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20}

>>>Chpater. 20

>>新龙门客栈写了N天,来看看《三十天》几天搞定 


《三十天的》拍摄很快就井然有序的展开。毕竟是轮回公司本年度头号大戏,事关周泽楷今年是不是还能蝉联影帝,轮回是否能再夺最佳影片,轮回投入了自己最精锐的制作和执行团队,也是让素来拍片都拍的步履维艰的叶修体会了一把帝王级待遇。

以往需要被催着赶着才能交作业的制片团队、服装道具组,现在是只要叶修说一个不字,就立刻飞奔回去打回去重做,效率有时候都高的让叶修咋舌。而且轮回的各种大老板小老板,经理,艺术总监之类的东西的轮番出现在片场视察,工作人员都一天到晚保持着阅兵式一样的工作状态。


周泽楷饰演的苏蔚,年龄29岁,品貌端正,人缘尚佳,在陆家嘴的某金融机构工作。原本虽然说不上是顺风顺水,但也算是过的是没有什么波澜的坦顺人生。

第一部分重头的对手戏是周泽楷和韩文清。

没错,你没看错,就是霸图影业的韩文清,业界人人闻之色变,曾经怒斥自家老板,人称谁都敢怼的业内第一霸气外露,韩文清大神。

韩导早年演员出身,从演山贼土匪开始,一步步脚踏实地,从毛贼演到连环杀人犯,从街头混混演到黑帮大佬,然后从邪恶演到正义,演到人民公仆,演到人民的战士,最后演到古今中外,哦不,没有外,的各种帝王将相。总之,韩文清挥挥手,永远掌握着生杀大权。仿佛周身自带五米气场,往那里一站,威压逼人,让周围的人不自觉就很想虔诚交出自己的钱包。

工作人员看到韩文清基本上都是绕着走的。于是就见偌大的一个忙忙碌碌的片场,只有以韩文清为圆心的半径三米之内荒无人烟。

叶修和拍摄组开完会,巡视了一圈片场,看到了韩文清就嘻嘻哈哈叼着烟走了过去,“哎呀老韩,真的是好久没见了。”

叶修一走过去,一巴掌“BIA”拍在韩文清背上,拍的四面八方偷偷窥探这边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果不其然,韩文清本来就皱着的眉头这下子皱的更深了。满脸写着三个大字——你找死???

叶修恍若未闻,一屁股在他旁边的椅子里坐下,“怎么得了闲能来串场?”

韩文清打量着他的脸,“你怎么还不滚蛋?”

叶修特嘚瑟的摊手,“嘉世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记得好像某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是谁说‘我相信叶秋一定会留在他热爱的行业’的?”

韩文清露出了很明显的厌恶的表情,“不是我。”

叶修哈哈哈大笑三声,“原话不是这样,反正还不就是这个意思?”

韩文清:“……”

远处的工作人员默默吐槽:

——我记得韩神说的是‘这家伙能封笔才怪’。相信韩神这一刻一定很想说一句——凑不要脸。

——我们叶导真的厉害,不仅不要脸,还不怕死。


叶修见韩文清不搭茬,就换了个话题继续尬聊,“轮回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啊?我以前的片子你可从来不演。”

韩文清冷冷哼了一声,仿佛在嘲笑叶修的肤浅,“新杰说这剧本有点意思,我来看看。况且这部片子的导演是‘李艺博’。”

叶修被呛了一句,然而口舌之争上面,叶修可以说是打遍业内无敌手。“哎,老韩,你就说是来观摩学习的呗。你看你输给我这么多年,早点放下架子,虚心向我学习多好?”

韩文清的眉头,又深了一分。

众人都往后又退了三步,感觉韩文清很有下一秒就跳起来暴揍叶修一顿的预兆。

还好这个时候周泽楷做好了妆发走了过来。

周泽楷特别礼貌地走过来弯腰跟韩文清握手,“韩老师。”

韩文清素来就不是个喜欢讲究什么尊卑的人,也没站起来,直接随手握了下周泽楷的手,“坐。”

“你上午的戏我看了,很不错。”

韩文清可是十年八年都不会夸别人一句的人。不错,还加了个很,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超高评价了。


上午拍摄的是周泽楷的单人戏份。

在医院检查的过程被几个快闪的镜头就带过去了。整个故事的重心都是放在苏蔚回到家乡之后,所以前期的大量剧情背景,叶修打算以人物内心独白的方式把前期迅速带过。


苏蔚一个人坐在家里,茫然地站起来又坐下。然后开始翻箱倒柜。他在找自己的保险。他找了很久,几乎翻遍了他能找到的每一个抽屉。期间翻出了自己大学的毕业照,研究生的硕士学位,翻出了大学时女朋友送给他的生日贺卡,翻出了几年前母亲寄给他的信,还翻出来以前旅游的时候收集的各地的明信片。

周泽楷坐在一片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终于翻出来了一个小本子。然后他开始慢慢的脱掉已经忘记几天没有换掉的衬衫和西装裤。

他慢吞吞地走进浴室,站在花洒下面,面无表情的冲水。水打湿他的头发,落在他的鼻梁,从他的睫毛坠落。他木然地站着,没有再掉一滴眼泪。

周泽楷那时候表现出的绝望,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屏息凝神。

又安静,又不甘,又害怕,又无可奈何的绝望。


就算是快要死了又能怎么样呢?

苏蔚想过要一走了之,干脆从阳台上跳下去,或者是跳到地铁的轨道里。他每一次站在阳台边上,每一次站在地铁线边,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这样死去,也许自己还能成为腾讯新闻的头条,出现在同事同学电脑的右下角。

可是他迈不开那一步。太害怕了,怕的动也不能动。

苏蔚穿上衣服,一如既往的衬衫和西装裤。走下楼梯,走向地铁站,坐上地铁,然后走进保险公司和社保大厅的大门。


这一系列的表演,周泽楷几乎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完全没有台词的表演,只靠演员的表情,眼神,动作,手势。每一下眨眼,每一个呼吸,每一个脚步来表现。

他坐在保险公司大厅里面等待叫号时的表情,他看到自己医保卡上数字时的眼神。

都太真实了。让人看得寒毛直竖。

中间有化妆师去给周泽楷补妆的时候,看着周泽楷的脸,忽然就哭了。哭的梨花带雨,她一哭不要紧,周泽楷的助理也哭了,结果两个人哭得头晕眼花,最后只能被其他工作人员扶走……


下午的戏份是在陆家嘴的一栋写字楼里拍摄。苏蔚去找自己的老板辞职。不用问,老板就是由韩文清来演。

苏蔚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同事就开始窃窃私语。有和苏蔚比较熟的同事跟他打招呼,苏蔚仿佛没听见一样,低着头快速走向了总经理办公室。


韩文清正在打电话,看到周泽楷一头冲进来,略微惊讶了一下,脸色立刻就变成了阴云密布。

他指了一下椅子,让周泽楷坐下。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坐着,等着韩文清聊完他电话里的大生意。

韩文清挂了电话,回过头来看着周泽楷,那个眼神,简直能把人生吞活剥了。

“你干什么去了?!”

一声怒吼,震得房间都抖了三抖。声音透过玻璃门传到了走廊上,好事的员工都在朝经理办公室的透明玻璃往里看。

周泽楷抬眼看着他,冷静的有点可怕,“我要辞职。”

韩文清怒气冲冲走到门边,把百叶窗拉下来,隔绝了外面人的视线。然后转过身,几乎是指着周泽楷的鼻子在骂。

“我问你干什么去了?!你以为失踪了两个星期,突然回来一句辞职就能解决问题了?!你知道这两个星期你给别的同事带来多少多余的工作负担,给公司带来多少的损失吗?!”

周泽楷一言不发听着。

听到最后,居然笑了一声,“损失?我他妈都快死了!反正我就这条烂命了,要钱我也没有,有种你杀了我啊!!”

韩文清倒是愣住了,“你说什么?”

周泽楷也站了起来,两个人几乎一样高,平视着对方,气势上竟然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我说我他妈快死了,你是不是高兴了?一天到晚就是加班加班,业绩业绩,干错了点事就是‘明天你不要来了’,现在好了,我真的不用再来了,你满意了?!”

韩文清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周泽楷眼睛通红,手指紧紧攥着拳,整个人都像是一根崩到了极致的弦一样,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了。

韩文清愣了几秒钟,大概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说清楚点。”

韩文清的气势忽然弱下来了,周泽楷盯着他的眼睛,牙齿几乎在抖,“脑癌。”

他的声音哽咽了一下,很不清楚,但是韩文清还是听到了。

周泽楷颓然地坐在椅子里,捂住了脸,“我他妈还不到三十岁!凭什么!凭什么啊!!”

青年哭得极其压抑,压抑着声音,但是从指缝里泄露出来的呜咽声,那么痛苦那么的恐惧。他一直在颤抖着问,为什么,凭什么。

韩文清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了很久,然后才在他身边坐下。

韩文清拿出了根烟,看了一眼旁边的周泽楷,默默又把烟塞了回去。他拿过纸巾盒放在周泽楷面前,拍了拍他的背。

“医生怎么说?”

“没救了。”

“……你什么打算?”

“回家。”

韩文清最后还是没忍住,拿出了根烟点上了。“家里有什么我帮得上的,说一声。”

周泽楷抬起头。

这些天他真的已经哭得够了。那阵无力的悲伤,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时候,他居然还能笑出来,“你那么忙,能有空?”

韩文清飞快的用拇指和食指抹了一下眼睛,“你怪我有道理。我对你们要求都太苛刻了。”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算了吧……现在工作这么难干,谁不是这样?”他笑了一下,一滴眼泪又毫无预警落下来,“人各有命吧。”


叶修喊了“卡”,然后竖了个拇指,“NICE。”

叶导一边看监视器,一边跟旁边看的入迷的李艺博吐槽,“哎,李指导,演员太强了也头疼啊。你说我老是碰到这种一遍就过的演员,都没机会亲自去指导一下,感觉很不过瘾啊。”

李艺博捂着嘴不想说话。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看哭了的事实。李艺博越发觉得自己纯纯就是来看戏的了。

韩文清走过来,眼睛也有点红。

叶修还嘚瑟嘚瑟地对他说,“可以呀韩导,明明很久不演了,演技还是没毛病。”

结果韩文清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语不发路过,回化妆间去了。

周泽楷一个人坐在场景里没有动。

叶修在拍摄之前都跟所有工作人员打过招呼了,周泽楷在进入状态的时候,不要随便去打扰周泽楷。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自己回来。



<<<<<<<<

这回的拍摄地点都在市中心,住的地方也是陆家嘴的高档酒店。叶修本来还特别担心地去找制片佟林促膝长谈,认为我们这酒店住这么好,不会超了预算了吧?结果佟林特别财大气粗的表示,这部分钱轮回公司直接出,不走制片这边的费用。

叶修一顿“啧啧”称奇,轮回的待遇可真好啊……顺便还打听了一下佟林的工资待遇还有住房待遇,仿佛很有想跳槽来轮回的意思。

酒店的安保级别很高,不用担心会被粉丝堵截会被媒体偷拍什么的。

叶修和周泽楷的房间是隔壁,但是中间是有个小门能相互连通的。

江波涛当时做出这样安排的时候,内心OST是: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叶修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休息了。

周泽楷在拍摄之前进行了减重,半个月掉了十几斤。现在明明是八月份的天,周泽楷还总是觉得冷,睡觉的时候都要裹着毯子。平时拍摄的时候饭也不怎么吃,整个人看上去走路都飘飘悠悠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叶修走进卧室,外衣也不脱,直接一步跨上床,隔着被子压上周泽楷。

周泽楷正靠着床头闭幕养神,一天拍摄,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真的消耗很大。

他现在几乎是一拍完片子就会累得睡过去,而且几乎不想和任何人有交流。

平时的周泽楷不爱说话,但是会很用心听别人说。现在的周泽楷,是真的不想说话,也不想听别人讲话。


周泽楷张开眼睛,眼睛里有明显的排斥的意味。

“情绪还行?”

“……嗯。”

“你等会啊。刚才你的化妆师让我帮你带两片眼膜,说怕你第二天眼睛肿。”

叶修说着开始翻口袋,然后果然翻出来两个银色包装的小袋子。

“这玩意怎么弄啊?”叶修撕开袋子,开始低头研究手里黏糊糊的薄膜,“你别动啊小周,我给你贴上。”

周泽楷没动,闭着眼睛乖乖让叶修折腾,然后就感觉到眼皮一冷。

周泽楷抖了一下,“前辈。这个是贴眼睛下面的……”

“啊?哦,我说呢怎么感觉不大对劲。你等等啊,别睁眼。”

凉凉的眼贴移到了正确的位置,叶修又难得细心的用纸巾把周泽楷睫毛上面沾着的润肤液都擦干净。

周泽楷张开眼睛,就看到叶修“噗嗤”一声笑了。

眼膜是黑色的,贴着眼膜的周泽楷很像一只熊猫。

周泽楷有点无奈,“前辈,我平时,常贴的。”

“我头一回看啊。”叶修还在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笑点这么低。

周泽楷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你睡吧,早点休息,明天进度也很赶。”叶修从床上爬起来,帮周泽楷把床头的灯拧暗,“等过十五分钟我会过来帮你把眼膜揭掉的。”

“嗯,”周泽楷躺回床上,叶修刚要走,周泽楷忽然说,“前辈,晚上陪我……好吗?”


————————————————————————

# 《三十天》打卡,1/N

# 有人说小周太软啦,的确在叶修面前贼软萌。不过后面会有霸气的时候啦,但肯定不是对着叶修的时候。

#然后看到有小可爱说想要加个TAG帮忙找文,那我就加了哦~以后方便大家搜索。


评论(50)

热度(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