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32】

#好吧既然你们都等着这篇我还是先把这篇写完吧……

_(:з」∠)_【汪

 

32.

德拉科·马尔福23年来的人生从未像今天这般迷惘过。

他也曾迷茫过。那是他17岁,追随着父亲的脚步被伏地魔招揽的时候。那时候他抽烟酗酒大量服用镇定剂,拼命逃避着自己的恐慌。那时他曾觉得人生不可能比这更加糟糕了。但是现实不断的向他证明,人生还可以更糟糕更糟糕,更加更加糟糕。

现在,他不再年轻,至少不像十几岁时那样疯狂了,虽然此时此刻的德拉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茫然无措,但表面看上去他和平日里并无差别——优雅,清醒,冷静,聪明。 

他看着眼前红眼睛的怪物。

 一部分理智告诉他——杀了他,让你的哈利回来。

 另一部分理智告诉他——他是哈利,他就是你深爱的那个哈利。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相信谁。

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红眼睛的怪物眯着眼睛凑过来吻他。用那双柔软的属于哈利的唇。

 

·············

 

某日哈利和纳西莎喝下午茶的时候,忽然问起了卢修斯。说是下午茶,其实从头到尾也只有他一个人在喝茶而已,纳西莎只是攥紧了手指紧张地看着他。


得知可怜的卢修斯先生仍然在坐牢,哈利愕然而做作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纳西莎,“哦,天呐,卢修斯还在阿兹卡班里?”

“不……新的监狱已经迁到了博迪亚姆古堡……”

哈利眨了眨眼睛,“噢,是么?那还真是遗憾。”他说完,对纳西莎勾了勾嘴角。

 马尔福夫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当天下午,魔法部代任副部长——忘了介绍,由于现任副部长诺曼·万斯前段时间悲痛过度入院治疗,哈利·波特被任命为代任副部长,为万斯先生分担重担——哈利·波特,大张旗鼓地前往博迪亚姆监狱探视卢修斯·马尔福。

哈利虽然是出于私事来访,博迪亚姆监狱还是出动了全体工作人员列队欢迎。媒体们也把监狱大门口挤得水泄不通,甚至还有哈利的粉丝举着“Keep Calm and Love Harry Potter"的标语在等着看偶像。

如今哈利风头正健。

其实他一直都不乏追随者,只是在过去的几年中他实在是太过于低调了。让粉丝们的热情无处发泄。

 

·······

卢修斯·马尔福不知道哈利·波特来找自己干嘛。但是这位波特先生真是他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见到的人,没有之一。

卢修斯皱着眉头对着穿衣镜将自己穿戴整齐。

 他一丝不苟,一颗一颗扣上银色丝绒长袍的每一颗扣子,包括每一粒袖扣;将已经长到腰际的银发梳理整齐用绿宝石发扣束好。最后拿起自己的蛇杖——当然,它只是个单纯的手杖,里面已经没有魔杖了。

卢修斯被傲罗从房间里带出来,穿过了大半个城堡之后被带到了监狱的玻璃花房。 

卢修斯已经整整五年没有见过该死却一直不去死的哈利·波特。他一直对此人深恶痛绝,如果没有他,自己的主人二十多年前就该统治大不列颠了,纯血和马尔福家也早就能够权倾英格兰了。这个家伙,两度让自己毕生努力功亏一篑,最后,他竟然还……

竟然还勾引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德拉科。

荡妇。

卢修斯面色冷然,然而他握着蛇杖的手指用力的攥紧,紧得几乎在发抖。如果不强忍着,卢修斯真的恨不得扑过去用手杖把哈利波特抽死。


哈利穿着一身驼色的骑装,深棕色的马靴。黑衬衫的袖子卷起来,露出白皙的小臂和手腕。

他坐在一大片白色和粉色的蔷薇花中间,手指尖的魔法吸引着几只无知的蝴蝶围着他迷醉地飞舞。

“风景宜人,远离尘嚣。”

哈利说。他没有回头,只是抬手示意卢修斯在他对面的椅子里坐下。

护送的年轻傲罗解开卢修斯手腕和脚腕上的魔法束缚之后,恭敬地离开。

卢修斯在哈利对面坐下。他傲慢地扭开头,拒绝去看哈利·波特这个小杂种。

“这真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卢修斯。”哈利微笑着说,并且亲自给卢修斯倒了一杯花茶。 

卢修斯嘴角的线条绷紧了一点。 

“卢修斯,你看起来不错。”哈利打量着卢修斯带着细纹的眼角和与德拉科相似的鼻梁线条,“鉴于德拉科有一ban的血统来自于你,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非常漂亮,尤其是这丝绸一般的头发。”

哈利说完,轻轻叹了口气,“真是可惜,德拉科剪掉了他那头长发。也许我应该劝他再留起来。“

 
卢修斯又不傻,当然听得出哈利这些无聊的扯淡就是为了嘲讽刺激他,在他面前炫耀他对自己儿子的所属权。

卢修斯觉得自己简直气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不过同时他也震惊于哈利·波特这诡异的路数——几年不见,哈利·波特怎么变得这么的……阴阳怪气。

 

哈利抬起手,转了转食指上带着的马尔福家徽的戒指。

“听说上次你和德拉科的会面非常不愉快。“

 
卢修斯用他那双碧色的眼睛盯着哈利手指上的戒指。他立即就认出那是代表着马尔福家家主地位的戒指。仅此一枚。

“这是我和我儿子的私事,你无权过问。”即便是快要气疯了,卢修斯仍旧保持着一个贵族的矜持和优雅。他可以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大吼大叫,但是他绝对不会在一个外人,一个敌人,尤其是哈利·波特的面前做出有损尊严的事。不管怎么说,几年的牢狱生活至少让他学会了忍耐。

 

“卢修斯,”哈利微笑着捏碎了一只停在自己手指尖的蓝色蝴蝶,然后张开手掌,让它的尸体在卢修斯面前飘散,“知道你亲爱的伟大的lord为什么失败么?”

“因为他太蠢了。”哈利笑着,“他曾经有无数个机会可以杀掉我。我有时候都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执意要跟我决斗,如果他选择捅我几刀而不是对我念阿瓦达,也许他早就圆满自己愚蠢的夙愿了。”

 

卢修斯咬着牙,他抬眼瞪着哈利。

然而在他的视线对上那无比熟悉的红色眼睛时,卢修斯惊讶得大脑一片空白。

 

“不过你放心,卢修斯。我不是你的Lord,不会像他一样犯各种各样愚蠢的错误。我会代替他,我会让你们马尔福家重获荣耀。无论是权势地位还是金钱,只要德拉科想要,我就会把这些全部都推倒他的脚下。”

“你……”卢修斯恍然从愕然中恢复神智。他看到此时的哈利·波特,竟然不可抑制回忆起几十年前当他第一次见到意气风发的汤姆·里德尔时的情景。


“你……到底来做什么。”


“你以为我来是做什么的?”哈利喝了口茶,无辜地看着他,“放你出来么?或者低声下气求你同意我和你的儿子共度一生么?”

卢修斯惨白着脸盯着他。 

结果他的表情令哈利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天呐,你真的以为我是来示好的?你还真是天真。我想我知道德拉科身上那一部分可爱的天真无知遗传自哪里了。”

“我只是来嘲笑你的。”

说完,红眼睛的青年站了起来,抖落肩上的几篇花瓣,“我下午约了公爵夫人骑马。失陪了。”

 

当哈利几乎走出花房玻璃门的时候,卢修斯站了起来。

“哈利,波特!你究竟打算……”

 “无论我打算做什么都跟你无关。你就在这里呆一辈子吧。”哈利微笑着对他摆了摆手,“马尔福先生。“


··········


 当带有魔法法律执行司和威森加摩签章的文件,被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时,德拉科才知道自己父亲已经被批准执行保外就医。卢修斯被允许在傲罗办公室监督之下,在马尔福家庄园里度过他剩下的刑期。


 红眼睛的哈利从他椅子背后环住他的脖子,“不给我一个感激的吻么?”

 德拉科扭头看着他,眼睛里并没有什么感动,“你为什么…”

哈利不以为意的笑,“没什么,只是觉得老马尔福先生已经在监狱蹲的够久了。五年世界已经焕然一新,如果他再不出狱,恐怕要跟不上时代了。”

 

德拉科盯着他。

他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抑自己的怒意,“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不能把卢修斯放出来么?你难道要让我们的忍耐和努力功亏一篑?!” 

哈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不就是惧怕公众舆论么?你放心吧,我既然敢把他放出来当然有办法摆平愚民们聒噪的口舌。”


哈利·波特说得信誓旦旦。

但是他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

 

当第二天的凌晨哈利突然挣扎着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面色惨白汗水淋漓的绿眼睛青年虚弱的抓住德拉科的手。

他喘着气说,“今天是几号?”

 

————————————————————————

PS:其实黑哈是个傲娇……_(:з」∠)_

PS2:因为上班比较忙……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写的那么粗长了……_(:з」∠)_……我还是会尽量多写的……

PS3:昨天看了BBC 1995年版本的《傲慢与偏见》!!05的电影版比这一版差远了啦!!!

傲慢与偏见不愧是总裁文的始祖简直……哎呦我的少女心……嗷嗷嗷嗷哦啊哦啊哦啊科林叔版本的达西舔一百次也不够啊啊啊啊啊 !!MR.湿衬衫简直啦啊啊啊啊!!!爱科林叔爱得飞起……

评论(46)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