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番外1.2}

《红》Act 05

周泽楷是个新手,但是苏沐橙第一次和对戏的时候就意识到对方是多么的天赋卓然,几乎让她感到了一丝无可奈何——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发光,他们的光环与生俱来,总有人比你还要更加耀眼,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沦为陪衬。

周泽楷饰演的角色萧寒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同时也是一个天才作曲家。萧寒的钢琴独奏作品曾经多次在国际比赛上获奖,本来是获得了国家留学奖学金,应该前往德国深造,但是却因为严重的精神问题目前正在休学。

苏沐橙在剧中饰演的是心理医生,夏凡。她聪明,温柔,漂亮,善良。作为本剧的女主角,可以说是象征着与黑暗相反的一切喻义。

苏沐橙站在门外,看到苍白的青年坐在靠窗的钢琴边。白色的窗帘随着风飘起又落下,阳光在窗帘外影影绰绰。

苏沐橙知道叶秋是多么善于运用光影,这一刻镜头里的青年一定无比的美丽。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宽松毛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黑色的头发,整个人如同一只黑色的乌鸦。周泽楷在这部剧里大部分服装都是纯黑色,设计简洁,显得沉重,消沉,穿在别人身上大概都会显得死气沉沉,然而穿在这个好看的新人身上又有一分优雅,十分符合萧寒的人物设定。

青年的手指缓缓覆上琴键,手腕轻扬,温柔地仿佛抚摸着恋人的颈项。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吸气,指尖轻柔地落下。

随着第一个音符响起,那双手仿佛被赋予了魔力一般,忽然开始了流畅的跳跃。随着弹奏者指尖的飞跃,流水一般的音色从琴键的碰撞之间流淌出来。


苏沐橙略微有些吃惊。她刚进剧组不久,从没听过周泽楷弹钢琴。天哪,他真的在弹,他会弹钢琴的吗?他难道提前把所有影片里出现的曲子都练习过了?

苏沐橙压抑住内心的惊讶,她调整好自己的站姿,以完美的角度回头微笑,“这是什么曲子?”

萧寒的导师王教授回答,“这是萧寒最近创作的作品《小夜曲·呼吸》。刚刚获得了德国瓦雷尔国际作曲比赛第二名。”

乐曲从d小调开始,在温柔的和弦中逐渐过渡到F调,然后在D大调上进入了主旋律,层叠的六键和弦让整个曲子听起来深沉而又厚重。整个曲子静谧缓和,没有激烈的大起大落,但是在平缓的曲调中却会突然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重音,让人没有由来地觉得心惊。

苏沐橙下意识地赞叹,“好美。就好像是在听着海浪一样,温柔宁静,但是有一种暗潮汹涌的感觉。明明好像都是在重复同一段旋律,但是完全听不腻,好神奇……”

王教授笑了笑,“你以为他始终都是在重复同一段旋律,其实他不停的在运用大小凋和三度调性对比以主音转调的手法。萧寒说,这是一个人呼吸的声音。你说像海潮,这个比喻我觉得也十分贴切。”

苏沐橙扭头看着青年,有几分感慨,“好厉害。他才20岁?”

王教授点头,“萧寒真的很有天分,他作曲就像是写诗一样,他是我所见过写作品最有灵性的学生。他利用旋律,和声,曲调的变化去营造氛围和讲述故事,就像诗人利用词汇和韵脚。更难得的是,他的作品由有很强的逻辑性,他通过调性、音区、和声上的不断变化,来刻画和表现,很容易让人明白他想说什么,这非常的难得。”

周泽楷静静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

他闭上眼睛,让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黑暗的脑海里闪现过尖锐的刀子,起伏的胸膛,挣扎的呼吸。那呼吸从颤抖到激烈到疯狂,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然后逐渐的减慢,变得平静,变得无力,变得安静,到最后一丝气若游丝的起伏,然后戛然而止。

周泽楷突然猛地阖上了钢琴盖,发出了“嘭”地一声巨响。

他抬头看着空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那片空白中到底看到了什么。他一动不动,只有按着钢琴盖的手指在神经性地抽搐。


“夏医生,”王教授对苏沐橙说,“这孩子还年轻,我希望他未来能够有更好的发展,他现在手里握着无数份国外顶尖音乐学院的邀请函,但是现在他的精神状况身体状况都不适合出国深造。”王教授叹了一口气,“之前的治疗,收效都不是太好。夏医生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尽力就好。”

苏沐橙微笑着点点头,“我看过萧寒之前的病例,不能说有多大的把握能治愈他,但是我会尽力的。”

王教授点点头离开,他走出两步之后突然回过头来,“你有没有听过尼采的一个观点?”

苏沐橙勾了勾嘴角,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尼采把母鸡下蛋和诗人的歌唱都归结为‘痛苦使然’。”

苏沐橙露出了一刹那的不悦,“人类不是母鸡。”

“我知道我知道,”王教授笑着摆了摆手,“我只是爱惜这孩子的才华……”

苏沐橙看向周泽楷,目光温柔而坚定,“我觉得,美好的东西,不应该只能从痛苦中产生。”


下午是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对手戏,吕一和萧寒是邻居,萧寒的导师和吕一的父亲认识,因此被导师勒令平时要多照看萧寒。

门铃响了第十五下的时候,被噪音吵得几乎发疯的周泽楷才焦躁地走过去开门。

黄少天在周泽楷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撞开他家的门,一头窜了进去,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推开桌上堆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把外卖放在桌上。

“来来来,你又没吃饭?一起一起。牛肉粉丝汤,灌汤包,千里香小馄饨……”

周泽楷无措地站在门边,惊慌地看着某人入侵了自己的领地。他十分想把黄少天赶出家门,却又犹豫着不敢开口,最后憋了半天憋出来一个“你”字,就被黄少天咋咋呼呼打断了。

“别看了啊,过来帮忙,一会儿菜凉了!我先去下洗手间。”

“CUT!下一幕。”

视角转移到狭小的卫生间里,黄少天熟门熟路扒开镜子后面的小柜子,从里面摸出来一个药瓶。他手指转了一下瓶身,看清了上面的标签,然后露出了一个冷淡又森然的微笑。

“好的过!”

苏沐橙坐在椅子里面托着下巴,“哎,老叶,小周不会真的有抑郁症吧?”

叶修瞥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呢?”

苏沐橙撅了噘嘴,“就是夸他演的好嘛,新人里难得见演技这么好的。你看这段戏里连句台词都没有,他表情和动作也很少,全靠眼神就能把情绪传达得那么好。”

叶修眉飞色舞一笑,“我选的人当然好。”

苏沐橙摇头叹气,“他本身的性格让他很合适这个角色,只是……如果戏路只局限在这里就不好了。”

叶修看了苏沐橙一眼,揶揄道,“沐橙现在越来越有前辈的架势了呀。往后看吧,我还是很看好这个新人的。”

苏沐橙吐了下舌头。

周泽楷和黄少天正巧走过来,苏沐橙顺手给周泽楷递了一瓶水,“辛苦辛苦。”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后腼腆地笑着接过,“谢谢。”

苏沐橙倒是被他那个笑容给撩得心脏一跳,差点脱口而出——好可爱啊!!

黄少天在一边叫唤,“我的呢???“

苏沐橙摊手,“就一瓶多余的,你自己去拿呀。”说着她指了指遥远的休息处。

黄少天“嗷”得一声跳起来,扑过去抢周泽楷的水。吓得周泽楷慌乱中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在叶修的椅子腿上,被绊了一跤,整个人趴在了叶修身上。

周泽楷惊慌失措地赶紧撑着椅子扶手起身,“没事吧?”

叶修没有回答他,猛地站起来,拿起剧本“啪”地一剧本敲在黄少天脑袋上,“你给我老实点!”

“哎呦疼!!!老叶你下手怎么这么狠我聪明的小脑瓜给你敲傻了怎么赔!!我要告你人身伤害!!性骚扰!!!”

周泽楷愣愣得看着叶修的背影。

那一瞬间他距离叶修非常非常的近,近到感觉到对方的头发丝蹭在他脖子上那痒痒的感觉。

周泽楷忽然有一种头晕晕的错觉——好……香?


晚上基本都是黄少天的戏,拍摄结束,开完总结会议之后,各个部门都一群一群回酒店休息了。

叶修生活习惯极其不好,尤其是在拍摄期,经常彻夜熬夜。吴雪峰知道他这脾性,专门过来提溜叶修回去。

一进门就看到叶修叼着烟坐在椅子里面对着电脑奋笔疾书,吴雪峰顿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干嘛呢?该走了。”

叶修头也不抬,弹了一手烟灰,“我要改剧本。”

“哈?”吴雪峰一听,这事儿大了,赶紧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改?怎么改?改哪里?”

“我要改双男主,给周泽楷加戏份。”

吴雪峰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别冲动啊老叶,你小改一点剧本就算了,大改的话会对我们有多大的影响你想没想过?”

叶修抬起头来看着吴雪峰,吴雪峰开始掰着手指头数,“首先,拍摄档期来不来得及,经费会不会增加,我们本来就很拮据了,超支了陶轩愿不愿意给你批?其次,投资人那边能不能同意,投资人可是看上了苏沐橙,黄少天和韩文清的阵容才给你投的。再次,其他合作方,蓝雨,霸图有没有意见……”

吴雪峰还没说完,叶修又加上了一条,“结尾也要改掉。我要改成开放式的结尾,除了原本的结局之外,再加上另外一个可能性——萧寒在得知夏凡被吕一杀害之后,选择以牙还牙的复仇,在杀死吕一之后,他也终于打开了内心的最后一道闸门,走上了和吕一相同的道路。”

吴雪峰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本来我们这个片子能不能过审就很悬了,现在我有一种铁定过不了审的感觉……投资方要是一怒之下撤资了怎么办……”

叶修眨了眨眼睛,“不至于吧?我确信这样改会更好。你也看了周泽楷的表演了?他现在所饰演的萧寒,眼睛里的那股被压抑的疯狂和扭曲,让我看得热血沸腾。我忍不住要让这个角色在这个故事里变得更加完整。”

吴雪峰沉默了一会,最后无奈叹了口气。

这个叶修,看起来嘻嘻哈哈好说话,其实最执拗的就是他,你想让叶修在艺术上做让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在当初选角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孩子是个麻烦角色呢……”吴雪峰翻了个疲惫的白眼,“反正我马上就去国外了,这是我陪你拍的最后一部片子,你想做的,我都会努力帮你实现。”

叶修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吴哥。”


周泽楷因为最后一场拍摄很晚,留到了最后。黄少天拍了一晚上,期间被老叶给卡了十几次,累得不行,拍完之后整个人虚脱,东倒西歪被助手扶着先回去了。

周泽楷听说叶秋还在加班,心底就有点小心思在不安分地撩动,不知道怎么就很想去见叶秋一次。

过去打扰会不会显得不礼貌?但是又实在很想去看一眼……在去还是不去中间纠结的周泽楷,结果就在原地杵了十几分钟。然后他看到吴雪峰从房间里走出来。

吴雪峰看到他,微笑着打招呼,“小周?找叶导?”

周泽楷赶紧点点头。

“叶导在呢,他在改剧本,想给你加戏。叶导这么看重你,你可得好好加油。”吴雪峰从周泽楷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

才十八岁啊。吴雪峰离开时莫名有点感慨。


叶修沉迷打字,根本没注意掉周泽楷进了房间。直到他抬手想敲烟灰,突然发现烟灰缸不见了,才抬头看到帮他去清理烟灰缸的周泽楷。

他抬头,正和周泽楷对上眼睛。周泽楷拿着烟灰缸,在叶修诧异的注视下面手忙脚乱地解释,“烟,烟灰满了。”

“哦……谢谢啊小周。”叶修惊魂未定眨了眨眼睛,心说:我去,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吓了我一跳,“这么晚了还没走啊?找我有事?”

周泽楷在椅子里坐下,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手指头,“下午我NG了好多次……”

叶修看着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下子就理解他想要说什么,“哦,别放在心上。因为你对手戏是韩文清,你太紧张了吧,他那人就是场上场下都是一张死人脸。不用担心韩文清生气,他也觉得你演得挺好的,白天他还跟我酸呢,问我从哪里有挖出来这么个长得好又有戏的新人。嘿,可把他嫉妒坏了。”

周泽楷点点头,脸红。

叶修仿佛是把他当成自己家孩子一般,逢人便夸,真是每次都把周泽楷夸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了,我们剧本可能会改。”叶修说着,点了一下打印,打印机开始“吭哧吭哧”吐出一页页的纸来,“这都是新写的,还热乎着呢。”叶修笑着开玩笑道。

“新鲜出锅,你来当第一个读者?”

周泽楷吃了一惊,“我?”

“主要改掉的、新加的都是你的戏,来来,帮我看看,顺便你觉得哪儿不好就改。”叶修把打印纸递给周泽楷,顺手给了他一支笔。

周泽楷也不再推辞,他巴不得能多在叶修身边耗一会儿。

然后两个人就各干各的事,一个读的认真,一个写得投入。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他抬起头,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一转头才发现叶修也歪在沙发里睡着了,自己身上还披着叶修的外套。

叶修似乎有点冷,他瘦削的肩膀缩在大毛衣里,露出一道清晰的锁骨。睡着的模样像个孩子一样毫无防备。浓密的睫毛柔和地垂落,随着呼吸轻微地颤抖。嘴唇放松,微微露出一点点白色的贝齿。

周泽楷轻手轻脚把外套给叶修盖好,静静看了他一会,他看得入迷,感觉自己可以天荒地老地一直看下去。

那时候的周泽楷也很迷茫。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视线总是离不开叶修,为什么每一次视线的相遇都会让他心跳加速。

那时候,连周泽楷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是用什么样的目光在看着叶修。

——————————————————————————

#看了比自己写的好的文就会觉得自己怎么写得这么潦草怎么烂啊啊啊啊然后好想删了重写……


评论(17)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