意得扮演了闺蜜的角色。反正她喜欢挽着德拉科光顾各种高档的会所——有面子。


“哈利·波特怎么样了?红眼睛的那个还是死缠着你不放?其实红眼睛的那个也不错啦,如果是我就选红眼睛的,聪明、强势、又有点邪恶,非常有挑战性,不是么?”玛莎说着,喝了口红酒。

德拉科郁闷得看了她一眼,潜台词是——你们女人怎么总是这么势利。

玛莎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他,“这和势利没有关系。毕竟红眼睛的也是哈利,只是你不承认而已。”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颇为无奈和自嘲。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哈利么?”他垂下眼帘,疲惫得看着自己的手指,“我只是不愿意承认。”

玛莎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

“我不能承认。我曾经答应过他。不会让他死,不会让他堕落,一定会找到对付魂片的方法。我们都错误预估了魂片对他的影响。其实伏地魔早就死透了,魂片根本用不着我们对付。对哈利造成影响的是伏地魔残留的魔力。黑魔法把哈利的一部分灵魂拉向了堕落。”


玛莎撇了撇嘴角,“啊,是啊,任何人获得这么强大的力量总得付出点代价。“

德拉科攥紧了手指,“我答应过哈利要阻止他,要救他……可是要找回原来的他,就必须杀死他堕落的那一部分灵魂……”

“如果我承认了那个红眼睛的哈利,我要怎么亲手杀了他?我没办法亲手杀死哈利·波特。“

“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我只能逃开他。”

“我不仅没办法面对红眼睛的那个,连绿眼睛的也无法面对……”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德拉科把脸埋进手指。


玛莎看着他的肩膀,忽然觉得,德拉科似乎是瘦了很多。

他总是看上去若无其事,可是其实他混乱迷茫得像个孩子。

她想拥抱他,可是最后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可是德拉科,你自欺欺人又有什么用呢?你骗不了自己的,不管是红眼睛还是绿眼睛,他都是你那个宝贝的哈利·波特。”

最后她看了看窗外,低声说,“长痛不如短痛。”


————————————————————————————

PS:愉快的更完文,啦啦啦,又是心情愉悦♂的一天。

PS2:随便找了个专辑放着听,码着字,突然音乐开始放哈利波特电影版的主题曲。_(:з」∠)_ 也真是巧……

音乐点击传送———>>>> Lumos! (Hedwig's Theme)

PS3:昨天看到60多个赞,发现是林寒和浅墨一口气点了好多个=。=~~谢谢各位从头到尾点赞的小伙伴们~~~补番还点赞真是好习惯呢!【拇指

评论(22)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