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战后)【24】

24. 


第二天,哈利在床上醒过来。

在德拉科来得及反应之前,他掀开被子,连滚带爬冲进浴室里,然后趴在马桶边上吐了个昏天黑地。

德拉科抱着手臂靠在门边看着他。金发青年脸色阴沉,确切的说,是阴云密布。

他看着哈利抱着马桶干呕,腹部抽搐,几乎把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哈利俯在马桶上喘息咳嗽了一会儿,然后精疲力尽地爬进浴缸里,打开了花洒。冰冷的水劈头盖脸地洒下来,他却浑然没有感觉一般无动于衷地坐在浴缸里。他低着头,冷水湿透了他黑色的头发,它们垂在脸上,遮盖了他的表情。

哈利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拽起一个浴巾盖在头上,摇摇晃晃走出了浴室。


他从德拉科面前走过去,然后在德拉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回头对他扔了一个一忘皆空。

德拉科侧头避开。他愤怒地一把扯掉哈利盖在头上的浴巾,一把扭住他的肩膀,恶狠狠瞪着他的眼睛,吼道,“该死的!哈利·波特!你清醒一点!”


哈利茫然地张着眼睛,几秒钟之后,他的眼睛才开始聚焦。

他才认出来眼前的人是谁。

他才意识到,跟自己上床的人,不是酒吧里随便碰上的陌生人。

“德……拉科?”哈利愕然地看着他。


又是这种表情!

又是这种难以掩饰的充满恐惧的眼神!

德拉科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绞痛。他咬着牙,怒气冲冲地向全身湿淋淋的青年逼近。


哈利仓促地躲避着德拉科猎食者一般凶狠的目光,惊慌失措地后退。

哈利不知所措。他现在大脑像是一团浆糊,一切记忆都黏糊糊地被揉成一团。

为什么德拉科会这样看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哈利被德拉科逼进了墙角,只能被德拉科禁锢在了手臂和墙壁之间的狭小空间里。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下意识躲避着德拉科的逼视,眼睛慌乱地在房间里乱瞟。

为什么德拉科会在这里……

不,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这里显然是德拉科的房间,讲究的陈设,昂贵的地毯,银色的器具,灰绿色的装饰品,到处都是属于德拉科的气味和物品。

哈利混乱的目光落在墙角的地板上,然后他怔住——那里堆着自己的衣服,它们乱七八糟的被丢在地板上,衣物中间,突兀得散落着针管和透明的玻璃小瓶。

哈利的呼吸暂停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也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

他意识到,自己昨天做了什么。

然后,记忆的片段一段一段不受阻止地闯进他的脑海。他想起在洛克菲勒中心黑暗的走廊里,他被德拉科抓住。他想起自己毒瘾发作……他想起自己把针头扎进血管时的丑态。

他想起自己是怎样用夺魂咒控制了德拉科,然后不知羞耻地舔着他,骑在他的身上无耻地扭动着自己的腰,像女人一样呻吟,喘息。就像,他这段时间,对许多男人,所做过的一样。

哈利低头盯着地板。

他的眼神由惊愕变成恐惧,然后变成绝望。最后他垂下眼帘,眼睛里的光慢慢黯淡下去,只剩下一片漠然和麻木。


在一片凝滞的沉默中,哈利低沉而有些干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放开我。”

德拉科咬着牙没有动。他的手指按紧了墙壁,因为用力,肌肉都在轻微的颤抖。


哈利抬起头,他的一只眼睛被掩盖在潮湿的头发下面,另外一只眼睛漠无感情地盯着德拉科。

“马尔福,我们已经结束了。”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眼睛,几乎都快要被气笑了。

“噢?”德拉科呼出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挑了挑嘴角,“是么?我什么时候同意可以结束了?”

“你没有必要这样,德拉科。”哈利无法继续直视着那双充满着愤怒和仇恨灰蓝色的眼睛,他闭了闭眼,轻声说,“结束吧。”

德拉科此时此刻恨不得一把撕裂面前这个青年的伪装。

他怎么能够这样面不改色的对自己撒谎?!

之前自己就是被他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了吗?

德拉科一面觉得哈利简直可恶地让人恨不得……又一面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德拉科怒极反笑。勾起他嘲讽的冷笑,语气轻佻,“如果我不同意呢?”

哈利垂着眼睛不说话。

“你就不怕我把这一切都抖出去?哈利,波特,伟大的救世主,完美无缺的道德标杆,竟然吸毒,乱交,噢不,是不分对象地迷奸男人,”德拉科的手指轻轻划过哈利的侧脸,用指尖猛地挑起他的下巴,“你就不怕我让你变成英国政界,甚至整个英国的笑柄么?

哈利无法呼吸。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尖锐地疼起来。

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撑不住了,他感觉到一阵阵的耳鸣,他的心脏抽痛着以快得不正常的速率跳动着。他用力咬紧牙齿,连咬破了舌尖都浑然未觉。

他只能用力把自己嘴里的腥味咽下喉咙。


德拉科白净的指尖粗鲁地揉捏着哈利的下巴,他阴鹜地笑着,“你在想什么?又想给我一个一忘皆空吗?”

哈利面无表情地放空目光,只是简单的重复着,“结束这一切吧。”

“哈利波特!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

德拉科猛地一拳捶在墙壁上。

骨骼和墙壁撞击发出沉闷地钝响,只是让人听着就觉得心惊肉跳。


“你还想耍我?你真的当我是傻子么?!”


  • ····

 

摄魂取念是德拉科最厌恶的魔咒。没有之一。

德拉科从没有想过要对哈利使用摄魂取念。对自己的情人用这一招?这简直卑鄙下流无耻。但是这一回,德拉科也只能当一回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了。


哈利的意志似乎下意识的信任着德拉科,并没有产生抵抗和冲突,他就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哈利的记忆。

他让自己慢慢潜进哈利的意识流里,就如同慢慢潜入深海。

哈利的外层意识非常的规整有序。充满了政治,法律,改革。德拉科跳过这些内容,再向里面潜入一些。

不像一般人,在表层之下潜藏着阴暗,哈利的里意识非常平和。里面只是一些哈利曾经的记忆,和朋友的,和家人的,和教授们的,和该死的前女友的。这里只有温暖和怀念。其中,有许多是属于他和德拉科的记忆,丁丁点点,充满了细碎的细节,有些连德拉科都记不清楚的细枝末节,在他的记忆里都那么分明。

德拉科又向下深入了一些。

他慢慢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冰冷,以及越来越浓烈的黑暗和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他下意识感到危险,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继续潜下去。

在一片浓重的黑暗和令人窒息的雾霾中,德拉科发现周围的景物渐渐的凝聚,具象化,实体化。最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

德拉科慢慢走上落满了灰尘和枯叶的台阶,陈旧而皲裂的大门在他面前慢慢敞开。

阴暗的走廊里充满了蛛网和灰尘,以及死去植物和动物的尸体,每一脚踩上去都让人觉得心惊胆战。斑驳的污迹遍布在墙壁上,像是血迹,像是烧焦的痕迹。

空气里弥漫着陈腐和破败的味道,仿佛是动物腐烂的尸体。

德拉科一步一步走过黑暗的走廊,在走廊尽头的小房间里,他看到了火光。

一个人,如果可以称之为人的话,抱着膝盖蜷缩在火炉前。

德拉科不想承认,但他知道,那是哈利。

这不是完整的哈利,这是哈利心中那个最痛苦最肮脏被折磨得最体无完肤的自己。

他披着一件破旧的,几乎快要烂成一缕一缕的袍子,身上的衣服像是阿兹卡班的囚服。他的脸双颊深深的凹陷,干裂的嘴唇泛着死人一般的青白。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火炉里跳动的火焰。眼睛一眨不眨。

他嘴里神经质地喃喃地念叨着什么。

如果德拉科可以客观的从治疗师的角度观察,他一定会认为这个“人”已经被摧毁了,已经疯了。


德拉科没有走过去。他感到恐惧。他知道这里所有的陈腐的气味,所有的阴暗和黑暗都是从炉火前的这个人的身上弥漫出来的。

他像是一个黑暗的源泉,像是一个绝望的深渊。


德拉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忍住对那如同死亡一般的冰冷气息的恐惧,轻轻叫了一声。

“哈利?”

火炉边的青年忽然停止了无休止的自言自语。

房间里的寒冷忽然间扩散开来,德拉科看到自己吐出的呼吸都凝结成了一片白色的雾气。


哈利慢慢的回过头来。慢慢拉下了头上的帽兜。

德拉科看清了他的面孔——枯朽的皮肤之下,他的血肉正在大片的腐烂。

德拉科没有动。他咬牙凝视着哈利,一动也没有动。


“你不怕吗?”干涩地如同朽木折断一般的声音响起来。

德拉科摇头。

哈利浅浅的,缓慢的笑了一下——如果那能够被称之为笑。

那个苍白而恐怖的面孔,让德拉科无法抑制地想起伏地魔。


“我的身体里曾经死去过一只伏地魔,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哈利指了指自己,“你看,你也明白吧?”


哈利抬起树枝一般的枯瘦,抬头看着它们,轻声说,“德拉科,你看,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很快,我就要被自己的黑暗吞噬了。”


德拉科突然被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控制了。

他走过去,拥抱住那个正在慢慢腐烂着死去的青年,毫不犹豫地亲吻他干朽的嘴唇。


“那就不要再坚持了。”他说着,但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如果你要成为伏地魔,我就成为你的食死徒,把阻碍你的人全部消灭……”

哈利看着德拉科。

他枯黄的,已经失去了莹绿光泽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德拉科灰蓝色的眸子。

然后他浅浅的,悲哀地笑了。

“不对。不是这样,德拉科。你要阻止我。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止我。因为你知道的,我宁愿死亡,也不愿意失去我的灵魂。”

德拉科定定地看着他,灰得发沉的眼睛里,突然毫无预警地掉落了一滴泪。

温热的眼泪掉落在哈利的皮肤上。摔成碎片。


“我绝不会让你死。我发誓,绝不会。”德拉科努力压抑着,然而他的声音里压抑不住地带着一丝绝望和崩溃。

哈利枯枝一般的手指紧紧握住德拉科的手,他说,“阻止我。”


德拉科咬紧了牙齿。

没有回答。


哈利的怀里一直抱着一个陈旧的盒子。小心翼翼如视珍宝。

“这是你想要看到的东西。”他说。


德拉科从他枯瘦的手指间取过了那个盒子。他知道,自己想看的东西都在这里。然而他却已经几乎失去了打开它的勇气。  


  • ···


德拉科·马尔福。

含着金汤勺出声的纯血贵族独生子。他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哈利对于爱情如此的胆怯。为什么总是不愿意更加自信一点,更加相信自己一点。

德拉科简直不能相信他们俩竟然绕了这么大一个圈,竟然互相折磨了这么久,竟然差一点就永远的失之交臂。

他的确不能理解。

因为他不像哈利,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地品尝着得到的幸福和瞬间失去的绝望。命运总是在和哈利开着玩笑,它几乎以戏弄他为乐。


它让他失去了父母,还给他一个教父,却又让他看着教父在自己面前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它让他得到了真诚勇敢的朋友,却又让他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被埋进冰冷的墓地。它给了他最伟大的导师,为他指引人生的道路,然后却让这位导师成了他道路的垫脚石。它给了他一个默无声息的保护者,却在那个人死后才揭开一切的真相……它让他成为了杀死伏地魔的英雄,而眼前无数的墓碑却让这个英雄认识到,他所成就的一切,必定会以失去所珍惜的一切为代价来换取。


哈利已经放弃追求幸福的希望。

他看似坚强,却早已放弃了对命运的抗争。

没有人像哈利一样体会过这种失去所有失去一切的恐怖,所有没有人会懂得他的胆怯。


德拉科不懂。

所以德拉科要改变他。

  • ···


“放弃你?阻止你?”德拉科自言自语一般的诅咒着,“该死的,见鬼,你就只会对我说这样的话吗?!”

哈利愕然地看着他,显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德拉科在说什么。

“你以为你把你卑微的感情藏起来我就看不到?”德拉科恶狠狠地捧着哈利的脸,逼迫无辜的绿眼睛青年直视自己的眼睛,然后他邪邪地勾了勾嘴角,“对不起亲爱的,我对你用了摄魂取念,我把你的大脑看了个遍,你现在休想对我撒谎。”


哈利瞪大了眼睛,他迟钝的意识无法消化德拉科的话语。

德拉科死死盯着哈利的眼睛,他们离得那么近,连彼此的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你给我听着,听仔细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弃你。”

“就算你瘸了瞎了哑了傻了疯了,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放弃你。”

“就算你变成了瘾君子,杀人狂,甚至是变成了伏地魔那样的黑魔王,我都会在你身边!我才不会阻止你,只要你高兴,我愿意替你对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扔出一打阿瓦达索命。”

哈利愣愣的看着德拉科。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喉咙却一阵窒息,他是去了一切声音。


德拉科冷笑着,“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已经完全搞懂你那可怜的圣人一般的思考回路了。”

“你肯定是在想——‘噢,德拉科这么做一定是因为怜悯我’。”

“怜悯你?哈!你以为我是你吗?”德拉科大声地冷笑,然后他充满了讽刺地吼道,“我才没有闲工夫去拯救世人!我才没有功夫去可怜跟我无关的人!

德拉科的眼睛因为愤怒而闪着银色的光,哈利有种几乎被那美丽的银色刺伤的错觉。但是他无法躲避德拉科的目光,只能愣愣地看着他,只能愣愣的不经大脑地开口,“那你为什么……”


德拉科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气疯了。

他怒不可遏地大吼,“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听清了没有!我!爱!你!”

德拉科死死瞪着哈利的眼睛。

说实话,他从没想过,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肉麻的表白,竟然不是温言细语,竟然没有香槟玫瑰,竟然是被自己咬牙切齿气得发疯地吼出来的。而且吼得一发不可收拾。

德拉科盯着哈利的眼睛,看着哈利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一层氤氲的水雾晕开,将灰色的荫翳一点点洗去,祖母绿的眼睛青翠透明地像一颗易碎的宝石,那么脆弱而美丽。

德拉科的心瞬间软了下来,那一瞬间,他的胸口有一种如同快要融化一般的错觉。


德拉科觉得自己也许是没救了。

被哈利这样看一眼什么怒火不满委屈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无奈叹了口气,心疼地搂住哈利,把他整个人拉进自己的怀里,轻柔的用带着谴责的语气说,“不要再把我耍的团团转了。不要再对我撒谎了。不要再从我的身边逃开了。”他拿着哈利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上,一字一句地低声说,“你真的看不出你对我有多重要吗?”

哈利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的大脑几乎是坏掉了。他听着德拉科惊世骇俗的表白,他竟然干巴巴地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只能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动弹不能。

德拉科轻轻叹了口气,抬起手指轻柔地擦掉哈利眼角不停掉出来的泪珠,“你不是看不出,你只是假装不知道。哈利波特,你的心简直太狠了……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栽在你手上。”

“现在你想假装,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德拉科低下头,嘴唇蹭了蹭哈利冰凉的唇,“从此以后,你的生命不再属于你一个人。它也是我的。”他说着,把自己一直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代表着马尔福家继承人的戒指套进了哈利的手指,“你的身体也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它也是我的。我不允许你对它为所欲为。”

哈利哽咽了一下,他想说什么,被德拉科按住了唇。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不会让你死,我也不会让你的灵魂堕落,我会找到解决伏地魔魂器残片的方法。相信我。”德拉科浅浅笑了一下,亲吻哈利的眼睛,“如果我们失败了,也不要怕。就算是死亡,我也会陪你一起。”


——————————————————————

>>PS1:

关于本子。

Lo主的拖延症没救了……


>>>PS2

终于甜了吧。满意了吧。虐的时候要吃糖,甜的时候要看虐。各位客官QVQ真难伺候诶。

德拉科·真·霸道总裁·马尔福

我最近是不是《锦绣缘》看多了……我觉得《锦绣缘》真是一部极致玛丽苏充满魔性让人根本停不下23333的神剧……



评论(73)

热度(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