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连载中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18}

>>>Chapter.18

>>

轮回今年的新剧本,最后终于在最后关头产出了成品。

截稿期那会儿,整个轮回编剧组尸横遍野,白骨露野,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叶大神白天盯着《新龙门》的后期制作,晚上就守在编剧组的大门口,叼着烟,端着盒饭,笑里藏刀地看他们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尤让小编剧们回忆起了那些年被《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支配的恐惧。

吴启最后几乎是跪着把《三十天》的剧本呈给叶修的。叶修拿着剧本翻,一页一页翻的很仔细,经常停在一个地方会思考很久。

吴启心惊胆战地等。两个月之间,他已经无数次像这样来交作业了,次次都被叶修通过邮件、手机、面批等各种方式给羞辱得狗血淋头。倒不是说叶导会指着他鼻子说他不好,怕就怕,叶导会逐字逐句,逐句逐段,逐段逐篇,有理有据跟你分析你到底哪里写的不对,一直分析得你怀疑自己是不是30年的语文都白学了。

最后叶修掐了手里的烟,把剧本扔回去给吴启。

吴启当时心里头一冷,心想完蛋,又得回去让编剧组通宵了。

结果却突然看到叶修对他特别和蔼地微笑,“差不多了,可以拿给制片人和导演去看了,回头约个启动会议,可以准备开拍了。”

“啊?”吴启当时都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改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小吴你很有前途。”叶修拍了拍吴启的肩膀。

吴启当时差点没给叶修跪了。

如蒙大赦啊,居然过关了?还外加一个高到让人不敢奢望的赞美?

一脸生无可恋的戴妍琦在旁边麻木不仁地听着,心中感叹。

啧啧,肖导说的果然不错,叶秋那是业内第一的心黑,萝卜加大棒,蜜枣加鞭子,奸诈狡猾收买人心。

戴妍琦捂脸。还是我家肖时钦好……肖导你啥时候回来啊!!!!可别吊死在嘉世那棵歪脖子树上了!!

叶秋虽然在轮回时间不长,但是一时之间,叶秋两个字在轮回上下如若魔咒,让人避之不及。

被叶秋操的人仰马翻的编剧组碰上同样被叶秋操的死去活来的《龙门》剧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

周泽楷回家的时候,叶修正在看《三十天》的剧本。

不修边幅的男人随意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手边放着烟灰缸。

十年烟龄的叶修抽烟弹烟灰极其有技巧,你看他从来都漫不经心随手乱弹,然而烟灰却从来一丝一毫都不会落在烟灰缸外,也算是个绝技。

Mika叼着他心爱的被咬得破破烂烂的企鹅玩具,特别乖地窝在叶修脚边上,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

周泽楷把打包的两盒生煎放在桌子上。

“前辈。我回来了。”

叶修抬起头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擦了一下眼角。

“今天回来的好早啊。”叶修放下剧本,伸了个懒腰。

“九点了。”周泽楷的声音有点无奈。

他走过来,把占据着有利地形的Mika推开,自己跨过叶修的双腿,搂过叶修的脖子,蹭上去索吻。

叶修略微闪了一下,无奈笑着推他的脸,“刚抽了好多烟,嘴巴很苦很干,你让我喝口水。”

Mika急切地围着两个人转,似乎很想找个缝隙自己也挤进去求抱抱。

周泽楷略略失望,但是还是乖乖地让开身,把叶修从地板上拉起来。


周泽楷随手拿起叶修随手放在沙发上的剧本,翻开。

剧本第一句是男主角第一人称的独白:

[如果人生有很长……]


周泽楷把散乱成一堆的剧本整理好,“剧本完稿了?”

“嗯。差不多了。你可以先看看,我们这周会开始进行其他角色的选角。"叶修狂喝了半瓶水,才感觉到饿,三两下拆开包装就塞了个包子在嘴里,“哎呦妈呀好烫……”

生煎包竟然还很烫口,叶修被烫的直吸气,最后含着眼泪把包子咽下去。

周泽楷手忙脚乱的给叶修递水。

叶修忍着烫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大口喝了几口冷水,嘴巴里头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周泽楷看着他捂着嘴的动作,担心地凑过去看,“吹吹?”

这时候周泽楷离叶修极近,叶修兴致突然来了,一把拽住周泽楷的领子,吧唧一口咬上了他的嘴巴。

周泽楷惊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差点翻掉。随后就任叶修抓着自己随意地胡乱亲吻。

周泽楷轻轻舔着叶修的舌头,叶修刚才被烫到的地方都被他温柔地磨蹭。

带着烫伤痛感的舌尖特别敏感,被周泽楷软软的舌头触碰,又有点痛又有点麻。

周泽楷在叶修开始站不稳了的时候才放开他,最后依依不舍又舔了舔他的嘴唇。

叶修气息不稳,却是一点不脸红地调戏周泽楷,“味好么?松仁玉米。”

周泽楷以前都不敢想自己竟然还能够这样接吻,吻完一波居然还是意犹未尽,被叶修一撩拨,一下子就脸红了。他舔了舔嘴唇,又眼睛湿漉漉地凑过去,“嗯……还要。”

等周泽楷黏黏糊糊地吻够了,叶修才终于能坐下吃饭。

周泽楷拿着《三十天》的剧本,坐在一边默默地翻。周泽楷翻的很慢,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看得极认真。

叶修吃完了,他还是一语不发地在看。

叶修也不打扰他,自己带着Mika下楼溜了一圈,回来之后洗了个澡又坐回桌子边上,周泽楷才终于放下了剧本。

周泽楷只翻了三分之一。

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眼睛里有一些很复杂的情绪。

叶修一眼就看懂了这是什么意思。


爱情和死亡永远都是艺术永恒的主题。叶修的作品里,从来不会缺少“死亡”这个元素。但是,就算是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细致地去描写过一个人的死亡,这么深入地去思考过一个人在面对死亡时的内心。

叶修在写《三十天》的时候,无数次的想起了曾经的一个朋友。

叶修十五岁逃家出来的时候碰到了这个人,这个人收留了他。

也许若不是碰上了这个人,叶修就永远成不了今天的叶修,叶修就并不会在电影这条道路上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那时候,他们两个人一起在电影厂门口蹲点去当群演,也给各种乱七八糟的剧组去当厂务,还给其他的有名编剧当过枪手。他们俩白天出去干这些杂七杂八的活,晚上就凑在一起写自己的剧本。两个毫无门路的毛头小子在这一行混有多难,不用说想想也知道。也就是那时候的经历,把叶修从年纪轻轻就磨得像个老狐狸一样精明狡猾。

三年之后,两个人在圈内都混得小有名气,两人合作的第一部片子一炮而红。

再后来,叶修加入了嘉世,以叶秋的名字开始扬名立万。可是没有人记住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这个朋友的名字叫做苏沐秋,是苏沐橙的哥哥,现在住在南山公墓。

他死了,死在了十八岁的秋天。


很多时候叶修不愿意去细想苏沐秋的死亡。也不愿意去想,如果苏沐秋还活着,一切又会是怎那样一番光景。

为什么说时间可以抚平创伤?因为人有的时候真的没办法直面痛苦。那些看似豁达的人,不过是选择了以玩笑或者调侃把这个伤口轻轻盖过,并不是说他们真的可以撕开来那些伤口直视自己的血肉,而无惧痛苦。

写这部剧的时候,叶修无数次的让自己站在苏沐秋的立场上,去看待这场突如其来的死亡。

这非常的恐怖。

是的,不是痛苦,是恐怖。

所以周泽楷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什么,他是深有体会的。

“我知道,这个角色想要演好非常非常的难……”叶修下意识摸起烟来点燃,“男主角苏蔚,他是个特别平凡的普通人,也是以最普通的情绪和最普通的方式去面对死亡……如果要演好,你必须进入到这个角色的状态里。”


周泽楷放下剧本,攥起了手指。

他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看完剧本之后,感觉到了恐惧,甚至看了前三分之一之后,开始害怕去看后面的三分之二。

这个剧本仿佛是一个不详的东西,他几乎不想去翻第二次。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

“这部片子,我想要拍好,我一定要拍好。”

周泽楷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灼灼。

是啊,这是叶修为了他而写的剧啊。叶修有多么的花心思,他是知道的。他没有理由不去竭尽全力。

周泽楷轻轻说,“我一定演好。”

叶修看着周泽楷认真的眼睛,忽然笑了,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这几天先熟悉一下剧本吧,另外几个配角会在这周之内选出来。”


<<<<<

《三十天》的选角会就明显要比《龙门》的财大气粗,轮回直接包了一个SPG国际连锁酒店的会议厅,吃喝拉撒一站式服务,所有工作人员都安排住在酒店里面。

李艺博作为本剧的挂名导演,理所当然的出现在选举会上。但是他还是客客气气把主座让给了叶秋。

轮回会选择李艺博做导演还是很有讲究的。李艺博这个人吧,虽然说实力真的很一般很一般了,但是还是蛮会做人的,平时为人也比较低调,业内的评价也还挺不错。像这种挂名导演,说是导演,其实全程围观。万一来个脾气刺一点的,和叶秋不怎么对盘的,比如说那个韩文清,比如说那个张新杰,再比如说按个肖时钦,万一跟叶秋较上劲了,那这剧真的就别拍了,全程就看监制和导演撕逼吧。

李艺博是个浑水摸鱼惯了的人,虽然必须要全程参与,但是不让他管事,他正好乐得清闲。

李艺博拿起面试角色的名单,第一个就看到了“高英杰”这个名字。

“微草那边推荐的吗?”李艺博推了推眼镜,“我记得王杰希这两年一直在重点栽培他,是打算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吧?这个应该不错。”

叶修正在摆弄着手机,忽然他对李艺博说,“说起来,王杰希也来了,不然也拉他过来当个评委吧?”

李艺博愣了大概有三秒。

这啥情况??叶修是收了王杰希什么好处准备来个黑箱操作吗?可是这个黑箱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吧??

李艺博又思考了三秒,还是没能想明白叶秋到底是个啥意思,但是还是顺了叶秋的意思,“好呀,挺好呀,哈哈,人多热闹?”

吴启在一边听一边赔笑,内心一百个问号滑过。什么鬼?热闹??面试也需要热闹嘛???

王杰希是业内首屈一指的实力派演员,同时也是一个很强的导演。他曾经多次带领微草闯入电影节,数次获得过大奖提名,他本人也曾封影帝。

叶修一直都很欣赏王杰希。

王杰希是一个非常愿意为了整个团队去牺牲自己的人。王杰希本人其实是个非常非常出色,可以说是鬼才一般的演员了。他的个人风格非常强,每一个塑造角色都会让人觉得,此人非王杰希而无法演绎,他的演技是一种不可复制的强,强到会让同行都感到头皮发麻。

但是微草却不是一个很适合王杰希的工作室。微草的影片比较偏向于人文关怀,基调温暖,很多都有一种很轻柔小清新的感觉。一般都会有大片大片的长镜头,非常清新美丽的风景,以及让人温暖的故事。

王杰希就像是夜空里的花火,盛放在阳光明媚的天空里就完全丧失了意义。王杰希为了剧组,他会故意调整自己的状态,放缓自己的脚步,去配合其他的演员。他也愿意为了让其他演员能够跟得上自己的步调,一遍一遍去和他们磨合,给出指引,帮助他们进入角色。

叶修每次看到王杰希都有一种看着拖家带口单亲爸爸的感觉。用心良苦,呕心沥血啊。像王杰希这样敬业的人真的已经越来越难得了啊……

门被推开,首先看到就是一双长腿迈进来。来人一套休闲的西装,西装衣扣敞开,袖子卷起了两圈。随意之间又显得气质拔群。

王杰希真的自带2.8米气场,李艺博几乎下意识就站起来了,站起来之后发现叶修他们还坐着就略显尴尬,只好特别热情地跟王杰希打招呼,假装很熟。

“王导,好久不见啊。”李艺博远远地朝来人招手。

“呀,王爸爸。”叶修笑眯眯的打招呼,换来王杰希一个冷冷的侧目。

为什么叫王爸爸呢?就是因为王杰希在业内是出了名的照顾自家的小辈,如同辛勤的园丁一般呵护着自家小花小草的成长,因此亲切的被影迷们称为“爸爸”。

叶修被瞥了还挺委屈,“别这样看我啊,你这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瞥人,显得特别鄙夷。”

王杰希影迷万千,但是杰西爸爸的长相却是颇有点特别的——大小眼略严重,看人的时候总是有种正在阴森森打量别人的感觉。不过影迷们也纷纷表示,杰西爸爸这样个性的长相是一种别具一格的帅,帅的有个性,帅的出其不意,帅的不走寻常路。

王杰希越过叶修和李艺博握了一下手,然后又越过李艺博对吴启说,“剧本非常出色。”

吴启一个激动,立即回答:“谢谢王爸……杰西老师。”

叶修:“噗——”

吴启尴尬地大红脸,李艺博赶紧咳嗽了一声,“那既然大家都到了,今天日程也很满,那我们就不耽误时间了哈,就请第一位上来吧。”

第一位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面试的角色是男配角李泽。

李泽是男主角苏蔚同母异父的弟弟,小苏蔚十二岁。两个人虽然是兄弟,但是苏蔚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跟这个小了自己一轮的弟弟之间并没有特别深刻的感情。

苏蔚发现自己时日无多,回到家乡,才开始真正的接触自己的这个弟弟。

片中的李泽也正是十七岁,是个十分开朗的少年。这个角色在剧中和男主有非常多的对手戏,对于情节的推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艺博刚想让他做自我介绍,叶修却打断了他。

“我们经过筛选之后,剩下两个比较合适李泽这个角色的人选,不如都一起上来吧?”

李艺博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王杰希。

叶修笑里藏刀,王杰希不动如山。

李艺博翻了翻名单,发现除了微草的高英杰之外,还有一个兴欣的乔一帆来试这个角色。

李艺博实在是看不懂叶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顺着他说,“好啊,这样效率也比较高……”

王杰希也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第二个面试的少年也走上来,和第一个还相视一笑,似乎是熟人。

乔一帆和高英杰初选的时候就相互见过了,虽然是竞争对手,却真的没有什么剑拔弩张的气氛。

“来,一人独读一段吧。”叶修说着,递过去一张纸。

两个人拿到纸,看了一眼立刻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乔一帆闭了闭眼睛,然后轻轻的深呼吸了几口气,用带着一点微微颤抖的声音说,“好了,可以开始了。”

叶修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

乔一帆的嗓音很清澈,有点柔软。

“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

这段台词是出自话剧《恋爱的犀牛》,一般人都不会太陌生,乔一帆显然也是对这段独白十分熟悉。

他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有些迷离的目光仿佛穿过了灯光,落在了某一年某一月某一日,某一个黄昏。

“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东西装点也就不值一提。”

少年的尾音落下去,手中捏着那张薄薄的台词,显得那么的势单力薄。

他轻轻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仿佛妄图从闭着眼睛的黑暗里找到一丝勇气,“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如果在沙漠中,我会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去滋润你干裂的嘴唇……如果我是诗人,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如果我是神父,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如果我是个哨兵,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口令;如果我是西楚霸王,我会带着你临阵脱逃任由人们耻笑;如果我是杀人如麻的强盗,他们会祈求你来让我俯首帖耳…”

乔一帆轻轻吸了口气,眼睛里闪着一层淡淡的水光,“可我什么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

乔一帆的声音缓缓的落下,高英杰从这里接起。

高英杰朗读的是同一段的内容。他从头到尾都气息平稳,吐字清晰,并且带着极强的感染力。少年的声音回响在大厅里,有一种字字落地有声的震撼力。

李艺博听得直点头。明显第二个少年的功底要更加扎实。

高英杰读完之后,叶修给了一个OK的手势。

“好的不错,那么下面这段对白,你们自己分配一下角色,表现一下。”

下面是一段男女主角之间的纠缠片段。

乔一帆和高英杰公平起见,丢了一枚硬币,结果乔一帆不幸拿到了女性角色。

女主角是个性格偏激又任性的女孩子,和乔一帆本人形象完全不搭边。

高英杰还小小声问需不需要换一下角色,但是被乔一帆笑着拒绝了。

王杰希的目光在乔一帆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凭他对高英杰的了解,男主角这个角色是没有什么难度的,但是他真的不觉得乔一帆能够很自然地去表现这个女主角的个性。


乔一帆依旧是闭着眼睛深呼吸,连续深呼吸了五下之后才蓦然张开眼睛。

他抱起手臂,皱起眉头来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你来干什么?” 

高英杰愣了愣。

……乔一帆,以前的演技,有这么强的气势吗?

高英杰脑子里闪过了些奇奇怪怪的念头,然后才忽然缓过神来,有些迟疑的问:“你好点了吗?” 
乔一帆翻了个白眼,用更加不耐烦的语调说,“我有什么不好?又来送花?没有?香水?巧克力?什么也没有,那你来干什么? ”

他的声音很响很尖锐,一声一声,脆生生的扎人。
高英杰几乎是被乔一帆步步紧逼给吓得退了一步,然后迟迟疑疑地回答,“那我走了……”

乔一帆看着高英杰要转身不转身,要走不走的样子,又是一个白眼翻起来,语气里全是嘲讽,“自尊心受不了了?想走?可你又不愿意走,你正犹豫呢,这说明你还没把自己所处的位置想清楚。 ”

所处的位置?什么?备胎吗?

高英杰听得背后一缩,似乎是终于坚定了意志,抬脚扭头走开。 
乔一帆咬了咬唇。

在高英杰都快真的走出去了,才终于冷笑了一声,轻声说,“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高英杰于是停止了脚步,叹了口气,回头看着乔一帆,“如果这样让你高兴,我没问题。” 

乔一帆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终于让步了。他忽然就像个收起了刺的刺猬,放下了自己一身的防备,假装是个乖巧的小姑娘,“我有什么可高兴的,对别人坏并没什么乐趣。”他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对不起,我现在变得越来越尖刻,脾气越来越坏,别生我气。 ”

似乎是看到乔一帆终于让步,高英杰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他快步走了回去,站在乔一帆的面前,“我不生气,我只想让你高兴起来!” 

乔一帆依旧低着头,可以看到他的嘴角瞥成了一个悲伤又消极的弧度。

“高兴?”乔一帆抬起头来,刚才那一脸的傲慢任性,一点一点的融化,最后他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忧郁,“也许明天会高兴,也许明天太阳不再升起我会高兴?也许地球只公转,不自转我会高兴?也许不会。 ”

高英杰看着他的眼睛,看着里面的光一点点的暗下去,就像是流星落进了大气层里,燃烧着燃烧着,就没了。

“别折腾自己了! ”

“我没有!”乔一帆忽然尖叫了起来,他忽然就一把推开了高英杰,有些声嘶力竭地抓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我只是不能没有他!”

他神经质地抓着自己的领口,眼神飘忽不定,“我现在每天向他暗示他是离不开我的,他是爱我的。像巫婆那样,我还偷偷剪了他一绺头发,把头发和他的照片一起烧成灰喝了,不知道灵不灵。 ”

高英杰几乎被他这个样子真的吓到了。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乔一帆。以前他的表演有这么自然,这么舒服吗?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没有一点多余的感觉。

“他……他有什么好?” 

乔一帆回过头来看着他,神色也很茫然,“他有什么好?我也想知道。” 
“离开他。” 
乔一帆摇了摇头,“不可能。” 
高英杰抓住他的手,盯着乔一帆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再试一试。” 
乔一帆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的甩开他,“不可能!” 
“不要再理他了。” 
乔一帆捂着自己的耳朵,扭过头去,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我做不到。” 
“不要再理他了,除非你是个自虐狂! ”


叶修突然拍了拍手,“好了,就到这里吧。”

然后他扭头去看几个评委,“哪个好点?”

李艺博还真的纠结了一下,这两个哪个更好一些。

第一位,理论上应该是王杰希选送的高英杰。但是第一位明显有种很生涩的感觉。相比之下,第二位的技巧要好很多。

但是,单从眼缘上来看,李艺博反而更喜欢第一个。第一个少年因为少了很多琢磨的痕迹,有一种很天然纯粹的感觉,感觉就特别适合出现在这部电影里,出现在南部小城的水边,推着自行车从学校里走出来,天然无污染。

“我还是倾向第一位吧。”李艺博说。

叶修摸了摸下巴,“哦,第一个啊?我觉得两个都挺不错的。王导你看呢?”

王杰希没有说话。

乔一帆曾经是微草的训练生。

以前乔一帆的戏路不是这样的。因为乔一帆的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擅长和团里其他的人交流,所以王杰希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更适合自己单打独斗的风格。

但是乔一帆明显在独白方面比高英杰差了很多,却在对白部分又明显比高英杰要出色。

乔一帆的情绪很有感染力,无论是眼神,动作还是台词都无意识的人给两个人共同营造了一种氛围。高英杰在后期明显有一种被乔一帆带着走的感觉。

为什么以前乔一帆在微草,就不能有这样的表演呢?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是他摆错了乔一帆的位置吗?是他选错了乔一帆的方向吗?还是他训练的方式有问题?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有时候吧,花花草草的,呵护的太精心了也不一定是件好事情。”叶修叼着烟,脸上是随意的微笑,“野蛮生长出来的野花野草,生机勃勃的,我觉得就挺好。”

王杰希眼神微微一闪,“也许吧。”

叶修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我觉得吧,一帆你台词功力还不行,还要多下下功夫。英杰你啊,第二段戏,被乔一帆带跑了吧?乔一帆这个神经兮兮的女主角展现的还是比较到位的,但是英杰你木讷的不太够。《恋爱的犀牛》里头,你就是那头犀牛啊。要把自己想象得像一头犀牛那样迟钝。那小乔小高你们先去休息,我们讨论过之后再给出答复。”


——————————————

我又困得不行了……囧

我周六周日都是两天连续上班的所以…………_(:з」∠)_ 我先这么发了,辛苦等更的宝宝们,第二天起来精修


评论(43)

热度(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