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番外1.0}

《这个影帝不太冷》番外

#时间地点事件设定:

      叶修和周泽楷合作的第一部电影《红》的拍摄现场。模特身份出道,接手第一部电影的周泽楷和21岁被称为天才导演叶修。

#出场人物:叶修——《红》导演;周泽楷——男二号:萧寒;黄少天——男一号:吕一; 苏沐橙——女一号:夏凡


《红》Act. 01

周泽楷盯着自己的手指,在水龙头下面疯狂的冲洗。

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手上会沾着这么多血?

他死命地搓着自己的手指,想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脑子里无数乱七八糟的画面在疯狂的翻滚。

一把带着血的剪刀忽然出现在他记忆的角落里。

周泽楷跌跌撞撞地走出浴室,在地板上看到了那把沾满了血的剪刀。

然后更多的画面争先恐后的涌入的脑海,有一个人在用一把剪刀疯狂地扎向某个人,仿佛在扎一个实心的枕头,噗噗噗,一下一下一下……

——我……

——杀人了吗?

周泽楷茫然又恐惧的盯着地上的那把剪刀,感觉到耳边响起了凄厉的尖叫,还有钢琴疯狂的旋律。尖叫声随着钢琴的高音越发高亢,几乎刺得他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突然,一声门铃声打断了所有声响。

眼前的画面也终于停止了。

周泽楷粗喘着抱着自己的脑袋,怔怔地看向门口。

“有人吗?”吕一的声音从门口传出来,“萧寒你在吗?”

周泽楷定了定神。

是吕一。他隔壁的邻居。

他踉踉跄跄地走过去,打开了一点门缝,遮掩住自己带着血的衣服和手指。

门外过于刺眼的阳光透进来,同时露出了黄少天那张笑的人畜无害的脸。

“Hi,小寒寒我就知道你在家。就想问问你吃午饭了没?要不要一起。”

“不。”

“别那么冷淡嘛——”

“我想睡觉。”周泽楷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重新阖上了房门,把那张嬉皮笑脸的嘴脸挡在了门外。


“Cut。”叶修抬了抬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画面,又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最后比了一个OK的姿势。

叶修站起来,抬起大喇叭,吼了一嗓子,“中午大家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半继续。”

众人欢呼一声,作鸟兽散。

“小周那组洗手的镜头很棒啊。”副导演凑过来说。

“是啊是啊,我在旁边看着的时候兴奋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看到他的眼神了吗?我觉得我不是杀人狂,他才是杀人狂吧。”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蹭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罐可乐,挤在监视器旁边看回放。

“你行了,”叶修拿起剧本敲了一下黄少天的脑袋,“你上午那条卡了三次才过,你看人家小周,刚开始拍戏进步就那么快,多跟人家学学。”

“是是是行行行,我们下午有对手戏,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厉害。哈哈哈哈……”黄少天说完一溜烟吃饭去了。

众人说说笑笑三三两两去吃饭了,剩下周泽楷身上还穿着一件带血的衣服,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角落里。


周泽楷在剧组里面有一点格格不入。平时就坐着低头看剧本,从来不会主动加入别人的对话,对于其他人的搭话都只是回一两个简单的字眼或是礼貌的微笑,就连吃饭的时候都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副导演吴雪峰几天观察下来就很担心。现在才刚开拍,以后他们这一圈人还要一起拍个小半年的,如果周泽楷总是孤立着融不进来,恐怕会出问题。

吴雪峰在剧组里算是资历比较老的前辈,他和叶修一起合作过好几部作品了。有时候叶修冲的太猛,他就像是叶修的缓冲带,避免这个年轻气盛的导演带着全组一起疯狂飙车。

吴雪峰去试图开解过几次周泽楷,内容无非就是——不要怕生,你演戏很厉害,大家都很喜欢你,多跟别人交流交流,多积累经验,多结交朋友。

每次周泽楷听他讲话的时候都特乖,腼腆地点头,乖得让他都觉得不好意思。然而等他扭头一走,周泽楷小同学还是该什么样就什么样,丝毫不见把之前的保证付诸行动。

头疼。

吴雪峰也试图带着周泽楷去融入剧组,带他和别人打招呼,一起聚餐吃饭,可是每次周泽楷在人群里都别扭地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每次都悄悄往角落里站,笨拙地让人觉得心疼。

吴雪峰很心塞。

这年头的新人演员一个比一个会做人,八面玲珑,玲珑剔透的,根本用不着他在人际方面操心。有些大牌演员可能不爱搭理人,可是人家有助理有经纪人陪着,众星拱月根本用不着他费神。现在给周泽楷做了半天心灵导师,丝毫不见成效,实在让他内心十分受挫。

“我说叶秋,小周这个个性也太认生了。”

吴雪峰去找叶秋,发现他手边水瓶子里又塞满了烟头,“你也给我少抽点烟!”

叶修这个人粗枝大叶,吴雪峰不提,他还真的没怎么注意过。

他观察了一会儿周泽楷之后,觉得吴雪峰小题大做,“他觉得一个人呆着舒服,你何必勉强他?”

吴雪峰此刻端出了前辈的架势,“你自己也是个小毛孩子!你不懂!小周才十七没到十八,他这个年纪对性格养成很重要!你这片子本来就血腥又黑暗,给人家拍出心理问题咋办!”

叶修之前根本没往深里想,听吴雪峰这么一说觉得好像的确有那么点道理,于是就把周泽楷这事揣在心里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叶修就自己亲自端了份盒饭,塞给人群外围角落里发呆的周泽楷。

“小周,来,趁热吃。”

周泽楷身上还穿着带血的戏服。下午还要继续演,他就没叫化妆师帮他换衣服。周泽楷刚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阴郁地盯着地面,看样子可能是还沉在角色里面没出来。

“小周?”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站起来从叶修手里端过盒饭。

“谢……谢谢导演。”

“别叫的这么生分了,叫我叶哥就行。”

“叶……”周泽楷低着头,哥这个词在嘴巴里滚了三圈硬是没滚出来,最后模模糊糊叫了一声,“叶前辈。”

叶修看着周泽楷纠结的样子差点笑出来。心想,周泽楷这么可爱,根本不需要发愁会被孤立吧。

“发什么呆啊,累了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场面尴尬了几秒钟之后,叶修觉得自己得找点话题。想了几秒之后,发觉自己好像也不怎么擅长跟别人闲聊,只好把话题直接锁定在了工作上。

“说说你刚才那场戏吧。”

周泽楷一听立刻放下筷子坐直。

你看,人家小周还很懂礼貌……叶修瞥了一眼在远处暗中观察的吴雪峰,再一次认为他绝对是小题大做。

“你吃,咱们边吃边说不浪费时间。”叶修说着自己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塞进嘴里,“你刚才那场戏再重新来一次。你要记住,不要被整个故事影响到你的表演。不要因为想要让观众认为你是凶手,而表现得像一个凶手。”

周泽楷看着叶修低头吃饭的动作,慢慢的点了一下头,视线忍不住落在对方长而浓密的睫毛上。

周泽楷没搭腔,叶修以为他没听懂,于是抬起头看着他接续解释,“萧寒不是杀人凶手,而你刚才的表情太过于像一个真的杀人犯了。”

一般导演亲自跟演员讲戏,演员乖乖听着就好了,可是周泽楷却皱了皱眉头。

“像杀人犯……不对吗?”

叶修愣了愣。

在这个故事里,萧寒更加像是一个受害者。

在音乐方面卓然的天赋让他在人格和精神方面有严重的缺陷。他孤僻,自闭,有抑郁症,恐惧人际交往。他沉浸在音乐里,却因为灵感的枯竭而感到日益的焦躁,狂暴,愤怒,绝望。

叶修在周泽楷试镜的时候,觉得周泽楷最符合萧寒的一点,就是他看上去那么的截然独立,几乎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一点的特质上。他其实之前没有想到,周泽楷在表现恶意的时候,眼神可以这么疯狂。

叶修听到周泽楷继续开了口。

“萧寒有杀人的冲动。”周泽楷低声开口。

“嗯?”叶修抬起头,脸上有几分诧异,神经这一刻却忽然兴奋了起来。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喜欢自己的想法受到别人的挑战。他喜欢发现自己的作品仍旧可以继续被改变得更好。

在叶修的目光下面,周泽楷有点害羞地躲开了视线。他低头看着手指,斟酌着解释,“那些环绕在他脑子里的音乐……”

周泽楷抬起手,慢慢握拳。

“那些他看到的画面,鲜血,暴力,刺激了他的大脑,让他兴奋,让他灵感喷发。”

“即使他的理智在反驳,我觉得,他在自己的大脑里,就是一个杀人犯。”

“最原始的兴奋,化成了他脑子里的曲子。”

叶修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多长时间了?

多久了?

多久没有人与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产生交锋了?多久没有人会跟自己产生创作上的共鸣了?

叶修这一刻简直想跳起来给周泽楷一个拥抱。

他喜欢这样有想法的演员。他觉得自己这一刻简直面对的就是萧寒本人。他在告诉自己,你错了。

“你说得对,”叶修几乎立刻回答,“按你的想法演。”

他说完就端着盒饭站起来了。

周泽楷抬起头,叶修的脸逆着阳光,这一刻的叶修笑得直接纯粹,仿佛阳光一样让人觉得温暖而耀眼。

叶修说完转头走了,留下坐在原地发呆的周泽楷。

叶修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向吴雪峰。他现在必须改一改结尾,如果按照周泽楷的想法去塑造这个角色,那么这个无疑这个故事的结尾一定会发生逆转。那么说不定这样的结局更加有冲击力……简直太有趣了……


《红》Act 02. 

苏沐橙认识周泽楷认识得很早。

周泽楷从一开始就是娱乐圈里的一个异类,虽然说不上社交恐惧症,但某种程度上的社交障碍肯定的是有的,说句话难得超过十个字,跟周围人根本没什么交情可言。如今居然能混的这么风生水起如鱼得水,也是真真的奇异。

不过也就可能是他身上的这种独有气质,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所以特别招眼。而在娱乐圈里,让人过目不忘,绝对是一种本事。

苏沐橙第一眼看到周泽楷就记住他了。

苏沐橙入行早,一小点的时候就一边上学一边跟着苏沐秋在剧组里面蹦跶。十七岁就演了第一部电影,等到周泽楷入行的时候她已经拿过了最佳新人奖,在圈内小有名气。

叶修拍《红》的时候,周泽楷是男二号,苏沐橙演女一。那年周泽楷十八不到,苏沐橙十九。

第一次见周泽楷是在甄选会结束的总结会上,既定的演员相互介绍和认识,听着各方老板哔哔哔哔。周泽楷坐在角落里,叶修的斜后方。苏沐橙坐在他们对面,不知为什么就注意到周泽楷一直盯着叶修的后脑勺发呆。

他盯得特别专注,二十分钟半个小时的眼神都不带挪动一下。苏沐橙知道周泽楷在盯着叶修脑袋侧边一小撮翘起来的头发。开会之前苏沐橙用水帮叶修顺了好几次,结果它还是不屈不挠地翘着,看得人很想走过去给他捋平。

会开的很无聊,领导长篇大论没个完,叶修一会抬头发呆,一会低头写东西,那撮毛就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周泽楷的目光也随着它来回波动,仿佛一只盯着狗尾巴草的猫科动物,好像随时都会扑上去把它按住。

苏沐橙那时候想,这孩子盯着一块后脑勺都能看得如此入迷如此深情,如果被他这样看着,大概连自己都是要招架不住的。


苏沐橙因为档期的原因,开拍一个多星期之后才加入剧组,那时候黄少天和周泽楷的戏份已经拍了不少。

进了剧组之后,苏沐橙闲着没事就喜欢观察周泽楷。

一方面是因为毕竟帅哥嘛,人养眼身材好,见谁都害羞,开口就脸红,平时话都说不成个句子,台词倒是能说的很顺溜,特有趣。

苏沐橙觉得看周泽楷特别有意思,比看那个啰啰嗦嗦废话没完上蹿下跳的黄少天好玩多了,黄少天看多了让人觉得脑瓜子疼,吵得。

另一方面是因为叶修和吴雪峰特地叮嘱她没事多关照一下周泽楷,他年纪小又是第一次演戏,需要一下她这个前辈的照顾。

苏沐橙被如此嘱托,当然满口答应。

那时候周泽楷刚入圈,从没做过演员,生涩得很。表演很有灵性,但是很多基础性的技能都还很欠缺。每次开拍之前,周泽楷像个小鸡仔一样跟在叶修后面,叶修几乎是手把手的教他怎么站位,什么角度面对镜头最合适,时机如何把握,读台词的时候应该如何掌握音量音调。

叶修大概是草根惯了,以前的演员全是一堆素人,一个个都是被他手把手教的,所以带起新人来手到擒来。他给周泽楷示范尤其是言简意赅,对方一点就透,聪明地让叶修逢人就自卖自夸——我这眼光可毒,看人从来没错过。

“小周你刚才台词太硬了,你再试一次。”

“嗯。”

“小周你过来看,这个角度你再往前走一步,方便摄像机捕捉,这样脸部阴影的效果会更好。”

“嗯。”

“小周你刚才笑得特好看,你再笑一下?”

“……”

叶修这家伙一有机会就调戏周泽楷,每次都把对方弄的脸红害羞。

在旁边看热闹的苏沐橙忍不住在一边喊,“叶导不要老是调戏我们男二啊!!我可是会吃醋的!!”

她话音刚落,就敏锐捕捉到来自周泽楷那边有些惊诧和紧张的眼神。

咦……?

敏感如苏沐橙,那时那刻,就察觉到了一丝苗头。

————————————————————

#放假中,疯狂挖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填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答应你们的番外来啦啊啊啊啊啊,另外两篇番外《影帝》本子里有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8)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