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21}{22}

>>>Chapter. 21

>>焦点首映


《新龙门客栈》定档八月,最后片子踩着八月份暑期档的尾巴上映了。上映的头一天就票房爆炸,竟然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首映式的门票在TB被炒到了让人咋舌的高价。

《新龙门客栈》的首场点映会是在轮回主场上海举办。轮回公司总部就在陆家嘴,点映会也就设在了轮回总部内。会上明星云集,业内大佬悉数到场,盛况空前。

主创团队,张佳乐,孙哲平,黄少天,喻文州,唐柔,莫凡悉数到场。另外微草工作室的王杰希带着自家嫩草刘小别,高英杰出面捧场;霸图影业来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两大重磅嘉宾;百花来的是当家红人唐昊;烟雨传媒的嘉宾是李华和楚云秀……最夸张的是,和叶秋一直撕的起劲的嘉世娱乐居然也派了人来,不止有苏沐橙,孙翔和肖时钦,嘉世的老板陶轩居然都亲自到场了,陶轩还浩浩荡荡带着嘉世一帮经理制片什么的,很有来拆场子的架势,一瞬间吸引了媒体大量的关注。

最近没怎么出现的苏沐橙看起来心情很好,人美条顺,一身Prada浅绿色吊带礼服衬着白嫩的肌肤,显得清新优雅,秒杀了各路女星,再一次成为红毯女王。她一入场就走向了好友楚云秀,根本没有坐在嘉世的席位里停留,这一点细节后来也被一些媒体抓住而大做文章,脑补出很多扑朔迷离的剧情。

一个观影会,光是门口的红毯就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嘉宾络绎不绝,坐满了容纳一千人的观影厅。

叶秋年年都是小制作,他的片子啥时候搞过这么大的阵仗?自从叶秋上过一次综艺之后,他本人的人气就直线上升,记者们吸取上次准备不足的教训,赶紧都拿出准备好了的问题,准备向叶导发起进攻。结果,等记者们入座了之后定睛一看,主嘉宾席位上面,兴欣的位置坐的竟然不是导演叶秋,而是魏琛和一个不怎么脸熟,挂名陈果的女人。

媒体们震惊了:尼玛的叶秋竟然玩起了老手段,跑路了??

观影会还没开始,媒体这边就炸了一波。

还好是轮回的老板出来发话,表示叶秋和周泽楷因为正在拍摄轮回今年的重磅大片,所以无法出席。

然后媒体又是一轮爆炸——WHAT?难道《龙门》不是轮回今年的新片吗??怎么又来?一年推两个大片??

于是老板继续解释:《新龙门》是兴欣工作室主导,轮回影业斥资的片子,理论上算是兴欣的作品。

记者们大吃一惊——以前没听说啊???轮回也玩起烟雾弹了??

然后记者们赶紧把炮筒又对向了兴欣。

——兴欣工作室已经和叶秋签约了吗?

——嘉世娱乐现在和叶秋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希望能够给出一个解答。

——兴欣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公司,第一个舞台剧大获成功,那么第一部电影您有信心吗?

——请问现在兴欣旗下有哪些艺人?可以问一下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吗?

一连串的问题,简直要把陈果给问晕了,人对着话筒就觉得头脑一阵空白,舌头也开始打结,还好魏琛立刻把话头给接了过去,老狐狸扯七扯八跟媒体磨了一会儿,七磨八磨,磨到了影片开始的时间,大家也只好悻悻收了话茬,先老老实实看电影了。

然后,这些记者看完了电影,就完全不记得自己在开演之前问过的那些问题了。

《新龙门客栈》的剧情已经成功将他们洗脑,影片结束之后,所有人的问题全部都集中在了片子本身,几乎没有人还记得什么叶秋和嘉世的爱恨情仇了。

陈夜辉很生气,坐在台下抱着手臂脸色阴沉。

明明来之前专门特地跟几家媒体通过气来带节奏的,结果没想到这帮人这么不靠谱。

可是生气也没辙。他总不能自己站起来提问,把话题给重新扭转回去吧?

嘉世一帮人没掀起什么波澜,只能说陶轩和肖时钦等人离场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轻松。


首映当日,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新龙门客栈》的报道。光是微博的TAG,热门榜里面就被剧组占据了五六个。

其中包括:#新龙门客栈#、#张佳乐演技突破天际#、#张佳乐到底是O还是A?!#、#叶秋拍商业片#、#黄少天又逆天#、#程朱虐哭#、#周厂督睡我#、#《新龙门》求票#等等,五花八门,不胜枚举。

张佳乐又一次登上了热搜,不过这次不是凭八卦,而凭的是自己的演技了。张佳乐17岁出道,演了这么多年的戏,定位一直都是个很爷们的浪子形象。突然画风陡转,人设突变,一下子在业界都引起了巨大的回响。

《电影人》给了张佳乐一个专版,题为《风骚入骨张佳乐》:

“大漠风沙催人老,龙门客栈这样一个鱼龙混杂,充满了血腥和争斗的地方,老板却是一个风情万种的金镶玉。张佳乐的金镶玉,人如其名,金风飘菊蕊,玉露泫萸枝。放荡得不能再放荡,在打情骂俏之中,以欲仙欲醉的男欢女爱坐镇在这黄沙之中。在他的地盘里,他不信正义,不管道德,不论是非,不尊法纪,他有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劫财劫色,认钱不认人。他如无缰的野马,爱恨分明。在这样一片昏昏黄沙里,蒙蒙灰暗里,就是因为有这样个风骚入骨的老板,才给龙门客栈抹上一抹重重的艳色。”


还有个比较有意思的讨论,很快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张佳乐到底是女主角还是男主角啊?到时候万一被提名最佳女主角怎么办?”

下面的跟帖大家也是意见不一:

——明显女主角好吗?你看看演员表啊我的哥。

——但是他是男A吧?

——完了,这回电影节评审组要头疼了。


还有一个很火的视频是点映会上面,媒体对孙哲平和张佳乐的采访。

媒体提问:“大家都知道孙哲平老师和张佳乐老师是共同出道,是合作了很多年的老搭档。《繁花血景》系列里,双花组合兄弟义气让人动容,《新龙门》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也是美不胜收。请问突然从兄弟情义,转换到情侣之间的爱慕。二位是经历怎么样的一个心态转变?”

这个问题显然是问到点子上去了:你们俩为毛搞基搞得毫无违和感?

张佳乐思考了一会儿总觉得这句话问的很怪,怎么听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张佳乐拿着话筒,看向孙哲平,“自然而然就……?”

孙哲平握拳抵着嘴巴咳嗽了一声,“我觉得吧……这是张佳乐老师演技上的个人突破。其实开拍的时候张老师的表现差强人意,后来磨合了一段时间,找对感觉慢慢就好了。”

媒体:“哦……”显然,还是对张佳乐的回答比较满意,“那是怎么‘自然而然’磨合的呢?”

张佳乐:“……就有一天我们拍第三十三场……”

他话还没说完立刻被孙哲平打断了,“这个其实是叶秋导演指导有方。不过现在他不在,下次你可以找个机会采访他问问看。”

然后“第三十三场”到底是个啥,就成了千古迷案。


叶吹们因为前几年嘉世的战绩不佳一直偃旗息鼓,现在终于可以反扑,也狠狠的又吹了一把。

《电影世界》Po了一篇梳理叶秋创作脉络,长达一两万字的文章。在写《新龙门客栈》的故事线的时候,评论道:

“叶秋从来都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老老实实平铺直叙的去讲故事。他总是能把一件普通的事情描绘的跌宕起伏。《龙门》里面错综复杂的人际网络,如同一张蛛网,把所有人都网络在了一个故事里:金镶玉是网的中心,向外延伸出了刺客、侠客、官宦、皇族、衍生出了茫茫的众生之相。

金镶玉代表着故事的当下,由他出发,不断离心出去,牵出过去盘根错节的网络。叶秋就用金镶玉这一个角色,填补了闪回造成的时间沟壑,让那些盘根错节的故事忽然都变得明晰通顺,让那些不同的人生交织错落,成为一张名为《龙门客栈》的时间与人生百态之网。”


另外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绯闻这部片子之后也是漫天飞舞。

大家纷纷表示非常想看程酒和朱翌的番外故事,《龙门》里面的篇幅太小根本就看不过瘾。

片子刚刚上映没有多久,各大论坛里面打着#喻黄##程朱#标签的短文还有插图就开始不断的涌现。随便找一条出来都是又甜又虐。

那个圈内巨巨戴妍琦丝毫都不避嫌,直接就在微博里面写了一段顺便还把自己特别爱的那张黄少天躺在喻文州腿上的定妆照给PO了上去,惹得下面无数评论都是——大大求本子!!!

——很多年后,朱翌唯一记得的是他喜欢喝酒,喜欢唱一些闺怨词。

——他看不得别人快乐,别人越快乐,他就发现自己越凄惨。

——金镶玉叫他疯子,他说,是,我的确是个疯子。

——他似乎记得有人叮嘱他要忘记,但是他记不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他隐约记得自己要活下去,但是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而活下去。

究竟十年前那个死在了沙漠里的人,是程酒,还是朱翌?戏里的朱翌迷惑了,戏外的我们也迷惑了。爱如饮鸩,朱翌喝了程酒的毒,然后一个人掉进了梦里,终生不得解。

除了同人热门,真人八卦也是风起云涌。

有某位圈内人士,微博小号发帖,说是看到黄少天在出席活动的时候,左手上带着一枚戒指。而这枚戒指,喻文州出席某次活动的时候是戴过的。还有两张截图为证,有图有真相,结果这个话题一时间又引来了无数围观。

很多人微博直接@黄少天和喻文州,询问喻老板是否已经求婚成功?啥时候才愿意公布喜讯?


虽然龙门一上线就是热评如潮,但是也总有些人特别爱唱反调,比如说,那个阮成就还在孜孜不倦的黑唐柔,顺便把整个《龙门》剧组都黑了一遍。

“连叶秋都去拍商业片了,文艺片已经走向了死亡?”阮成以此为题目,大肆的写了一堆叶秋是怎么拉轮回投资,怎么找到各种明星加盟之类的东西,片子的内容半个字没提,从头到尾都在说什么“圈内关系”“名人效应”“烧钱制作”。看上去说得有理有据,其实字字废话。把娱乐圈写得乌漆墨黑,对比自己仿佛一股清流。

然后果不其然,这文章又被左宸锐给怼了。

左宸锐转发了一下,点评——狗屁不通,负分滚粗。


>>>Chapter. 22

>>蔚蓝海


八月份《新龙门客栈》进行收尾制作的时候,剧组顶着炎炎烈日来到三亚。

最后李泽的演员敲定下来是乔一帆,定下这个角色的人,正是王杰希。

王杰希最后亲自对乔一帆和高英杰宣布了这个甄选结果,并且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告诉他,你有才能,加油。结果乔一帆听得泪如雨下。

叶修就很受不了这样的场面,连连捂眼。心想怎么小乔在兴欣呆了这么久,都没受到魏琛和方锐的腐蚀,还这么一尘不染的呢?果然是受微草耳濡目染太久了吗?

另外几个角色,定下了有饰演苏蔚发小的包荣兴,饰演苏蔚母亲和继父的是两个老一辈艺术家。二位都是老戏骨,尤其是苏母,一辈子演戏,从十几岁演到几十岁,火了一辈子。老艺术家似乎对叶修的剧本都很有兴趣,基本上是看了剧本就二话不说答应了。还有一个轮回选送的新人,和乔一帆差不多大,饰演爱上了苏蔚的小姑娘宋可。


主角苏蔚的家乡就是在三亚,家庭普通的不能在普通。母亲开了一家普通的小杂货店,继父在海上经营游船。家里有一个十七岁的弟弟,李泽,正在上高中。

苏蔚回到家的时候是一个沉闷的傍晚。海边的空气永远都黏糊糊的,欲雨未雨的天气,让人格外觉得闷热。

苏蔚拎着简单的行李,走过家门口的石子路,路过街边卖西瓜榴莲叶子的小摊贩。

他拎着行看着自家的旧木门。门边上贴着各种稀奇古怪借贷开锁的小广告。以前苏蔚小时候就喜欢仔仔细细把这些东西都给抠下来,他仔细看了看,果然还能找到一些陈旧的撕边的痕迹。

乔一帆打开门。他趿拉着拖鞋,嘴巴里还叼着筷子,鼓起来的腮帮一动一动的,嘴里的饭菜被嚼得嘎嘣脆。

乔一帆抬头看着周泽楷,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似乎都没认出来这到底是谁,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屋里面喊了声,“妈!”

靠海的人,皮肤都晒得格外的黑。

乔一帆是,苏母也是。乔一帆下海游了两天就黑的不成样子,第一天晒红了一大片,第二天脱了皮,第三天就成了个非洲来的乔一帆。

乔一帆一来到剧组就不是原来那个安静又内向的乔一帆了。每天在沙滩上跑来跑去的,老是买新鲜椰子跑到剧组里,给每个小姐姐送一个,真的像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一样,野得不行。


苏母很瘦,穿着松松垮垮的布裙子,盘着头发,手上戴着一串菩提珠子。可以看得出当年一定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苏母看着周泽楷,因为化妆的缘故,两个人眉眼之间真的有几分相似。她看了几秒之后,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回来了?回来就吃饭吧。”

苏蔚十八岁离家,考上了大学,去了上海,从此就再也没回来过。

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刚开始是因为机票太贵,路途太遥远。后来是因为学习太忙,再后来是因为工作太忙。

刚开始的时候,苏蔚没有手机,打电话也很麻烦。母亲总给他写信,后来有了手机,两个人却发现,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苏蔚坐在桌子边上,一家人默默无语的吃饭。

苏母问,“回来呆多久?”

苏蔚手里的筷子停了一下,淡淡回答,“不会太久的。”


拍摄过半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晒得黑了一圈。只是他似乎是那种不易晒黑的体制,以前周泽楷是偏白,现在也就算是个正常人的范畴,不像乔一帆,屁股和腿简直就是两个颜色。

周泽楷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坐在继父的船上。这艘游船天天早上出海,下午归岸,载着一船的游客一起去蜈支洲岛浮潜。

船的名字很土,叫做蓝天。只是天字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差不多了,只能看到模糊的两横。所以大部分的人,会把这艘船叫做“蓝”。

苏蔚现在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起床,拎弟弟起床,骑着摩托送弟弟去上学,然后出海。

苏蔚在八月份的尾巴,遇到了狮子座的小可。一个细皮嫩肉的上海姑娘,姑娘刚刚考上大学,鲜嫩地像是一粒拨开了皮的荔枝,吹弹可破。她每天都坐苏蔚的船,穿着白色T恤和短短的牛仔裤,梳着清爽的马尾。

小可遇见苏蔚的时候,那天天色尚早,几乎还没有几个游客。清瘦的青年躺在甲板上,正在看书。封面上画着一条小美人鱼。

“你在看《美人鱼》?”小可感觉到简直不可思议。

苏蔚把书拿开,坐起来,“对,越看越觉得挺好看的。”

周泽楷说话的时候声音温柔,没有海南本地人的口音。他又长得那么白净好看,这让他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这让小可这样的姑娘几乎一下子就能对他一见倾心。

“《美人鱼》可是童话故事里为数不多的悲剧呀。”小可托着下巴,在苏蔚旁边坐下。

周泽楷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船在海浪上行驶着,很快就开到了每天固定停泊浮潜的海域。

“潜水吗?”苏蔚穿上了潜水的装备,问小可。

小可摇头,“我怕水。”

“怕水还来?”

姑娘甜甜的笑,“但是我喜欢海。”

苏蔚跳下水的一瞬间,小可就爱上了他。

仿佛是一只白色的飞鸟回到了属于它的天空,仿佛是一尾海豚游向了它眷恋的深海。小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类,在那么浩瀚无尽的水域里面,能够这样的自由自在。

苏蔚潜水的时候,小可有一段内心的独白:

记得有谁说过,少年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当年看到“一见杨过误终身”的时候,老觉得都是些虚张声势,缠着杨过的郭芙是个让人烦透了的丫头拐子,不懂人间疾苦。然后有一天,我上了一条叫做蓝的船。在船上,我遇到苏蔚的那一瞬间,我当时就想,这真的糟糕了。我就是一眼看到了你,可能以后都再也不要爱上别人了。

苏蔚从水里冒出头来,冲着小可挥手,“你是不是想要水底的贝壳?”

小可跑到船边上,扯着嗓子对苏蔚喊,“对!要红色的!爱心型的!”

苏蔚对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问她,“你相信我吗?”

小可于是笑开了花,更加大声的吼,“相信——!”



周泽楷这场浮潜的戏,需要潜入十几米以下的海。在这场戏里面,是在实打实的海里拍摄的,周泽楷都是签了生死状一样的免责协议。本来轮回是打死不愿意让周泽楷真人去下水,宁愿用后期技术合成。但是周泽楷本人坚决不同意,周泽楷非常强硬的表示,他想要实拍。

因此整个过程都是使用水下摄影技术进行实拍。当时所有岗位都非常紧张,救护小队在旁边待命,生怕出了一丁点的差错。

那天拍摄的时候,叶修就坐在船上面。看着周泽楷一个翻身,潜入了水里。

在下去之前,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轻轻问他,“你相信我吗?”

那一刻,叶修不知道到底是苏蔚在看着他,还是周泽楷在看着他。

那时候叶修其实心里感觉到了恐惧。

真的要让周泽楷去冒这个险?

可是现在他要怎么说出不要让他去这种话。

他知道周泽楷想要亲自演。

所有这些演员都是疯子,和他一样的疯子。

张佳乐孙哲平可以在几十层的高楼上面跳来跳去,同样的,周泽楷也会自己一个人浅到十几米以下的海去触碰死亡。

叶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的表情有多么的纠结。

周泽楷的手很冷,可是叶修的手真的也暖不到哪里去。

但是,叶修最后还是用力握了握周泽楷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相信你。”


拍摄只有几分钟。却漫长地让人心惊胆战。

叶修只能在船上看着监视器里面的画面,去了解水下的情况。

他看着周泽楷灵巧地如一尾鱼一般向着海底游过去,看着他用手指去逗向他来找食吃的花花绿绿的鱼,然后看着他潜到了浅海的海底,认真的翻找着他想要的贝壳。

他寻找的很慢,一个一个的仔细查看,挑三拣四,似乎一直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一个。

但是叶修知道,他是不想上来。

即便是在水底,周泽楷的表情竟然还是如此分明。

叶修看着他在海底飘荡,像是本就属于那里的一条鱼,无忧无虑,自由而又寂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泽楷终于找到了他的贝壳,他怀里抱着红色的贝壳,安静地躺在一片沉静安宁而幽深的海中,却没有浮上来。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还不上来。

那时候,其实周泽楷什么也没想,只是隔着这片幽蓝透明的水,看着天空投进海洋的光束。

这一片的蓝色,美丽的让人心醉。

它在诱惑着他。

耳边一片空寂,在一片静默里,可以听到海洋沉沉的忧伤低诉。

周泽楷想起了故事里的美人鱼。他张开眼睛,转身看向更深的海域,在一片浓的化不开的深蓝里,他似乎可以听到有不知名的歌声传来。

美人鱼会诱惑迷途的水手,把他们拉进深海。

周泽楷在这一刻,似乎真的听到了她们轻柔的召唤。他感到一丝焦虑,他想要去回应她们的召唤。

在那一刹那他真的生出了无比激烈的冲动,想要一头扎进那沉默而温柔的深渊。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急了,不停的问叶修要不要让在海里警戒着的救生员去拉周泽楷上来。

叶修一直全神贯注盯着镜头里面周泽楷的表情。

他看到他眼睛里的多日以来的疲惫忽然之间褪去,燃起了某种不详的热情。

叶修猛地站了起来,但是随后他看到周泽楷闭了闭眼睛,忽然抬头向上,用力地一踩水底,迅速上浮。

周泽楷在这一刻之间,做出了生与死的抉择。

叶修感觉到自己心脏疯狂的跳动,他在这一刻几乎站立不稳。

周泽楷终于浮上来了。

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想要冲上去,但是被叶修突然抬手制止了。

导演还没说停。所有岗位都必须继续工作。

在叶修这里,导演就是最高准则。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紧张等待着。

终于,周泽楷猛地冲出了水面。他一只手抓着船舷,猛地摘掉潜水眼镜,剧烈地喘气。

他一边喘一边咳,咳得撕心裂肺。咳着咳着,忽然就笑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仰头看着天空,笑得纯粹。他一边笑着,一边有眼泪掉出来。

在场的工作人员几乎都看愣了,要不是叶修指挥着摄影机和收声跟上,大家几乎忘记去操作手里的机器。

叶修示意乔一帆接上这段剧情。

乔一帆立马冲到船头,趴在甲板上对周泽楷伸出手,全身的惊慌失措没有一点是装出来的,“我的天啦老哥!你疯了吗?!你不想活了?!吓死我了!!”

周泽楷这时候终于咳完了,脸上带着一抹气息不足的绯红。他抬起头,笑着问乔一帆,“多长时间?”

乔一帆愣了愣,摸出秒表来,“三、三分十七秒……”

周泽楷虽然有潜水证,但也不算什么专业人士。潜出这个数字,竟然还一脸失望,“什么呀,也没有多久。”

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一刻的周泽楷,状态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睛里,闪着平静而坚强的光。

周泽楷饰演的苏蔚变了。很难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改变。

之前的苏蔚已经是普通人中的勇者,他接受了现实,隐藏了真相,回到了家乡,陪伴着自己的亲人。他把痛苦留在自己的心里,温柔地善待周围所有的人。

可是这一刻的苏蔚,又向前走了一步。凡人皆贪生恶死,所以我们皆是凡人。

这一刻的苏蔚,他的眼睛里已经再也看不到生死的困惑。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一片澄澈的蓝色。天空的蓝、海水的蓝、蓝天号上油漆的蓝……只剩下这铺天盖地,淹没一切的蓝。


最后,苏蔚只把自己快要病死的事情告诉了李泽一个人。

那场戏是乔一帆最出彩的一场。

兄弟两个人坐在海边,然后苏蔚交给了李泽一部手机。

“以后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打到老妈的账户上面,是我的保险金。公司也会有补助金,每个月打过来一些,到时候手机会收到短信,你记得让老妈去查收。”

李泽似乎都没有听懂,“什么意思?你怎么突然要寄钱了?不是说上海房价特别高存钱要买房子娶老婆的吗?”

苏蔚笑着揉了揉李泽的脑袋,“我来不及了。存起来给你娶吧。”

李泽似乎已经从那个笑容里看懂了不详的预兆,他有些困惑有些害怕地站起来,“你到底啥意思?”

“我快要死了。”

苏蔚的叙述那么的平静和直白,平静到让人难以相信,又直白到让你不信不行。

李泽震惊地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李泽猛地明白过来,犹豫着问,“你……你是因为这个才回来的?”

“嗯。”

李泽怔怔地看着这个才相处了三个月的哥哥。然后他躁动起来,像是一头被困住的小兽一样原地转圈,抓耳挠腮。

苏蔚静静的看着他。

这一刻的李泽是愤怒的。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才回来?为什么要让我接受了你这个哥哥的时候才突然这样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却要死了呢?

李泽憋了一肚子气,也憋了一包眼泪,哗啦一下子气哭了。一边哭一边跑过去揪住苏蔚的领子,“妈的你怎么早不回来?!”

苏蔚任他揪着,还能气定神闲的摸出纸巾来,给李泽擦眼泪,“嗯,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李泽哭得更厉害了,“那你干嘛告诉我?!”

苏蔚一股脑把纸巾按到他的脸上,“因为以后爸妈就靠你了,你要是不好好照顾他们,我梦里会来找你。”

李泽突然哽了一下,都忘了哭,怔怔的看着苏蔚,“你怎么这么吓人……”

苏蔚忽然抱住了李泽,“你不要学我。你要好好的想清楚,自己这辈子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泽抽噎了一声,一下子又哭得撕心裂肺,一边哭一边吼,“那当然了!”


后来有一天,苏蔚不见了,行李也都不见了。

所有人都以为苏蔚是走了,也许去了某个新的城市,也许去换了新的工作,开始了另外的人生。毕竟苏蔚这样的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在这里久留的。

苏母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整理了苏蔚留下来的东西。像往常一样,给苏蔚的生父上了一炷香,然后去侍弄她养在水塘里的莲花。


苏蔚走的时候,只有李泽一直陪着他。李泽偷偷开走了父亲的船,载着苏蔚,在一个暴风雨前的夜晚,驶出了海。

漆黑的海面上,只有岸边漂浮不定的光斑和船上那一盏摇摇晃晃的船灯。

苏蔚坐在甲板上,看着漫天灿烂的星海。

李泽坐在他边上,两个人说了一夜的话。

第二天早上,李泽醒过来的时候,甲板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空空荡荡的甲板,留着两个人昨天晚上盖的毯子,似乎还带着另外一个人的热气。

海面上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说好的暴风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广播里似乎说着,XXX气旋受到XX季风的影响,拐了个弯绕过了三亚的海湾。


乔一帆没有哭,他站起来,走回船舱,熟门熟路发动了引擎,调转了船头。

十七岁的少年,并没有仔细的思考过关于死亡的问题。

他茫然的看着前方,看着围绕着船桅飞翔着的水鸟。然后他突然冲到了甲板上,对着空茫的海面大声的吼了一声。惊得周围的白色水鸟,都扑棱着翅膀慌张地飞起。

后来,李泽给他老爸的船刷漆,在船上认认真真补了一个蔚字。从此,这艘船有了新的名字——蔚蓝号。

后来每一年,小可都还是会回到这片海。那时候,船变了名字,领着游客们浮潜的人也变成了李泽。

小可从一个鲜嫩的少女,变成了妍丽的姑娘。

她总是坐在船边上,晃悠着一双白嫩的腿,问李泽,“他什么时候回来?”

李泽就会故作深沉的回答,“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也许明天回来。”


——————————————————————————

#我发现我只要一写微博媒体什么玩意的都能写一大长串………………

#然后我居然一下子就把《三十天》给写完了???本来想在荣耀里找个女性角色来演小可………可是真的找不到了啊啊啊啊荣耀里的女人好少啊啊啊

#本来不想修仙的,结果不小心写了一晚上……结果要分两个章节发


评论(84)

热度(1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