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34】

34.

 

2003年3月16日,罗恩·韦斯莱和拉文德·布朗举行了婚礼。

盛况空前。

虽然罗恩目前只是古灵阁的初级解咒员,而拉文德女士为了追随罗恩的脚步成了自由作家——专门记录罗恩·韦斯莱的各种冒险故事,但是婚礼还是吸引了大量的政要、名流以及媒体。

毕竟韦斯莱家族不仅是凤凰社的领袖人物,而且目前许多韦斯莱们都身居要职——亚瑟·韦斯莱是现任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司;莫莉·韦斯莱是救助麻瓜巫师基金会的CEO;比尔·韦斯莱和他的妻子芙蓉都是古灵阁高层;查理·韦斯莱是国际知名龙类学者,他目前在罗马尼亚拥有大片自然保护区的土地;而珀西·韦斯莱是某位政要的心腹,政途坦荡。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次婚礼的伴郎是罗恩学生时代的挚友哈利·波特,而伴娘是他的前女友,赫敏·格兰杰。

 

铁三角重聚一堂,只是这个三角怎么看都有点微妙。

 

“天呐,拉文德那身礼服是从哪里搞来的?简直太可怕了!这劣质的材质简直比我的擦鞋布还差!还有这个紫色和粉色的可怕配色!我简直不忍心看下去了……”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倒抽着气,对着赫敏絮絮叨叨吐槽着新娘。

赫敏今天穿了一身浅紫色的伴娘礼服,腰细腿长,完全抢走了拉文德的风头。她拿着一杯香槟,微笑着听达芙妮尖刻的讽刺,不做点评。

不过她觉得这位一直看不顺眼的格林格拉斯小姐现在看起来顺眼多了。

 

赫敏实在一肚子气。

   

当哈利·波特带着轻佻的微笑,通知她来当伴娘的时候,她真想跳起来给波特先生一拳,告诉他:这是你的竞选!又不是我的!为什么你要来威胁我?!

 

但是她最终只是扯了扯嘴角,忍气吞声地点了头,因为她知道,这个哈利·波特,脾气不好的这个,搞不好就会做出些让她更加抓狂的事情。


一个八卦杂志的记者走过来,毫不留情面地问赫敏,“我知道这对您来说有些无礼,不过为了广大读者的好奇心,容我冒昧地问一句:出席自己前男友的婚礼是何感想呢?”

格林格拉斯小姐扇呼了几下自己的长睫毛,同样八卦地看向赫敏。

格兰杰小姐虽然很想愤然离席,但是为了她的公众形象,她只能吸了一口气微笑着回答,“我和韦斯莱先生早就没有任何瓜葛,既然已经分手已久,我想我们都有追求新的幸福的自由。”

“那您为何来参加婚礼呢?”小记者的羽毛笔在刷刷刷的记录着,赫敏已经看到它在写: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妒意。

赫敏咬牙微笑,“当然是为了我们十多年的友谊。”

记者还想问什么,但是赫敏果断地端着酒杯转身走人。

 

她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耳环——那是M公司出品的通讯器。

很快通讯器接通了,对面传来了丽塔·斯基特的声音。

“您好,格兰杰小姐。”丽塔这么多年来丝毫没有改变她做作又虚伪的腔调。

“看在以后我会给你独家报道的份上,把这篇新闻都给我撤掉!”

电话那头安静了三秒。

“你怎么知道是我……”

赫敏恶狠狠地低声说,“我认得出你那邪恶的羽毛笔!给我,撤掉!”

“噢好吧,格兰杰小姐,如果你坚持的话……或者也许我可以把尖锐的词汇去掉……”

“撤掉!”

“…好吧。说定了以后给我独家哦。”

赫敏掐断了通讯,把杯子里的香槟一饮而尽也不能平息怒气。

不知道哈利为什么非要她来出席这个尴尬的场合。也许他只是想看她出丑。

赫敏看向哈利,哈利敏感地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她,并且对她举了举杯子。

赫敏嘴角抽了抽,毫不怀疑这一切只是因为哈利·波特的恶趣味。


德拉科·马尔福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胸口插着一朵白色的茶花——那是哈利早晨亲手给他别进去的。

他站在角落里看着在人群当中无比耀眼的哈利。

然后开始设想要如何杀死这个人。

抽出魔杖,念出阿瓦达,绿光没入他的身体直达灵魂,然后这个人面如死灰的倒下。

这样想一想,似乎很容易。只要一个简单的咒语,就可以结束这一切。

 

“德拉科?”

马尔福忽然恍过神,发现哈利正站在他的面前,张着那双无辜的绿眼睛看着他——这颜色不过是个混淆咒。

“你脸色不太好。”哈利说着,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舒服么?”

德拉科突然感觉到一阵惊慌失措。他几乎抑制不住想要抱住眼前的人。想紧紧抓住他,不让他消失。

 

“咦?难道是昨夜玩的太过头了?”哈利挑起眉梢勾了勾嘴角,他的手指轻轻划过德拉科的腹部直到胸口,在指尖滑过他乳尖的时候他收回了手指,并且在唇上碰了一下。

“哈利。”德拉科警告性地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周围——所有人都在相互攀谈聊天,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

“德拉科你真是冷淡,”哈利冷冷微笑着,“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德拉科垂着眼睛看他,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情绪,但是他只是沉默。

 

“其实我知道的,亲爱的,”哈利抬手摸了摸德拉科的侧脸,“每一次我醒来时看到你眼睛里面的失望我就知道了,你心里记挂着的总是那个温柔无害的小可怜。”

“人们总是这样,对心狠手辣的反派唾弃,对单纯无害的主角同情。可是当麻烦来了的时候,你的小可怜到底能做什么?躲在家里,躲在你怀里撒娇?你看,到最后还不是需要我来搞定那些媒体和官员。如果不是我,卢修斯现在怎么能安安稳稳坐在马尔福庄园里和茜茜喝茶?如果不是我,M公司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在英国站稳脚跟?如果不是我,恐怕塞尔温家族和你早就因为那点小股权的问题闹僵了吧?”

“德拉科,你不能不承认,你需要我……”哈利凑近德拉科,他的鼻子凑在德拉科的颈边,轻轻吸气,“你是多么虚伪的人……”

然后他微笑,嘴唇轻轻触碰德拉科苍白的皮肤,“可是我连你的虚伪都那么的爱。”

哈利说完,拿开德拉科手里已经空了的杯子,把自己手里没动过的香槟放到他的手心。

 

“玩的开心点,德拉科。”他转身走开,顺便解除了他们周围的静音咒和忽略咒。

 

····

 

“笑得再开心点,姑娘。”

赫敏回过神,看到可恶的哈利·波特正站在她的面前。

“噢,我相信你看得出来,我已经尽力了。”赫敏皮笑肉不笑得回答。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不觉得我们在这里参加这个愚蠢的婚礼对你的竞选有任何的益处……”

 

哈利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嘴唇。

“嘘。”哈利眯起眼睛微笑,“韦斯莱一家永远都是哈利·波特最亲密的伙伴和战友。虽然他们的确很穷,但是不要低估韦斯莱这个姓氏在格兰芬多间的呼声……还记得有首歌叫做《Weasley is our King》么?调子怎么唱来着?”哈利哼了两句,“Weasley is our King.Weasley can save anything.”

 

赫敏的嘴角垂下来。

她不会说这首歌让她想起了多少自己和罗恩之间的回忆。即便现在她经常在克鲁姆的邀请下在特等席看国际球赛,但是她可能这辈子也忘不了那场罗恩第一次守门的魁地奇比赛……

他是她的英雄。曾经是。

赫敏咬了咬嘴唇。

她已经决心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了。

她在圣诞节和情人节都没收到罗恩的信时,已经决定和姓韦斯莱的再无瓜葛了。

她不是拉文德,她永远也无法放下架子追着一个傻小子到罗马尼亚过着每天和龙搏斗的日子。她想要改变整个陈旧腐败的法律体系,她要向所有人证明她是对的。为了理想,人们总是在牺牲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似乎就是个定理。成功也许是个减法。她必须放弃她那个理想主义的男朋友,放弃她的爱情;她也从此以后只能和哈利·波特做个互相利用的同僚,放弃他们之间的友谊。

他们三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罗恩和哈利都已经走上了自己的道路,她也无法只是看着他们的背影停步不前,而她知道,他们在各自的道路上走得越远,与彼此的距离也只能越来越远。


“这真是个悲剧。”赫敏自言自语道,然后喝了一大口香槟。

哈利看了看她,“我唱的这么难听?”

赫敏眨了眨眼睛,“不敢恭维。你不去和你亲爱的韦斯莱姓氏的盟友们聊聊么?”

 

哈利抬起胳膊,“我正要去,为什么不加入我呢,格兰杰小姐?”

赫敏翻了个白眼挽住他的胳膊,“噢,不胜荣幸。”

 

······

 

罗恩拉着他的新娘,或者说,他的新娘像个护窝的母鸡一样死死扒拉着他。他们的面前是挽着伴娘的哈利。

“恭喜你罗恩,真的,”哈利温和的对着罗恩微笑,“没想到你最后还是我们之中第一个结婚的。”

“事实上我已经怀孕了。”拉文德毫不留情地在一旁插话,同时狠狠瞪了赫敏一眼。

结果赫敏大感意外地皱起了眉头,丝毫不掩饰对她和罗恩的鄙视。

罗恩顿时涨红了脸,“别这样,赫敏!这都什么年代了!”

赫敏翻了个白眼看向另外一边。

“啊,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总抓不住男人!”拉文德低声嘲讽了一句。

赫敏瞪了她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荡妇。”

“好了都别再说了!”罗恩觉得头疼欲裂,他先扯了扯拉文德让她闭嘴,“我跟赫敏分手不是因为这个。”当他看到拉文德怒气冲冲瞪着他时,他赶紧补了一句,“我跟你结婚也不是因为这个!”

于是拉文德立刻阴转晴,笑容满面甜蜜地给了他一个亲吻。

赫敏在一旁翻白眼。

“我觉得简直回到了五年级那会儿,每天都要被这对智商为负的蠢情侣闪瞎眼。”

“你这是羡慕嫉妒。”拉文德笑容不减,又给了罗恩一个吻。

赫敏看着天叹气,“真的……你们还是赶紧回罗马尼亚去吧……离我越远越好!”


哈利愉悦的看着三个人争吵,笑容满面,怡然自得。

最后三个人的掐架是在莫莉·韦斯莱带着芙蓉过来搭话才得以停止。

后来哈利和赫敏成了芙蓉和比尔第二个女儿多米尼克的教父和教母。

用莫莉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不管结不结亲。

 

·····

 

罗恩·韦斯莱的婚礼结束之后,哈利开始了他的竞选宣讲之旅。

他和他的竞选团队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几乎走遍了整个英格兰。所到之处一路高歌猛进,次次宣讲会座无虚席,整场爆满。甚至有极端狂热的粉丝一路追随着他的脚步,把他所有的宣讲会全部都听了一遍。然后这些狂热粉丝惊讶的发现,哈利·波特每一次演讲都是即兴发挥,并且每一次的内容都有所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充满激情和魅力,煽动起所有人情绪高涨。

《预言家日报》和《凤凰周刊》的头版连续两个星期全部给了哈利·波特的宣讲。倒不是因为哈利的名头大,而是他的演讲实在是太过精彩,哪个编辑都认为把它放在次版实在是可惜。


三月份结束,四月一日愚人节,周一。

有人把一只恶作剧的博格特放在了魔法部电梯大厅的门前,以至于每个人都错以为装着博格特的衣柜是大门,而打开它时被吓了一大跳。

一早上魔法部里尖叫连连,博格特一会儿变成某人的老妈,一会儿变成一窝恶心巴拉的虫卵,甚至是变成了当事人的上司宣布他立刻被解职……人们有幸看到某些魔法部高管吓得连魔杖都扔到了一边,屁滚尿流地逃跑;或者整个人直接直挺挺吓晕,倒在地板上不省人事。

许多人不怀好意的逗留在大厅附近,假装在看报纸或者喝咖啡,其实只是想窥探一下同事、上司那些害怕的小秘密,或者看看他们出糗的样子。

 

当哈利·波特踏进魔法部大门的时候,大厅里一阵骚动。

几乎每个人都在紧张地看着哈利,猜测着他们伟大的救世主,毫无悬念的下一任魔法部部长,到底会害怕些什么。

也许是摄魂怪?也许是伏地魔?

也许他真的什么也不怕?

 

哈利在众目睽睽之下按上了门把手。目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聚焦在他的手指上。

噢,他当然知道里面是个愚蠢的博格特。

但是他要打开它。

其实他非常好奇,好奇里面的博格特会变成个什么东西,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内心深处恐惧的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呢?死亡?苍老?噢,不,他又不是那个傻了吧唧又自恋的汤姆·里德尔。

哈利眯了眯他的红眼睛。然后拉开了衣橱的门。


他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的德拉科·马尔福。

铂金色长发,漂亮地让人觉得呼吸困难的斯莱特林王子。

哈利喜欢他这样的打扮。长发,黑衣,神色冷峻。


哈利忽然微微有些愕然地张大了眼睛。

德拉科毫无表情地看着他,并且举起了手里的魔杖……

绿色的光芒没入了他的身体。

哈利看着德拉科手里的魔杖,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然后突然感觉到一阵无由的疼痛。

非常非常非常的疼。呼吸困难。心脏抽痛。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

他抬起手指摸了摸胸口绿光没入的地方——没有伤口——博格特当然没有能力杀了他。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这么的疼。

哈利悲伤得看着德拉科。对方只是冷漠着毫无表情。

他摇了摇头,“原来我怕这个。”

 

···

 

魔法部的众人只看到哈利准部长突然露出了寂寞又伤心的表情,摇了摇头然后扭头走人了。没有人看到柜子里到底藏了个什么东西。等哈利走进魔法电梯之后,立刻有人按捺不住冲过去拉开柜子门,想看看博格特变成了什么。

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人们找遍了柜子的每一个角落,却发现——博格特不见了。

 其实它不是真的不见了。

 只是人们忽略了从柜子角落里洒落的一小把灰。

 

对付一个博格特,“滑稽滑稽”可不是唯一的咒语。


—————————————————————


PS:总之大家五一快乐啦=。=,明天我也会努力抓紧更文的…… 

PS2:最近一直在补科林费斯苏苏的电影。

《神偷艳贼》不错唷,最后简直帅哭我。

《魔法保姆麦克菲》我都去看了……我对我叔真是真爱……

《新乌龙女校》我也真是不想吐槽了……他跟校长到底是在搞基还是搞基还是搞基……太羞耻了……

其实我叔演喜剧特别喜感……西装革履的喜剧特别耻……

发现《茶花女》老版也是科林演的!!!我去啊啊啊当年那个小鲜肉简直鲜嫩可口青翠欲滴娇艳可人……里面还有床戏咧【但是当年那个尺度跟广电这个差不多了,脖子以上的床戏】,不过还是够我撸一发了= =!科林小眼神太性感了【_(:з」∠)_】!!

 

PS3:

昨天坐车回家=。=。。回家就睡了一整天。。今天才起来。。又是各种饭局。。。。。。。困。。。。。。。。。。。。。。我先睡了。。明早起来再修。。。

 


评论(30)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