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 Keep Calm And Read Fanfiction
# 一条又黄又懒的码字狗。汪。
# 犬系,关注感缺乏症。
# 日常爬墙,日常挖坑。

#《雪落时节又逢君》巍澜:连载中
#《这个影帝不太冷》周叶:完结
#《味如谎言的亲吻》HP:连载中
#《Memento mori》HP:完结
#《间之契》盾冬:完结
#《灰度50》盾冬:完结
#《Secret》bighero6:完结
#《Lies Greed Misery》蛋哈:坑
#《痴汉不完全养成手册》酒茨:坑
#《荆棘鸟》盾冬:坑
#《枕惊鸿》靖苏:坑

【周叶】【ABO】这个影帝不太冷 {13.875}

>>>Chpater.13.875

>>再往后的1/2章节数我就快不会算了


拍摄进入后半程,张佳乐是渐入佳境,每天心情好的不得了,走路都哼着歌。

工作人员反正这些天都看习惯了,大家都见怪不怪。有些工作人员直接都喊他:镶玉姐镶玉姐,他就会斜个白眼,扔过去一个“滚”字,千娇百媚,百媚千娇,浪得不行。

孙哲平刚回来演戏那会,张佳乐还挺克制的,见到孙哲平的时候客客气气,还有点战战兢兢,说话做事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简单的说就是故作矜持。可是一段时间之后,也不知道中间是发生了什么,孙哲平和张佳乐忽然就腻歪的不行。

张佳乐最早就是和孙哲平组合出道的,那时候两个人关系好得人尽皆知。而且这两个人相处的模式,与其说是兄友弟恭,倒更像是单亲爸爸带着个熊孩子。当然了,张佳乐就是那个熊孩子。

后来孙哲平隐退,双花组合就拆了。

拆了组合之后的张佳乐,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苦大仇深的气场,拍什么片子都是竭尽全力,不死不休。曾经为了演一个嗑药的瘾君子暴瘦了三十斤,瘦的皮包骨头,据说在拍摄过程中胃出血被送医院,然后扯着吊水又回来继续拍,简直要钱不要命,很吓人。

那时候大家都说,张佳乐变了,不是原来那个熊孩子了。

现在,孙哲平回来了,好像熊孩子也跟着回来了。


张佳乐在片场里面,没事儿就喜欢柔若无骨地往孙哲平身上一靠,两个人像是连体了一样,孙哲平走哪儿他跟哪儿。而且张佳乐还总是故意用金镶玉的语气腔调说话,刚开始,张佳乐模仿金镶玉只是为了更加熟悉金镶玉的感觉,后来是觉得这样好玩,再后来好像就习惯了,每天不粘着孙哲平叽叽歪歪就难受。

工作人员把午饭送到了演员休息室,在压腿开筋顺便背台词的张佳乐于是挪过来。

“中午吃什么啊?”

孙哲平坐在椅子里看剧本,张佳乐趴在他肩膀上,十足十的撒娇的语气。

孙哲平于是放下剧本,把面前的盒饭打开,拿给张佳乐看。

张佳乐伸脖子看了看菜色就不高兴了,勒着孙哲平的脖子开始撒泼,“怎么每天都是这几样啊啊啊啊,同样的菜吃了两个月了,吃不下去了!!”

 孙哲平从饭盒里挑出来一块牛肉,“来来来,你最喜欢的土豆牛肉。给你给你都给你。”

张佳乐继续撒泼,“不要不要不要,我要吃烤羊排!”

“没有啊。”

“不管不管我不管我要吃烤羊排。”

“收工了晚上带你吃。”

“骗子骗子骗子收工都12点了上哪吃去。”

“我叫助理买好了,放在酒店里搁着等你回去吃行不行?”

 张佳乐“嗯——”了半天,最后才勉勉强强同意了。


黄少天每次看到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就十分想自戳双目,看他俩又腻歪起来了,顿时满脸受不了,端起自己的盒饭就跑出休息室。

莫凡从来都是像一尊佛像一般坐在一边岿然不动,眼观鼻鼻观口,眼不见心不烦。

唐柔看了看下一场要走的戏,又抬头看了一眼腻歪在一块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忽然沉重地叹了口气。


《新龙门客栈》,第六十一场。

东厂人马驻扎龙门镇,龙门千户于龙门客栈之外五里之处设置路障,阻断了通往关外的必经之路。

邱莫言和金镶玉互相看不顺眼,见面就是一通冷嘲热讽,一言不合就是大动干戈。

龙门客栈被东厂包围,金镶玉劝周淮安离开,周淮安却说要看莫言怎么说。

于是金镶玉怒气冲冲杀到邱莫言房间,一脚踹开门。

“你,到底打算怎样?!”

“关你什么事?”

两个人看样子又要动起手来,还好周淮安追过来,一把拉住了金镶玉,把他扯到自己身后。

金镶玉怒了,甩开周淮安的手,“我们两个都绑在一起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不管!”

听到“绑在一起”这四个字,莫言的神色一僵。

阳者为乾,阴者为坤。阴阳相和,乾坤相交,情意相融。

所谓的绑在一起,就是一辈子都要在一起了。


周淮安悄悄拽了一下金镶玉,压低声音,“说这个干吗。”

金镶玉于是更加不高兴了,柳眉倒竖,杏眼圆瞪,脸都有点气红了,“干什么!敢做不敢承认吗?睡完了就走?你是当来嫖的?世上的事儿哪有那么便宜!”

周淮安无奈,反手握住他的手,“当然不是。我答应过你会与你一道,是真心。但是这次情势危急,我怕连累了你。”

金镶玉气咬牙,狠狠反握住他的手,用了十足的力气“连累?你死了我一个人怎么活?!”


唐柔现在内心非常理解邱莫言的心情。

这两个人中间哪里容得第三个人插足?夹在里面,不仅尴尬,更是丢脸。


邱莫言咬了咬嘴唇。

——你妹的我不仅失恋了还要听你们打情骂俏我真是哔了狗了。

唐柔这哔了狗了的表情,表现的很到位。


莫言冷眼看着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师兄,你走吧。你来龙门镇,不就是打算从此离开中原,前往关外,再也不管中原的诸多纷扰了么?何苦又来插一脚。”

周淮安皱眉,“那你呢?”

莫言浅浅笑了一下,“我跟你本就不是一路。”

“曹少钦与我血海深仇……他这次所带人手不多,是下手的最好机会。”

周淮安看了金镶玉一眼。

金镶玉看回去,满眼愤怒委屈不服。


周淮安叹气,“于理,东厂干政,大兴冤狱,残害异己官吏,勒索钱财,暴虐百姓。我应当助你。于情,你是我同门师妹,哪有我丢下你一人独自逃命的道理?”

听完这一堆啰啰嗦嗦的说辞,金镶玉当真是杀心四起。

——妈的,真想拿个大瓢,一咕咚把这个周淮安敲傻了拖走。

“去他妈的侠义,天下世道关你屁事,这么大一片天下你管得过来吗?你谁啊?他妈皇帝都不急,你急个屁!”

“我已经决定了。多说无益。”周淮安似乎是很怕和金镶玉吵架,无奈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金镶玉气的一脚踹碎了面前的椅子。然后发现自己没地方坐了,只能气呼呼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他居高临下看着坐在桌边的邱莫言,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两个窟窿。

莫言忽然也抬头看她,一向冷静自持的眼睛里泛着一股接近于气急败坏的怒意。但是这情绪一瞬间就被压制住了,邱莫言一扭头,又恢复成了原本那个冷漠淡漠的剑客。


唐柔这算是完全被张佳乐给带出的情绪。张佳乐看她的眼神实在是太火热了,唐柔真的差点想跳起来叫:我真的没跟你抢男人!!!


金镶玉瞪她,“你瞪我干嘛?有本事你去跟他说啊,说你喜欢他。”

邱莫言冷哼了一声。

邱莫言和周淮安师出同门,自小便处在一块。她对周淮安有情,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只是为什么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只因为,她生而为乾,周淮安也是乾。乾者当以坤者为配,双双为乾,不合理法,不合人伦。

莫言的神色凉凉的,“他和我同为乾,有什么好说的。”


金镶玉斜睨着她,皮笑肉不笑。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顾忌?为什么不说,你不说,他就是我的了。”

莫言站了起来,直视着金镶玉的眼睛,“他已经是你的了。” 

唐柔说得着实诚恳。字字诚心诚意。

然而这条被叶修给卡了。

一丝一毫,一分一秒不对劲,都是过不了叶导眼睛的。

叶修拿着台词本,语重心长教育唐柔:“你男人被抢了啊,你刚才那个语气不对的啊。拿出你的气势来啊,不能输了人又输了面子呀,就算是被抢了也要被抢的有尊严,假装是自己不屑于跟他争,所以让给他的。”

唐柔点头。

明白归明白,要演吃醋,尤其是吃一对整天秀来秀去恩爱狗的醋,这种情绪,她真的有点不拿手……

张佳乐在一边喝水,边喝边点头,完了还补充:“对对对,输人不输场。分手也要完美转身,留下一个傲慢的背影。”

孙哲平揉他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

唐柔心塞。


这一场重来。


“他已经是你的了。”唐柔凉凉看了张佳乐一眼,然后扭头看窗外,表示自己并不想把这对话继续下去。

然而张佳乐却被她这态度惹恼了,从桌上跳下来,走到她面前。

“你什么意思?想成全我?装模作样,抢不过我就说成全。谁要你的成全,咱们各凭本事啊。 ”

“这种事情怎么凭本事?!”唐柔忽然恼了,眼睛都有点泛红,“你就是想让我承认输了对吧?好,我承认,我输了,现在他是你的了,你满意了?!”

张佳乐被她吼得一愣。


金镶玉一直都是咋咋呼呼咄咄逼人的个性,而且西北塞外,民风剽悍,一眼不顺就吵,一言不合就掐,他也不是很懂中原人心中的弯弯绕绕,不是很明白像莫言这样女子的矜持和骄傲。

他一直觉得莫言就是看不起他。所以一看到邱莫言就像个刺猬似得刺儿都齐刷刷竖起来。

但如今这样看来,莫言与其说是看不起他,倒不如说是嫉妒他。只是她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


邱莫言深吸了一口气,清淡惨笑了一下,“不用你告诉我,我也知道,他不喜欢我。但是他又知道我对他有情,念我同门之谊,处处照顾我……可我并不想如此。”

金镶玉咬了咬嘴唇,难得什么也没说。

她没有的东西他有,她得不到的东西,他能得到。自己再咄咄逼人,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

莫言拿起了她的剑,转身离开房间,她清冷的声音响起,“他看你眼睛里是火,看我,眼睛里只有水。”

看着邱莫言黑色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金镶玉才淡淡地轻轻地回了一句,“那你怎么不说,水还能把火浇灭呢?”


最后金镶玉在房顶上找到了周淮安。

他慢腾腾蹭到周淮安旁边坐下,头一歪,枕在周淮安肩膀上。

面前,是一片大漠黄沙,无边无际。

“我从小就在这,我就等一个人,来带我走。”金镶玉轻轻开口,“若是跟你一块,就算走不出这大漠,我也认了。”

周淮安神色微动。他抬手,揉了揉金镶玉的头发。

莫问前尘有悔,但求今朝无愧。

周淮安就是这样一个人。恰巧,金镶玉也是如此。

“我会带你走。”


<<<<

有人觉得,是不是全明星阵容的剧就一定大火?其实也不一定。

比如说,如果这次《新龙门客栈》,苏沐橙去演邱莫言,唐昊去演陆小川,是不是比唐柔和莫凡这两个新人要更加合适?

难说。

张佳乐的金镶玉,锋芒毕露,蛮不讲理,说句老实话,一个演不好很可能会招人厌烦。如果配戏的唐柔换成苏沐橙,苏沐橙自带楚楚可怜女主光环,很有可能会削弱了张佳乐的金镶玉。

再比如说陆小川,陆小川大部分的对手戏是和周泽楷演。和周泽楷对戏的演员很容易被他带起情绪,自然而然地就开始飚戏。可是陆小川和曹少钦都不是本剧的主角,如果这两个人的对手戏太出彩,反而会让整个剧的平衡感变差。

一套演员阵容,就像是一个团队。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强这个团队就一定强。更重要的是和谐和统一。

叶修选角色从来都很有分寸,他很喜欢启用新人,从叶修手底下成名的新人简直可以排出一个加强连。他也经常挖出来一些几乎被人遗忘了的老腊肉出来演戏。

在这个行业里,实力很重要。可是机会和运气更加的难得。

这个行业成天吹的是情怀,其实无比的现实,多少团队不愿意用新人,多少公司急于把那些看起来已经过气的老人找个下家脱手。值钱的时候把你捧得像个天上的星星,没有价值了的时候转眼就被遗忘,甚至还要使劲踩上几脚。

像叶修这样的人已经很难得了。

大家不是不想做个有情怀的人,只是有时候面对现实着实没有这样的魄力。


周泽楷给剧组拍了几个广告之后,就飞回北京上海参加各种活动了。这两天终于等到《龙门》的戏份,才终于空出了档期赶回来。


周泽楷,心心念念想演叶修的戏。等啊等啊等啊,从开拍等到快拍完,终于才轮到自己。现在的周泽楷,满蓝满血满状态,技能CD完全都转好了,整个人都是准备放大招的状态,气场都快实体化从四肢百骸里渗出来了。

今天上午热身的时候,周泽楷和莫凡对台词,直接把莫凡整个人都对懵逼了。本来这一场应该是莫凡和周泽楷的戏,但是叶修觉得现在莫凡的状态恐怕扛不住周泽楷的气场,于是临时决定改上黄少天的戏份。


东厂厂督亲临龙门镇这边陲小地。为何?当然不是为了旅游看风景的,也不是为了周淮安,邱莫言这帮所谓的江湖侠士。厂督公务繁忙,此次前来着实是有大事。

前段时间,东厂截获密报,如今圣上膝下无子,于是太后一党欲巡回先皇流落在外的皇子,拥立其为太子。

程药师其实不姓程。他姓朱,皇姓。

他姓朱,名翌。朱翌的脑子不太好是真的,他自己活得糊涂,活不清楚,活成了另外一个人。


周泽楷和黄少天对戏。两大影帝面对面,着实是精彩。

周泽楷坐在软轿上,手中捧着白玉茶盏。他勾着手指,缓缓押着茶。

周围一圈群演,各个头一比一个低。


厂督大人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众人皆是噤若寒蝉。

路上,慢慢走来了一个人。他走的不快,但是很明显,他已经看到了在路中央等着他的人。

程药师脸上没有一丝惊愕,平静的仿佛根本没看到曹少钦和这一大队东厂人马一般,径直背着他的小篓子打算从曹少钦面前走过去。


曹少钦放下茶盏,站了起来。旁边的人想上前,被他略一抬手制止了。

程药师几乎要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曹少钦终于拦下了他,“留步。”

程药师回头,有点莫名地看着曹少钦,“何事?”

“你是朱翌。”

程药师眼神略微一停,这是十分神经质的眼神,仿佛他真的在思考这个“朱翌”到底在哪里听过。

“你在叫谁。”程药师的眼神很木然,是他平素里那种一直都有的迟钝和木然。

曹少钦似乎觉得有趣,略一低头,浅浅的笑了。

“你。”


这一笑,当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周泽楷这么一笑,戴妍琦一把捂住心口,觉得刚才好像一口气没上来。

张佳乐撇嘴,小小声地吐槽,“你妹哦,演个太监头头都要撩妹,天理何在。”


黄少天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盯着他,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是朱翌。我是程酒。”

周泽楷依旧是淡淡的,带着一丝凉薄的浅笑,清晰而平缓地说,“程酒已经死了。 ”

黄少天摇头,坚持地,一字一句说,“我就是程酒。”

曹少钦似乎是不想和一个疯子斗嘴,“好。好。你是程酒。”

“不管你是谁,你现在必须死。”



——————————————————

#写啊写啊写啊,然后很悲剧的发现,卧槽,这部剧还是写不完……

#所以问题来了,明天的章节数应该是多少

#顺便解释一下“乾坤中庸”这是某位巨巨给出的古代ABO设定。A=乾  O=坤 B=中庸

评论(42)

热度(986)