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28]

28.



哈利在床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腰上压着什么沉甸甸的东西。

他转过身去,果不其然发现一颗乱蓬蓬的铂金色脑袋在清晨的阳光下面闪闪发光。

哈利揉了揉眼睛,看到德拉科蜷在他旁边,为了躲避窗帘缝隙里漏出来的阳光,而拼命把脸往被子里藏。

哈利被他这幅模样逗笑了,他挥挥手把窗帘拉好,然后附身凑过去在德拉科的眉心上吻了一下,小心翼翼把他眉心那细小的褶皱吻去。

德拉科总会这样连续加班两天之后,在第三天的早晨莫名其妙出现在他的床上,并且睡得昏天黑地。


哈利有点痴迷地盯着德拉科的睡脸看了一小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挪开德拉科的手,轻手轻脚地下床去洗漱和准备早餐。


克利切看到哈利走下楼梯,对他恭恭敬敬鞠了个躬。


德拉科在的时候,哈利都会亲自为他做早餐。

哈利虽然煎不好鹅肝,但是对于烤土豆泥,煎蛋和培根卷还是手到擒来的。


虽然克利切可以准备更精致的餐点,但是哈利还是更乐意自己做早餐。他喜欢看德拉科吃着自己做的东西时,眼睛闪闪发亮看着他的样子。


哈利觉得德拉科对他来说,就像是蜜糖一样甜。


他只能在心里想想。这话说出口实在是太矫情了。


····

德拉科·马尔福,在自己人生的第二十二年,第一次觉得自己简直活得像个超人。这个世界仿佛离开他就不能转一样,到处都在召唤他。他现在身兼国际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新闻发言人,国际魔法部新科技研发项目组组长和M集团董事长的职位。如果还要加上各种各样慈善机构理事的头衔,那么他名字的前缀可以写三尺羊皮纸那么长。


他经常发现自己早上在布鲁塞尔开会,下午在纽约的实验室,晚上和南欧某个王族世家共进晚餐,半夜在格里莫广场12号逼着哈利按时睡觉。



德拉科动了动有些发僵的脖子,他头晕脑胀地用手指在空气中抹了一下,看到那串绿色的数字才惊觉自己已经睡过了三个小时。他懊恼得躺回床上,看到哈利留在了床头的小纸条:

“我先去上班了,克利切会为你准备早餐的。早安。”


德拉科躺在床上看着哈利留下来的纸条,然后拿出了时间转换器,毫不犹豫地把时间退回到三个小时前,把睡得像个死猪一样的自己施咒藏到了床底下。



哈利在把煎蛋摆进盘子里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抱住。

“早安。”德拉科的声音响起来,并且他把头埋进哈利的颈窝,柔软的嘴唇亲昵地蹭了蹭哈利的脖子,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


哈利差点没端稳手里的平底锅。

“早安,你睡够了吗?”哈利侧头轻轻和他的嘴唇碰了一下。

德拉科不满足地追着哈利的嘴唇,一边在他皮肤边上轻声说话,“嗯,睡得很好,你就像是我的充电器一样。”

“你现在听起来就像个麻瓜。”

“我现在觉得麻瓜也没什么不好。起码他们有好莱坞电影。”

他说着,接过了哈利手里的锅和铲子,把里焦外嫩的鸡蛋盖在盘子里的土豆泥旁边。

 

哈利微笑着看着德拉科的背影。

笑着笑着,突然感觉到一丝恐惧。


太突然到来的幸福,骤然急转直下峰回路转的好运,简直就像是假的一样,让人不安。

·····


赫敏这段时间心情一直不好。

再怎么坚强,被英国魔法法律界当成笑柄,被整个魔法界当成傻瓜,也让她实在受到了太沉重的打击。

她在家里闭门不出。甚至一度想要离开英国,连同霍格沃茨任教的机会也一起放弃。


她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之后,开始试图变成一个“正常人”——看麻瓜的电影,吃麻瓜的快餐,和麻瓜朋友一起逛街。不看猫头鹰信件,不看魔法报纸,彻底隔绝这个腐败落后刻薄的魔法界。

直到某一天布雷斯·塞尔温出现在她家的门口,问她愿不愿和他一起出席一个社交晚会。


赫敏看了他几秒,然后尖酸刻薄地讽刺,“噢,说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愿意让我来当你的舞伴。你难道不怕我会丢你们家族的脸么?”


布雷斯眨了眨眼睛,然后用夸张的口吻说,“天哪,我的格兰杰小姐,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在意面子,据我所知,你自从三年级起就收到女生们的吼叫信了。”


赫敏翻了个白眼。那不一样,她不介意别人的嫉妒,但是不代表她不介意别人把她当成傻瓜。


“你愿意陪我去一个地方么?”布雷斯伸出了他的手。


赫敏跟他去了。

她对布雷斯的感觉很复杂。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就像是大姨妈或者什么的,遇到他有点烦,他不见了又有点令人焦虑。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比喻。赫敏想。


布雷斯带她去了一个她绝对没有想到的地方。 

他们去了墓地。

布雷斯牵着她的手,带她穿过一排排冰冷的墓碑,最后在一个荒僻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块孤零零的墓碑。


墓碑很简陋,甚至连照片都没有,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潘西·帕金森。 


“再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了。”布雷斯在墓碑前面蹲下,用手指抚了抚墓碑上的灰尘,“她下葬的时候,只有我,德拉科和哈利在场。帕金森庄园当时被魔法部托管,我们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找不到。”


赫敏抱着胳膊,她感到了一丝寒冷。


“你看,她不到二十岁就死了,死了也不过两年,就已经没人再记得她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冷酷无情。”布雷斯轻轻笑了一声,冷漠而又嘲讽。


赫敏不知道该说什么。墓地阴冷的风吹起她的头发,吹得布雷斯的风衣猎猎作响。


“其实这个世界一贯如此。”布雷斯轻轻笑了一下,“你从来都是站在光明的那一方的。作为一个正义的角色,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们这些‘反派’,曾经在战后遭遇过什么。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正义和邪恶?人们不过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只是奋斗的手段有正当有不正当。”

“政界更是这样。如果你不去不择手段,你大概这辈子也只能被别人踩在脚底下。我承认,我们家族一直都是靠着不上台面的手段才在上流圈子里立足。但那又怎样呢?至少现在所有人都要对我们毕恭毕敬?”


赫敏微微皱起眉头。

她无法认同布雷斯的观点,但是,此时此刻,站在这里,她觉得她毫无立场去反驳他。


“潘西……其实跟你在某些方面很像。傲慢的地方,固执的地方,脆弱的地方。如果她当时再忍耐一下,现在她就不会这样孤苦伶仃地一个人躺在这里了。”布雷斯轻轻说着,手指抚摸着墓碑,如同在抚摸情人的头发,“那时候,我整天都在花天酒地,过着堕落不堪的生活。如果,那时候的我能注意到她的痛苦…”


赫敏轻轻把手指搭在布雷斯的肩头。她说,这不是你的错。但是,在这一刻,她突然有点伤感,也有点嫉妒。她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但是她隐约知道,自己触及了布雷斯的一个秘密。


赫敏看着布雷斯的背影。

她想她知道为什么布雷斯要带她来这里了。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浅显,幼稚和无知。

她看到哈利在政界混的如履平地,她以为凭她的能力和学识一定也可以一鸣惊人。

现在她终于发现,她从来只看到了事情的正面,却从来没有看看,事情的阴暗面。

她以为她足够聪明,她以为她的背后有哈利,塞尔温家族这样的盟军就可以肆无忌惮。

其实她这几天也在想,为什么哈利没有帮自己,为什么塞尔温要让自己去参加那个该死的听证会。

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彻底的清醒了,前所未有的清醒。

从前,她被保护得太好了。带着各种邓布利多,哈利他们带给她的光环。 

但是,这是政界。在这里,弱肉强食。大家自顾不暇,没有人会继续给予她保护。


“赫敏,”布雷斯说,“如果你觉得自己不适合政界,就尽早退出吧。政界没什么好玩的,乌烟瘴气,勾心斗角。在政界时间久了,你迟早会变成你现在最讨厌最看不起的那种人。”他说着,指了指自己。

赫敏轻轻笑了一下。

是的,她一度,或者说,几分钟之前还在诅咒政坛上那些不懂得改革进步,永远固步自封的老古董们。


但是就这样放弃吗?就这样安于现状吗?就这样从此以后只能嘴上抱怨着政府怎样怎样的愚蠢,自己却无动于衷吗?


她不甘心。

她觉得自己是对的。她觉得无法就这样放弃坚信的正义。

她突然意识到,为了达到正义,也许要不择手段。

“谢谢你,布雷斯。”她微笑,“我会仔细考虑你的话。”


·····


哈利在看一份报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他疑惑地抹了一下纸上突然晕开的那滴红色的液体,忽然意识到那是血。

他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手指上全是猩红色的黏腻液体。

哈利惊恐地站了起来,碰翻了椅子。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他。


珀西被哈利惨白的脸色有点吓到了,他担心地问,“波特先生,怎么了?”

哈利愕然地看着所有人,然后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什么也没有。

哈利沉默了几秒,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带着温和而又抱歉的微笑。

“没事,只是有一只虫子。”他说着,扶起椅子重新坐下。

大家都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毕竟如果有什么事让哈利波特惊慌失措,那么他们可要如临大敌了。同事们开了几句玩笑之后就继续工作了。


哈利坐在椅子里。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也许,只是太累了。他想。

哈利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德拉科,毕竟这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德拉科在9月底刚刚被任命为国际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新闻发言人,同时他的公司也刚刚起步,他已经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担心了。


哈利有时候会发现德拉科偷偷服用过量的精力补充剂,他也知道德拉科有时候会用时间转换器来弥补时间的不足。但是不管德拉科再怎么忙碌,每周一定会抽出三个晚上来格里莫广场过夜。

德拉科已经为他做得太多,做的太好了。

哈利经无法再要求更多了。


  • ····

 

2002年12月,国际魔法部将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改名为麻瓜物品研究与控制司,并且号召各国魔法部也统一名称。

德拉科作为新闻发言人,发表了长篇演说。这篇演说被全世界各大媒体转载,着实又让这位青年才俊火了一把。

与此同时,M企业生产的第一批通讯设备正在美国市场热销,它们被做成精致的耳环,戒指或者胸针的样子,极其受到上层阶级的追捧。因为工艺复杂,这东西的产量极其有限,而且仅在美国市场投放试用,黑市上甚至出现了高价倒卖,价格几乎被炒到了原本的十倍。

作为M企业的CEO,德拉科几乎是过着被媒体追着跑的生活。

德拉科变得越来越忙碌,有时候他只来得及匆匆来看哈利一眼,就必须赶向下一个会议。


哈利什么也没有对他说。


但是,他的症状在继续的加剧。


他总是会有幻觉。


在洗手间的镜子里,他觉得自己看到了邓布利多站在自己的背后。但是当他回过头去,那里空无一人;

他会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当他仔细去回忆那个声音的主人时,发现像极了金妮……

他有时候会看到小天狼星坐在自己的床尾,脸色青白。

他开始头痛,晕眩。

他有时候会突然间晃神。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别的地方。然而他对此一无所知。


也许只是戒毒药物的副作用……

也许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这样安慰自己,不敢往他最害怕的方向去想。


后来,他发现自己会梦游。他好几次在深夜里惊醒,发现自己站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有时候是麻瓜的大街上,有时候是荒郊野外。

他不想让德拉科发现自己又出了问题,所以在德拉科来格里莫广场的晚上,他会提前喝清醒剂,然后在德拉科身边假装睡着,一直睁着眼睛躺到天亮。


直到有一天,他在一个阴暗的巷子里醒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发现自己手里拿着魔杖,他抬起头,看到眼前的黑暗巷子里到处溅满了放射状的鲜血,老鼠们的尸体躺在角落里,还有蛇,有流浪猫,流浪狗……它们都是刚刚死去,死状凄惨,有的甚至被开膛破肚,有的还在痛苦的抽搐。


他意识到,是自己杀了它们。

他茫然地看着眼前血肉横飞的一切,然后念出了“闪回前咒”。

刀割咒,粉身碎骨,四分五裂,神锋无影,还有无数的钻心剜骨。


哈利看着自己的手。

手中的凤凰尾羽仗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脆响。




———————————————————

看天…

次回预告:《 霸道总裁男友遭抛弃。神仙眷侣感情破裂一拍两散为哪般?》

———什么鬼。

最近这两天我加油写咯=。=争取在清明假期可以完结!【握拳】!

不过上面一句我也就说说,你们不要认真……【X


总觉得好欠抽……

评论(46)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