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15}

>>>Chapter.15

>>总算是要杀青了


六月初,《新龙门客栈》的广告宣传,初版预告片和宣传海报同步放出。宣传计划是轮回那边找的公关团队做的,一如既往是做的声势浩大,铺天盖地。

这次海报和预告片也都是烟雨传媒出品,楚云秀和李华操刀制作。

海报一出,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网络热议。

海报拍摄了两个版本,一版外景,一版棚拍。

外景地点是在沙湖的一片湿地。这片湿地濒临沙漠,十里澄澈的湖水,就在千顷黄沙的边上。水上有一片一片水柔沙细的孤洲,千亩芦苇郁郁苍苍飘摇在水中。既有水乡的柔美,又有塞上的苍凉。一柔一刚,相得益彰。

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照片是在水边芦苇荡里拍的。两个人站在齐腰的水边,都只着了一层中衣,还半湿半干,衣服下面的身体若隐若现。

虽然当时已经是五月,水还是凉的很。张佳乐先下水,一下水就龇牙咧嘴蹦来蹦去,孙哲平下去之后,这货二话不说就扑上去,整个人都挂在了孙哲平身上。

“喂喂喂,你干嘛?”孙哲平被他扑得一踉跄,差点滑倒。

“哇!水里冷死了啊!!就你身上暖和!”张佳乐是真的冻得牙齿打颤,孙哲平体温渐高,在水里头温乎乎地像个暖宝宝,张佳乐当然不愿意撒手了。

孙哲平试图把张佳乐扒拉下来,结果张佳乐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刚挪开他的左手,左脚就挂上来,挪开右手,左手又扒回去。

孙哲平都被他气笑了,“你当是下来玩水的吗?你这样云秀怎么拍啊?”

“拍的时候我再下来!”张佳乐的腿盘在他腰上,整个人都快骑到他肩膀上去了。

楚云秀默然无语,几个手势指挥助理打光补光,她自己端起相机一阵狂按快门。

本来楚云秀还怕这两个人做不出她想要的动作,事先想好了几个姿势,让他们摆几个POSE什么的。结果这两个人根本不用任何指导,站在一起就自然而然擦出各种刺瞎狗眼的火花。

于是张佳乐玩的不亦乐乎,楚云秀抓紧时间噼里啪啦一阵拍,还没过十分钟就出了一堆不错的片子。

张佳乐最后终于被孙哲平给制服了,孙哲平拎着张佳乐的领子,招呼工作人员,“好了可以拍了。”

没想到楚云秀却面无表情给他打了个OK的手势,“行了上来吧,我都拍完了。”

孙哲平:“……啊?”

张佳乐:“阿啾——咦?拍完了?”

楚云秀拍得很顺利,片子出得很棒,可是她的心情很复杂,莫名其妙,一点都不高兴。

姐妹花小小声咬耳朵。

舒可欣:“大姐头这是怎么了?”

舒可怡:“被秀了一脸,不高兴了。”

舒可欣:“李导还没动手啊?”

舒可怡:“太怂了。”

舒可欣:“啧啧啧。”


最后成片挑的是一张张佳乐趴在孙哲平背上,两个人嬉笑打闹的图。

前景是两个人打闹掀起的水花,背景是一片波光淋漓的芦苇荡,远景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沙漠和澄澈如洗的天空。

张佳乐在这张图里实在是漂亮。这样的姿势,刚好突出他漂亮的锁骨和尖尖的下巴。他笑得眉眼弯弯,没有分毫的做作,看着孙哲平的眼神里全是欢喜。孙哲平的衣衫被张佳乐扯得乱七八糟,露出胸口一片淋漓着水光的皮肤。孙哲平也抬头看着张佳乐,眼神专注而温柔,眼神里的宠溺简直都快要泛滥出来了,腻歪得简直能淹死人。

这两个人的表情,眼神,姿势,每一点点的细节,仿佛都在诉说着满满的喜欢,当真是甜到了骨子里的那种喜欢。


《龙门》几乎没有什么前期宣传,第一波宣传就是公布了金镶玉和周淮安扮演者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宣传照,配合轮回的公关团队的水军助阵,《新龙门客栈》很快就登上了热搜榜。

“龙门”官博君下面的留言都爆炸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刷了几千条评论,转发量简直令人咋舌。

——天啦!!甜炸了!!诸位粮友,这碗狗粮我先干为敬!

——MD,把朕三十年的钛合金狗粮端上来。

——这是孙哲平吧?《繁花血景》里的孙哲平吧??大孙孙回来了??双花组合重现江湖??

——孙哲平X张佳乐??等一下,这是官方图??不是PS??真的不是PS吗?官方逼死同人啊!!

——我怎么记得张佳乐和孙哲平都是Alpha啊……张佳乐这是演的Omega?我去,毫无违和感……


然后官博再接再厉,第二天又放出了第二张官宣图和角色人物介绍。黄少天饰演的朱翌,和喻文州饰演的程酒。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照片是在小船上拍的。

破破旧旧一叶小舟,安静停在沙洲之上。喻文州坐在船头钓鱼,黄少天侧身靠着他的背,拿着葫芦仰头饮酒。两个人都是一席粗布白衣,配红色的丝绦束发,落拓随意之中又有一抹艳色。

喻文州的气质是真的好,随便往那里盘腿一坐,自有一种气定神闲,逍遥世外的高人感。黄少天双目微垂,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闲散笑意。

正是一番“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意境。

当日正好是个雾天,夕阳西下时太阳才终于从云后稍稍露出了些许微光。整个湖面都是一片金橙色,湖面上还荡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看上去如真似幻。几只水鸟从镜头前面腾起的时候,楚云秀抓拍了这一幕。

如梦似幻的场景,配着血色残阳,也是一种暗喻。


其实还有一张是黄少天翘着二郎腿躺在喻文州腿上的图,也是美不胜收,大家挑照片的时候意见分歧较大。戴妍琦看了这张之后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扑上去舔几口。可惜最后叶修还是挑了另外一张。

官博下面的评论又是一番波澜壮阔。

——《新龙门客栈》是轮回的新片吗?演出阵容也太豪华了吧?那为啥没有周泽楷啊??是准备放大招吗?

——喻老板啊啊啊啊啊!喻总帅炸!!!!!

——给黄烦烦疯狂打CALL,烦烦这次又演神经病吗,期待萌萌的神经病!!!

——MD这个剧是谁选的角,选角的人给我出来,我要把我的意大利……面拿出来给这位友军尝尝! 


第三天,最后两张官宣图被放出。

一张是莫凡和唐柔。两个人的场景就定在了龙门客栈房顶上。深夜,两个黑衣人背靠背坐在房顶上面,一个擦剑,一个吹笛。这也是第一次曝光龙门客栈的布景。

另外一张是周泽楷。

周厂督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周泽楷在宣传照中,身着他那套厂督标配,五爪云龙过肩妆花段官服,云凤四色花锦绶,金丝梁冠。

拍摄地就是荒漠中的一块月形拱石,周泽楷坐在拱石上面,一大顿群演身上插着各种剑啊刀啊箭啊的,尸横遍野,横七竖八地躺在周泽楷脚底下。

当时拍摄的时候,周泽楷的妆极浓,他只要看向镜头,就有一种天崩地裂反派妖人的感觉,整个人都妖得让人觉得刺目。

反正周泽楷是怎么拍都好看,于是楚云秀就让周泽楷极尽各种邪恶妖娆魅惑,用尽了手段去撩拨镜头。

官宣图里的周厂督,恣意坐在石拱上,背后是一轮巨大的弯月,脚下是血流成河,伏尸无数。他微微勾着嘴角,舌尖轻舔着右手的指尖。那手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一双上挑的凤眸里,带着戏谑残忍和嗜血的杀意。整个人在这张图里,妖艳魅惑到了极致。

这张图一放出来,又是引起一大波周粉的疯狂追捧,微博下面的评论简直腥风血雨。

——轮回的新剧果然有泽泽!天啦撸泽泽颜值又逆天了,还有救吗?怎么能好看成这样?化妆师加100个鸡腿!!

——这眼神诛心了老铁!!!!我的速效救心丸呢!!!!

——壮哉我泽哥,泽都督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哎呦妈呀周粉又高潮了。也不看看清楚周泽楷演的是谁,演的太监好吗?

——厂督攻你一脸。

——求厂督睡我!


在一片有关周泽楷的声浪里,苏沐橙转发的这条微博又引起了另外一波关注:

——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张图简直笑哭了,两条单身狗,四眼泪汪汪哈哈哈。

然后兴欣的官微在苏沐橙的微博下面给了个回复:同悲同悲。

苏沐橙:(;o_O )扎心了。

方锐:@微草_王杰希

王杰希:?????


网上闹得一片欢乐,《新龙门客栈》连续霸占热搜榜,热度居高不下。

第四天,趁热打铁,将最后的官方定妆照,全员图和宣传片一同放出。

全员图是棚拍,以红色和暗黄色基调,运用大量的阴影和侧光。全员都是战损模式,各个脸上带伤,抹得一道红一道黑,发丝凌乱,衣衫不整。

张佳乐、孙哲平、唐柔、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莫凡。七个人分别选取一个面部角度,最后拼合成一张大图。

孙哲平是一个回头的背影,孙哲平的背一直广受好评,男人味十足,凭白显得色气。

张佳乐是个傲慢的侧面,仰着下巴,嘴唇微启,眼带媚色,手指还故意扯开了衣领,十分勾人。

黄少天是个略微低头的大正面,看着镜头的眼神显得格外阴森。

喻文州是个四十五度侧面,眼睛看着斜下方,凌乱的发丝垂在脸侧,微笑里带着一丝悲伤,忧郁得恰到好处。

唐柔是一个和张佳乐方向相反的侧面,虽然是本剧里唯一的女性主要角色,但是却是英气十足,冷硬而孤傲,和张佳乐完全相反。

周泽楷也是个大正面,但是与黄少天相反,是下巴微扬,眼神低垂,一个居高临下的角度,全然是俯视众生的统治感。

最后的莫凡抱着剑,四十五度看着前方,嘴唇微微咬住,显得苦大仇深。莫凡的长相偏年幼,在一众演员里,就他一个人带着一丝少年茫然无措的气息,反倒是挺引人注意的。

在海报的右下角,草书的几个大字,龙飞凤舞——新龙门客栈。

随后,近两分钟的宣传片也随之放出。


《新龙门客栈》的这波宣传活动动静着实是大的不行,微博上面群情激奋就可见一斑,除此之外在各大娱乐媒体各大影视平台上面也是频频拉出大幅广告,一时间成为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自然也是惊动了嘉世娱乐。

宣传片的开始,是几个十分华丽的镜头和字幕的来回切换。出品方一栏,赫然写着: 兴欣工作室、轮回影业。

陈夜辉主管媒体,他是第一眼看到这个消息的,立即惊慌失措来找刘皓。

刘皓前一晚上刚喝了个通宵,陈夜辉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宿醉地七荤八素。结果,一听到“叶秋”两个字,整个人都吓醒了。

“皓哥怎么办啊?叶秋他搞什么啊?他疯了?”

刘皓从床上坐起来,忍着头疼,“先通知崔经理,我现在就去公司。”


于是,总裁办公室里,刘皓,陈夜辉,崔立齐刷刷聚集在陶轩的面前,如临大敌。

总裁办公室的投影上,放着《新龙门客栈》的宣传片。

宣传片放了一遍,开始放第二遍。

陶轩交握着双手,皱眉盯着影片,一语不发。

刘皓一夜宿醉,清醒是被叶秋给吓清醒了,可是脸色里还透着一股肾虚的蜡黄。

他有点按捺不住了,低声问,“陶总,叶秋这是什么意思?他应该知道,他跟我们签的协议里,所有的版权都归我们所有,怎么还敢拉投资去拍片子?”

陶轩心里也没谱。

其实他早就知道叶秋在搞《龙门》。他原本以为就像《莎乐美》一样,叶秋只是在小范围小打小闹,弄个什么乱七八糟让人看不懂的剧本来,做个不赚钱的文艺片。

《莎乐美》上演,嘉世虽然舆论上明朝暗讽了叶秋一波,但是并没有干涉。陶轩多多少少还是念了点旧情。毕竟嘉世走到这一步,叶秋的确功不可没。他本以为叶秋也许过一阵子就会态度软化,向他妥协……

他以为叶秋不敢的。

谁知道,叶秋竟然拍了商业片。

还是阵容这么强,话题性这么高的商业片。而且竟然还是和轮回合作。

崔立看了一眼陶轩的脸色,轻轻咳嗽了一声,“陶总,需不需要警告他?或者,干脆直接发声明,阻止片子上映?”

崔立也是嘉世的元老,一路跟着陶轩白手起家。最初是做行政,现在已经升到了总经理,是陶轩的左右手。

“先别,”陶轩拿起遥控器按了暂停键,“这片子,这阵容,上映之后的肯定会火。”

“呃……”刘皓一听,蜡黄的脸色又黑了几分,“那就放任叶秋这么闹?”

“哼,”陶轩冷笑了一声,“我们握着叶秋的合同,怕什么?叶秋拍的片子,到时候票房出来了,起码有80%是我们的。”

崔立皱了皱眉,“但是这部片子的导演一栏,写得是叶修。”

“他改个名字就能不认自己签的合同了吗?”陈夜辉插嘴。

陶轩冷哼,“崔立,你去调查一下轮回给他投了多少钱。”

“好。”

“最好也能查一查叶修叶秋这两个名字中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让法务部门做好准备,他们一下档,我们就发律师函。”

“是。”

刘皓一听整个人豁然开朗,眼睛里都放光。

对啊,有什么好怕的!

叶秋跟他们签的是死合同,叶秋名下作品的收益都是属于嘉世公司的。到时候叶秋吃官司,电影的收益全部都要赔偿给他们。轮回也肯定不傻,签合同的时候肯定也已经想到这一层了,肯定在合同里加了什么保障条款,保证他们不会卷入纠纷,还能拿回投资。

到时候,叶秋赔不起轮回,可不就要去坐牢了。

想到这里,刘皓整个人都兴致勃勃,精神奕奕,恨不得《龙门》票房能赚翻天。

“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


>>15.5

<<<<

网上一片热闹,拍摄地这边还是继续井然有序地进行着收尾的拍摄工作。

今天这场戏算是大决战了。莫凡对上了周泽楷,陆小川对上了东厂厂督曹少钦。

周泽楷被众人簇拥着,他的弓兵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龙门客栈。

周泽楷这场戏穿的不是飞鱼服,而是一身便装。脸上也没有什么过分的妆,整个人白轻袍缓带。手上握着一柄以白玉为鞘,漂亮得仿佛一个摆设般的长剑。往那儿一站,身长玉立,透着一股道骨仙风的气质。不得不说,这个大反派阉党头头,气质真真一等一的好。


周泽楷负手而立,默然看着眼前的四人。

“你想杀我?”周泽楷微抬了一下下巴,看向唐柔。

“呵,”唐柔冷笑了一声,拔出剑来,“你可还记得十三年前被连坐灭族的邱家?”

唐柔是专业的舞蹈家出身,动作戏都特别漂亮,拔个剑都能威风凛凛。

“十三年……”周泽楷略一皱眉,动了动手指头,还真仔细算了算。

十三年前,户部尚书邱晟上书谏言,弹劾东厂上一任的厂督。结果理所当然,这折子没到皇帝那里就先被东厂给拦了,于是以贪污的罪名斩首,还株连全家三十多口人。

于是周泽楷点头,“记得。”

唐柔敛目,“没想到你竟然还能记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你,曹少钦,种种刑讯逼供我父亲,让他认罪。”

十三年前,曹少钦的确是身在东厂,但当时还只是个主管刑律的厂卫,并不是厂督。

当年他是刑讯的一把好手,再怎么硬的人,到他这里,就没有不俯首认罪,但求一死的。

冤有头债有主。把桩仇算到他头上,反正对于他来说也是没什么所谓的。

周泽楷对着唐柔轻轻一笑,笑得唐柔蓦然觉得背后一冷。


“你也想杀我?”周泽楷再问孙哲平。

孙哲平演的周淮安是个浪客,身上全然是一股游侠气质,他长剑出鞘,笑答,“对啊,杀你还用什么理由吗?”

“你呢?”最后,周泽楷的目光凉凉地转到张佳乐身上。

“我……”张佳乐被他看得往后退了一小步,蹭到孙哲平身后,“我凑个热闹……”

周泽楷抬了抬眉毛,“新鲜,送死也来凑。”


最后周泽楷看了看莫凡。

莫凡抬眼,对上周泽楷的一双眼睛。那是一双毫无感情,冰冷得不似个活人一般的眼睛。

莫凡被看得打了个冷颤,周泽楷却闭了闭眼,轻声一叹,“小川,我很失望……”


陆小川曾经是东厂杀手。

他在东厂十三年,在曹少钦手下呆了十三年。从小养育他长大的人,就是曹少钦。是那种手把手的养,从食不言寝不语这样最简单的道理,到一身武功,全是曹少钦教的。陆小川这不爱言语又不留余地的性格,随的就是曹少钦。陆小川惯用的毒杀术,都是从曹少钦那里承袭来的。


“少说废话。受死!”

唐柔拔剑迎上,威亚拉起,整个人仿佛蓦然腾起的一只飞鸟。


然而厂督似乎根本就不想自己动手。他懒洋洋动了动手指头,箭矢便如同雨一般铺天盖地倾泻而下。

一轮又一轮的弓箭手轮番迎上,这剑雨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小心!箭头上有毒!!你卑鄙无耻!!”金镶玉在土墙后面大叫。他腿上中了一箭立即就失去了知觉,要不是周淮安护着他把他拖回客栈里,恐怕这时候已经被射成了个刺猬。


曹都督在这边听了,只是气定神闲的微笑着继续喝茶。

多新鲜啊,我东厂在世人眼里可不就是卑鄙无耻,为何不坐实了这罪名?

一层一层的箭矢插了满地,几乎让人无法下脚。

周淮安护着金镶玉躲进了客栈内,却不料竟然被金镶玉从背后偷袭,打晕了给拖进了龙门客栈地下暗藏的密道里。

金镶玉拖着受伤的腿,使出吃奶得劲拽着周淮安逃命,边逃边碎碎念,“妈的,贼有贼道,官有官路,大难临头各自飞,谁还能顾得上别人。”


邱莫言和陆小川两个人勉力支持,几次想杀上前来都被箭阵逼退。

半个时辰之后,曹少钦终于才下令停止。

此时邱莫言和陆小川都已经满身伤痕,几乎无法站稳,已经是强弩之末。


曹少钦终于像是看够了戏,好整以暇地站起来,走上前。

看着陆小川神色紧张地把邱莫言护在身后的动作,他摇了摇头。

“养个人果然不比养狗,狗不会咬主人,人倒是很会反咬一口。”

陆小川脸色难堪。

他咬了咬牙,举起剑来横挡在身前,“我不想的。你逼我。”

曹少钦扬眉,微微弯了弯眼角,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我何时,逼过你?”

 陆小川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曹少钦略微一顿,他似乎是在回忆什么,又也许仅仅是一个走神。

片刻的停顿之后,他低低道,“人活在这个世上,很多事非做不可。你不做就有人替你做。”

陆小川抬眼直视他,“那就交给别人做,我不想再滥杀无辜。”

曹少钦无言轻叹。

滥杀无辜?你已经杀了十年,为何现在才想回头?

可笑。

曹少钦从头到脚审视了陆小川和邱莫言一圈,“是为了一个女人?就是她?”

陆小川眼神躲闪了一下。

曹少钦又是叹气,仿佛很是失望,“为了什么不好?偏偏是为了个女人?”

“你当然不懂。”陆小川瞪着他,低低说了一句。


然后变数途生,陆小川忽然飞身袭来,指尖银色的几道光骤然一闪,闪电一般地袭向曹少钦。这是最后暗藏的杀机,就等着曹少钦近身的这一个机会。

曹少钦拔剑也是在一瞬间。

他几乎是毫不动容,面无表情,就轻轻松松挡开了那几道薄如蝉翼的暗杀凶器。

背后响起几道惨呼,意外中刀的东厂厂卫一个个在见血的瞬间毙命。

而转瞬之间,曹少钦的剑已经架在了陆小川的脖子上。


曹少钦眼角瞥了一眼横死的几人,缓慢而低沉地开口,“你,用我教你的手段,对付我?”

他的声音里仿佛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可置信,似乎是不能相信陆小川真的会对他痛下杀手。

陆小川打了个寒颤。

陆小川了解曹少钦,他知道,曹少钦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比他讽刺他不能人事更加生气。

曹少钦剑锋一动,瞬间杀气四起。

而就在这时,一直无法动弹的邱莫言,忽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冲到了陆小川的面前。

刀光剑影,大漠风沙。

陆小川眼睁睁地看着曹少钦的剑锋穿透了莫言的左胸。

一剑穿心。

陆小川震惊地忘记了有所反应。

邱莫言似乎是相对陆小川说什么,然而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有翻涌的鲜血。


曹少钦却没有一分一毫的惊讶。仿佛一切都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厂督冷漠地收回了他的剑,以陈述事实的口吻道,“这是你背叛我的后果。”

邱莫言软软倒在了地上。倒在陆小川的面前。

陆小川眼睁睁看着她倒下去,他伸了伸手,却竟然连去扶她的力气都没有。


风卷黄沙,呼啸着穿越而过。这一刻,只有风声无比喧嚣。

曹少钦转身,轻轻笑了一声,“所谓的爱,让人懂得嫉妒,让人变得懦弱。它不仅让人疯,让人傻,还让人瞎。”

“我杀了你!!!!”

背后又是几道黑影骤然袭来。

这是陆小川善用的是暗器,淬毒的暗器。

曹少钦用剑鞘挡开陆小川的淬毒短刀。

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丝轻微的,难以察觉的失落。

他反手挡下陆小川的攻击,剑都没有出鞘,只是用剑鞘重重击中陆小川的肚子。

厂督轻声一叹,“我养大你,就算你逼我杀你。 我也会舍不得……”

陆小川无力的跪在地上,他恶狠狠地瞪着曹少钦,却一动也无法动弹。

曹少钦垂眸最后看了他一眼,“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陆小川意识朦胧。模糊的视线里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雪天,小小的陆小川倒在雪地里,整个人几乎都被大学掩埋。然后远远的走来了一个支着十四股纸伞的人,那人一席白衣,银色的鞋子上没有一丝尘埃。

然后那个人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如果你能站得起来,我就带你走。”

陆小川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爬起来。

但是最终只是攥紧了指下的黄沙。


曹少钦闭了闭眼睛。

皇帝年事渐高仍无所出,长公主重新掌势,想起了自己流落在外的孩子。她想要自己的孩子成为这个天下的下一个皇帝。她想要一个疯子,一个傻子来做皇帝。皇帝不肯,又不敢惹怒了长公主,就派他来除掉自己的这个不该出生的孩子。

“哎……”周泽楷微微地摇了摇头。

身旁伺候的下属立刻递上一块白绢给他,“都督?”

周泽楷一下一下擦着手上的血迹,明明嘴上叹着气,眼睛里却是全然的冷漠无情,“一天到晚,全是些烦心事。”

世道造人,人造世道。

怜不完的可怜之人,恨不起来的可恨之人。


故事的结尾,却是邱莫言没有死。

曹少钦那一剑,角度极其的刁钻,几乎是贴着心脉,却又恰巧差了分毫。

他是真的懒,懒得自己动手。若非要自己动手,那一定是有什么理由。


曹都督挥了挥衣袖,自信回头,放走了四个残血。


狂风乱卷的沙浪里,一个人影稀里哗啦手脚并用冲出来,把昏过去的陆小川给扔上马背,然后背起还有一丝气息的邱莫言。

这人正是金镶玉。

在坑道里头跑到了半路的金镶玉又折了回来,他丢下了被自己打晕过去的周淮安,一个人折回了龙门客栈。

金镶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抽。

明知道回来可能是送死,他还是回来了。

“妈的……最后受累的怎么老是老子……”


三个隐约的人影,在遮天蔽日的风沙中,消失在了龙门客栈的大门之中。


————————————————————

#本来不想写最后《龙门》这一段的……写了好多累死了……为毛每章字数都这么多……我是变成话痨了么…………

#依旧是修仙党福利

#要是有画手大大愿意翻牌画个海报就好了…

评论(57)

热度(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