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31】

哈利睡着了。

他靠在德拉科的肩膀上,柔软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一些清瘦的脸庞。

伦敦眼摩天轮慢慢上升,五彩斑斓的焰火从他们身边腾起,在河面上绽放出璀璨的花朵。

当2003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哈利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个好觉。这是他连续一个月之中第一个实际意义上的睡眠。

德拉科看着玻璃外面逐渐清晰的伦敦全景,河岸边倒数的人群,以及天空中纷繁腾起的火焰。

目光深邃。

他俯下身吻了吻哈利的唇,对他轻声说。

“Happy New Year.”

··············

 

哈利看着德拉科,他翘着嘴角,牙齿咬在红嫩的唇瓣上。

德拉科的视线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往那像红樱桃一样鲜嫩饱满的嘴唇上飘。

“你想吻我。”

这不是个疑问句。

但是德拉科还是摇了摇头,目光有几分迟钝。在经过哈利一整夜的折磨之后,德拉科的精神实在精神不济。

 

“真是可悲。”哈利轻轻勾了勾嘴角。

 

几小时之前,他在“吻”德拉科的时候把对方咬得鲜血淋漓。他用牙齿用魔法狠狠得折磨德拉科嘴巴柔嫩的皮肤。凶狠地几乎把德拉科整个吞下去。

而现在他竟然问德拉科是不是想吻他。

德拉科再一次看向哈利柔软湿润的唇。

好吧,他的确想吻他。

德拉科用力揉了揉太阳穴。神经再怎么强韧,也实在经受不起这样来回反复的折腾。

 

德拉科看着哈利。后者坐在沙发上喝着大吉岭红茶,克利切在一旁瑟瑟发抖地为他端着托盘,因为抖地太厉害,银托盘和陶瓷撞击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哈利微笑着,眼里姑且算是有几分温柔。

他对德拉科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就算是我也不会连续两天对你怎样的。人类的身体那么脆弱,我可不想在你漂亮的皮肤上面留下什么疤痕。”

德拉科恍惚地笑了一下,“既然你对我失去了兴趣,那么你要做什么。”

他本就苍白的皮肤更加惨白,看上去那么的颓废。 

哈利走过去,手指捧起德拉科的脸轻柔地抚摸。

“你放心。我对你永远不会失去兴趣。我从不说假话。我是认真的,永远。”


德拉科银灰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

他别开脸,轻微的失笑。

“你这样说是指望我回答什么?”


哈利看着他,慢慢地勾起嘴角,“你懂我的,德拉科。我想听什么,你清楚的很。我只是想让你兑现诺言。你还记得么,你当时对我说的话。你说要陪我…”

德拉科飞快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想做什么!”

哈利静了一刻。

“做什么?”哈利血红色的眼睛眯起来,他笑着反问,“我有工作不是么?作为魔法部部长高级助理,我的办公室里堆着山一般的工作。新年的开端总有很多问题要处理。”

德拉科皱眉,“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说过你厌恶政治。”

哈利勾起了嘴角,笑得狡黠。

“德拉科。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事情不是讨厌就可以不做的。虽然你似乎以为我是另外什么人,但是我就是哈利·波特,我跟你那个宝贝百合花是同一个人。他想做的事情也是我想做的,他要做的事就是我要做的事。”

 

哈利说着,拿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克利切立刻胆战心惊地扑上去为他点火。

“只不过,我不太认同自己原本的做事方式。连邓布利多都知道达到理想需要牺牲,牺牲斯内普,莉莉,詹姆,甚至他自己。心慈手软能做成什么大事?”

哈利说完,轻轻吐了口烟雾,“据我所知,你的M集团到现在都没有通过议会审查,无法在进驻英国。既然他帮不了你,那我总是要帮你的。”

哈利站起来走向壁炉,德拉科却走过去挡在了他面前。

 

哈利挑起了眉梢。

德拉科吸了口气,“不行,我不能让你去,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我不能放任这么危险的你离开这里。”

德拉科挡在哈利面前,脸色惨白,额角挂着虚汗,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倒下。


说实话,哈利丝毫没有生气。他几乎快要笑出声了。

天哪,德拉科为什么这么可爱。拼命又愚蠢的样子,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你真的不让开?”哈利眨眨眼睛,舔了舔嘴唇。

德拉科皱着眉,缓慢又坚定地摇头。

哈利定定看了他几秒,突然笑了,“德拉科,你怎么这么傻?你何必如此紧张?你看,我又不会真的去杀人,”他说着,眼神纯良地摊了摊手,“也不要为了你那个百合花小哈利担心,他在这里睡得很香。”

说完,他弯着眼睛笑,手指尖点了点心口的位置。

“他累了,我来帮你们解决一切不是正好?”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指尖。

说实在的。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哈利为了不让另外一个自己苏醒,几乎走投无路。他不敢睡觉,拼命地喝精力补充剂,甚至用灼烧咒烫自己的掌心。他那么害怕自己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他那么恐惧自己灵魂的堕落。

德拉科答应过会阻止他。

可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他几乎想要放弃了。

几乎。


哈利眯了眯眼睛,“况且,你真以为你拦得住我?”

····

罗德尼·塞尔温最近一直在考虑自己的政治立场问题。

哈利·波特正在变得弱势。罗德尼不得不怀疑哈利的身体出现了异常。自从半年前,哈利突然在纽约休假三个月开始,很显然的,这个年轻人变得无法集中在工作上。银环蛇的事物已经完全被马尔福家族独揽,金斯莱·沙尔克也在凤凰社里发展自己的势力。而诺曼·万斯一派最近正在大肆招揽威森加摩的高层人员。

哈利·波特对于整个英国政局的控制在逐渐减弱。而且当马尔福家族与塞尔温家族对立时,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支持了马尔福家。这简直让塞尔温们寒心。

塞尔温不得不开始担心,把自己的政治筹码全部压在哈利·波特身上是不是仍旧安全。

但是,新年之后的第一次蛇派高层会议上,罗德尼·塞尔温彻底把自己刚冒头的叛变思想扼杀在了摇篮里。

····

当罗德尼和布雷斯一同出现在马尔福庄园的会客室里的时候,哈利已经在那里了。他正在和亚历克斯姐妹们聊天。青年坐在一群贵妇中间谈笑风生,向她们讲述自己在美国的见闻。他的表情和神色张扬而优雅,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贵族,与从前内敛安静的感觉大相径庭。

事实上,罗德尼刚开始根本没有认出哈利。

如果不是布雷斯自言自语说,“梅林,我觉得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那不会是哈利波特吧”,罗德尼大概到会议结束都认不出哈利。

青年今天穿着一套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套装,打着暗红色的领带,和配套的红宝石领带夹和袖扣。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没有戴那副几乎是标志性的眼镜。

他看上去如此漂亮而出众。

几乎有些让人觉得没有实感。


当所有人员到齐之后,哈利亲自主持了这次会议。

他站起来,走向长桌最前端的主座。

他微笑着俯视众人,解开了西装的最后一颗扣子。

“好久没见了各位。”他带着那近乎妖异的微笑说道,“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会议了。先生们,以及女士们,新年快乐。这次我们会议的议题非常简单——如何在2003年把英国魔法界引向世界魔法界的巅峰。一直以来,这就是我们纯血的职责,不是么?”

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个别及个人没笑。罗德尼·塞尔温就在其列。

他有种感觉,哈利·波特的这句话,绝非玩笑。


·············

“说实在的,政界让我觉得厌烦,政客让我头疼。为什么?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蛇派狮派鸽派到底在斗些什么。我们缺钱么?我们缺少权力吗?我们什么都不缺。但是这种无聊的斗争永远都无法停下来。”

“这就是丛林法则。如果你不去吃掉别人,那么就只能等着被别人吃掉。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进步过,我们只是把互相厮杀的手段做了一些看似高端的改进。”

亚克斯利,塞尔温,等人相互交换了眼神。似乎是有点搞不明白哈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我们总算还是有点理想的。邓布利多那个所谓的,更大的利益,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他想要一个平等的,和平的,繁荣的巫师界。我的理想与他一致。”哈利说到这里突然笑了,“我这样说,你们没几个人会相信,我知道。哪个傻瓜会为了别人的幸福出生入死?” 

哈利嘴角的笑容慢慢降下来。

他似乎走神了一瞬间,但是下一秒他重新笑了起来,“至少为了那些已经躺在坟墓里的人,我们这些活着的家伙得做点什么,不是么?”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艾莉森·亚科斯利饶有兴致地问。

 

哈利微笑着对着艾莉森点头。

“首先我要让马尔福集团进入英格兰。”

“你们有没有想过,诺曼·万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决M公司进驻的提案?甚至把这个问题上升到立法上,将它推向了威森加摩?”

“因为他惧怕。恐惧才是一切行动的原动力。”

“他为什么怕?因为他知道,M集团的股东全都是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是古老的纯血家族。他知道,如果公司进驻,那么英国的财富将全数流进我们的古灵阁账户。”

“万斯现在使劲笼络威森加摩里那些固守着《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的老古董们……哦,对了,我听说他的夫人送了罗齐尔夫人一套血钻首饰……是不是啊?罗齐尔先生?”哈利说着,看向坐在后排的罗齐尔议员兼终身威森加摩成员。

 

罗齐尔在众人的目光下脸色难堪,他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刚想站起来反驳,哈利却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我不知道你们之中会不会有人眼红那套血钻。”哈利勾了勾嘴角,笑得相当嘲讽,“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只能为你们的目光短浅感到可悲。你们之中也许不清楚马尔福公司的价值,但是我清楚,诺曼·万斯也清楚得很。如果你们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我敢保证,每年你的收益都能抵过至少十套血钻。”


“另外,我必须声明。”哈利十指交叉,“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招揽你们入伙。我不需要目光短浅的同伴,历史证明,敌人强大永远不是问题,可怕的是队友太蠢。”哈利虽然笑着,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他的目光是多么的傲慢而不可一世,“不瞒你们说,马上会有一场彻底的变革发生。我这里有一条诺亚方舟,你们能不能上得了我这艘船,要看我的心情。”

有几个资历老的贵族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们显然被哈利·波特的狂妄自大激怒了。

罗齐尔第一个爆发了。他愤然站了起来,张开嘴,准备用最尖锐的言辞来警告这个出言不逊的年轻人。然而他张开了嘴,却一个字也发布出来。

 

“抱歉我说的有点直白。”哈利弯着眼睛微笑,“罗齐尔先生,你回去之后可以仔细思考一下自己,以及你家族未来的命运,再做打算。想想看吧,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无视战争中你们的家族是如何存活下来的。”他说完,对罗齐尔摆了摆手指,“那么,我们威森加摩会议上见,祝您周末愉快。”

他说完,没有动手,没有动嘴,甚至连眼皮也没眨一下。壁炉里却突然腾起一道绿色的凶猛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罗齐尔整个人连人带椅子吞进了火焰里,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许多人被吓到了。人们惨白着脸色,震惊的几乎不敢大声喘气。不是因为惧怕那可怕的火焰魔法,而是那一瞬间,从哈利身上汹涌而出的黑暗的森冷的,如同死亡本身一般恐怖的气息,将所有人震慑。

在座的大部分老蛇们都曾经见过伏地魔。

他们之中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曾经是食死徒。这一刻,他们几乎忍不住在这种压力之下颤抖。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分明与他们曾经的主人如出一辙。不,简直就一模一样。简直一瞬间就唤起了他们最可怕的记忆。

在一片沉寂之中,哈利悠然自得地欣赏着人们的恐惧。

恐惧。真是让人心 心情愉悦。


布雷斯·塞尔温。也许是因为他毕竟和哈利私交不错,也许是因为他神经太粗,也许是因为他根本没见过伏地魔,总之布雷斯是当场唯一一个仍旧敢说话的人。

他清了清嗓子,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开了口。

“那个,咳,作为M公司的股东,我也非常希望公司可以在英国顺利落户。可是万斯副部长现在是拼了老命也要要阻止我们。我想我们现在在威森加摩的支持率无法为我们争取到绝对多数……”

 

哈利轻轻笑了两声打断了他。

“哦,是的。让人头疼的民主制,票选制度。不过,所谓的投票,所谓的绝对多数,对我来说,不过只是个形式而已。”哈利抬起手,晃动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只需要一点点小手段……”

布雷斯几乎是脱口而出,“暗杀?!”

“不不不,布雷斯你真是想象丰富,”哈利露出了好笑的表情。他夸张地抽了口气,“我怎么会做这么没有格调的事情?”

“咳咳,我只是开个玩笑。”布雷斯在被罗德尼狠狠用眼刀剜了一眼之后决定闭紧他的嘴巴直到会议结束。

哈利亲切地微笑着,“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各位,不用担心,也不用焦虑,你们只需要喝喝茶,开开酒会。下个星期的威森加摩上,自然会有结果。”


之后,另外几个高级别成员也就最近的一些安排和活动做了简明扼要的概述。

后来,不知是谁无意间问了一句,“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呢?”

纳西莎看着哈利。

哈利回看着她,眼睛里带着让人恐惧的犀利光芒。他微笑着,确切的说,是假笑着回答,“噢,他还在床上。”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开玩笑。

布雷斯差点把嘴里的白兰地喷出去。

只有纳西莎·马尔福夫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僵硬而尴尬。


 艾莉森·亚科斯利也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笑声戛然而止。

哈利在一片静默和震惊之中笑开了。

“咦?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的,我和德拉科的关系。”

“这难道是个秘密吗?”他纯良地张大眼睛看着所有人。


这不仅是个秘密。更是丑闻。

 

哈利,抬起眼睛,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那一瞬间,所有人分明看到,哈利浓长的黑色睫毛下面,那双眼睛是分明的红色,血一般的红。那是萨拉查家族的颜色。伏地魔的颜色。

 

没有人敢说话。

这一刻,几乎每个人的呼吸都是静止的。

于是,这个秘密永远也不会变成丑闻。

这个秘密,成了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会议结束之后的酒会上,布雷斯在罗德尼叔父的眼刀威胁之下,不情不愿外加心情忐忑地去向哈利·波特搭讪。

哈利·波特,坐在角落的沙发里,优雅而冷漠地看着在酒会上说着无聊话题的权贵。

 

布雷斯端了一杯龙舌兰给哈利。

“欢迎你回到这个‘位置’上。”布雷斯在他身边的沙发里坐下。

哈利看了他一眼,笑得非常暧昧,“我从来没有坐在过主席的位置上。”

“啊……是的,”布雷斯眨眨眼睛,“你是实际上的领导人,但是你以前总是太低调了。这的确是你第一次主持会议,嗯,令人印象深刻。相当的……”

“我知道你在想‘狂妄’这个词。”哈利喝了一口酒,然后伸出粉红色的舌尖舔了舔上唇。

 

布雷斯不由自主咽了口吐沫。他甚至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哈利的那个吻。他几乎一瞬间就回忆起了那个吻是多么的甜蜜诱人危险而让人欲罢不能。

 

“不过我很快就会让你们知道。这绝对不是我的狂妄。”哈利微笑。

 

布雷斯的目光从他的嘴唇慢慢向上,最后落在哈利的眼睛上。

他看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想微笑,却发现自己肌肉僵硬。

······················

 ···················

凤凰社新年的第一次聚会本应该是一片欢乐祥和的。

本应该。如果哈利·波特没有中途出现的话。

正当大家和乐融融地谈着有关于金斯莱·沙尔克先生今年换届选举的话题时,他们的救世主,哈利·波特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在一片鸦雀无声和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步走向了会议桌的主座。


他站在金斯莱旁边,金斯莱几乎是下意识得站了起来,让出了位置。

“谢谢你,沙尔克先生。”哈利微笑,毫不客气得在主座的高背椅里坐下来,“你们刚才再聊什么?似乎很愉快?”

金斯莱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在聊自己准备连任,准备带领着凤凰社走向辉煌吧?到底谁才是凤凰社的领导人,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的暧昧不清。

“怎么?不能告诉我?”哈利挑了挑眉毛,目光冷冷得扫过在场的每一张脸。

当他看到自己的助手珀西·韦斯莱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哦,珀西,见到你真好。”哈利微笑着对珀西说,“请把最近凤凰社的会议记录全部整理好明天放到我的办公桌上。”

珀西基本已经被吓得进入了下意识反射的模式。

“是的先生。”他立即站起来回答。

“每一个字都不要落下。”哈利微笑着补充。

“好的先生。”

哈利对珀西露出了带着嘉奖的微笑。然而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因为那个微笑而感到脊背发凉。

“你们刚才会议已经快要结束了吧?”哈利挑眉看着金斯莱。

“是的。”

金斯莱站在哈利的背后,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他的助手或者仆人一样毫无地位。

“那正好,我有点事需要和各位,‘商量’一下。”

“今天我来只有一件事情。”哈利打了个响指,一叠文件重重得落在会议桌上,“有关于马尔福公司的议案。”

哈利轻松地微笑道,“这是议案的确认书,在座的威森加摩成员们,你们签完字就可以离开了。无关人等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众人目瞪口呆。

傲罗部长普威特,他是莫莉·韦斯莱的表兄弟,事实上他平时和哈利私交一直不错。

“你……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利动了动手指。一份文件落在了普威特的手里。

“这份契约具有魔法效力,表明你会在周一的威森加摩投票上投赞成票。”

另外一个社员有些愕然得看着哈利,“你……你这是强迫我们?”


“不不不,”哈利眨了眨眼睛,“如果你仔细看过企划书就会知道,这项决议绝对是为了英国魔法界的未来着想。我希望各位不要再重大的问题上面犯错,或者想岔了。我在这里,只不过是尽我凤凰社领导人的职责。”

会议桌上的议论声骤然变得大了起来。

众人都用惊恐厌恶怀疑的目光看着哈利,并且窃窃私语。


哈利连魔杖都没有抽出来。

他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子。一瞬间所有人的声音都被塞回了他们的喉咙里。

“说实在的,我今天实在有点累了。”

“各位,我不想听到你们动嘴,直接动动手指头,让我们把这件事情结束。谢谢你们的合作。”



··························

哈利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他走上楼梯,鞋跟与木地板撞击出沉闷又清脆的声响。

 

德拉科抬起头。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来。一束橘色的光线在房间里逐渐扩大。

德拉科眯了眯眼睛,被那柔软的光刺痛了眼睛。


他被捆在床上。嘴里上着嚼子,脖颈上的项圈让他稍微有窒息的感觉又不会因为窒息而死。

他被这样捆了一天一夜。

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光,甚至无法睡着。

他不会死,却一直站在死亡的边缘。他几乎被这种感觉逼疯。


哈利走进房间,优雅地在床边的高背椅里坐下。

他微笑着看着德拉科。以全然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德拉科的丑态。


德拉科睁开眼睛,他困难地吞咽了一下。因为嚼子和窒息而无法完全咽下的滤液已经把衬衣沾湿了一片。

“求饶了?放弃了?”

 德拉科浑浊的灰眼睛,无力又脆弱地看着他。

“知道错了?”哈利嘴角的笑容又明显了一些。

德拉科痛苦得呜咽了一声。哈利打了个响指,嚼子的皮带扣松开。

德拉科终于能够喘息,他艰难得吐掉嘴里的皮质道具,大口得喘息。


“德拉科,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爱你。”哈利说着,修长的手指捧起德拉科的脸,轻轻的摩挲他的皮肤。

“我可以保护你,可以达成你的愿望,你的理想,你的野心。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你。”

“就算你不爱我,也请你尽量的利用我吧。”哈利微笑。

“只要你听我的话。”

“懂了么?”

德拉科失神得看着他,最后,慢慢得点头。

 

“乖孩子。”

 红眼睛的青年,开心地微笑。

————————————彩——蛋——————————————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头版头条上出现了一则有些恐怖的消息——诺曼·万斯的儿子斯坦利佛失踪。

两天之后,调查的傲罗在万斯家族豢养的中国火龙粪便里发现了一只没有被消化完全的右手。

周一,的威森加摩会议上,有关M公司进驻英国的议案以几乎全票获得通过。

周二,斯坦利佛失踪案有了新的进展。一个自称是斯坦利佛朋友的人将匿名信寄给了傲罗部,说他们开了一个玩笑,配出了一个非法的变身药剂。斯坦利佛喝下加了自家养的中国火龙鳞片的药剂之后失踪。匿名信的作者说他怀疑斯坦利佛变成了火龙的样子。

不过那条由斯坦利佛变成的龙已经于周一黄昏由诺曼·万斯亲手处决了。万斯先生很担心自己的儿子被火龙生吞了,所以剖开了火龙的肚子,以求检查有没有自己儿子的遗骸。

周三,《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是“诺曼·万斯因为心肌梗塞而被送往圣戈芒抢救”。

 

 
 
 

 

 

 

 
 
 

 

 ——————————————————————————

PS:

 昨天半梦游状态下写的。。。。因为觉得一周六不更新似乎说不过去。今天醒过来之后发现好多需要改的地方……

OTZ.....................这周又是工作又是搬家各种乱七八糟事情忙成狗。

下周我会恢复更新哒QAQ


 

 


评论(28)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